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11, 2016的文章

無數個晉惠帝

作家黃春明說起不久前發生在他身上的小故事。
有一次我從宜蘭搭火車回台北,瑞芳那站上來一群高中生,擠在廁所外說笑打鬧。我從廁所出來,車一轉彎,我撞到一個學生。
「你怎麼搞的?」他很不高興。

我說:「對不起,車子搖晃得很厲害。」

他看看我,說:「反正你快要死了。」我心裡好痛,回家說給太太聽,台灣的囝仔怎麼變這樣?我就算快死也不用你這樣講。

剛退休的暨南大學教授李家同今年初對菁英高中生演講時,談到印度窮人飢餓到必須跟猴子要食物的景況,台下學生大笑。

李家同生氣了,斥責年輕學生:「我不是小丑,不是來愉悅大家;這國家總要有人告訴年輕人嚴肅的事,讓他們看見世界的真相。」

黃春明、李家同的心情,是許多人共同的憂慮:在優渥的生活中,在考試掛帥的競爭環境下,我們會不會養出了「沒有同理心」的下一代?

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說,有個國小學生指著桌上的水果:「媽媽說那些個頭小的椪柑,不好吃,是給菲傭吃的。」

洪蘭很吃驚,她當場剝了一個小柑橘和小學生一人一半,「你看,又甜又多汁啊。」

「為什麼不好吃的,是該菲傭吃的呢?」洪蘭感嘆,我們對弱勢者太不夠同理心了,身處優勢的人還視為理所當然,「大人教孩子對人有差別待遇,從小就學了看不起人」。

「我想印張名片,頭銜是:『晉惠帝培養專家』。我想,許多人都需要這張名片。」

嘉義一位國小女老師投書聯合報這樣感嘆:我們總是給孩子最好的,卻不在乎他有沒有悲天憫人的觀念。

沒鞋的小妹「再買就好啦」

女老師上課時放影片給學生觀看,片中小兄妹買不起鞋子,母親要臨盆了,小女孩得到對面山頭去叫產婆,光腳的她咬牙跑過尖石路面。

班上有個孩子看完的感想是:「再買一雙就好了,幹嘛那麼辛苦?」

老師看著學生,「他腳上穿的是NIKE,用的是名牌,暑假去美國度假一個月,會有這樣的感想一點都不為過,他是真的不懂啊。」

女老師指出,大人在孩子面前嘲笑那些付出勞力掙錢的人:「你不好好讀書,將來就像這樣辛苦工作賺錢,沒有前途!」言語中對階級歧視沒有自覺。
無數晉惠帝在你我身邊「所以我們在培養無數的晉惠帝。

也許很聰明,功課很好,但沒有同情心。」高雄大學應用數學系副教授游森棚有類似的擔心。

他曾在建中任教數理資優班,大部分孩子都體貼善良,但讓他擔心的是:那些M型社會右端、身處優渥的孩子,對另一端的苦難缺乏理解與同情。

有一年,土石流毀了部落小女孩的家,她原本每天走一小時山路去上學,但現在課本沒了,作業簿沒了,路也沒了。

人沒變,變的是感覺

放暑假,兒子回家住,成天窩在他樓上的臥室裡。「也不知道兒子在幹什麼?」
有一天,我對太太說:「讓我上去瞧瞧。」

「你千萬別去!」太太居然攔我:「免得生氣。」

「為什麼?」

「因為亂得跟狗窩似的。」

「真的啊!」我伸伸舌頭:「不曉得他在宿舍裡,是不是也這麼亂。」

「也亂!」「也亂?他不是有女朋友嗎?」

我說:「女朋友去,會不幫他收拾?」

太太一笑:「我早問過了,你知道兒子怎麼答嗎?他說女朋友的房間比他的還亂。」

「哎呀!年輕人的房間沒有不亂的。」

一個朋友聽我抱怨,拍拍我:「放心!等他結婚,自然就好了,不好也得好了,否則就真不好了。」

「這是什麼意思?」我不懂。

「很簡單,當他進入社會,常有朋友到家來。有人來,能不收拾嗎?就算沒人來,人去上班,在外頭忙,情緒一定亂,回到家只希望清清爽爽的,如果再看到一團亂,兩個人非翻不可。」

