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3, 2016的文章


白人少婦與黑人司機

在美國,有位白人少婦帶著6歲大的兒子出遠門,找來了計程車,司機是位黑人。
這6歲的兒子從未見過黑人,心中非常的害怕,就問媽媽:「這人是不是壞人,為什麼會長得黑嚕嚕?」

黑人司機聽了很難過。

此時白人婦女告訴兒子:「這位司機叔叔,不是壞人,他是一個很好的人。」

兒子沈默半晌再問道:「既然他不是壞人,那他是不是做了什麼壞事,所以天母在懲罰他?」

黑人聽了淚水在眼眶中打轉,他很想知道這白人婦女怎樣回答?

媽媽說:「他是個很好的人,也沒有做壞事。

咱們家花園裏的花,有紅、有白、有黃...是不是?」

「是啊!是啊!」

「那花的種子是不是都黑色的?」

孩子想了一下,「對啊!都是黑的。」

「黑色的種子,開出色彩鮮美的花朵,讓這世界多采多姿,是不是?」

「是啊!」孩子恍然大悟地說:「那司機叔叔不是壞人嘍!

感謝司機叔叔,您讓這世界多采多姿,我要為您祈禱。」

天真的孩子在一旁禱告著,黑人司機的淚水奪眶而下心裏想:「身為黑人被世人瞧不起,今日,這位白人婦女如此溫婉地教導孩子,解除孩子心中對我的恐懼,為我祈禱與祝福。

真得好好的謝謝她。」

此時,目的地到了,黑人司機趕緊下車,為白人母子開車門,感激的說:「夫人,謝謝您,您的一席話,讓我的人生,充滿光明希望,不再晦暗。夫人,謝謝您!」

很美麗的女子,是不是?

這是發生在美國的真實故事。

第一次聽到時,深深憾醒沈睡的心。

更溫暖了傷痕纍纍的心。

人,原來...就這回事!

某天,小張要去相親,因為沒有看過對方,擔心她長得太醜,於是交代朋友,十分鐘後call他的手機,這樣他就可以藉機遁逃。
到了約會地點之後,小張發現女方驚為天人,於是心想,等一下手機響不要回就好了。

沒想到,美女的手機這時候響了起來,美女聽了兩秒後,對小張說:「對不起,朋友有急事找我,我要先走了……」

-------------------------
有一個男人在派對上對男主人說:「今天的美女真多,要是待會兒我泡上一個,你可不可以把樓上的房間借我一用。」

主人說:「那你老婆怎麼辦?」

這人說:「放心,她不會想念我的,我只失縱一下而已。」

主人說:「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十五分鐘前,她才向我借了樓上的房間。」

-----------------------
有一個老光棍,他並沒有什麼嗜好,只是喜歡在睡覺前喝一點葡萄酒自娛。

然而,他發現這幾天有人偷了他的酒。

他便懷疑偷酒的是他的佣人,於是就把酒倒出來,再裝入他的小便。

但裝小便的酒,仍然每天減少。他很不高興的把佣人叫來,責備一番。

「不,我並沒有偷喝」佣人說:「我是想做味道更香更可口的菜給您吃,所以我每天燒菜時,都加了一點在裡面。」

從這三則短文中各位有沒有發現什麼共通之處呢?

沒錯,你怎麼對別人,別人就怎麼對你;你給別人什麼,別人就回報你什麼。

說得更白一點就是,你給別人的,其實是給自己的。

就像我在前面說過的,不管你丟出去什麼,或是想了、說了、做了什麼,最後都會回到你身上,不是嗎?

不論你傷害誰,就長遠來看,你都是傷害到你自己,或許你現在並沒有覺知,但它一定會繞回來。

凡你對別人所做的,就是對自己做,這是歷來最偉大的教誨。

不管你對別人做了什麼,那個真正接收的人,並不是別人,而是你自己;同理,當你給予他人,當你為別人付出,那個真正獲利的也不是別人,而是你自己。

孩子,我應該留給你什麼?

