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3, 2016的文章


隔壁的老王叔叔來我家......

陳先生規定其女兒每天要記日記,某天晚上他要抽查女兒的日記。
他查完日記後,對女兒的母親大發雷霆。

其妻莫名其妙,要求陳先生說明原因。

他憤怒地打開女兒的日記攤在桌前,其上歪歪扭扭地寫著:「今日隔壁的老王叔叔來我家玩媽媽,說做完作業後,可以吃點心。」

然後,老王叔叔誇我作業做得好,於是叔叔抱起了我媽媽,叫叔叔小心一點,之後叔叔又親了我媽媽,也親了我奶奶,也親了我。」

妻大怒,斥問女兒,女兒哭道:「是我把標點點錯了。」

應該是「今日隔壁的老王叔叔來我家玩,媽媽說做完作業後,可以吃點心。然後,陳叔叔誇我作業做得好,於是叔叔抱起了我,媽媽叫叔叔小心一點,之後叔叔又親了我,媽媽也親了我,奶奶也親了我。」

----------------------------------
真是搞笑的小孩子,差一點因為標點符號點錯而造成一個家庭的破碎。

一篇短短的笑話想表達的只是「一時的疏忽有時會帶來許多誤會,而誤會若無好好的溝通解譯清楚則會帶來莫大慘痛的代價」。

兩棵樹的命運

農夫在地裏種下了兩粒種子,很快它們變成了兩棵同樣大小的樹苗。
(網路圖片)
第一棵樹開始就決心長成一棵參天大樹,所以它拼命地從地下吸收養料。

它將養料儲備起來,滋潤每一枝樹幹,盤算著怎樣向上生長,完善自身。

由於這個原因,在最初的幾年,它並沒有結果實,這讓農夫很煩惱。

相反另一棵樹,也拼命地從地下吸取養料,打算早點開花結果,它做到這一點。

這使農夫很欣賞它,並經常澆灌它。

時光飛轉,那棵久不開花的大樹由於身強體壯,養分充足,終於結出了又大又甜的果實。

而那棵過早開花的樹,卻由於還未成熟時,便承擔起了開花結果的任務,所以結出的果實苦澀難吃。

它的果實並不討人喜歡,相反卻因此而累彎了腰。

老農夫詫異地歎了口氣,終於用斧頭將它砍倒,用火燒了它。

急於求成的結果只會導致最終的失敗。

所以我們不妨放遠眼光,注重自身知識的積累,厚積薄發,自然會水到渠成。

洗手間裡的晚宴

女傭住在主人家附近一片破舊平房中的一間。她是單親母親,獨自帶一個四歲的男孩。每天她早早幫主人收拾完畢,然後返回自己的家。主人也曾留她住下,卻總是被她拒絕。因為她是女傭,她非常自卑。
那天主人要請很多客人吃飯 。客人們個個光彩照人。主人對女傭說,今天您能不能辛苦一點兒晚一些回家。女傭說當然可以,不過我兒子見不到我會害怕的。主人說,那您把他也帶過來吧。女傭急匆匆回家,拉了自己的兒子往主人家趕。兒子問,我們要去哪里?女傭說,帶你參加一個晚宴。

四歲的兒子並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是一位傭人。

女傭有些不安。到處都是客人,她的兒子無處可藏。她不想讓兒子破壞聚會的快樂氣氛。更不想讓年幼的兒子知道主人和傭人的區別,富有和貧窮的區別。後來她把兒子關進了主人的洗手間。主人的豪宅有兩個洗手間,一個主人用,一個客人用。

她看看兒子,指指洗手間裏的馬桶。這是單獨給你準備的房間,她說,這是一個凳子。然後她再指指大理石的洗漱台,這是一張桌子。她從懷裏掏出兩根香腸,放進一個盤子裏。這是屬於你的,母親說,現在晚宴開始了。

