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 2016的文章


煩惱男子與禪師

「憂慮每天都會產生,不在於如何去預防,而是當憂慮來時如何去面對。」─美國人際關係學大師戴爾•卡耐基。

有個男子覺得自己的人生不順遂,生活很不快樂。
於是他來到山中一間禪寺,要求暫住,希望禪師能予以開釋,拔除他的煩惱。

禪師答應了,只有一個要求:「環繞禪寺的樹籬笆已經很久沒修剪了,但我們禪寺中的人手又不夠。你住在這裡的期間,可以幫助我們將樹籬笆修剪平整嗎?」

男子一口答應了。

男子決定從禪寺門口的樹籬笆開始修剪。

每天清晨,他就拿著樹剪開始工作,直到午餐時間才稍微休息,用過一點簡單的素齋後,又埋首剪樹。

這間禪寺占地非常廣大,樹籬笆的長度也很驚人。

大約過了一個星期,男子終於剪完一圈,但他赫然發現,一週前才修剪過的位置,竟然又已經枝繁葉茂了!

男子覺得很傷腦筋,於是前去詢問禪師:「大師,現在正值夏日,草木的生長速度之快,遠超過我修剪的速度。我現在該怎麼辦?」

禪師只說了一句話:「繼續剪!」

男子只好摸摸鼻子,從頭開始修剪樹籬笆。

剪過一圈之後,男子再度詢問禪師,還是得到相同的答案:「繼續剪!」

男子剪了一圈又一圈,皮膚被曬得黝黑,手掌也生出厚厚的繭。

當禪師又叫他「繼續剪」的時候,男子忍不住惱怒起來:「自從我來到禪寺,您從未替我開釋,只是叫我剪樹,我受不了了!」

禪師反問:「你為什麼不繼續剪樹?」

「因為永遠都剪不完啊!」男子說。

「你的煩惱也是如此。」禪師微笑地說:「煩惱永遠會不斷增生,我們只能盡力修剪。」

男子聽了恍然大悟。

體悟:
任何人都希望自己「沒有煩惱」,但這其實只是一種奢望。

若把人生旅途比喻為山間的泥土小徑,那麼煩惱就像雜草,有些路段的草少一點,有些路段的草多一點,有些時候雜草甚至掩蓋了我們的去路……但無論多寡,煩惱總是存在的。

很多人希望「拔除煩惱」,但那也是不可能的。

因為,你我都只是平凡人啊!窮人有窮人的煩惱、富人有富人的煩惱;失戀中的人有失戀時的煩惱、戀愛中的人有戀愛的煩惱……這是非常必然的。

然而,面對煩惱時,我們儘管不能「除根」,但必須學會「斬草」的功夫。

懂得面對煩惱,進而解決煩惱,最後放下煩惱,肩膀上的重擔也就在不知不覺中慢慢減輕了。

藏在被子裡的愛

她是一個不幸的孩子,一出生,就被親生父母丟到了鄉下的橋頭邊。她被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撿回家。

她剛來的時候很瘦弱,每天都哭個不停。男人抱著她向剛生過孩子的人家討教帶孩子的經驗。人們可以看到四十歲的他每天下午都在河邊洗成堆的尿布。農忙的時候,男人把她放在一個籃子裡帶到田邊。男人收割,她就坐在籃子裡玩。有時吃泥土,有時拽青草。小臉和小手都是黑的,男人不時回過頭來看看她,嘿嘿地笑。

小女孩一天天長大,仍然瘦,但卻健康起來,很少生病。男人不識字,給她取名「丫丫」。


冬天過去,他燒的炭一共賣了800 多塊錢,夠女兒兩年的學費了。他覺得有了女兒後,日子忽然地就有追求、有計劃了。他計劃著把女兒送進鎮上的中學,自己也揚眉吐氣一番。丫丫的成績果然很好,語文和數學每次都是雙百分。班主任說,這閨女的名字不像個名字,你爸姓王,就叫王水仙吧。

為了給她掙夠上初中的錢,男人還是在砍柴的時候摔了一跤。被村民們抬到衛生所,醫生說,還好,沒有骨折。於是讓他到鎮裡去看病,他堅決不肯。在家裡躺了三個多月,路是能走了,就是有些跛。三個月裡,水仙放了學會回家給父親做飯吃,劈柴、洗衣服,樣樣是把好手。那時,她才十一歲。艱辛的生活和貧寒的家境令她過早地成熟起來。

