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8, 2016的文章


安養院牆上的一篇文章

孩子!當你還很小的時候,我花了很多時間,教你慢慢用湯匙、用筷子吃東西。

教你繫鞋帶、扣扣子、溜滑梯、教你穿衣服、梳頭髮、擰鼻涕。這些和你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是多麼的令我懷念不已。
所以,當我想不起來,接不上話時,請給我一點時間,等我一下,讓我再想一想.....極可能最後連要說什麼,我也一併忘記。孩子!你忘記我們練習了好幾百回,才學會的第一首娃娃歌嗎?......

孩子!如今,我的腳站也站不穩,走也走不動。所以,請你緊緊的握著我的手,陪著我,慢慢的。就像當年一樣,我帶著你一步一步地走。


‧若為人子女也不懂得如何體諒他們,那他們便只能於痛苦中渡過餘生,黑暗中逝去......

請把此文章轉發或分享給您的朋友,讓他們知道家人才是最重要的。愛情可以重新再找尋,但父母卻不能,要珍惜、珍重。

為什麼是他?

日前在輔仁大學醫學院參加了一個醫學教育研習會,講員分享了一個真實的故事,講述到在某醫學院的入學口試中,有一名考生興奮地表示希望自己未來能成為一位外科醫師。

評審委員問其原因,他回答:「記得以前在生物課時,我最有興趣的就是解剖青蛙的那堂課。」評審委員接著問:「可否請你說一說那堂課給你的收穫?」
那位考生興奮地說:「我對這個主題很有興趣,所以我很快就把青蛙給解剖完了,剩餘的時間,我看到其他組的組員有許多人怕血,不敢動手,我就過去幫助他們,而這也讓我自己多學了很多東西。」

評審委員翻了翻他的生物成績明細,接著質疑他:「你說的是實話嗎?我們看過你的生物成績,你那堂解剖青蛙的課幾乎是全班最低分的!你怎麼解釋?」

那位考生豁達地說:「因為我幫助別組越幫到後來經驗就越來越多,也就越做越好,但解剖我那組的青蛙時還是第一次動手,比較沒有經驗,所以反而被我幫助到的那些組分數都很高!我們自己那組的分數反而變成最低的。」


考試的結果公佈,他被錄取了!幾年以後,他果然成為了一位優秀的外科醫師,也證明瞭當年評審委員們的抉擇沒有錯。


事後,入學評審委員回顧這個案例,他們覺得這個人在學的分數也許不高,但卻有一顆樂於助人的心,更重要的是,當他看到那些受過自己幫助的人最後分數比自己高時,他並沒有心懷不平,反而是祝福以對,這樣的胸襟相當難得,是以他在入學時擊敗了許多「好學生」。


當一個人成功或看似平步青雲時,許多人會問:
「為什麼是他?」
「為什麼是他得到上級的賞識?」
「為什麼他這麼幸運?」
……

時常忿忿於那些看似比自己差的人,最後卻比自己成功,進而不平地問:「我明明條件就比較好,但為什麼成功的是他?」……這是許多人的自我盲點。


就像那位最後被錄取的考生,他解剖青蛙的成績幾乎是全班最低的,但他卻被錄取了,他的同學裡一定也有許多人看著表淺的分數在不平地問道:「為什麼竟會是他?」「我的分數明明比他高,為什麼不是我?」然而,那位考生確有許多分數以外的價值與人格特質,其實是成為一個大器的成功者所具備的條件。

許多時候,一個人的成功或是平步青雲,往往都不是因為一些肉眼可見的膚淺因素。他們的生命之所以充滿祝福,其內在往往都有某些配蒙賜福的人格特質。

一生受用不盡的經驗

文/洪蘭(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一個朋友的孩子大學畢業半年了,沒有去找事,窩在家裡,白天睡覺,晚上上網。最近跟他父母要錢,想去美國遊學,朋友來問我該不該讓他去,我望著他蒼蒼的白髮說:「你如果真的要為孩子好,讓他去,但是不要給他錢。」我想到了我妹婿的故事。
我妹婿是美國人,從小就想作水手,嚮往外面的世界,想先環遊世界再回學校念書。雖然他父親是醫生,家庭經濟環境許可,但是父母並不給他錢,他也沒向家裡 要,高中一畢業就先去阿拉斯加伐木存錢,因為阿拉斯加夏天日照很長,太陽到午夜才落下,三點多又升上來了,他一天如果工作十六小時,伐一季木的工資可以讓 他環遊世界三季。