盤子是從主人的廚房裏拿來的。香腸是她在回家的路上買的,她已經很久沒有給自己的兒子買過香腸了。女傭說這些時,努力抑制著淚水。

男孩在貧困中長大,他從沒見過這麼豪華的房子,更沒有見過洗手間。他不認識抽水馬桶,不認識漂亮的大理石洗漱台。他聞著洗滌液和香皂的談談香氣,幸福得不能自拔。他坐在地上,將盤子放在馬桶蓋上。他盯著盤子裏的香腸和麵包,為自己唱起快樂的歌。

晚宴開始的時候,主人突然想起女傭的兒子。他去廚房問女傭,女傭說她也不知道,也許是跑出去玩了吧。主人看女傭躲閃著的目光,就在房子裏靜靜地尋找。終於,他順著歌聲找到了洗手間裏的男孩。那時男孩正將一塊香腸放進嘴裏。他楞住了。

他問,你躲在這裏幹什麼?

男孩說,我是來這裏參加晚宴的,現在我正在吃晚餐。

他問,你知道你是在什麼地方嗎?

男孩說,我當然知道,這是晚宴的主人單獨為我準備的房間。他說,是你媽媽這樣告訴你的吧?

男孩說,是的,其實不用媽媽說,我也知道,晚宴的主人一定會為我準備最好的房間。不過,男孩指了指盤子裏的香腸,我希望能有個人陪我吃這些東西。

主人的鼻子有些發酸,用不著再問,他已經明白了眼前的一切。

他默默走回餐桌前,對所有的客人說,對不起,今天我不能陪你們共進晚餐了,我得陪一位特殊的客人。

然後,他從餐桌上端走兩個盤子。他來到洗手間的門口,禮貌地敲門。得到男孩…

看似普通的外遇而離婚,看到最後竟是......

陳先生和陳太太終於離婚。無哭、無淚、無聲。
夫妻最後一次對話,也許都是這種氣氛。「誰是第三者?」

「隔籬屋的王小姐。」

「事情是怎樣發生的?」

「三個月前的一晚,我加班回來,沒有帶鑰匙,妳熟睡,我拍門,沒有人應門,嘈醒了王小姐,她招呼我入去打電話給妳,妳一直不醒,我在她大廳的沙發睡了一晚。」

「才一晚,就開始了?」


「上一個月,我又加班回來,又忘了帶鑰匙,仍是拍門妳不醒,只好找王小姐,於是,她招呼我睡在她的床上。」

「都是怪我睡得太熟……」

之後,陳先生加班後,凌晨時分索性不回家,直接上王小姐的家,反正太太總是吵不醒。
街坊都說,陳太太一時貪睡,失去了一個丈夫。

失去了丈夫,她卻擁有他留下的物業。不久,她又擁有新的男朋友。

男朋友搬來的時候,剛剛是前夫陳先生搬走,兩個男人在電梯碰個正著。

「原諒我,做了你們的第三者。」前太太的新男友先開口。

「不關你的事,是我自己先有外遇。」

「原諒我,對你生活構成不便。」

「不要緊,事情過去,你好好照顧她。」

陳先生說﹕「她比較貪睡。」

「這是謠言,她一點也不貪睡。」新男友矢口否認。

「不,她太貪睡,我每一次加班回來,她總是不應門。」

「她沒睡,只是很驚慌,因為那幾晚你加班回來,我都在屋內。」 

----------------------------------------
 這篇故事給我們的四個啟示:

一、有時看似單純的事情背後卻有著讓人意想不到的真相。

二、失敗的婚姻雙方都需負擔責任,而非只有單方面的錯。

三、有老婆的人晚上不要太常加班,記的多陪陪老婆。

四、第四點是最重要的一點…不要忘了帶鑰匙(哈哈,這點是開玩笑的…請勿太當真唷)。

帶著苦瓜去朝聖

有一群弟子要出去朝聖,師父拿出一條苦瓜,對弟子們說:「隨身帶著這個苦瓜,記得把它浸泡在每一條你們經過的聖河,並且把它帶進你們所朝拜的聖殿,放在聖桌上供養,並朝拜它。」
弟子朝聖走過許多聖河、聖殿,並依照師父的指示和教導去做。回來以後,他們把苦瓜交給師父,師父叫他們把苦瓜煮熟,當作晚餐。

晚餐的時候,師父吃了一口,然後語重心長地說:「奇怪呀!泡過這麼多聖水,進過這麼多聖殿,這苦瓜竟然沒有變甜。」

弟子聽了,有好幾位竟然立刻開悟了....。這真是一個動人的教化。

苦瓜的本質是苦的,不會因為聖水、聖殿而有所改變。

人生是苦的,愛情是苦的,由情愛產生的生命本質也是苦的,這一點即使是修行者也不可能改變,何況是凡夫俗子?

