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5, 2016的文章


換位思考

在美國,一位母親在耶誕節前夕帶著5歲的兒子去買禮物。大街上迴響著耶誕節的讚歌,櫥窗裏裝飾著樅樹彩燈,喬裝的可愛小精靈載歌載舞,商店裏五光十色的玩具應有盡有。
「一個5歲的男孩將會以多麼興奮的目光觀賞這絢麗的世界啊!」母親毫不懷疑地想。

然而,她沒有想到,兒子卻緊拽著她的大衣角,嗚嗚地哭出聲來。

「怎麼了?要是總哭個沒完,聖誕精靈可就不到咱們這兒來啦!」 母親有些生氣,語氣中充滿了嚴厲。

「我,我的鞋帶開了……」兒子怯怯地回答。

母親不得不在人行道上蹲下身來,為兒子繫好鞋帶。母親蹲著往上一看,啊?怎麼會什麼都沒有?

看不見絢麗的彩燈,沒有迷人的櫥窗,沒有聖誕禮物,也沒有裝飾豐富的餐桌……,那些東西都放得太高了,孩子什麼也沒看見。

落在孩子眼裏的,只有粗大的腳印和婦人們低低的裙擺,在那裏互相摩擦,碰撞……真是好可怕的情景!

這是母親第一次從5歲兒子的高度看世界。她感到震驚,立即把兒子抱起來,放在自己的肩上,兒子開心地笑了起來:「媽媽,好漂亮啊!」

從此,母親發誓,今後再也不把以自己為基準理解的『快樂』強加給自己的兒子。

「站在孩子的立場上」母親以自己親身的體驗認識了這一道理。

換位思考是與人相處的一個十分重要的技巧,也就是將自己置身於對方的立場和視角,去體驗對方的內心感受,瞭解對方的確切需求,從而在彼此的心靈間,架起一座暢通無阻的溝通橋樑。

與此同時,當你站在對方立場上的時候,自然也會以對手的目光觀察自己,從而對自己多一份瞭解。

有時不妨問一下自己:「如果我是他,會怎麼樣呢?」想想看,如果我處在我妻子的地位,我是否願意以我這樣的人為夫?如果我處在我兒子的地位,我是否為有我這樣的父親而驕傲?

如果我處在我部下的地位,我是否為有我這樣的上司而慶幸?……

當你進行這種角色轉換的時候,就會驚奇地發現自己還有許多需要改進的地方。

戰場上,知己知彼,可以百戰百勝;社會交往中,也需要換位思考,才能知己知彼,從而達到人際交往的高境界。

成功者常會說,當您爬的愈高,看的愈遠,視野及思考的方向也將不同。

松樹毛蟲與94個人類

美國一個研究「成功」的機構,曾經長期追蹤一百個年輕人,直到他們年滿六十五歲。
結果發現:只有一個人很富有,其中有五個人有經濟保障,剩下九十四人情況不太好,可算是失敗者。