第二年,她考上了鎮上的初中。怕她冷,男人把家裡僅有的兩床被子都裝進了蛇皮袋,要背到她學校。父親從學校走後,她都不好意思把被子拿出來。同寢室的女孩,被子要麼是緞面的,要麼和嶄新的床單是一個花色。只有她,被子上淨是破洞,裡子發黃,面上是大紅大綠。她心裡難受,既擔心父親從此以後要在家裡受凍,又寧願自己凍死也不想拿出這兩床奇醜的被子。但夜裡實在是冷,她把被子拿出來,裹在身上,嚶嚶地哭了。

在班裡,她是一個永遠貼著牆根走的女孩。但是她一直是第一名,所以沒有人欺負她。但是沒有人知道,她渴望的,其實並不是老師念分數時同學們的驚呼,而是一床漂亮的、沒有異味的被子。

初二的一天,父親忽然找到學校來。他身後跟了一對激動的夫妻。那個女人說:「一見到她我就覺得是....」兩人把她的臉摸了又摸,她看著侷促不安的父親,忽然明白了。

父親過來整了整她的衣服,悲傷地說:「不是爹不要你,這是你的親生父母,他們家條件好,你跟他們走,以後還可以上大學....」

她茫然地看著這一切,那對夫婦要給她父親兩萬元錢,但被他拒絕了。她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回一趟村裡,就被新爸爸媽媽帶走了。

她從來沒有見…

女兒賊

哥哥半開玩笑的大喊:「女兒賊!女兒賊!」

我毫無愧色地把家中的梨子、豆子搬上車。因為我知道貴重的東西不在食物本身,而在於它所傳遞的父母對子女難言的情感……
家鄉,是個四面環山的小城鎮,世代居民多半以種植果樹維生。


爺爺也有一片山坡地,上頭種滿了柑橘。橘子園傍著一彎溪水蜿蜒而下,山坡上每間隔十公尺便植了一棵橘子樹。樹的年齡平均都有三十幾歲,比起孫兒輩的我們來得年長,那是爺爺那個年代植下的樹種。這 一片緊緊紮根泥土的生命,讓劉家的血脈一代代地傳承下去,印證著爸媽常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你們是橘子樹給養大的。」

山坡底下的溪水冷冽清涼,靠近工寮的溪邊矗立著兩棵高大的山櫻花。每年櫻花盛開時節,整樹綻放的粉嫩花朵,就像兩把粉彩花傘在山谷間飛舞;這時,爺爺總會在腰間綁支剪刀,小心地攀上樹幹,剪下幾株枝芽;然後抱回家用瓶子插養起來,滿屋清香,就像迎回了春天。那束花,成了爺爺最後的春天。

十年前,醫生宣告爺爺得了肝癌,雖然靠著強韌的求生意志讓爺爺撐過三年,但在這期間,由於病魔與藥物副作用的摧殘,爺爺的身體一直處於虛弱無力的狀態。因此,美麗的山櫻花便不再綻放家中。

爺爺奶奶生了六個女兒,假日姑姑們總會輪流帶孫女們回來看他們,當姑姑們即將踏上歸途之際,就會見到爺爺奶奶把一袋一袋的蔬菜、水果往姑姑的車上搬。這是家裡長久以來的習慣,每當女兒們回來,做父母的總會到菜園或山上,摘回自己種的蔬菜和水果,一條絲瓜、一把空心菜、幾顆番茄……。

或許,對拙於言辭的老一輩的人來說,食物,是他們對子女表露情感的另一種方式吧!

爺爺過世的前一年,他最疼愛的小女兒舉家從荷蘭搬回台灣。春節,小姑姑帶著家人回娘家過年。

期間,爺爺並未與她有太多的交談,爺爺受的是日本教育,外冷內熱的個性總是一副嚴肅的臉孔。過完年,小姑姑一家準備回台北的那天,一大早,奶奶就忙著張羅東西,要姑丈搬到車子裡去。車子即將發動的當兒,小姑姑突然從行李箱拿出一束粉紅的櫻花:「東西太多,放不下了,花就別拿了。」小姑姑說道。

原來,一早不見身影的爺爺,是到山上摘花去了。爺爺並未說什麼,只是點點頭把花接了過來。

那一年,我才升上國中,對於成人世界的情感並未有太深的體悟,只是覺得,這束被棄置在牆角的山櫻花被包紮得很周到連根部也綁著濕棉團,想是有延長花朵壽命的功用吧!

