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6, 2016的文章


幸運的青蛙

一個男人請了一天假,決定去打高爾夫球。
他在第二洞時發現有一隻青蛙在草叢中。

他不以為然地準備發球在那同時他聽到:『瓜瓜。九號鐵桿。』

他看了看那隻青蛙。


想證明那隻青蛙是錯的,於是他把他的球桿放在一旁,拿了九號鐵桿。

碰!打到了離他十尺遠的洞內。他震驚不已。

他對青蛙說『哇,太不可思議了。你一定是隻幸運的青蛙,是吧?』

青蛙回答『瓜瓜。幸運的青蛙。』

男人決定帶青蛙到下一洞去。

『你認為如何呢?』男人問。

『瓜瓜。三號木桿。』

男人拿了三號木桿接著...

碰!一桿進洞。

這個人高興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在一天即將結束時,男人得了有生以來的最高分。

他問青蛙說『好了接下來去那?』

青蛙回答,『瓜瓜。拉斯維加斯。』

他們到拉斯維加斯後男人問『好了,青蛙,再來呢?』

青蛙說,『瓜瓜,輪盤。』他們到了輪盤邊,

男人問,『你認為我該怎麼下注呢?』

青蛙回答『瓜瓜。$3000,黑桃6』

現在只有百分之一的機會可以贏,但打完高爾夫球後,男人有著無比的信心....

碰!好幾噸的錢由桌子的另一頭推了過來。

男人帶著他贏來的錢買下飯店的房間。

他對著青蛙坐下來說

『青蛙,我不曉得要怎麼報答你。你幫我贏了這麼多錢,我會永遠感激你的。』

青蛙回答,『瓜瓜..親我!!』

他想有何不可,既然青蛙為他贏了這麼多,那麼這是他應做的。

一吻之後,青蛙變成了一個美麗的15歲的小女孩。








『事情經過就是這樣,庭上,這就是為什麼這個未成年小女孩會在我房裡的原因。』男人對法官說。

武館為何荒廢?

三名弟子有天在泰山裏相遇,不知是誰提出問題:「這武館為什麼荒廢了?」
大師兄說:必是師父無創意,所以武藝固步自封。

二師兄說:必是弟子不勤,所以武館不修。

三師弟說:必是師父年紀老邁,所以後繼無人。

三人爭執不下,最後決定留下來各盡所能。

於是大師兄閉關苦練絕世武功,二師兄整理武館事務,三師弟負責招收新血。

從此果然練武弟子漸盛,舊武館換了新貌。 

大師兄說:都因我閉關練武,所以不停有新招式吸引徒弟上山學藝。

二師兄說:都因我勤加管理,所以館務周全。

三師弟說:都因我勸世奔走,所以弟子眾多。

三人日夜爭執不休,館裏的盛況又逐漸消失了。

各奔東西的那天,他們總算得出一致的結論,這武館的荒廢,既非武功無創意,也非弟子不勤,更非後繼無人,而是師兄弟不睦。 

人們想成就事業的條件,最重要的就是人心。

人心所向,眾志成城,具有這種凝聚力,事業必然會成功。

成也人心,敗也人心;得也人心,失也人心;一切的成敗得失,只在人心;人心齊,泰山移!

人生的狀態是由自己心靈的溫度決定的

一位白髮蒼蒼的老教授在學生畢業的最後一節課時說:「這是我給你們上最後一堂課了,這是一堂簡單的實驗課,也是一堂深奧的實驗課,我希望你們以後能永遠記住這最後一堂課。」
教授說著,取出一個玻璃容器,又注入了半容器清水。