這九十四個人之所以晚年拮据,並非年輕時努力不夠,主要因為沒有選定清晰的目標。

松樹毛蟲集體吐絲在松樹上結網為巢。

每當黃昏時刻,牠們就傾巢而出,列隊爬過樹幹,去吃那些充滿汁液的松葉。

這些毛蟲在走動時,有一種互相跟隨的本能,頭頭走在前面,後面緊跟著一條條的毛蟲,秩序井然,蜿蜒而行。

走在前面的頭頭,一邊爬行,一邊不斷地吐出一條絲。不管牠走到哪裡,絲就吐到哪裡,其吐絲鋪路的目的,就是不論走多遠,都能順著絲路回巢,而不會迷路。

法國昆蟲學家法布爾曾對松樹毛蟲做了一項實驗。

他把一隊的毛蟲引到一個高大的花盆上,等全隊的毛蟲爬上花盆邊緣形成圓圈時,法布爾就用布將花盆上四周的絲擦掉,僅留下花盆邊緣上的絲,並在花盆中央放了一些松葉。

松樹毛蟲開始繞著花盆邊緣走,一隻接一隻盲目地走,一圈又一圈重複地走,牠們認為只要有絲路在,就不會迷路。

如此走了十天七夜,根本不知道距離幾公分處有豐富的食物,最後終因飢餓而力竭身亡。

許多人跟松樹毛蟲一樣,只會盲目地過日子。

他們按照既定的窠臼,每天懵懵懂懂地過日子,如果問他為何如此做,他會說「大家都是這麼做嘛」。

如銀行推出信用卡,表面上說刷卡賺點數換東西,卡辦的愈多愈划算愈省錢,但銀行很清楚,真正懂的運用信用卡的人很少,而許多人最後用卡不當而陷入循環利息中。

有些銀行甚至再推出以卡養卡的方式,讓消費者陷的更深最終成為卡奴,終身賺錢養銀行。

真正的成功者有一種特性,他會去探討如何架構成功藍圖,規劃如何誘使旁人成為他成功的踏腳石。

🌟一個沒有目標的人,就像一艘沒有羅盤的船隻,迷迷茫茫,隨風飄蕩,非但到不了彼岸,而且極易觸礁而亡。

一個低落的上班族....

今天午後,無緣由被點名訓話,帶著一肚子氣步出辦公室,迎面而來是陰冷的的天氣;加上陰冷的情緒,心情一下跌至了谷底。
細雨紛飛的站牌下,不禁對諸事不順遂而怪嗔、怨懟起來。

無意識上了公車,在擁擠的沙丁魚陣中仍為自己的際遇不平而怨天尤人。


想著他人憑著家世背景,一進公司便在眾人之上,而為公司賣命多年的自己,仍只是別人的出氣筒。想及此,臉色就更加陰黯了。

快要下車前,走到司機身旁摸索著找零錢,卻越摸越著急,身上竟沒有半個銅板!

眼看車已靠站,司機、乘客面面相覷,卻沒有一個人準備同情我!


不得已之下,我只好拿出千元大鈔,顫抖著手準備投入「恕不找零」的投幣口,突然一位婆婆丟進十五元,告訴司機:「兩票」便拉著我下車。

下車後我才知道其實婆婆自己坐是不用錢的,她身上的零錢只是隨時為有緣人準備;而且今天也為了我提早兩站下車,只因看我臉色不佳,想陪我一下而已。

知道這件事後,我滿臉羞赧,想到婆婆剛才就站在我身邊,而我卻沒有起身讓坐,後來反倒讓她來幫助我,真令我無地自容,一小段路程,婆婆一直溫柔地執著我的手, 解開我的眉銷,融化我的怨怒。

臨別前她送了一個晴天小和尚給我,是她親手縫製的,上面寫著:「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心地清淨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

婆婆說世上本來就不公平,我們際遇不好,卻有人比我們更糟;我們怨上天不公平,那麼換成我們是老天爺呢?我們能做得更好嗎?凡事要多方面想想,其實自己是很幸運的了。

當婆婆說這話時,陽光在她慈祥的背影後綜放,而我也才發現她的腿不太方便,但竟為了一個陌生人,辛苦地多走一段路,反倒快樂無比,我的淚水滑落,自己的任性造成了別人的不便,原來自己也處處給別人惹麻煩哪!

婆婆,謝謝您!您說的話我都聽進去了,現在的我每天都很快樂。

卡爾森與劫匪

卡爾森走在紐約深夜的街道上,他的腳步十分急促。
突然,眼前小巷中黑影一閃,一個穿著風衣的瘦小男子擋住了他的去路,口中低聲喊道:「站住,不要亂動!」

卡爾森看著劫匪手中的左輪手槍,慢慢地舉起雙手,任由劫匪將他的手錶和皮夾搜去。

就在劫匪準備離開之際,卡爾森叫住了他。
卡爾森說:「先生,你搶走了我的錢和手錶沒有關係,可是,我家裡有一個極其兇悍的老婆,我回到家裡,要是告訴她我被搶了,她一定不肯相信,她會以為我因賭博而把錢輸光了。」