這束花,成了爺爺生命中最後的春天。記憶中的山櫻花和梅子交錯在一起。

長大後,自己…

櫃台小姐的上班恐懼症

有一位在戶政事務所擔任櫃台受理工作的小姐,終日愁眉苦臉,幾乎可以說是得了「上班恐懼症」。
她有一個習慣,每當與洽公民眾發生爭執,挨了罵,受了氣,便在筆記簿上,寫一個小「忍」字,如果受的是大氣,就寫一個大「忍」字。

五年多下來,筆記簿裡填滿了大大小小的「忍」字,除了每天要揹負受氣的痛苦,還要揹負日漸增多的「忍」字重量,她終於揹出了病來。


一位前輩發現了她的病因,想出對症下藥的方法,「妳把之前的那本筆記簿丟掉,換一本新的,然後將每一頁分成左右二邊,左邊寫「刁民」,右邊寫「良民」。

工作時,若是遇上「刁民」,妳就在左邊寫個忍字,若是遇上「良民」,妳就把忍字給摃掉,沒有忍字可供摃掉時,便在右邊劃一個笑臉。

一個星期統計一次,看看是忍字比較多,還是笑臉比較多呢?」

她照著作,左邊忍字雖然不少,但全數被右邊的笑臉抵消,並多出了許多的笑臉。

她心境一轉:「原來,這個世界,令我歡喜的人比給我氣受的人還多呀!」

她一掃陰鬱,立即精神起來,她向自己挑戰,儘可能不寫忍字。

來的是好溝通的民眾,她就劃下一個小笑臉:不好溝通的民眾,即使使出渾身解數,非讓對方滿意不可,然後再劃下一個大笑臉。

久而久之,筆記簿裡全是笑臉,笑臉反應在她的臉上,也輝映在她的心底,病好了,人開心了,上班不再是沉重的負擔,工作變成是一件讓人既能獲至溫飽又可兼得快樂的喜事。

回復笑臉的她,聽說嫁給了一位富商,介紹人正是曾讓她氣得半死,最後卻被她服務到心花怒放的婆婆。

她婆婆到戶政事務所,逢人便得意的說:「現在,像這種有好臉色的媳婦,要到哪裡找呢?」

風來了,竹子的枝幹被風吹彎。

風走了,竹子又站得直直的,好像風沒來過一樣。

雲來了,在潭底留下一道影子。

雲走了,潭底乾乾淨淨的,好像雲沒來過一樣。

"竹子不會因為被風吹過,就永遠直不起腰來。"

清澈的潭水,也不會因為雲飄過,就永遠留住雲的影子。

同樣的,心胸寬大的人,不會因為別人兩句不禮貌的話,就颳起永遠的狂風巨浪,也不會因為別人不禮貌的行為,就在心底刻下無法磨滅的傷痕。

像清澈的潭水一樣,雲過了,不留痕跡,像堅韌的竹子一樣,風過了,不留痕跡。

尋找螢火蟲

失敗是堅韌的最後考驗類別。──德國政治家奧托•馮•俾斯麥
年輕的男孩個性十分急躁,總是認為自己懷才不遇,懷大志卻沒有發展的舞臺,為此鬱鬱寡歡。

他的祖父看到了,告訴他:「聽說森林裡有許多螢火蟲,只要見到這些螢火蟲的人,就會擁有智慧,也許你可以去找看看。」 青年聽了很心動,當天晚上就興沖沖地跑到森林裡。

但是他卻失望了,找了一整晚,不但一隻螢火蟲也沒見到,還被蚊子叮得滿頭包。
青年埋怨地對祖父說:「森林裡根本沒有螢火蟲,您是在尋我開心嗎?」


於是,這天晚上,孫子高舉著火把,與祖父一起進入了森林。孫子不停地撥開草叢尋找,希望看到螢火蟲的身影,卻一無所獲。但祖父堅持地說:「不,我沒有騙你,那裡真的有很多螢火蟲!不信我帶你去看看!」 突然,祖父接過孫子手上的火把,接著澆水把火熄滅。

祖父沒有回答,只是示意孫子不要說話。孫子只好悶悶不樂地站在一旁。孫子著急地說:「您這是在做什麼!森林已經這麼黑了,沒有火把,什麼也看不見,我們怎麼可能找到螢火蟲?」 奇怪的事發生了。幾分鐘過去,剛才一片漆黑的森林,漸漸出現了幾個小光點…… 光點愈來愈清晰,竟然是一隻隻的螢火蟲!