我們嘗過感情與生命大苦的人,並不能告訴別人失戀是該歡喜的事,因為它就是那麼的苦,這一個層次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

可是不吃苦瓜的人,永遠都不會知道苦瓜是苦的。

滿懷夢想的女記者,卻每天幫人泡茶,突然有一天......

對日本人來說,泡茶招呼客人是一個很重要的儀式,如果泡的茶不好喝,客人常會直接推斷這個公司一定管理不好,所以泡茶事小,卻是重要性很高的工作。
有一位大學畢業的少女,非常嚮往記者的工作,於是去投考新聞機構。

她被錄取了,但是,由於沒有記者的空缺,主管叫她暫時作一些為同事泡茶的工作。

對一個滿懷夢想的大學生,只為大家泡茶,心裡當然非常失望。

不過,想到公司也不是有意輕視她,待遇也不錯,就安慰自己不用急,將來還是有機會的。

於是,坦然去上班,每天為同事泡茶倒茶。


三個月過去了,她開始沈不住氣了。

心裡總是抱怨:「我好歹也是大學生耶!卻天天來為你們泡茶。」這樣一想,她泡茶就不像從前那樣愉快,泡出來的茶,也就一天不如一天了,但她並不自覺。

又過了一段時間,有一天,她泡好茶端給經理喝,經理喝了一口,就大罵起來:「這茶怎麼泡的,難喝的要命,虧你還是大學畢業呢!連泡杯茶都不會。」

她真的氣炸了,幾乎哭了出來:「誰要在這個鬼地方繼續泡茶呢!」

正準備當場辭職的時候,突然來了重要訪客,必須好好招待,她只好收拾起不滿與委屈,想,反正要離開了,就好好泡一壺茶吧!

於是,認真的泡好茶,當她把茶端出去,轉身才要離開時,突然聽到客人由衷的一聲讚嘆:「哇!這茶泡得真好。」別的同事,連那位罵她的經理都端起來喝,紛紛情不自禁的讚美:「這壺茶真的特別好喝!」

就在那一刻,她自己也呆住了。

想著,只是小小的一杯茶而已,竟然造成那麼大的差異,或被上司罵,或被大家讚不絕口,這茶裡顯然有很深奧的學問,我要好好的去研究…。

從此以後,她不但對水溫、茶葉、茶量都悉心琢磨,就連同事的喜好、心情,也細心的體會;甚至,連自己泡茶時的心情狀態會帶來的結果,也瞭若指掌。

很快的,她成為公司的靈魂人物,不久她被升為經理,因老闆想:「泡茶時那麼細心專心的人,一定是很精明難得的人才!」

一個轉念間,可以泡出完全不同評價的茶,用心與不用心之間的差別,不可以道里計。

了解自己的任務與貢獻,並對細微的地方用心,才能讓人體驗到被接受與被照顧。

尤其在e時代所有行業已成為服務業的年代中,這樣的用心已成為經營致勝的關鍵要素。

不只是對顧客要比人性、比貼心、比創意,對員工也是要比人性、比貼心、比創意。

所以在你的事業當中甚麼工作是等同於日本女孩的泡茶工作?

對你業務往來中重要儀式是甚麼?

哪些不起眼的工作卻是扮演了關鍵性的作用?

在你的公司中能把不起眼的工作做好,而且是精明難得的人才是誰?