劫匪道:「那關我什麼事?」

卡爾森說:「能不能麻煩你,用手槍在我的帽子上射一個洞,這樣我回去會好交代一些。」

經不起卡爾森再三懇求,劫匪勉為其難地在他的帽子上開了一槍。

隨後,卡爾森又說,為了逼真,最好在外套、褲管、靴子,甚至於手帕上都留下彈孔。

做完這一切,身材瘦小的劫匪準備揚長而去,卡爾森卻攔住了他,要求還回手錶和皮夾。

劫匪準備舉槍威脅,卡爾森卻平靜地笑著說:「六顆子彈都打完了。」於是,皮匣和手錶又物歸原主。

卡爾森的困境不是劫匪,因為劫匪是個「瘦小男子」。

他的困境是「六顆子彈」,這是他無法抵擋的力量。

但他運用了瓦解的辦法,讓一支充滿威脅的手槍變成一個毫無殺傷力的小鐵塊,於是,他安全了。

愛的小心機!

我以前的一個同事,說他太太有一陣子對他岳母講話很不客氣,他看不過去,又不好勸,於是想了個妙招! 他不罵自己太太,卻對著女兒說:......

「妳媽媽對阿媽講話那麼兇,只怪阿公早死,但我先警告妳,將來如果我活著,跟妳一塊兒住,妳對妳媽媽這麼不禮貌,我一定立刻冒火。」
他故意把話讓太太聽到,果然效果奇佳,太太對老阿媽的態度立刻改變了。

他藉機會一次教育了兩個人,還暗助了老人家,你說高明不高明?

一招愛到三個人:心性弱點詐得妙

太太看到先生吃一大盤木瓜,怕血糖太高,跑去叫女兒:「妳爸爸在吃一個大木瓜!妳去分他一半。」

女兒搖頭,說她不愛吃木瓜,太太就繼續說:「可是妳爸爸不適合吃太多,為了他多活幾年,又只有妳能搶得下他的木瓜,妳就去要半個吃吧!女兒果然立刻跑來分走爸爸半個木瓜。她那些話都被先生聽到了,怨她「耍詐」。

太太一笑都先生說:「我不是對你耍詐,是對女兒,因為女兒太不愛吃木瓜了,她只有為了愛你,希望你少吃一點,才會過去分你的木瓜。我是為了愛你,也是為了愛她,於是利用了女兒愛你,和你疼女兒的弱點……」

出於關懷他們、愛他們而耍點小心機,算的上是一種善意的謊言。

當一加一大於二的時候...

多年以前,在奧斯維辛集中營裏,一個猶太人對他的兒子說:「現在我們唯一的財富就是智慧,當別人說一加一等於二的時候,你應該想到大於二。」
納粹在奧斯維辛毒死了幾十萬人,父子倆卻活了下來。

1946年,他們來到美國,在休斯敦做銅器生意。


一天,父親問兒子一磅銅價格是多少?兒子答35美分。

父親說:「對,整個德克薩斯州都知道每磅銅的價格是35美分,但作為猶太人的兒子,應該說3.5美元。你試著把一磅銅做成門把看看。」

20年後,父親死了,兒子獨自經營銅器店,他做過銅鼓,做過瑞士鐘錶上的簧片,做過奧運會的獎牌。

他曾把一磅銅賣到3500美元,這時他已是麥考爾公司的董事長。然而,真正使他揚名的,是紐約州的一堆垃圾。

1974年,美國政府為清理給自由女神像翻新扔下的廢料,向社會廣泛招標。但好幾個月過去了,沒人應標。

正在法國旅行的他聽說後,立即飛往紐約,看過自由女神下堆積如山的銅塊、螺絲和木料後,未提任何條件,當即就簽了字。

紐約許多運輸公司對他的這一愚蠢舉動暗自發笑。

因為在紐約州,垃圾處理有嚴格規定,弄不好會受到環保組織的起訴。

就在一些人要看這個猶太人的笑話時,他開始組織工人對廢料進行分類。

他讓人把廢銅熔化,鑄成小自由女神;把水泥塊和木頭加工成底座;把廢鉛、廢鋁做成紐約廣場的鑰匙。

最後,他甚至把從自由女神身上掃下的灰包裝起來,出售給花店。

不到3個月的時間,他讓這堆廢料變成了350萬美元現金,每磅銅的價格整整翻了1萬倍。

生在猶太家庭裏的孩子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負責啟蒙教育的母親們幾乎都要求他們回答一個問題:「假如有一天你的房子被燒了,你的財產就要被人搶光,那麼你將帶著什麼東西逃命?」

孩子們少不更事,天真無知,自然會想到錢這個好東西,因為沒有錢哪能有吃的穿的玩的?

