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2, 2016的文章


偏見是無知的孩子

有一位先生初到美國不久,某個早上到公園散步,看到一些白人坐在草坪上聊天、曬太陽。
他心想:
「美國人生活真是悠閒,有錢又懂得享受生活。」

走了不久,又看到有幾個黑人坐在草坪的另一邊聊天、曬太陽。


這位先生不禁想到:
「唉!黑人失業的問題還真是嚴重,這些人應該都在領社會救濟金過生活吧。」


‧人們在判斷別人常有一種傾向,就是把人概分為「好的」或「不好的」。

當一個人留給人的印象是「好的」時,人們就會把他的言行舉止用「好的」角度去解釋。

反之,如果一個人被歸於「不好的」的印象時,那麼,一切「不好的」看法都會加在他的身上。

你有架子?還是有價值?

最近看到一位學者所分享的話,讓我感觸良多,他說道:「當我以為我什麼都懂的時候,學校頒給我學士學位;當我覺得自己一知半解的時候,學校頒給我碩士學位;當我發現自己竟是如此孤陋寡聞的時候,學校頒給了我博士學位。」
可不是嗎?當人越謙卑的時候,越會發現自己有所不足,就越會懂得放下身段虛心地求教,本身所學到的東西也就越多。那位學者所分享的話與中國人所講的「越熟的麥子頭垂得越低
」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而當一個人越懂得謙卑的時候,不單本身能獲益更多,也更能讓人發自內心地欽佩、敬重。

是以,有的人很喜歡擺「架子」,但所講出來的話卻不見得有智慧,在眾人心目中也不見得是個討喜的人物;有的人沒什麼「架子」,但講出來的話卻極富內涵,隨和的態度更贏得了人們發自內心的尊重。

看來,「架子」與「價值」有時反而是對比的,關鍵就在那顆謙卑的心。

回到文章開頭的那段話:「當我以為我什麼都懂的時候,學校頒給我學士學位;當我覺得自己一知半解的時候,學校頒給我碩士學位;當我發現自己竟是如此孤陋寡聞的時候,學校頒給了我博士學位。」

當然,學位絕不是衡量智識的唯一標準,但卻值得您我深思:在群體中,我是一個自認「什麼都懂」的人?是一個自認「一知半解」的人?還是一個自謙「孤陋寡聞」的人?

一個人的「架子」有多小,決定了一個人的「價值」將有多高!

祂知道我們做了什麼

「釣魚時間從上午九點到下午四點止。」一到河邊,父親就提醒孩子要先讀清楚告示牌上的警示文字。

那位孩子很清楚只能垂釣至下午四點。
父子倆從上午十點半開始垂釣 ,將近下午死四點時,突然間孩子發現水面下魚餌那端的拉力很強,他大聲喊叫父親過去幫忙 ,顯然應該是釣到了一條大魚。

經過一翻僵持與搏鬥後 ,終於將一條重約七、八斤的大魚釣了起來。
父親雙手緊緊捧著大魚,跟孩子一起欣賞著,孩子顯得非常高興又很得意。
不料突然之間,父親看了一眼手錶,收起笑容對孩子正色地說:
「現在已經是四點十二分了,按照規定只能釣到四點整,因此我們必須將這條魚放回河裡去。」


孩子一聽,趕緊看著自己腕上的手錶,確實是四點十二分,但卻很不以為然地對父親說:
「可是我們釣到的時候,還沒到四點啊!這條魚我們應該可以帶回家。」

孩子一面說,同時露出一臉渴望的表情,加上懇求的語氣看著父親,可是父親隨即回答說:
「規定只能釣到四點,我們不能違背規定。不論這條魚上鉤的時候是否在四點以前,我們釣上來的時間已經超過四點,就應該要放回去。」

