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5, 2016的文章


媽媽懷了龍鳳胎,卻在超音波影像中看見震驚一幕...愛哭的人別看,有洋蔥!

美國堪薩斯州,一對懷了龍鳳胎的夫妻,在一次產檢中,醫生發現,其中一個寶寶有發展缺陷,可能沒辦法順利出生,當空氣中,凝結著悲傷氣氛時,卻發現超音波中的雙胞胎姊弟,看起來就像是 手牽著彼此的小手,似乎在為彼此互相打氣。

一般雙胞胎在媽媽肚子裡,都是又打又踢的,這對神奇的相愛姊弟,究竟怎麼回事?


開心懷了龍鳳胎

弟弟卻有生長缺陷...

麥金泰 夫婦(Ian and Brittani McIntire)發現妻子肚子裡,龍鳳胎的弟弟有嚴重生長缺陷,心臟有個洞、腦部發展也不正常,存活下來的機會很微小。

醫生說弟弟可能...
看不到這世界的陽光

醫生說:
「就算動手術修復他心臟的破洞,也沒辦法改善腦部發育不正常的問題。」
弟弟可能沒有辦法撐到,預估 9月的預產期。

 姊姊牽起弟弟的手...
最感人的畫面!醫生告訴 麥金泰 夫婦這個噩耗,超音波畫面上,卻出現令人鼻酸的畫面,讓麥伊泰夫婦 看了不禁掉下了眼淚...

螢幕可以看見,胎中的弟弟 梅森用他的小手,緊緊抓著姊姊 瑪蒂琳。

看起來就像,姐姐正牽著弟弟的手,在為他加油打氣。

有姐姐的陪伴
希望弟弟不要感到孤單
看見他們倆牽手的畫面。
麥金泰媽媽說:
「現在真的能夠陪在兒子旁邊的,只有他姊姊,希望至少有姐姐的陪伴,讓他不會孤單。」

麥金泰夫婦 和兩個女兒,一起為超音波裡的寶寶們祈禱,他們仍然希望會有奇蹟發生。

就算上天還是堅持 帶走弟弟,
他們也知道,天上將有一個特別的小天使,
會默默守護著他們...

某人經常罵人、嫌人,他最需要的其實是......

最近聽一位叫小芳的朋友,在抱怨她的男朋友。
「他喔,不及我前男友的二分之一。」她生氣的說。「約會的時候,不幫忙開車門。」
大家靜靜聽。

(網路圖片)

「也不懂得再主動說要請客,見面總是遲到,」她說:「我最受不了的是什麼你知道嗎?看到我爸媽就像根木頭,話變得好少。」

後來,這位被小芳嫌得好像窩囊廢的男朋友,加入了飯局。


一起用餐,相處了一小時,我們看到的卻是這位文質彬彬的紳士如何殷勤的照顧小芳,看起來簡直就是「Mr. Perfect」。

飯後,男士先去取車。

小芳見他不在,又開始嘀咕,她的男朋友,怎樣怎樣……。

這時候,一起吃飯的一位學姐,終於忍不住,突然開口。

「其實…我們都覺得你男友還不錯哩。」她說:「而且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的前一任男友,也是被你說得一文不值!」

這位個性有點像男生的學姐本來就非常直言,我聽到這邊,冷汗冒出來!

「我猜想,是妳太沒有自信。」學姐說。

「這……和自信有何關係?」小芳不悅的問。

我們見氣氛不太對了,準備開口打圓場,沒想到學姐繼續說。

「當然有關係啦,親愛的。」學姐說:「我猜想,妳一定是在一個沒有什麼稱讚的環境下長大。」

此時,氣氛冰到最低點。

學姐還繼續說。

「你會常常說別人很差勁,主要是因為妳自己小時候,就常被說得很差。」學姐說:「但妳,卻因為現在繼續不斷的抱怨、不斷的批評人,有可能……有可能……」

我注意到小芳眼眶竟然紅了。

「有一天,」學姐一嘆,緩緩的說:「失去了一些好的『緣份』。」

小芳落下眼淚的同時,我確信,學姐講的話一定是有幾分正確,因為小芳此時專注的看著學姐──而且我突然想起來,小芳之前換過至少三任男友,以及五、六份工作,每一個男友和工作都被她嫌得非常之糟糕。

「當我們對人生不滿意的時候,我們最應該練習的是什麼,你知道嗎?」學姐繼續。

「那就是──『自信』。」

這下小芳沒有反對了。

我也覺得,真有道理!

你看到那種常常在嫌人罵人的主管?

或是那種常常在對店員抗議的買家?

還是永遠都覺得你做得「不夠好」的長輩?

注意,有問題的不是你,而是她/他,因為他/她自己本身「自信不足」,並且無法改掉多年來學到的習性,必須不斷抱怨、不斷嫌棄。

這時候,你只有一個方法來對付,那就是-以「更高」的「自信」去面對他!

有人說你不好?

自己知道,自己是最棒的,就夠了。

對人生不滿意的時候,最需要練習的就是「自信」。看起來是不相關的東西,它的…

忙著罵人的父母或主管,根本來不及教對方變更好

上次在某親子速食餐廳剛好看到一位母親站在角落罵小孩,嗓門很大聲,小孩拿著一本數學練習簿,立正站好,一動不敢動。
「人笨,就要再努力一點!」那位母親說。

(網路圖片)

天啊。
我看了一眼孩子,他還這麼小,就罵他「笨」。就算頭腦好,被這樣一罵了,信心少了半邊,沒笨都被罵到笨。

沒想到,媽媽還沒罵完──
於是媽媽又補罵了一句,這句話真是牽扯到經典,差點沒讓我噴飯。
媽媽罵小孩說:...

「你滿腦子都在想爸爸買什麼禮物給你,所以,這題數學題才寫不出來!」

這媽媽似乎隨便「湊」一個理由。我看了一眼那孩子的表情,顯然,孩子對於數學寫不出來是因為在想禮物這件事,並沒有聽懂。

這時候,還沒結束,那位媽媽又說話了──

「你這個動作,和你爸超像,」那位母親說:「上樑不正,下樑歪!」

我忍住笑,瞄了一眼那孩子,顯然仍沒有反應。看來,他應該是常常被這樣罵。

然後我看了一眼那母親,她「罵夠」了,牽著孩子的手,大步離開。

這個母親,變成我們這群人當天中午吃飯的話題,我們紛紛聊起自己遇見「河東獅吼」的各種經驗,大家注意的似乎都是這位母親「很兇」。

很大聲。

很恐怖。

但我注意的,卻不是這個──

我發現,那孩子手上拿著那本寫不出來的數學練習簿。

從頭到尾,重點都不在「它」身上。

這位母親,罵孩子笨,再罵孩子整天想爸爸禮物,然後再罵上樑不正下樑歪,偏偏,就是沒有解決孩子「數學寫不出來」的問題。

如果我是那孩子的爸爸,我可能會問:

「你為何每次都要這樣兇、那樣罵,罵到孩子都沒自信了,卻不去『解決』問題?」

我發現,這種事不只發生在親子關係,更有可能發生在「職場」裡。

遇見問題,不解決,先歸疚責任、先罵人。

罵完了,力氣用完了,似也沒有想要去解決。

沒有解決,下一次,又會再罵一次,依此繼續循環下去……。

所以,有感而發,忙著罵人的父母或主管,根本來不及教對方變更好。

沒關係,最後「一事無成」的,還是他們自己。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