也有孩子說要帶著鑽石或者其他珍寶出逃,有了它,還愁缺啥?

可這些顯然不是母親們所要的答案。

她們會進一步問:「有一種沒有形狀、沒有顏色、沒有氣味的寶貝,你知道是什麼嗎?」

要是孩子們回答不出來,母親就會說:「孩子,你要帶走的不是錢,也不是鑽石,而是智慧。因為智慧是任何人都搶不走的。你只要活著,智慧就永遠跟著你。」

在聰穎、精明的猶太人眼裏,任何東西都是有價的,都能失而復得,只有智慧才是人生無價的財富。

猶太人並不是天生比任何種族的人聰明,但他們更懂得怎樣去鑄造這枚無價的金幣。

當他們的孩子剛懂事時,母親們就會將蜂蜜滴在書本上,讓孩子去舐書上的蜂蜜,其…

愛不厭詐

有一天我到朋友家去。
「糟了!我忘記今天清潔工要來。」那女主人聊天聊到一半,突然跳起來,拿著掃帚東掃掃、西掃掃,再把掃到的髒東西倒進垃圾桶。我好奇地問她,清潔工不是就要來了嗎?為什麼反而自己掃。

那女主人笑笑: 「因為我不能讓她覺得我一個禮拜都不打掃,把工作全留給她。當她看到垃圾桶裡有我掃出的髒東西時,感覺會比較好。」話才說完,清潔工就到了,因為我們都在客廳聊天,她叫清潔工先進去清臥室,而且立刻去臥室開了冷氣。

「妳很體貼。」我說。女主人點點頭:「對!我為她開冷氣,她會感謝我,而且因為有冷氣,她會清得比較仔細,汗水也不會到處滴,所以受惠的還是我。」

請問,這主婦詐不詐?

但是那詐裡是不是有愛?愛她的清潔工,也愛她自己的家。

甘願彼此利用:得其利聰明!

再說個境界更高的「愛不厭詐」。

有個美國慈善團體的負責人對我說,好多家長現實極了,當她發動高中生賣檸檬水募款的時候,那些家長居然先開條件,要他寫謝函,以便孩子作為申請大學的好資料。

「可以啊!」他說:「為了給可憐人多募一點錢,我當然答應,而且你知道嗎?那些孩子愈付出,愈有感動,進大學之後,都回來幫忙,成為我們的義工。」

想想!那些家長是不是很詐?

但他們「詐」是為了幫助孩子進入好的大學。那慈善團體的負責人是不是也很詐?但他「詐」是為了幫助更多可憐人。

結果,他們彼此利用,因為美國大學非常重視公益活動,孩子都進了好的學校;又由於口耳相傳有這好處,於是有更多高中生投入義賣活動;加上「回頭」來幫忙的大學生,那慈善團體愈做愈成功。

被熱湯潑到的男士與潑人的女孩

「索倫」剛從國外回來不久,這一天受邀參加一個餐會,而且約定要當三十分鐘席間演講的主講人。他對臺北的街道不熟,到得太早,就在會場附近下車,在那裡慢慢逛街。
他經過一家賣餐盒的小店,正想停下來看看,店裡忽然衝出一個留長頭髮、穿牛仔褲的大女孩,往他身上猛撞了一下。