祖父慢條斯理地說:「你的人生正處於黑暗,但在黑暗之中,也最容易看到希望的光。這就是螢火蟲教給我們的智慧。」「爺爺!螢火蟲出來了!」青年興奮地說。

「不,牠們其實一直都在。」祖父說。
「可是我剛才怎麼一直沒有看到?」

「因為你的火把太亮了。唯有熄滅火把,讓眼睛逐漸適應黑暗,才能看到螢火蟲微小的光點。」 青年在黑暗中紅了眼眶,感受到祖父的用心良苦。

某次跟一個自小父母離異的朋友小聚,聊起這段並不快樂的童年,他竟然說出「幸好我父母離婚了」這樣出人意表的話。故事中的青年,第一次沒有找到螢火蟲,是因為他不肯放下火把,不肯讓自己身處一片漆黑之中。然而,唯有願意置身黑暗,才能看到螢火蟲閃爍的光芒;唯有讓雙眼習慣黑夜,才能發現夜色中的美麗。

 「如果他們沒有離婚,我不會從小肩負經濟壓力;如果不是我從小面臨這樣的壓力,我不會有今天的韌性與毅力。」 當我們的人生陷入漫漫長夜之中,有人詛咒黑暗,也有人嘗試尋找暗夜裡飛舞的螢火蟲。

人窮極一生在尋找機會、幸福,但機會與幸福卻常伴左右,只因過於傲慢、貪心,才使我們身處其中而不自知。挫折,可以為人生減分,也能替人生加分,端看我們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失敗。

文章中的祖父告訴了我們人生幾個重點: 

何時磨利鋸子?

某人很吃力地在鋸一堆木頭,因舊的尚未鋸完,新的又送來,致愈堆愈多, 不得已只有再三延長工作時間。
有人好心提醒他:「因為鋸子鈍了,所以效率甚差,只要將鋸子磨利,即可改進日益惡化的情況。」

該人頭也不回答:「工作都忙得做不完了,那有時間磨鋸子?!」

好心者仍不死心,問道:「那你何時有空磨利鋸子?」

該人有氣無力應道:「等我鋸完這堆木頭再說。」

看起來像是個笑話,但在企業內類似情況比比皆是:某企業總經理慨嘆現有幹部多不勝任,必須加強教育訓練,乃責成人事單位籌辦。

人事單位如火如荼地趕出了課目、講師、時程送核。

結果總經理批示:目前旺季趕貨,為免影響產銷,宜延至淡季再辦。

到了淡季,人事單位又原案送呈。孰料,總經理只批示:緩議。並末說明理由。

人事單位由高階主管囗中隱約得知原意竟是:生意不好,獲利衰退,那有閒錢辦訓練?

原來,許多企業對教育訓練的重視,不過是心血來潮的囗號罷了,又如何能怨人才不濟與不繼呢?

某工廠一直延誤交貨,但訂單不但末超過產能,每月實際產量不過產能的 60%多,令老闆十分不滿。而廠長一貫的理由為「機器故障率太高」。

老闆終於按捺不住,責問廠長:「為何不徹底檢修機器,降低故障率?」

廠長一副無奈狀,攤手道:「趕貨都來不及了,連假日都在加班,那能停機檢修?」

老闆質疑道:「不是可利用夜間下班時閒檢修嗎?」

廠長委屈道:「白天連加班已累了一天」

老實說,就算白天班斷然停機檢修也值得。

癥結在有沒有心根本解決交期延誤的問題;否則,所有解釋都是自欺欺人的藉囗。

不少人為了進修,買了不少好書,也希望能靜下來詳細批讀,故置於書櫃,並下定決心:「有空時,要好好讀一些書。」

於是,書愈買愈多,時間卻愈來愈少,永遠抽不出空讀書。

有什麼事比先磨利鋸子更重要呢?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