能逗朋友笑的人就能上天堂

當然,「歷史」應該是比較好拿分的,只要有讀書,成績就不會太難看。

有一位歷史老師,在月考之後發下考卷,也宣布成績:「這一次班上同學都滿用功的,成績都不錯,只有李阿輝一個人不及格,38分!

所以,也把我們全班的總平均拉下來了!」

「報告老師!」人高馬大的李阿輝舉手站起來說:「我因為出了車禍,請假住院,醫生說我有輕微的腦震盪,阿達瑪有點『控固力』,所以應該情有可原……」

「噢,這樣子哦?」歷史老師問道:「那你是什麼時候開始請假的?請假多久?」

「報告歷史老師!」李阿輝同學立正回答:「我是在『張騫通西域』的時候出車禍的,病好出院時,『對日抗戰』已經勝利了!」

李阿輝話一說完,全班哄堂大笑,而歷史老師也微笑地點頭說:「嗯……不錯!還算有點概念,勉強讓你及格!」

-----------------------
每個人的工作壓力都很大,也常愁眉苦臉;但是在煩雜的生活中,我們可以多觀察、多記錄四周的人,看看他們是如何「由憤怒轉為和諧」、「由悲苦轉為快樂」,且自娛娛人。

一個「愁眉不展」、「面帶憂容」的人,永遠悲觀、愁煩,但能夠「由憤轉諧」、「苦中作樂」的人,才是「幽默高手」。


所以,我們應多學習如何「取悅他人」、「逗笑別人」,因為穆罕默德說:「能夠把同伴逗笑的人,就有資格上天堂!」

[文章來源]

誰會去洗澡?

在課堂上,愛因斯坦對學生說:「有兩位工人,修理老舊的煙囟,當他們從煙囟爬出來的時候,一位很乾淨,另一位卻滿臉滿身煤灰,請問你們誰會去洗澡呢?」
一位學生說:「當然是那位滿臉滿身煤灰的工人會去洗澡嘍!」


愛因斯坦說:「是嗎?請你們注意,乾淨的工人看見另一位滿臉滿身的煤灰,他覺得從煙囟?爬出來真是骯髒。另一位看到對方很乾淨,就不這麼想了。我現在再問你們,誰會去洗澡?」

有一位學生很興奮地發現了答案:「噢!我知道了!乾的工人看到骯髒的工人時,覺得他自己必定也是很髒的。淨但是骯髒的工人看到乾淨的工人時,卻覺得自己並不髒啊!所以一定是那位乾淨的工人跑去洗澡了。」

愛因斯坦看了看其他的學生,所有的學生似乎都同意這個答案。

只見愛因斯坦慢條斯理地說:「這個答案錯的。兩個人同時從老舊的煙囟?爬出來,怎麼可能一個會是乾淨的,另一個會是髒的呢?這就叫做『邏輯』。」

當一個人的思路受到牽絆時,往往就不能分清明地找尋到一切事理的根源-邏輯。

要想找到邏輯,就要:跳出「習慣上的桎梏」、避開「思路上的陷阱」逃離「認知上的迷霧」、擺脫「性情上的執著」

-----------------------
這則簡單的故事、趣味的題目,從帶有陷阱的題目中讓學生往錯誤的方向尋找答案,再糾正錯誤,並解釋錯誤的地方,讓人日後對事情的思考能更廣範,而不陷進事情的迷霧中。

六條內褲的故事

二十多年前,我剛到鄉下教書時發現,那裡的小朋友一畢業,常去種田、當學徒,不喜歡繼續升學。
而開學後不久,我就注意到「陳樹旺」,因為他念到了六年級,居然連名字都不會寫,每次都寫錯,我就叫他回家「罰寫名字十遍」。

隔天,阿旺牽了一頭牛到學校來,手上並握著一束花,說是路上摘的野花,要送給我!

我當然有些感動,但口中仍詢問他:「老師要你名字罰寫十遍,到底寫了沒?」

他說:「沒有!」我聽了很生氣,並責問他:「你牽一頭牛來學校做什麼?」

他說「老師,我爸爸叫我每天都要牽牛出來吃草!」

唉,真是拿他沒辦法!我只好叫他晚上回家時,再罰寫名字「20遍」!