他這話說得一點沒錯,我有次去個親戚家,兩口子正鬧彆扭,丈夫把我拉到裡面,打開臥室門,大聲問:「你看看!家!有這樣的嗎?」

他太太在外面聽到了,立刻拉著嗓子喊:「我從年輕就這樣,你怎麼不嫌我啊?搞到今天,看我什麼地方都不順眼。」

丈夫一下子被堵住了,停了幾秒,吼回去:「此一時也,彼一時也!妳不是大小姐了,妳是太太!」

「那你就去找太太,」太太又吼了回來:「我現在還是大小姐!」

我有個老朋友,最近離婚了,理由很抽象──太太嫌他太「愛現」。

只是,我這個朋友,跟我相交半世紀了,我從沒見他不愛現的時候。

小學,他為了現給女生看,能背整本「小學生字典」;中學他去教堂「現」,聖經上用紅藍綠筆畫得比牧師還多;大學,他跟我學畫,能整夜不睡覺地趕工,只為了要讓我驚訝他能畫得又快又好。

進入社會,他演電視劇,不演戲的時候,走在街上還是現,逗得人人都盯著他看。

他跟他前妻也是在街上認識的。

「他是個甘草人物,團體裡有了他,就有生氣了。」

記得二十年前,他女朋友在婚前對我說:「他的才華,沒話說。」

他的才華是沒話說,所以能把那傑出的女朋友,由馬路上吸引到臥室裡,成為他的妻。

只是,曾幾何時,他的愛現竟成為他的致命傷。會不會也是「此一時也,彼一時也」。

因為成了丈夫,就應該老成持重,不再活潑愛現呢?

太太不收拾,丈夫可能會抱怨,妙的是,老婆如果太愛收拾,丈夫也可能怨。

有個朋友最近總對我訴苦:「現在啊!我沒覺得有老婆,只覺得有個菲傭,每天吃完晚飯,她能用兩個鐘頭在廚房裡擦擦洗洗,擦洗完了,也累垮了,洗個澡就自己去睡了。

結果你…

幽默智慧故事

鋼琴家波奇,有一次在美國密西根州的福林特演奏。當他臨出場的一刻,才發現在座人數不到五成。
他真的很失望。但他知道不能夠讓這種失望的情緒影響演出。

於是他走向舞台的腳燈,向觀眾一鞠躬,然後對著觀眾說:「福林特這個城市一定很有錢!」觀眾好奇。

稍停頓之後,波其繼續說:「我看到你們每個人都買了三個座位的票!」

觀眾爆笑,氣氛馬上就來了。波奇也順利克服自己低落的心情。

有一個忌妒者寫信給海明威說:「我知道您的身價是一字千金。現寄上一塊美金,請您寄個樣品來看看。」

海明威收下那塊美金,回答一個字:『謝。』

當幽默形成態度,就有力量。幽默是一種處事的智慧,可以幫人化解危機,應付窘境,以更輕鬆包容的心胸看待人生。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休憩處,沒想到.......

一個海軍陸戰隊員去到一個小鎮的時候,每個旅館客房都滿了。
網路圖片
「您一定在某處有房間」,他向老闆懇求,「我不在意睡覺的地方,有沒有床都好!」

老闆:「好吧!軍官,我有一間雙人房,可是你可能要和另一個房客同住。」

老闆說:「他也許是高興跟你分租房費用。但告訴你,他那麼大聲地打鼾,早就被隔壁的房客抱怨。我不敢肯定你能否接受。」


「沒問題!」疲乏的海軍陸戰隊員作出保證。「我就跟他一起租吧。」

第二天早晨海軍陸戰隊員精神奕奕的下來吃早餐。

「您睡得怎麼樣?」老闆問。

海軍陸戰隊員:「從未如此好睡過了。」.