孩子聽了之後,再次對父親要求:
「爸爸,就這麼一次啦!我也是第一次釣到這麼大的魚,媽媽一定很高興。這裡又沒有人看到,就讓我帶回家去吧!」

父親斬釘截鐵回答說:
「不可以因為沒有人看到就說要帶回去。不要忘記,上帝在看啊!祂知道我們做了什麼。」

說著,隨即與孩子捧起那條魚,將它放回河裡去。
孩子眼裡含著淚水望著大魚離去,沒有再說一句話,默默跟著父親收拾起釣具回家了。

十多年後,這個孩子成為一位口碑很好的律師。他最出名的一句話是:
「我從不強辯,只照實說出事實真象,因為上帝知道我所說的每句話。」

什麼是信任?(一個震撼人心的二戰故事)

二戰期間,一支部隊在森林中與敵軍發生激戰,最後兩名士兵與部隊失去了聯繫。
這兩名士兵之所以在激戰中還能互相照顧、彼此不分,因為他們來自同一個小鎮。他們在森林中艱難跋涉,互相鼓勵和安慰。十多天過去了,他們仍未與部隊連繫上,幸運的是,他們打死了一只鹿。依靠鹿肉,又能度過些日了。

也許是因為戰爭的原因,森林中的動物四散奔逃或被殺光,除了那只鹿,他們再也沒有看到任何動物。剩下的一些鹿肉,背在年齡較小的那位士兵身上。

一天,他們在森林中遇到了敵人,經過一番激戰,兩人巧妙地避開了敵人。就在他們自以為安全的時候,只聽一聲槍響,走在前面的年輕士兵中了一槍,幸運的是祇有肩膀受了傷。後面的戰友惶恐地跑過來,害怕得語無倫次,抱著伙伴痛哭不止。

晚上,未受傷的士兵一直念叨著母親,兩眼直直的。他們都以為自己的生命即將結束,身邊的鹿肉也沒有動。誰也不知道,他們那晚經歷了怎樣的心路歷程。第二天,部隊找到了他們。

事隔30年,那位受傷的士兵說:“我知道是誰開的那一槍,就是我的戰友。他去年去世了。在他抱住我的時候,我碰到他發熱的槍管,但是當晚我原諒了他。我知道他是想獨自佔有我身上帶的鹿肉活下來,我也知道他活下來是為了他的母親。

此後30年,我裝著根本不知道這件事,也從不提及。戰爭太殘酷了,他母親還沒有等到他回家。戰爭結束後,我和他一起祭奠了老人家。他在他母親的遺像跪下來,請求我的原諒。我沒有讓他說下去,我們又做了二十幾年的朋友,我沒有理由不原諒他。”

‧一個人,能容忍別人的固執己見、自以為是、傲慢無理、狂妄無知,卻很難容忍對自己的惡意誹謗和致命的傷害。但是,惟有以德報怨,把傷害留給自己,減少一些不幸,回饋仁慈、友善與祥和,才是寬容的至高境界。

如果只有一次

一對夫妻因感情問題前去諮商。
諮商師問老公︰
「假如這輩子你只能買一部喜歡的車,也不能換,你會如何保養這部車?」

老公興奮的說︰
「那我會用最好的機油、準時保養、常常洗車.........。」

諮商師又問︰
「那假如這輩子你只能娶一個老婆,也不能換,那你會如何對待她?」

老公臉一紅,摟著老婆說︰「我知道答案了!」


‧因為選擇多了,更容易使自己迷失,因為有了選擇,才會錯過身邊的寶。請珍惜在身邊默默為你付出的人。

公主摘月亮

一個生病的小公主嬌憨的告訴疼她的國王,如果她能擁有月亮,病就會好。

愛女心切的國王立刻召集國中的聰明智士,要他們想辦法拿月亮,但無論是總理大臣、宮廷魔法師或宮廷數學家,沒有一個人能達成任務。
而且他們分別對拿月亮的困難有不同的說詞:

總理大臣說:它遠在三萬哩外,比公主的房間還大,而且是由熔化的銅所做的...

魔法師說: 它有十五萬哩遠,用綠起司做的,而且整整是皇宮的兩倍大...