一個小男孩有一個好朋友,小男孩從小就跟這個好朋友每天形影不離,這個好朋友是一隻小豬。
而這個小男孩的爸爸是個以殺豬為生的屠夫,小豬養大了,有一天會是爸爸要屠宰的對象。

小男孩一直很怕小豬長大,他怕失去最要好的朋友。

可是,小男孩不知道的是──爸爸也快死了,因為爸爸得了癌症,醫生告訴爸爸只剩半年的時間可活了。

爸爸還是每天靜靜的工作,他想只剩半年了,更要好好工作,多賺點錢留給兒子過日子。

「除了錢之外呢?孩子,我還應該留給你什麼呢?」爸爸這樣想著。

爸爸告訴小男孩:「再過一陣子,我要殺你的那隻小豬了,到時候,請你當我的助手,在一旁幫我。」

小男孩不只悲傷,還很生氣。

他想:「爸爸真過分!真殘忍!」

爸爸依然每天工作、殺豬。

小男孩對小豬很不捨,全心全意珍惜跟小豬相處的每一天,也因為對爸爸的不諒解,小男孩要求自己要更堅強面對這一切,他不願在爸爸面前示弱。

到了該殺小豬的那一天了.......爸爸沒有殺小豬,因為爸爸在那一天死了。

小男孩靜靜的流眼淚,他終於了解爸爸的心意了。

小男孩沒有嚎啕大哭,因為他對「失去」一直有準備,現在他更知道──爸爸要他一直有這種準備。

每個父母都愛孩子,愛的方式通常只想到「保護孩子、給孩子快樂、讓孩子得到很多」。

但是,人生不只是一直得到的吧?我們還要面對很多「失去」。

大一點的失去,是像那個小男孩一樣,失去至親;小一點的失去,有可能是丟掉一個心愛的玩具,或是一個好朋友搬家、轉學。

這些不都是孩子每天都在面對的嗎?怎麼能不教呢?

怕孩子被綁架,最好的保護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時跟著他,而是教他遇到狀況時如何自保;

怕孩子生病,不要將他關在無菌室,而是教他懂得自我保健,萬一生病了,又該如何自救;

怕孩子跌倒受傷,更要教他如何讓自己避免跌倒,萬一跌倒了,自己又該如何處理.....

愈是愛孩子,愈要想:「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他身邊時,我該留什麼給他?」

讓孩子學會面對「失去」、面對不那麼完美的人生、有能力安慰自己,我想是必要的。

老漁民的成功秘訣

日本的北海道出產一種味道珍奇的鰻魚,海邊漁村的許多漁民都以捕撈鰻魚為生。
鰻魚的生命非常脆弱,只要一離開深海區,要不了半天就會全部死亡。

奇怪的是有一位老漁民天天出海捕撈鰻魚,返回岸邊後,他的鰻魚總是活蹦亂跳的。

而其他幾家捕撈鰻魚的漁戶,無論如何處置捕撈到的鰻魚,回港後都全是死的。

由於鮮活的鰻魚價格要比死亡的鰻魚幾乎貴出一倍以上,所以沒幾年功夫,老漁民一家便成了遠近聞名的富翁。

周圍的漁民做著同樣的營生,卻一直只能維持簡單的溫飽。

老漁民在臨終之時,把秘訣傳授給了兒子。

原來,老漁民使鰻魚不死的秘訣,就是在整倉的鰻魚中,放進幾條叫狗魚的雜魚。

鰻魚與狗魚非但不是同類,還是出名「對頭」。

幾條勢單力薄的狗魚遇到成倉的對手,便驚慌地在鰻魚堆裡四處亂竄,這樣一來,反而倒把滿滿一船倉死氣沉沉的鰻魚全給擊活了。

慵懶的森林之王

在秘魯的國家級森林公園,生活著一隻年輕美洲虎。
由於美洲虎是一種瀕臨滅絕的珍稀動物,全世界現在僅存十七隻。

所以為了很好地保護這隻珍稀的老虎,秘魯人在公園中專門闢出了一塊近二十平方公里的森林作為虎園,還精心設計和建蓋了豪華的虎房,好讓它自由自在地生活。

虎園裡森林藏密,百草芳菲,溝壑縱橫,流水潺潺,並有成群人工飼養的牛、羊、鹿、兔供老虎盡情享用。

凡是到過虎園參觀的遊人都說,如此美妙的環境,真是美洲虎生活的天堂。

然而,讓人感到奇怪的是,從沒人看見美洲虎去捕捉那些專門為牠預備的「活食」。

從沒人見牠王者之氣十足地縱橫於雄山大川,嘯傲於莽莽叢林。甚至未見牠像模像樣地吼上幾嗓子。

人們常看到牠整天待在裝有空調的虎房裡,或打盹兒,或耷拉著腦袋,睡了吃吃了睡,無精打采。

有人說牠大約是太孤獨了,若有個伴兒,或許會好些。

於是政府又通過外交途徑,從哥倫比亞租來一隻母虎與牠做伴,但結果還是老樣子。

一天,一位動物行為學家到森林公園來參觀,見到美洲虎那副懶洋洋的樣兒,便對管理員說:「老虎是森林之王,在牠所生活的環境中,不能只放上一群整天只知道吃草,不知道獵殺的動物。這麼大的一片虎園,即使不放進去幾隻狼,至少也應放上兩隻豹狗,否則,美洲虎無論如何也提不起精神。」