教授把盛水的容器放進一旁的冰櫃說:「現在我們將它製冷。」

過了一會兒,容器取出來了,裡面的水凝結成了晶瑩剔透的冰。

教授說:「0℃以下,這些水就成了冰,冰是水的另一種形態,但水成了冰,它就不能流動了。」

「現在,我們來看水的第三種形態。」

教授邊說邊把盛冰的玻璃容器放在酒精爐上,並點燃了酒精爐。

過了一會兒,冰漸漸溶化成了水,後來水被燒沸了,咕咕嘟嘟地翻騰出一縷縷乳白色的水蒸氣,在實驗室裡靜靜地氤氳著、瀰漫著。

過了沒多久,容器裡的水蒸發乾了。

教授關掉酒精爐,讓同學們一個個驗看玻璃容器,說:「誰能說出這些水到哪兒去了呢?」學生盯著教授,

他們不明白這最後一堂課,學識淵博的教授為什麼給他們做這個最簡單的實驗。

教授看著那些不願回答這個問題的學生說:「水哪裡去了呢?它們蒸發進空氣裡,融進藍藍的遼闊無邊的天空。」

教授微微頓了一頓又說:「你們可能都覺得這個實驗太簡單了,但是……」

教授口氣一轉,嚴肅地說:「它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實驗!」

教授瞅了一眼那些迷惑不解的學生說:「水有三種狀態,人生也有三種狀態。

水的狀態是由溫度決定的,人生的狀態是由自己心靈的溫度決定的。」

教授說:「假若一個人對生活和人生的溫度是0℃以下,那麼這個人的生活狀態就會是冰,他的整個人生境界也就不過他雙腳站的地方那麼大;假若一個人對生活和人生抱平常的心態,那麼他就是一掬常態下的水,他能奔流進大河、大海,但他永遠離不開大地;假若一個人對生活和人生是100℃的熾熱,那麼他就會成為水蒸氣,成為雲朵,他將飛起來,他不僅擁有大地,還能擁有天空,他的世界和宇宙一樣大。」

教授微笑著望著他的學生們問:「明白這堂最簡單的實驗課了嗎?」

「不,這不是一堂簡單的實驗課!」學生們異口同聲地回答。

鸚鵡的啟示

一位生意人上飛機坐定後,很驚訝地發覺身旁竟坐了一隻衣冠楚楚,繫著安全帶的鸚鵡。
當生意人向空服人員要咖啡喝時,身旁的鸚鵡對著空服員嘎嘎叫道:「小姐,妳怎麼這麼胖啊?妳一定很懶惰。好吧!反正妳要跑一趟,順便幫我弄杯威士忌來喝喝吧,動作快點。」

當面受到這種侮辱,空服員儘管心裡氣惱,還是盡責地端來一杯威士忌,不過卻把生意人要的咖啡給忘了。

當她要再跑一趟去端咖啡時,鸚鵡已經把剛端來的威士忌一飲而盡,又嘎嘎叫道:「再給老子來一杯,妳這個又笨又醜的女人。」

自咬牙切齒的空服員不久後端來第二杯威士忌,但因怒火中燒,又把咖啡給忘了。

生意人再也受不了這種劣等服務,決定試試鸚鵡的方法。

「喂!小姐」他疾言道:「我跟妳要了兩次咖啡,兩次妳都忘記。妳這個豬頭!現在趕快去給我端來,否則我海扁妳一頓。」

幾分鐘後,兩名壯碩的空中少爺走過來,把生意人和鸚鵡從座位上揪起來,打開緊急逃生門,把他們扔出飛機。

正當一人一鳥在空中急速下墜時,鸚鵡忽然展開雙翅,轉頭對生意人說:「以一個不會飛的傢伙而言!你剛才真他X的有種.....」

啟示:不要問:「別人可以做,為什麼我做就不行?」因為別人有你沒有的優勢!

極樂世界有沒有小酒和花生米?

從前有一位讀書人,去拜訪老和尚,老和尚隨緣轉述西方極樂世界的殊勝,並希望他能發願修煉。
可是這位讀書人卻回答說:「我三餐最喜歡喝杯小酒,配點花生米,想請教大師,極樂世界有沒有小酒和花生米?」

老和尚實在很難正面的回答,只好說個故事給他聽。


老和尚說:「西方極樂世界我尚未去過,有沒有酒、花生米,我也不知道;但我先說一個故事給你聽。」

從前,有一隻黑狗跟一隻白狗,在狗的世界裡,傳說白狗下輩子可以轉世投胎做人。

因此,黑狗便對白狗說:「恭喜你下輩子可以當人了,可以穿著漂亮的衣服,還可以用兩條腿走路,真令我羨慕。」

白狗聽了卻黯然答道:「下輩子能做人當然高興,不過我擔心一件事,我最喜歡吃那些菜渣肉屑,一旦投胎做人以後,不知道還能不能吃到那些美味的東西?」

那一天從他身上,我看到什麼是愛

我常會弄丟東西,而先生卻很會找東西。
有一次,我找不到家的鑰匙,而丈夫正好出差到國外,因此我斷定它很可能是被住家附近的工人偷走了,所以打了長途電話給丈夫,他還一再他還一再地要我確定是否真的沒有掉在家的某個角落。

我肯定地說:「絕對是放在腳踏車的籃子被偷走的!」

經過討論之後,只好決定更換所有大門的把鎖,為了安全起見,我們還換了當時最貴的一種,花了將近四千塊錢。

丈夫出差回來後,不死心地在家尋找那串鑰匙,他伸手進入我那有好幾個口袋的皮包中,左摸右掏,接著我吃驚地聽到一串鑰匙的叮噹聲,那遺失的鑰匙竟然一直都在我的皮包!