數學家說:月亮遠在卅萬哩外,有半個王國大,還被黏在天上,不可能有人能拿下它...
國王面對這些「不可能」,心頭又煩又氣,只好叫宮廷小丑來給他彈琴解悶。


小丑問明了一切後,得了一個結論:
如果這些有學問的人說得都對,那麼月亮的大小一定和每個人想的一樣大、一樣遠。所以當務之急是要弄清楚小公主心目中的月亮有多大、有多遠。

國王一聽,茅塞頓開。小丑立時到公主房裡探望公主,並順口問公主,月亮有多大?


「大概比我姆指的指甲小一點吧!」
因為她只要把姆指的指甲對著月亮就可以把它遮住了。

「那麼有多遠呢? 」
「不會比窗外的那棵大樹高!」
公主所以這麼認為,因為有時候它會卡在樹梢間。

「用什麼做的呢?」
「當然是金子!」
因為月亮總是金光閃閃的。


小丑聽完立時找金匠打了個小月亮、穿上金鍊子,給公主當項鍊,公主好高興,第二天病就好了。

但是國王仍舊很擔心。到了晚上,真月亮還是會掛在天上,公主如果看到了,謊言不就揭穿了嗎?

於是他又召集了那班「聰明人」,向他們徵詢解決問題的方法,怎麼樣可以不讓公主看見真月亮呢?


有人說要公主戴墨鏡,有人說把皇宮花園用黑絨布罩起來,有人說天黑之後就不住的放煙火,以遮蔽月亮的光華......,當然,沒一個主意可用。

心急的國王深恐小公主一看見真月亮就會再生病,卻又想不出方法解決,只好再找小丑來為他彈琴。


小丑倒是靈機一動,他提醒國王:
「大家都想不到如何拿到月亮的方法時,誰解決了這個難題呢?」

「是小公主本人,她比誰都聰明。」


於是在國王來不及阻止時,小丑就到了公主的房間,問公主這個問題。

沒想到公主聽了哈哈大笑,說他笨,因為這個問題太簡單了,就像她的牙齒掉了會長新牙,花園的花被剪下來了仍會再開一樣,月亮當然也會再長呀!

哈!困擾了所有聰明人的問題,對小公主原來根本不是問題呀!


‧我們總是主觀的去看待別人的問題,主觀的試圖為別人解決困難,殊不知在別人心中,我們所謂的問題根本不像…

不要贏了口舌輸了感情

一對新婚夫婦正在為添購新家具的事情而鬧彆扭,女的口才犀利,男的剛毅木納,過沒多久作老公的就已處於挨轟的態勢。

不一會兒,兩個人都嚷得精疲力盡,說不出話來,這時前幾分鐘一直被迫採低姿態的先生忽然開口了...
他感慨地對他所愛的老婆說:
「老婆,就算妳講得全都對,但為了辯贏我而毀掉一整個晚上的氣氛,值得嗎?」

「為了辯贏我而毀掉一整個晚上的氣氛,值得嗎?」


雖是短短的幾個字,確多麼值得我們這些講求「贏」為目的的現代人省思啊!

「有時候您贏了,但其實您輸了,」 可不是嗎?

有時候您贏了面子,但其實您輸了感情。
有時候您贏了口舌,但其實您輸了形象。
‧待人處事固然應該「據理」,但卻不一定要臉紅脖子粗地在那兒「力爭」!理直氣「和」的態度絕對比理直氣「壯」更易為人所接受。

生命最後的24小時

一個部落首領的兒子在父親去世後承擔起了領導部落的任務。但是,由於他花天酒地,遊手好閒,部落的勢力很快衰退下來;在一次與仇家的戰役中,他被仇家所在的部落擒獲。仇家的首領決定第二天將他斬首,但是可以給他一天的時間自由活動,而活動的範圍只能在一個指定的草原上。
當他被放逐在茫茫的大草原上時,他感覺,這個時候,自己已經完全被整個世界拋棄了,天堂將很快成為自己的最終歸宿。他回憶起曾經錦衣玉食的日子,想起了自己部落辛苦勞作的牧民,想起了那些英勇的武士賣命效力,他追悔莫及。

