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8, 2016的文章


【有趣啟思故事】準媳婦的鴻門宴

有一天晚餐時,哥哥突然告訴媽媽:「星期天我要帶一個女生回家吃飯。」

話說完就轉身上樓,留下錯愕的媽媽。

所謂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那麼準婆婆看媳婦呢?我想自有一套高標準、高門檻吧!
媽媽為了考驗未來的媳婦,發明瞭一套虱目魚理論。
她計畫在星期日的菜單中加上一項「香煎虱目魚肚」。


我們都知道:虱目魚最好吃的部分在於魚肚香香軟軟又無刺的部分,兩側的肉質則較硬,刺又超多的。

媽媽說,如果那個女孩夾中間部分,肯定是個不懂事又驕縱的大小姐,如果是夾兩側的肉吃,「那還可以考慮考慮」。

我真佩服媽媽這套獨到見解,也很好奇當天會是怎樣的場面。
在被威脅不准走漏風聲給哥哥的情況下,只能為那個女孩祈禱。


果不其然,當天吃飯時,那個女孩一拿起筷子就往虱目魚肚中間夾了一大塊「大事不妙」我心想。

沒想到她順勢把魚肚夾到媽媽的碗裡,並說:「伯母您今天做飯辛苦了,下次換我來煮,看看合不合您的胃口。」


那個女孩現在變成我的大嫂。


‧文中的女孩,不是很「精明幹練」,就是很有「教養」,因為會這麼懂世面的女孩一定是不平凡。而只顧著夾菜自己吃的人,也未必是「不懂事又驕縱」,畢竟有些人的個性真的是比較害羞,初次見男方家人連話也不敢多說呢。

愛情與麵包

以前,大學時上臺報告,老師問我麵包跟愛情哪個重要,我以前不知道,但是隨著時間與經驗的積累後。
我想,我有答案了:
在學生時期,愛情重要,因為大學時沒有錢,浪漫擺第一。

結婚後到中年是麵包重要,因為要養家糊口,照顧小孩。

到了晚年,兩者都不重要了,因為我要執子之手,環遊世界每個角落,尋求安頓人生心靈的新境界。

大男人與小女人

多少在家裡,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大男人,出了門,就是餐風宿露、忱戈待旦,然後一個沒人知曉的日子,死在一個永遠不被發現的地方。




仔細想想,自古至今,大男人何嘗是大男人呢?



印刷廠把我的書漏印了兩行字,為此老板特別跑來,只是他解釋了半天,也說不出個道理。 「出了這麼嚴重的錯,而且一錯就是幾萬本,我怎能不扣錢呢?」




我嘆口氣,對那老板說:「今天換作是你,你生不生氣,扣不扣錢?」




老板沒答腔,低著頭翻書,翻了一遍又一遍。








我笑笑:「這樣吧!只要你看得過去,你說不扣,我就不扣。」




我把牌打給他,心想這樣會和緩些,也客觀些。




他還是翻書,翻到漏印的那一頁,細細地看,突然抬起頭,露出好奇怪的表情:「好像漏掉兩行,還看得通,不太看得出來呢!」尷尬地笑笑:「就別扣了把!」




我怔住了,沒想到他這麼厚臉皮,只是自已的話已經說出去,只好照辦了。




隔幾天,他的業務來我忍不住抱怨:「奇怪了,你們老板難道看不出那麼嚴重的錯嗎?他怎會睜著眼睛說瞎話呢?」




業務臉一整:「天哪!他當然看得出來,回去把全公司都集合了,足足罵了半個多鐘頭,說印成這樣,害他把臉都丟光了。」




突然之間,我不再生氣了,因為他的話讓我回到四十年前。







那時我念初中,班上有個同學,爸爸是刑警大隊少年組有名的人物,專門修理小太保。偏偏他的兒子就是個小太保,已經因為打架,被記了兩次大過。




有一天,他又跟同學鬥刀片,他倒在地上,同學從他身上跳過去,他手一伸,在那同學腿上劃了長長一道,鮮血立刻淌出來了。學校要勒令他退學,他那有名的老爸不得不出面了。




訓導處裡,只見那老爸鐵青著臉,坐在椅子上,他兒子則直直地跪在旁邊。




大概尊重他這號「人物」,主任很客氣地說:「我們實在留不住令公子了,您是少年組的,見多了,換作您,能不叫他退學嗎?」




訓導主任用了我跟一樣的方法:「這樣吧!您說不必勒令退學,我們就不退。」




那老爸板著臉,冷冷地看看主任,又看看跪在地上的兒子,等了十幾秒鐘,說:「就不退,再給個機會吧!」




這畫面在我心裡幾十年,還像昨天一樣。




我也清楚地記得那主任驚訝的眼神,想必與我面對印刷廠老板說瞎話時有著同樣的反應。




但是今天,我也領悟到,他們是多麼艱苦地「拉下」自已的臉、扔掉自已的尊嚴,只為了保護他自己的公司、保護他愛的人。










不知為什麼,想到一部在教育台看的非洲影片。




那是個獅子專輯,大概一夫多妻,總見一群母獅子睡在一只雄獅的身邊。




它們整天地睡,直到近黃昏,母獅才出去獵食。




只見草原上塵…

母親節快樂

媽媽不一定非得要自己的孩子大富大貴,
能經常見到他,看到孩子平安、健康、快樂,
就會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