他在走遍世界兩年之後才回大學去念書。因為他是在自己深思熟慮之下才決定念的科系,所以三年就把四年的學分修完,出來就業。他工作得很順利,可以說平步青雲,一直做到總工程師。

有一次,他告訴我一個小故事,說這件事影響了他一生。他在阿拉斯加打工時,曾與一個朋友在山上聽到狼的嗥叫聲,他們很緊張的四處搜尋,結果發現是一隻母狼 腳被捕獸器夾住,正在哀嚎,他一看到那個奇特的捕獸器,就知道是一名老工人的,他業餘捕獸,賣毛皮補貼家用,但是這名老人因心臟病已被直升機送到安克瑞契 醫院去急救了,這隻母狼會因為沒有人處理而餓死。

他想釋放母狼,但母狼很凶,他無法靠近,他又發現母狼在滴乳,表示狼穴中還有小狼,所以他與同伴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狼穴,將四隻小狼抱來母狼處吃奶,以 免餓死。他把自己的食物分給母狼吃,以維持母狼的生命,晚上還得在母狼附近露營,保護這個狼家庭,因為母狼被夾住了,無法自衛。

一直到第五天,他去餵食時,發現母狼的尾巴有稍微搖一搖,他知道他已開始獲得母狼的信任了,又過了三天,母狼才讓他靠近到可以把獸夾鬆開,把母狼釋放出來。母狼自由後,舐了他的手,讓他替牠的腳上藥後,才帶著小狼走開,一路還頻頻回頭望他。

他坐在大石頭上想,如果人類可以讓凶猛的野狼來舐他的手,成為朋友,難道人類不能讓另一個人放下武器成為朋友嗎?他決定以後先對別人表現誠意,因為從這件事中看到,先釋放出誠意,對方一定會以誠相報。(他開玩笑說,如果不是這樣,那就是禽獸不如。)


因此,他在公司中以誠待人,先假設別人都是善意,再解釋他的行為,常常幫助別人,不計較小事。所以他每年都升一級,爬得很快。最重要的是,他每天過得很愉快,助人的人是比被助的人快樂得多,雖然…

別再擅長領域待太久

一位音樂系的學生走進練習室。鋼琴上,擺放著一份全新的樂譜。「超高難度。」他翻動著,喃喃自語,感覺自己對彈奏鋼琴的信心似乎跌到了谷底,消磨殆盡。
已經三個月了,自從跟了這位新的指導教授之後,他不知道,為什麼教授要以這種方式整人?勉強打起精神,他開始用十隻手指頭奮戰、奮戰、奮戰琴音蓋住了練習室外、教授走來的腳步聲。

指導教授是個極有名的鋼琴大師。授課第一天,他給自己的新學生一份樂譜。「試試看吧!」他說。樂譜難度頗高,學生彈得生澀僵滯錯誤百出。

「還不熟,回去好好練習!」教授在下課時,如此叮囑學生。學生練了一個星期,第二週上課時正準備中,沒想到教授又給了他一份難度更高的樂譜,「試試看吧!」上星期功課,教授提也沒提。

學生再次掙扎於更高難度的技巧挑戰。第三週,更難的樂譜又出現了,同樣的情形持續著,學生每次在課堂上都被一份新的樂譜剋死,然後把它帶回去練習,接著再 回到課堂上,重新面臨難上兩倍的樂譜,卻怎麼樣都追不上進度,一點也沒有因為上週的練習而有駕輕就熟的感覺,學生感到愈來愈不安、沮喪及氣餒。

教授走進練習室。學生再也忍不住了,他必須向鋼琴大師提出這三個月來、何以不斷折磨自己的質疑。

教授沒開口,他抽出了最早的第一份樂譜,交給學生。 「彈奏吧!」他以堅定的眼神望著學生。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連學生自己都訝異萬分,他居然可以將這首曲子彈奏得如此美妙、如此精湛!

教授又讓學生試了第二堂課的樂譜,仍然,學生出現高水準的表現。演奏結束,學生怔怔地看著老師,說不出話來。

「如果,我任由你表現最擅長的部份,可能你還在練習最早的那份樂譜,不可能有現在這樣的程度。」教授,鋼琴大師緩緩的說著。

‧人,往往習慣於表現自己所熟悉、所擅長的領域。但,如果我們願意回首,將會恍然大悟,看似緊鑼密鼓的工作挑戰、永無歇止難度漸升的環境壓力,不也就在不知不覺間、養成了今日抗壓的諸般能力嗎?

朱家賢<把這份情傳下去>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