他想,如果能讓我重來一次,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絕對不會是這樣一個結果。於是,他想在自己生命的最後24個小時做一些事情,來彌補自己曾經的過失。

他慢慢地行走在草原上,看見很多貧苦而又可憐的牧民在烤火,他把自己頭頂上的珍珠摘下來送給他們;他看見有一隻山羊跑得太遠,迷失了方向,他把它追了回來;他看見有孩子摔到了,主動把他扶了起來;最後,他還把自己一件珍貴的大衣送給了看守他的士兵……他終於做了一些自己以前從沒做過的事情,他覺得自己內心還是善良的,可以滿意地結束自己的生命了。

第二天,行刑的時候到了,他很輕鬆地步入刑場,閉上眼睛,等待劊子手結束自己的生命。可是等了很久,劊子手的刀都沒有落下,他覺得很奇怪。當他慢慢把眼睛睜開的時候,才看見那個仇家首領捧著一碗酒微笑著站在他面前。

那個首領說:“兄弟,這一天來,你的所作所為讓我感動,也讓我重新認識了你,我們兩個部落的牧民本來可以和睦愉快地相處,卻因為一些私利互相仇視,彼此殺戮,誰都沒有過上太平的日子,今天,我要敬你一杯酒,冰釋前嫌,以後我們就是兄弟,如何?”

之後,那個紈絝子弟回到了部落,再也沒有紙醉金迷地生活,而是勤政愛民,發誓要做一個優秀的部族首領。從此以後,這兩個部落的牧民再也沒有發生過戰爭,彼此融洽和平地生活在草原上。

人生可以隨時開始,即使只剩下生命中的24小時。

美女與支票

有一天,一位其貌不揚的男士,帶著一位十分美豔的小姐,來到一家愛馬仕店。
他為小姐選了一款價值565,000元的包包。
付款時,男士掏出支票本,十分瀟灑地簽了一張支票,店員有些為難。

男士看穿了店員的心思,十分冷靜地對店員說:『我感覺到,您擔心這是一張空頭支票,對嗎?今天是週六,銀行關門。我建議您把支票和包都留下。等到下週一支票兌現之後,再請你們把包送到這位小姐的府上。您看這樣行不行?』

店員放下心來,欣然地接受了這個建議,並且大方的承諾,送包的費用由該店承擔,他本人將親自把這件事情給辦妥。


星期一,店員拿著支票去銀行入賬,支票果真是張空頭支票!憤怒的店員打電話給那位男士,男士對她說:『這沒有什麼要緊啊!你和我都沒有損失。上星期六的晚上我已搞定那漂亮的女孩了!哦,多謝您的合作。』

這個故事揭示了次貸危機的本質。人們在對未來收益充滿良好預期的時候,就可能忽略巨大的風險。

美女認為週一60萬的愛馬仕包包就到家了,自然也就放鬆了警惕,認為投資是值得的,確不知道自己的投資是建立在一個不確定的風險上的。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親眼所見』的事物也未必是真實的,貪慕虛榮是要付出代價的。


正如一隻狐狸發現一雞窩,卻因為太胖穿不進柵欄。於是餓了三天,終於進入。可飽餐後又出不去了,只好重新餓了三天才出去。最終它哀歎自己在這個過程中除了過了個嘴癮,基本上是白忙活了。

人生何嘗不是如此啊。赤裸裸來,赤條條走,無人能帶走一生經營的財富與盛名。

用青春賺的錢,難以買回青春;用生命賺的錢,難以買回生命;用幸福換來的錢,難以換回幸福;用時間掙來的錢,難以掙回時間。即使用一生得到全世界的錢,全世界的錢也買不回自己的一生。

所以該工作時且工作,該休息時且休息,愉快工作,享受生活,珍惜所擁有的,愛你所愛的,開心過好每一天。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