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15, 2016的文章


年輕媽媽在餐廳失控吼罵小孩,聽見陌生老人一句話,突然流淚了......

上次來到一間自助餐廳,看見一個媽媽在管教小孩。
只聽見媽媽一聲巨吼:「自己端(盤子)!別的小孩,在這個年紀,早就自己端了!」

孩子看起來剛上幼兒園,雙手拿著大瓷盤,稚嫩聲音喊著好重、好重、好重。

「自己走!」媽媽繼續大吼:「靠邊走!你在幹嘛?」

好不容易孩子與媽媽都回到座位,媽媽繼續講:「你看你,『滴』得到處都是,你媽沒教你嗎?」


孩子看著眼前一盤水果,再看著媽媽。

「自己切!」那位母親又說話了:「別的小孩,這個年紀就會自己切水果了!」

這時候,孩子小小的手握著大大的刀子,一切,此時,包括我在內的前後左右桌的客人都默默瞄著那孩子,深怕孩子切到手……。

「啊!」孩子大叫!我看到前後左右客人也跟著嚇一跳的樣子。

「切到手了!」孩子叫,好像有流一點血,不嚴重。媽媽拿著紙巾擦一下,一邊嘟噥:「就是要切到手,才會學會,下次不會再切到了!」

這時候,坐在那母親和孩子隔壁的一桌老夫妻,那位老爺爺,終於說話了。

「唉,孩子還小,就別對孩子這樣了。」老爺爺說。

這位母親看了那陌生的老人一眼,怒氣未消,直直瞪著老人:「小孩,難道不用教嗎?」

母親的意思是,這是我的小孩,我的「教法」,你這個臭老人休想管我。

以上這個畫面,相信你我在捷運、在餐廳、在百貨公司、在城市馬路上,都曾經看到過。亞洲人看到父母在「教」孩子,無論是虎爸還是虎媽,路人絕不會「插手」。就如這媽媽說的,她是在 教小孩,您就別管了吧!

但這時候,老人又說了一句話,這句話,竟然讓那位怒氣沖沖的母親,安靜了。

「你這種教法,有的所在(地方)是『愈教教好』,有的所在則是『愈教愈歹』(壞)。」老人說。

喔?

什麼意思?

我望了那位母親一眼,我覺得,她的眼眶有點泛紅了。不知道是教訓孩子很委曲,還是老人的話給她一些啟示?

老人的意思是說,這位母親,有的地方會愈教愈好,比方說,她的孩子,肯定小小年紀就可以自己帶東西和自己切水果,自立完成很多事,無庸置疑。

但,母親在教孩子的「過程」中,如老人所言,有些地方會「愈教愈壞」?

是哪些事情呢?

第一,孩子出手做的每一件事都被「吼罵」,即便這些吼罵是在教學,但這些吼罵對孩子的自尊、自信的傷害,已經遠遠「超過」孩子所學到的好處。

其次,在聆聽吼罵的過程中,孩子也學會「罵」。所以,在言語方面,孩子也順便學到了各種「罵功」。這個部份的壞習慣,應該也是「超過」了他所學到的這些事情的好處。

另外,還有…

副總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以前就從朋友那邊,聽過這個人。
聽說,他超級浪漫。
聽說,他每天一回家,就將稚子緊緊摟在臂膀裡。

然後,再親了他的太太,好像初戀一樣。
為什麼?

這秘密,只有他知道。

原來,看起來一個殷實的上班族,每天挺著正式的領帶和燙了直挺的襯衫出門,走入那棟宏偉辦公大樓之後,卻又從後門走了出來。

沒有上樓。
天啊,他不在這邊上班?

那他,去了哪裡?


他再走了好幾個路口,從繁華的市中心,到了一區破舊的貧窮區域。

他走入一座倉庫,十分鐘後,他突然變成了一個老人。

然後,他上了公車。

正在執勤的我,基於責任,也基於好奇,就尾隨他上了車。

我發現,他有位子不坐,卻和人群站在一起。

過了兩站,他突然按鈴,匆匆的下車。

我瞄到,他剛剛側揹的空袋,多了一些「東西」,他下車後,一邊正在整理。

這時候,我走向前去了。

「石敏雄,你在這裡做什麼?」

那老人看我一眼,驚駭莫名。

我的右手已經伸到腰間的槍柄上,他一亮出武器,我會立刻毫不猶豫的反擊。

我也準備好,他若一轉身要跑,我會馬上一個箭步將他拿下來。

但,眼前的老人,一動也不動。

他的眼神,從驚駭莫名,慢慢轉成暗淡。

我將他帶回局裡,我的辦公室,由我親自訪談。

他很配合。

他說,他不是在那個外資企業做副總。

我說,我知道。

他又說,他其實也不是什麼學校畢業。他的姓名,甚至他的一切,全都是「假」的;他是一個「更生人」,曾經因竊盜罪坐牢,出來後,屢尋不到工作,某日,被人稱讚他「相貌堂堂」,他才突然想到這個點子──「變身」。