我實在羞愧地無言以對,立刻低下頭想:「你罵我吧!你要怎麼數落我,我都配得。」

但他竟笑嘻嘻地說:「這件事一定有神的美意,我們住在這裡幾十年,舊的鎖早該換了,換的好!」

他沒有因我們的差異~他精明、我糊塗~,而責備或嘲笑我。

那一天從他身上,我看到什麼是愛。

四個人的公車費

話說某日,一個小子去搭一次10元的公車,上了公車,翻遍全身都沒有零錢,只好挑出50元的紙鈔投了進去。
之後就後悔了,那個50元是他今天的餐費,沒了那個僅存的50元,今天就斷糧了,準備作個飢餓30大使的候選人了。

於是他就跟司機說:「可不可以讓之後上來的4個人投的錢給我」。

司機人也很好,也就答應他了,讓他收取四個人的公車費。

接著公車一次又一次的靠站,他把投幣箱擋住,讓上來的人把10元銅板交給他,順利收到了30元。

最後一個人上車,穿著像極黑道大哥,那個小子也不看人,照舊大聲說:「把錢交給我。」

那個黑道大哥愣住了,左看看右看看,就是遲遲不把公車費交給他,可是不交錢公車就不能跑,愣了一陣子,其他好幾位乘客不耐煩了,大聲說:「喂!聽他的,快把錢交給他」。

於是那位黑道大哥緩緩的把整個錢包拿出來,交給了小子。

小子覺得奇怪,坐公車需要用整個錢包付錢的嗎?

之後就聽到黑道大哥罵了一句:「靠!七桃一世郎,頭一拜看到歸車攏是土匪,林北佩服。」

說完就下車溜走了。

--------------
說話是一門藝術,每個人都會說話,但說出的話不一定人人都聽的懂你在說什麼。

一個人若能將話說的清楚明白,能讓人了解其說話的內容就能排除許多不必要的誤會也可以增進一件事的執行。

而聽話也是一門藝術,若能從別人的言語中去聽明白對方想表達的意思就能提供給對方正確的需求與服務。

一個人能夠給別人最珍貴的禮物是什麼?

「你覺得一個人能夠給別人最珍貴的禮物是什麼?」
這是我在紐西蘭採訪時同行一位美麗女子問我的問題我覺得這問題很有意思,於是也拿它問了許多人。

答案林林種種很有趣,包括真心、讚美、誠意、體貼、智慧、尊重、包容、感情、愛、關懷、等等。

而我印象最深刻的答案是,問我問題的那位美麗女子說的兩個字「時間」

好友失戀了為了療傷止痛,我們一群手帕交陪她逛街買東西企圖轉移她的注意力。

一個星期後其中某位知己對她說:「妳應該把帳單全部寄給他,要他還錢。」

「為什麼?」她問。

「分手費啊!」

她嘆了口氣說:「他還不起的,因為我把最好的時間給了他。」

有個過了適婚年齡的朋友天天埋頭工作,他的家人心急的不得了四處安排他相親,不停幫他介紹女朋友,但似乎沒什麼眉目。

我問他:「你到底喜歡什麼樣的?說個條件,別人好幫你留意。」

他想了想說:「我想找個我願意把時間花在她身上的人。」

一位被愛擊傷的女孩多年來始終不曾打開心門讓愛再生,旁人一直以為她等的是曾經滄海的他。

可是,當他回過頭想與她再續前緣時,她卻不給他機會拒絕了他。

她說:「我不是忘不了他,我捨不得的是從前相戀的那段時間,但我們回不到過去了。」

「時間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

這是張愛玲的名句,恨早或恨晚的愛情都是一種遺憾,都只能錯過,只有在對的時間愛情的樣子才能美麗。

找個願意把時間花在他身上的人

珍惜一個願意花時間在妳身上的人

把握每一個願意為妳下心力的人

最珍貴的禮物

是願意給愛的人自己的時間~

到峇里島換眼鏡

不久前,旅行到峇里島,有天很不幸地,眼鏡摔破了;沮喪地中斷行程,叫計程車回旅館。
在車上打聽一下,何處可修眼鏡?