管理員們聽從了動物行為學家的意見,不久便從別的動物園引進了幾隻美洲豹投放進了虎園。

這一招果然奏效,自從美洲豹進了虎園的那天,這隻美洲虎就再也躺不住了。

牠每天不是站在高高的山頂憤怒地咆哮,就是有如颶風般俯衝下山崗,或者在叢林的邊緣地帶警覺地巡視。

康熙看病

康熙皇帝得了一種怪病,宮中御醫把所有的名貴藥材都用遍了,就是不見病情好轉,他一怒之下停止了用藥。
這天,康熙獨自出宮微服夜遊,來到一條街上,發現有一個小藥鋪。此時,已是夜深人靜,小藥鋪裡卻燈火通明,還聽到那裡傳來琅琅的讀書聲。

康熙心想,宮中御醫不過是一些庸才,沒有什麼真本事,真正的人才還是在民間。自古道:小藥鋪內有人參。我何不來這裡看看?

於是,康熙便上前敲門。

進屋後,康熙見一個四十多歲的人正在燭光下夜讀,猜想,他一定是這小藥鋪的郎中了。

郎中見有來客夜訪,便問:「閣下深夜造訪有何見教?」

康熙說:「深夜登門,多有冒昧。只因我得一怪病,渾身發癢,遍體起紅點子。不知是何原因?請了好多名醫,都沒有治好,先生能不能給看一看?」

郎中說:「好,請你脫去上衣,讓我看一看。」

康熙脫去上衣,郎中只看了一眼便說:「閣下不必擔心,你得的不是什麼大病。只是你平日吃山珍海味太多了,再加上長期吃人參,火氣上攻,因此起了紅點子,以致發癢。」

康熙問:「此病能根治嗎?」郎中很肯定地說:「不難。只要用些藥就會好的。」

說著,便伸手抱起木架子上的一個罐子,鋪開一個包袱,把罐子裡的藥全部倒出來,足有七八斤重。

康熙不覺一愣,說:「先生,這麼多藥,我一次要吃多少才行?」

郎中笑道:「這是大黃,不是讓你吃的。你拿回家去,用這八斤大黃,煮水百斤,放入缸內,等水溫適中,便入缸洗浴,少則三次,多則五次,即可痊愈。」

康熙心想:宮中御醫那麼多奇方妙藥都不管事,莫非他這不值錢的大黃能治好我的病?

郎中見康熙面有疑色,便笑著說:「閣下請放心,我決不會訛你錢財,這藥你先拿去一用,治不好病,我分文不收。」

康熙說:「好,若能治好我的病,定有重謝。」

康熙回到宮中,按郎中所囑,如法洗浴。

果然,他下到浴缸中,就頓時覺得渾身清爽、舒服,妙不可言。連洗三遍之後,竟然全身不癢,再一細看,身上的紅點子一個也沒有了。

康熙十分高興,第四天又微服來到小藥鋪。

郎中一見康熙面帶笑容便知他的病全好了,於是故意說:「閣下今天是送藥錢來的?」

康熙說:「正是。先生,你說要多少錢?」

郎中哈哈大笑:「見笑了,那天晚上見你半信半疑,我才故意說治不好病分文不收,如今病好了還是分文不收。

我見你氣宇非凡,只想跟你交個朋友罷了,請問,閣下尊姓大名?」

康熙微微一笑:「學生姓黃,字天星,一介書生。」

郎中一聽高興地說道:「我叫趙桂堂,也是一個窮書生。

父親立志讓我金榜題名,光宗耀祖,可…

父子快樂出遊卻遇到大塞車,沒想到......

有個中年人,平時忙於工作,沒空陪他唯一的兒子為此感到內疚。
有一天他下定決心安排好某個周六下午保持絕對的空檔,買了兩張大聯盟賽的門票,來好好陪陪兒子!

時間到了,他和兒子快快樂樂開車出門,但很不幸地,居然碰上了大塞車!