他觀察上班族的衣服,買了一套。

他研究上班族的每天上班路線,以及等車的動作,他要做到一模一樣。

然後,他重操「舊業」,開始在最擁擠的尖峰時間,站在上班族旁邊。他偶爾行行事,偷個什麼,就可以供他買更多一點的「行頭」,然後可以和上班族站得更近一點……。

某婚禮上,他本來是要進去行竊,沒想到,遇見了今世的新娘。他若無其事的遞出了他的名片,女孩也真的主動打電話給他。一路這樣下來,他丈人知道他很辛苦,出了所有的錢,但養一個家庭,畢竟愈來愈重,於是,原本準時上下班的他,開始「加班」。

哪是什麼加班,他是去夜晚的場子,夜深,天黑,容易下手行事。他老婆只認為,他爬到副總,總應該加班。

但他,每天回家,再晚,再累,一定將孩子緊緊的摟在臂膀裡。

然後,再親了他的太太,好像初戀一樣。

每天如此。

為什麼?因為他知道,這是一個高風險的行業,隨時有一…

挑食學姊約會記~~

有一位很挑食的學姐,以前就聽同學說過,和她約吃飯,會「非常痛苦」。有一次聚餐,我終於領教這位學姐的厲害──
那一次,大夥兒一如往常的討論待會要去哪家餐廳吃飯,由於是我主辦,所以我率先問大家。

「晚上想去哪裡吃啊,各位?」我問。

我還刻意望了那位很挑食的學姐一眼。

「都可以啊!」學姐說。

於是,大家開始提意見了。

「那,麻辣火鍋!」

「燒肉?」

「雲南菜如何?」

你一言我一語,好熱鬧。


熱鬧之中,卻聽到一個小小的聲音。

「哎呀,今天太熱,吃麻辣鍋好怪!」

「燒烤也太上火了吧!」

「雲南菜……唉,都太辣了啦。」

我抬頭一看,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那位挑剔的學姐。

我心想,沒關係,學姐你繼續「嫌」,我們也繼續想餐廳,這城裡這麼多餐廳,一定會找到學姐喜歡的啦。

「好,我們繼續努力想!」我鼓勵大家。

這時候有人建議,隔壁就是某間美式餐廳,就去那邊吃吧!

也有人說,不如去某某KTV,吃飯兼唱歌,多high啊!

還是去那間知名鐵皮啤酒屋吃熱炒?

不過,學姐又嚷嚷,那裡太吵了,這裡也太吵了,全都太吵、太吵了!

學姐這時候臉色「很難看」,比我們這些努力丟餐廳的人的臉色更難看──

「到底要不要去啊?要去的話要趕快想地方啊!」學姐說:「再想不出來,我就『不去』了!」

嘩,不去了?

聽到這句,我真的是快發火了。

我強忍火氣的說:「學姐,不然,由妳來想一個地方好了,這樣比較快一點……。」

沒想到,學姐比我更生氣。

「你這個主辦人也真奇怪?這麼早就通知聚會了,為什麼不早點找餐廳?」學姐說。

「我…我…,」我無可奈何的找了一句最溫和的說法:「實在不確定『您』想吃什麼……。」

「那,你就擺爛(不找)喔?」學姐說。

我此時真的氣到爆了。

但我也看到了社會上某一種人的「問題」,將這問題稱為「恐怖意見領袖」──

朋友之間,為了一個吃飯地點而討論討論,暫時沒有決議,也是一種樂趣。

但有的人,不認真討論,不發表意見,卻又喜歡反對別人的意見,然後攻擊大家討論的成果。當我們說「那都照你的嘛」,她又不表態。

她沒有意見,但她是「意見領袖」。她是「恐怖意見領袖」。

你身邊有這種「意見領袖」嗎?

這種人,寧可離她遠一點;團體生活的「第一課」,他/她就已經不及格了。

你以為的朋友真的都是你的朋友嗎?是嗎?

我以前有一位同事,有一個很特別的習慣,他不只交換名片,還特別將你這個人「記錄」下來在一個小筆記本裡。
「從畢業以後,有開始有這個習慣。」他說。

將所有與他講過話的人、遇見過的人、打過招呼的人、交換過名片的人,通通記錄下來!

我聽完之後,瞪大眼睛。

算一算,他已經35歲了,離畢業大概已經十幾年。

「哇,十幾年來,這麼多人,你的人脈就會比別人還要好得太多了!」我讚嘆。

「不,剛好相反。」他說。


什麼?

剛好相反?

什麼意思?

「當我都寫下來,我才反而發現,我從20幾歲到30幾歲之後,『失去』了多少的人脈!」他說。

我聽得一頭霧水。

如果都寫下來了,怎麼會沒有人脈?