司機說,附近都沒有眼鏡行,只有到首府「淡巴沙」才能修。

我不禁嘆道:「你們這裡真不方便。」


司機則笑著說:「這裡的人很少近視,倒不會感到不方便。」

聽這司機談吐不俗,我決定包他一天車,到「淡巴沙」修眼鏡,兼市區觀光。

他猶豫了幾分鐘,才說:「那我明早八點到旅館接你。」

隔天,在「淡巴沙」逛了一上午,發覺此處無啥可觀;我想打道回府,下午就在旅館游泳、休息。

但是想到司機為接生意,必然推掉許多原有計畫,就難以啟齒。

掙扎甚久,我結結巴巴地說:「對不起,司機先生,我想改成只包半天,不知會不會對你造成困擾?」

沒想到司機竟喜出望外地說:「一點都不會。昨天,你要包一整天車,我很猶豫,如果不是因為跟你談得來,我是不接受包整天車的。」

我困惑地問:「為什麼?」

他答:「我設定一個工作目標,每天只要做到六百元台幣,我就收工,你用一千二台幣包一整天,那我就沒有自己的時間了。」

「你可以儲錢,隔天休息呀?」

他笑著說:「先是做一整天再休息,然後就變成做一個月、做一整年再休息;最後是做一輩子,終生不得休息,工作也會習慣的。」

我問:「那你們閒著幹嘛呢?時間那麼多,不會無聊嗎?」

他看著我,像遇到外星人一樣,說:「這裡那麼好玩,怎會無聊?峇里島每家都養鬥雞,收工後,我們就鬥鬥雞、放放風箏,到沙灘打打排球,游游泳呀!」

這時,我想到一則笑話:一個美國人到大溪地度假,當大溪地人賣力地幫他按摩時,老美滿心優越感,滿臉悲憫地說:「如果你們上進點、積極點、勤快點,你們也可以像我們一樣到大溪地度假呀!」

大溪地人一臉疑惑地說:「你辛苦一年,只為了到大溪地過兩星期日子,我卻是一整年在大溪地享受生活的,我為什麼要學你?」

從峇里島回台灣後,司機的話就像禪宗語錄,不斷在腦海盤旋。突然覺得前半輩子完全「誤入歧途」。

再繼續「進化」下去,可以想見房子應越換越大,大到無力打掃,再請菲傭;為了養房貸與菲傭,只好拚命工作,有家歸不得,那麼大房子又有何意義?

開車時,我也想:以車代步,四體不勤,搞得日漸臃腫,只好買個腳踏車或踏步機放在臥室踩。

但時忙,時懶,難以有恆;那何不乾脆騎單車上班,爬樓梯踏步呢?

在峇里島治好了文明的近視之後,人生境界豁然開朗,步調一放慢,視野更寬,也更清楚。

人生過程中您是否也是汲汲營營隨波逐流呢?何妨停下腳步抬起頭來看一下方…

幸運的車禍!

老朋友出車禍,整個車頭都撞壞了,一進家門就向老母報告這個意外。
「真走運,」八十多歲的老母說,「幸虧你開的是那輛舊車,要是開你新買的賓士出去,損失就大了。」

「錯了啊,」我這老朋友大叫,「我今天偏偏就開了那輛新車出去。」

「真走運,」他老母又一笑,「要是你開舊車出去,只怕早沒命了。」

「咦?你怎麼左也對、右也對呢?」我這老朋友沒好氣地問。

「當然左也對、右也對。只要我兒子保住一條命,就什麼都對。」

有個老同學,前些時才捐了一大筆錢給慈善團體,最近就諸事不順,甚至跑三點半。

有人問他:「你會不會後悔捐了那麼多?」

「悔什麼呢?」他居然一瞪眼,「你知道我女兒出生的時候是臍帶纏頸嗎?連醫師都嚇了一跳,幸虧生得順,在產道裡沒耽擱,要不然就出毛病了。

所以每次我看見腦性麻痺的孩子,都好同情,又私下對女兒的健康好慶幸。」

他說:「所以我們不能因為行善就等著善報,而要想我們已經得到太多上天的關懷,更應該把老天的愛分給別人。」

影片《深藍世界》,描寫一批捷克飛行員在德國入侵之後,投效英軍,加入戰場的真人實事。

二次大戰結束了,身經百戰,歷劫歸來的男主角回到故鄉,去他未婚妻的家,先看到他寄養的愛犬,與那愛犬相擁。

接著看到正在晾衣服的未婚妻。未婚妻已成為少婦,見到他先嚇一跳,接著掩面哭了,說早聽說他死在戰場。

男主角立刻懂了,背著沈重的背包轉身離開,走出門,有個小女孩坐在籬笆旁。

當男主角的愛犬跟著走的時候,小女孩喊:「那是我的狗。」

男主角楞住了,先問那小女孩的名字,再對自己的愛犬說:「不要跟我,留下來。」

電影結束了。坐在一旁的女兒問:「他為什麼不帶狗走?他已經沒了未婚妻,狗是他的,他為什麼不帶呢?」

「他自己失去了,他不要那小女孩也失去。」

我拍拍女兒:「而且,他能活著回到故鄉,已經是上天保佑,謝天的時候就不應該再怨人。」

女兒一臉懵懂的樣子。我笑笑:「總有一天你會了解,天地原來可以如此寬廣,愛原來可以如此豁達。」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