老闆覺得很奇怪便問:「那另一人的打鼾的問題,你是怎樣處裡的?」
「沒問題,我克服了他。」海軍陸戰隊員說。

「那你怎麼處理?」老闆問。

「當我來到房間他已經是在床上打鼾了!」海軍陸戰隊員解釋。

「我爬過去,在他的面頰給他一個親吻,並說,晚安!甜心!」

「結果他就坐了整夜,一直看著我....」





一個小笑話,可別太當真。不過同樣的方法要用對地方,若用錯地方或用錯時機那所帶來的後果將無法預想,就如這篇笑話,好在那打鼾的人不是同性戀,不然肯定換他整晚不敢睡覺。

台灣老太太與外國老太太

一個男孩問他的媽媽:「媽媽,您想做台灣老太太還是外國老太太?」
媽媽說:「我老了以後自然是台灣老太太。外國老太太是怎樣的?

男孩說:「外國老太太年輕的時候是個漂亮的女孩大學畢業後她找到一份收入穩定的工作;然後,她向銀行貸款買了別墅和車,又買了許多高檔生活用品,每月還利息,生活緊張充實而快樂。

因為她有很好的居住條件,又有車代步,各種人生的樂趣她都嘗盡了,等到她八十歲臨終的時候,恰好把銀行的貸款全部還清了,她安然地閉上了眼睛。

台灣老太太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漂亮的女孩.不同的是,她找到一份收入穩定的工作後,就開始積累儲蓄,一年到頭辛苦勞綠,不捨得吃穿享受,最後再八十歲在病痛中死去。

她的子女得到了她的遺產--一筆非常可觀的銀行存款,足購買大房子,名車和許許多多的生活名貴用品。

孝順的子女用存款中的一部份給台灣老太太舉辦了風光的葬禮,可是,她生前卻沒有享受過什麼。

媽媽,您要做台灣老太太還是外國老太太呢?

人生真悟;妳的生命短暫應該改變生活觀念好好享受,至於死後葬禮的風光,妳!能感受到嗎?

各位:換成老爸也是一樣啦!別傻了!多為自己活著吧!

從吵架中,觀察對方的愛有多少

曾經在某個地方看到一句話:「看一個人愛不愛妳,不是看他平常對妳有多好,而是吵架的時候怎麼對妳。」
當我看到這句話,我便時時刻刻記著它。

兩個人在交往的時候,對待彼此的方式跟個性有很大的關聯,或許妳的男朋友在平常並不十分細心體貼或是說些讓妳開心的話,也或許妳的男朋友很溫柔很體貼或是把妳捧在手心疼,我覺得那都無所謂。

因為在戀愛的時候,沒吵架的時候,大家都心情好,自然不會對對方太差,但是吵架的時候就差很多了。

每個人都在氣頭上,都有股怒氣想爆發,都是一樣不滿。

可是,真正愛妳的人是不會因為生氣而去傷害妳的。

不管是動手打人或是口出惡言,都不是一個真正愛妳的人會做的。

正在吵架或是生氣,都不是一個可以傷害對方的藉口。

如果夠愛妳,就捨不得讓妳受傷害,不是嗎?

我曾經交過一個男朋友,歷時2年,外在條件很好,平常對我更是呵護倍致,專情的不得了,跟他的外表完全不符合。

我那時候覺得他是真的很愛我,從來沒有人那麼體貼,那麼溫柔,我以為自己真的遇到一個真心愛我的人。

可是,只要一吵架,他就變了.....

他只要一吵架,拼命掛我電話、罵我髒話、說我是賤貨或是三字經等等。

當他第一次這樣罵我的時候,我整個人呆掉,覺得這是幻覺。

後來和好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很不應該,一直道歉,我就心軟了。

但是,後來吵架,他還是故態復萌,同樣的重複中。

我終於看清楚,這個人,並不是真正的愛我。

不管他平常對我有多好,但是在生氣的時候任意的傷害我就足以證明,他的人品有多麼低劣,多麼沒水準,多麼自私。

我對他,或許平常的時候淡淡的,但是我知道我自己對他非常的在意,所以就算在爭執,我也沒辦法罵下去,我不忍,也覺得不該,我不該傷害一個我愛的人。

吵架該是一種溝通,不該以傷害為目的。

如果,現在妳的身旁有一個人,是即使吵架也不會傷害妳的,願意讓著妳的,請妳要好好珍惜。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