眼看球賽已經開始,他們的車還塞在半路上動彈不得,兩人在車內便一直抱怨,生氣這個都是…這個交通……,


忽然,老爸想起來:「我安排今天有空,不是就是為了要和我兒子在一起嗎?現在我不是正和兒子在一起嗎?那我又何必在乎那場球賽呢?」

於是他開始放下生氣的情緒,和他的兒子愉快的聊了一個下午。

人的許多動機,是由他的本質出發,但在實踐的過程中,卻很容易迷失了。

正如這為老爸他所求的本質是好好陪一陪他的兒子,但在實踐的過程中,卻被塞車、球賽等等牽扯到了另一種心境去了。

婚姻的本質,是兩個人相知相惜的相伴結果,但不少人最後迷失在爭吵、鬧意見、誰該洗碗的牢籠中,找不回當初結婚的本質;認識新朋友,本該在友情的基礎上,互相幫助,製造快樂;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演變出多少計較、冷漠與抱怨。

是的,許多事的本質與動機都是好的,可是一但出發之後,卻似太空船航向未知的星空,投入無邊的「迷失」之中了。

人的本質,有愛、有情、有慈悲、有智慧,但這是所謂本質投入這個世界後,有另一定律,牽引著這本質走向另一未知,那就是:「迷失」。

宗教的本質,是為認識上帝,接近上帝,但歷史上有多少宗教戰爭呢?!

慈善事業的本質,是在恤貧憫孤,但大多數的慈善是不是也有迷失於名、利的狀況呢?

孟子的性善,道盡人心深層裡必定有一至善之本質;可是荀子的性惡,卻卻乎毫不掩飾地指出,這本質有極大的可能,迷失在往前走的路上。

無怪乎儒家千百年中不敢獨尊性善或性惡,因為很可惜的是,純善的本質易迷失在這人世間!

人的內心中,都充滿了愛,由此本質出發,推動我們做不少事;但日常生活中,多少愛轉成分離、爭吵、失望,甚至怨恨。

這也是一種迷失,迷失了本質的目的。

二十一世紀,人類最大的發現,將是:發現自己。

發現自己的本質,瞭解自己本質的目標,重新找回這些目標,不要再迷失了。

現在飛機、船隻大量使用衛星定位系統GPS,好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以免迷失。

心靈裡,是否也需要一種系統,以免自己迷失了本質的作用呢?

別再犯同樣的錯誤:由本質之良善出發,卻迷失在這紅塵俗世中。

當你感覺很不好時,希望你能像那位爸爸一樣,找回自己最原始的目標,從而放下一切根本不必要的負面情感。

無糖的茉香奶茶

以前總喜歡每天喝一杯女友親手調製的茉香奶茶,加了一匙糖的茉香奶茶。  (網路圖片)
後來聽朋友說,常喝含糖的飲料對身體不好,於是心血來潮,便要求女友今天的茉香奶茶不加糖。

女友遲疑了一下說:「不加糖,這樣好喝嗎?還是要半糖?」

被她這樣一問,我愣住了,一時不知如何回答,隨口說了一句:「隨便妳好了。」

不久女友拿了調好的茉香奶茶放在我桌上,嚐了一口覺得沒有以前甜,不怎麼好喝,女友說她加了三分之二的糖,我心想,只是少加了三分之一的糖就不好喝了,那無糖的話不就嚥不下去了?

隔天,朋友找我一起去咖啡館聊天,我們各點了一杯咖啡,朋友滔滔不絕的說著他妻子怎樣的粗心、怎樣的不體貼等等……我想到自己的女友,每天都會調飲料給我喝,而且對我也很溫柔,喝著桌上的咖啡,想到這裡就覺得自己真是幸福。

這時朋友忽然用一種很訝異的眼神看著我,然後說:「你咖啡不加糖就直接喝,你不覺得那超苦的嗎?」

看了看桌上還未開封的糖包及奶精,再看了看手上的咖啡,不由得大笑起來,告訴朋友說:「多想想你們婚前的時光吧。」

驅車回家,女友問起今天的茉香奶茶要加多少糖,我肯定的告訴她:「不加糖。」

女友雖然有點懷疑但也沒多問,調了一杯無糖的茉香奶茶,她問:「無糖真的好喝嗎?」



我站起身來,緊握著女友的雙手,看著她的眼睛說:「只要是妳親手做的,有沒有糖都好喝。」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