「你看看,我們有太多理由,沒辦法和這些人繼續保持聯繫。」他說。

怎麼說呢?

舉幾個理由來聽聽……。

於是他開始說了,說了好幾個理由,愈說愈多、愈說愈起勁,我大為驚訝。這些理由包括,當下太忙、當下心情不好、被很多事情佔據,加上也覺得沒必要,然後換異性朋友了、結婚了、有小孩忙了……還有就是當下「不喜歡」那個人,或者那個人「不喜歡」他……。

「我甚至計算過,」他說:「我20幾歲曾經認識過的人,到了30幾歲還在聯絡的,只剩下大約『15%』。」

什麼!

意思是說,我們20幾歲,正年輕氣盛,登山跳舞唱歌聚餐哈啦還有參加不完的活動,認識大量的男生女生,到了30幾歲,還有聯絡的竟然只剩「15%」。

意思是──我們損失了「85%」的人脈。

我覺得我自己似乎沒這位同事如此「損失慘重」,但我也嚴重懷疑,自以為都一直和朋友保持聯絡,恐怕是因為,我們根本已經「忘記」我們曾經「沒和誰保持聯絡」。我們根本忘記和誰誰誰見過面、和誰誰誰說過話,當然就再也不記得我們失去了什麼。

我們沒有記下來,以致於我們早就忘了那些人。

我們忘得一乾二淨,以為從來沒有這些人過。

還沒有Facebook的年代,你「損失」了多少「曾經」認識的人呢?

只因為這位同事有如此特別的記錄習慣,將他所認識過的人一一寫下來,才會有此體悟。其實,或許,每個人都是一樣,都「曾經」認識了一大堆人,但其實都沒有「留下來」。

從20幾歲到30幾歲,只留下15%。

看完這篇文章,將它轉寄出去,也提醒大家,好好珍惜現在的緣份,抓牢一點,別讓它跟著我們不中用的腦袋暫存記憶體,隨隨便便丟掉了。

富人和窮人只差一條線:一個不斷「加」慾望,另一個不斷「減」薪水

二十年前曾讀過某位勵志專家寫的故事,忘了細節,大概敘述如下。
有兩個人,小時候都是第一名,但不知道為什麼,後來,一個變成富豪,而另一個謹守分寸,生活費都很難足夠。

那本書不是教人快樂,而是教人致富。專家研究,為何會有這樣「一窮一富」的差異,卻百思不得其解。

後來,專家帶著那兩個人的孩子,到雜貨店買東西。

專家很驚訝的發覺,兩個孩子的金錢觀的不同。

窮人的孩子,拿著零用錢。


「我爸說今天只能買100元。」他說。

專家問,那,你怎麼掙到這100元的?

「沒有掙啊,」孩子說:「我爸固定給我100元。」

只見這位孩子認真的選了一包巧克力、外加兩根棒棒糖,還有一支冰棒,剛好差2元到100元,滿足的離開。

看著第一位孩子買完東西,第二位孩子,也就是富人的孩子,卻雙手空空,還沒買。

「你選好了嗎?」專家問他。

「好了。」孩子說,指著上面的一包很大盒的軟糖箱,還有附玩具。

「嘩,」專家看到這豪華的東西,問孩子:「這個好棒呀!你也要用自己零用錢買嗎?」

孩子點點頭。

「那你都是怎麼掙你的零用錢的?」

「我做了什麼事,我爸就會給我。」他說:「我存了很久,才可以買這個東西的。」

聽完,專家有了很深的感觸。

那就是──窮人與富人之間,其實只差著薄薄的一條線。

雖然只是一場小小的買東西的實驗,卻已經看得出來。

窮人的孩子,不斷被壓抑本身對物質的慾望,必須拿最少的錢換最多的商品,養成實事求是的好習慣。

他不斷的在做「減法」,將有限的100元,分配給一個東西,剩下80元,再將80元分配到下一樣東西,剩下60元……。

長大後,領著每個月固定的薪資,也是用這樣的「減法思維」來應付人生。

但富人的孩子,注重的卻是「加法」。

錢即使不多,但「心」卻沒有上限。或許是慾望,或許是野心,總之,他一次就先看到一個很大的商品,看很久,然後,買不起,沒關係,他設定目標、要賺「更多」的錢,讓上限可以提高,來買一些不可思議的東西。

為何要買這麼貴的跑車?窮人說:平常車就可以代步了!富人說不出理由。

為何要買這麼貴的手錶?窮人說:一般電子錶就能看時間了!富人也說不出理由。

其實到最後,就是「減法」和「加法」的差異罷了──

富人的眼中,滿眼睛只看到自己想要「加」什麼東西進入己的生命,而奮力達到它。

而不是不斷計算到底要怎麼「減」才會比較慢、撐得比較久。

富人和窮人只差一條線:一個不斷「加」慾望,另一個不斷「減」薪水。兩者…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