隔天,阿旺仍然沒寫一個字,我很生氣地對他說:「阿旺,如果你再不補寫你的名字,老師可就要處罰你喔!你這樣不識字,長大後要做什麼?」

「老師,我長大後要作廚師!」

阿旺很高興的說:「老師,你知道嗎,我哥哥現在在當兵,他說,當兵作廚師『很涼』,所以我以後也要做廚師!」

「想當廚師是很好,可是你還是要讀點書、把名字寫好啊!

人要『活到老、學到老』啊!」我說。

「老師,我沒空讀書、寫字啦!」阿旺回答。

到了第五天,阿旺應以累積「罰寫一百遍名字」,可是他仍然沒寫。

我很氣憤地警告他:「阿旺,老師給你打六折,明天你一定要寫六十遍名字,不然,老師一定會脫你褲子,打你屁股!」

全班女生一聽-「唉唷,羞羞羞…」,男生則是哈哈大笑!

而我,又補說一句:「老師說到就一定做到喔!」

隔日,阿旺來上課,又是帶著一束花,牽著一頭牛。

把牛繫在樹幹上,一進教室,我立刻問他:「阿旺,你名字寫了沒?」

「我…我忘了啦!」我聽了,真是火冒三丈、氣瘋了!我拿起竹棍子,叫阿旺把臀部抬高,準備打他的屁股!

此時,我發現,阿旺今天的屁股怎麼『特別大』?

「阿旺,你把褲子脫下來!」我大聲命令地說。

只見阿旺脫下外褲,露出「白色小內褲」,我以竹棍子用力打他一下,可是,不對啊…怎麼內褲裡面還有「內褲」?

我叫阿旺再脫,天啊,他裡面居然還穿著紅色、黃色、黑色的內褲,甚至,還有他哥哥當兵穿的「草綠色內褲」…

阿旺每脫一件,我就打他屁股一下;而全班小朋友每看到阿旺脫一件內褲,哄堂大笑一次,笑得大家前俯後仰!

天啊,阿旺他知道今天要「被打六下」,居然穿了「六條內褲」來學校!

當我打到第六下時,阿旺轉過身來,含著淚水看著我!

他,淚光中,充滿怨恨、哀傷和被全班嘲笑的羞愧…。

我看著他,心中一驚,突然覺得....「我,我錯了,我…我傷害到阿旺的心了…

小女孩向奶奶告狀,沒想到打完電話哭得更慘,因為......

小女兒出生滿月後就由奶奶一手帶大,直到3歲上幼稚園時,才將她帶回家裡與我們同住。
如同一般的祖父母疼愛孫子一樣,爺爺奶奶對她呵護至極,尤其被懲罰時,奶奶更是小女兒的大靠山。

現在女兒已經上小學了,跟爺爺奶奶關係依然親密。

有天我檢查女兒的回家作業,發現她的字跡潦草,於是我把不好看的字體全部擦掉,要她重新補上。

她在一旁,一邊看著我手上不停擦拭的橡皮擦,一邊掉眼淚,哭著說要打電話跟奶奶告狀。


當時我很生氣,明明她自己不專心寫作業,現在不認錯,而且還想找靠山!

我拿起話筒告訴女兒要找奶奶自己打電話,她真的撥起電話號碼。

可是,事情有點出乎意外,只聽到她一邊啜泣一邊喊:「奶奶,我是小萱萱(哭聲)……。」

接著很快就把電話掛了,並沒有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訴苦。

後來,只聽到她哭著大喊:

...

「奶奶說我是詐騙集團啦!就把電話給掛了!」





----------------------------------
故事給我們的兩個啟示:

其一是,接到這類型的電話不要慌亂,也不要馬上認定是騙人的,因為世上就真的是有這種巧合,不要因為一時的大意而後悔一生。

其二是,就算真的是詐騙集團,站在敵暗我明的立場上靜靜的掛掉電話,不爭一時的口舌之快,以免引來更多的紛爭。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