大女孩手上提著的塑膠袋,也重重的打在他身上。袋裡那個裝湯的塑膠蓋碗掉了出來,碗蓋鬆了,整碗酸辣湯全灑在他的褲子上,不但燙了他的腿,也毀了那條西服褲。

事情來得太突然,確實使索倫吃了一驚。他還來不及反應,只能站在那裡發愣。但是眼看他那條新做的淺色西裝褲已經變成五花褲,難免覺得有些心疼。

大女孩也一下子愣住了。她滿臉通紅,連聲的說對不起對不起,急忙從掛肩袋裡掏出面紙來,要幫索倫擦拭。

索倫伸手阻止她說:「沒關係,沒關係。」
大女孩說:「那怎麼辦?」
索倫說:「我自己想辦法。」
大女孩不安的說:「先生,原諒我好嗎?我要去趕一場考試,又沒有吃中飯,所以買了飯盒要帶到考場外去吃。現在只剩下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我快遲到了。先生能不能給我一張名片,讓我明天設法補救,現在先放我走好嗎?」
索倫說:「既然是要參加考試,你就快走吧!」
大女孩伸手說;「你的名片。」
索倫說:「算了,算了,你快走吧!」大女孩謝了又謝,提著裡面只剩一個餐盒的塑膠袋,長髮飄飄,飛奔而去。
索倫抖落褲子上那些雜碎,穿著濕漉漉的褲子,叫了一輛計程車,回家換一身衣服,然後再趕回餐會的會場,順利的發表了他的席間演說。

一個月以後,索倫要到高雄去開會。他因為事情忙,沒有預購機票,打算到機場再辦理購票手續,沒想到他到了機場,才發現他要搭的那班飛機已經客滿。

他很著急,對航空公司櫃檯裡那個穿制服、留長頭髮的票務小姐說:「怎麼辦,我一個半小時以後就要在高雄開會!」
票務小姐說:「先生你別著急,我來幫你想辦法。 」她打了兩通電話,在第二通電話裡對著話筒說了聲謝謝,然後含笑對索倫說:「斜對面那家航空公司這班飛機還有一個空位,二十分鐘以後起飛,你到那邊去買票吧!你一定趕得上。」

索倫非常感激,認真的向票務小姐道了謝,並且說了句笑話:「要不是有你幫忙,我就得自己飛過去了。」

票務小姐也笑了,站了起來說:「先生,你一定是不記得我了。我就是一個月以前把一碗酸辣湯潑了你一身的那個大女孩子。那一天要不是你寬宏大量的放我走,我一定會誤了那場考試。」
索倫驚喜的說:「那麼你考上了沒有?」
票務小姐笑著說:「我考的就是這家航…

老太太搭電梯

美國大西洋賭城的一個週末,一位老太太玩老虎機贏了一桶25美分的硬幣。她決定停停手,休息一會,便和丈夫一起到酒店的餐廳吃晚餐。
老太太心想:「我最好先把這桶硬幣放到酒店的房間裡。」

於是,老太太對丈夫說:「你先等一下,我把這桶硬幣送回房間,然後我們去餐廳。」說著,老太太捧著那桶硬幣走到電梯前。


老太太正要跨進電梯,卻發現裡面早已站著兩個人——兩個黑人!其中一個身材魁梧,高大得有些嚇人。

老太太驚呆了,她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兩個黑人要打劫我。但轉而又想:不要心存偏見,這兩個黑人看起來都頗有紳士風度。

可老太太思想中的種族觀念根深蒂固,一種強烈的恐懼感讓她不知道是否該走進電梯。

老太太呆呆地站在那裡,猶豫不定地望著那兩個黑人,既緊張又害怕,經過一番痛苦的掙扎,老太太終於邁腿踏進了電梯。

老太太刻意避開他們的目光,面朝外,兩眼呆呆地盯著已經關上的電梯門。一秒鐘,二秒鐘,三秒鐘…

電梯依然原地不動。「上帝呀!」老太太心想,他們是不是就要動手了?老太太心跳加速,開始冒冷汗。就在這時,她聽到一個黑人說:「Hit the floor!」(趴到地上)。

本能告訴她:千萬不要反抗,照他們說的去做。

老太太慌慌張張地放開小桶,雙手按地趴在地板上。那桶硬幣“嘩啦啦”地掉在地上,到處亂滾。

老太太兩手緊緊按著地板,心裡默默禱告:「把錢都拿走吧,只要不傷害我!」

空氣仿佛凝固了一樣,電梯裡一片靜寂。幾秒鐘後,老太太聽到一個黑人非常禮貌地說:「夫人,如果你能告訴我們你住哪一層,我們很高興幫你按一下按鈕。」

那位黑人解釋說:「當我和朋友說,‘Hit the floor’時,我指的是,按一下要去的樓層按鈕,而不是讓您趴到地上,夫人!」

(英語中“Hit the floor”有兩個含義:趴到地上;按電梯的樓層按鈕。)

兩位黑人互相對了一下眼神,極力控制住自己不要笑出來。

「我的老天,我犯了一個多麼愚蠢的錯誤!」老太太心想。

她想道歉,卻不知說什麼好。如何向兩位彬彬有禮的紳士承認,自己原本以為他們要搶劫?

三個人一起動手,將滾落一地的硬幣一一撿起,放回老太太的小桶裡。

電梯到了老太太所在的樓層後,兩個人堅持要把老太太送到房間門口,因為老太太還有些精神恍惚。

把老太太送到門口,兩個人禮貌地道晚安,轉身離去。就在老太太走進房間的時候,她聽到兩個人在樓道裡大聲笑了起來。

第二天一早,一束鮮花送到了老太太的房間――12朵嬌豔的玫瑰,每一朵玫瑰花上都掛…

蘇珊媽媽與兒子托比的故事

每天早上,托比醒來後,蘇珊把早餐往餐桌上一放,就自顧自地忙去了。
托比會自己爬上凳子,喝牛奶,吃麵包片。吃飽後,他回自己的房間,在衣櫃裏找衣服、鞋子,再自己穿上。

畢竟托比只有3歲,還搞不清楚襪子的正反面,分不清鞋子的左右腳。有一次托比又把褲子穿反了,我趕緊上前想幫他換,卻被蘇珊制止了。
她說,如果他覺得不舒服,會自己脫下來,重新穿好;如果他沒覺得有什麼不舒服,那就隨他的便。

那一整天,托比反穿著褲子跑來跑去,蘇姍像沒看見一樣。

又一次,托比出去和鄰居家的小朋友玩,沒多大會就氣喘吁吁地跑回家,對蘇珊說:「媽媽,露西說我的褲子穿反了,真的嗎?」露西是鄰居家的小姑娘,今年5歲。

蘇姍笑著說:「是的,你要不要換回來?」托比點點頭,自己脫下褲子,仔細看了看,重新穿上了。從那以後,托比再也沒穿反過褲子。

我不禁想起,我的外孫女五六歲時不會用筷子,上小學時不會繫鞋帶。如今在上寄宿制初中的她,每個週末都要帶回家一大堆髒衣服呢。

一天中午,托比鬧情緒,不肯吃飯。蘇珊說了他幾句,憤怒地小托比一把將盤子推到了地上,盤子裏的食物灑了一地。

蘇姍看著托比,認真地說:「看來你確實不想吃飯!記住,從現在到明天早上,你什麼都不能吃。」托比點點頭,堅定地回答:「Yes!」我在心裏暗笑,這母子倆,還都挺倔!

下午,蘇珊和我商量,晚上由我做中國菜。我心領神會,托比特別愛吃中國菜,一定是蘇珊覺得托比中午沒好好吃飯,想讓他晚上多吃點兒。

那天晚上我施展廚藝,做了托比最愛吃的糖醋裏脊、油悶大蝦,還用義大利麵做了中國式的涼麵。

托比最喜歡吃那種涼麵,小小的人可以吃滿滿一大盤。

開始吃晚飯了,托比歡天喜地地爬上凳子。蘇珊卻走過來,拿走了他的盤子和刀叉,說:「我們已經約好了,今天你不能吃飯,你自己也答應了的。」

托比看著面容嚴肅的媽媽,“哇”地一聲在哭起來,邊哭邊說:「媽媽,我餓,我要吃飯。」「不行,說過的話要算數。」蘇珊毫不心軟。

我心疼了,想替托比求情,說點好話,卻見兒子對我使眼色。想起我剛到美國時,兒子就跟我說,在美國,父母教育孩子時,別人千萬不要插手,即使是長輩也不例外。無奈,我只好保持沉默。

那頓飯,從始至終,可憐的小托比一直坐在玩具車裏,眼巴巴地看著我們三個大人狼吞虎嚥。我這才明白蘇珊讓我做中餐的真正用意。

我相信,下一次,托比想發脾氣扔飯碗時,一定會想起自己餓著肚子看爸爸媽媽和奶奶享用美食的經歷。…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