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8, 2016的文章


愛的另一種表達方式

九月的時候,我換了一家公司,辦公桌都是隔斷,相互間看不見,但相鄰座位間打電話卻能聽得一清二楚。
我左邊的同事,似乎是個很黏老婆的男人。

「老婆,今天晚上我想吃紅燒肉噢。」

「老婆,那件灰格子的襯衣燙了沒有?明天我要穿的。」

「老婆,我又想吃你的蔥油餅了。」刻意壓低的聲音,竟是糯糯軟軟的。

我在心裡暗笑,這男人是在向他老婆撒嬌呢。

男人一撒嬌,女人就得舉手投降了。

少不了暗地裡留意他。

是一個很普通的中年男人,事業上雖然沒有什麼成就,家庭生活肯定經營得相當成功吧。

他的老婆,絕對是那種賢妻良母型的。

他給老婆的電話打得很勤,絮絮叨叨的,最後一句總是在提要求,要他老婆做這樣做那樣。

簡直就是一個被寵壞了的男人。

上班時間,突然想起什麼來了,立刻就給他老婆打電話過去。

從他打電話的神情判斷,他老婆竟是從未拒絕過他,對於他繁瑣的要求,總是欣然領命。

熟悉之後,我笑他:「前輩真是好神氣,討得這樣賢慧的老婆。」

他跟著笑:「正是,正是。」

有一個星期天,我喉嚨疼,到醫院去拿點藥,竟然意外地遇見他和他老婆。

他老婆,不是我想像中精明幹練的樣子,相反的,林黛玉般的虛弱纖瘦。

客氣地打過招呼,他扶著老婆,小心翼翼地走了。

接待我的醫生很熟悉他們,說:「他老婆患絕症兩年,發現的時候已經是末期了,只剩下半年的時間可活,好在她求生意志甚強,竟然捱過了兩年,不過,她的身體眼見著是越來越不行了,不知道還能熬多久。」

醫生搖著頭嘆息,我的心一沉。

這以後,再聽見他打電話,我心裡便有壓不住的怒氣。

這個男人,真是的,老婆都病成那樣了,他還一天到晚地使喚他老婆,這男人的心,是過於粗線條還是本來就像石頭那樣硬?

他用紅筆在日曆上重重地勾了個圓。

他說:「老婆三十五歲生日快到了,讓我幫著參謀參謀,送什麼禮物給老婆好。」

玫瑰,生日蛋糕,唔,太沒有新意了;鑽戒,不行,買不起,他一本正經地思量著。

我終於忍不住,一句話沖口而出:「你呀,什麼都不用送,以後別再使喚你老婆,讓她過兩天清閒的日子就行了。」

他不以為然地笑笑:「那怎麼行,她是我老婆,不使她使誰呢?」

「你老婆都快死了,你還讓她做這做那,你還是不是男人?你對你老婆,有沒有一點點疼愛憐惜啊?」

我的眼神裡充滿了鄙夷,對面的這個男人是那麼的面目可憎。

他的笑容慢慢地收起,說:「你是不是覺得只有對一個人付出才是愛?」

其實向一個人索取也是愛,她剛生病那段時間,我想著她留在這世上的時間也不長了,說什麼也不能再讓她為我…

上帝只給他一隻老鼠

這是一位孤獨的年輕畫家,除了理想,他一無所有。
為了理想,他毅然出門遠行,來到堪薩斯謀生。

起初他到一家報社應聘,他認為那裡有他需要的藝術氛圍。

但主編看了他的作品後大搖其頭,認為作品缺乏新意,不予錄用。

和所有出門打天下的年輕人一樣,他初嘗了失敗的滋味。 
後來,他終於找到了一份工作:替教堂作畫。

可是報酬極低,他無力租用畫室,只好借用一間廢棄的車庫。

沒有比這更艱苦的了!每天工作到深夜的他總這麼想。

尤其煩人的是,每次熄燈睡覺時,總能聽到老鼠“吱吱”的叫聲和在地板上的奔跑聲。

也許是太累了,他一沾著地板就能呼呼大睡。

就這樣一隻老鼠和一位貧困的畫家和平共處,倒也使這間廢棄的車庫充滿了生機。 

有一天,當疲倦的畫家從畫板上抬起頭時,他看見昏黃的燈光下有一對亮晶晶的小眼睛,那是一隻小老鼠。

如果是在幾年前,他會設計出種種計謀去捕殺那只老鼠,但是現在他不,一隻死老鼠難道比活老鼠更有趣嗎?

磨難已經使他具備了大藝術家所具有的悲天憫人的情懷。

他微笑著注視著那只可愛的小精靈,可是它卻飛快地溜了,像個羞怯的小姑娘。

窗外風聲呼嘯,可他聽在耳裡如天籟一般,他感到自己並不孤單,好歹有一隻老鼠與他為鄰,它還會來的。

帶著這種信念,他埋頭工作。 

那只小老鼠果然一次次出現。

他從來沒有傷害過它,甚至連嚇唬都沒有過。

它在地板上做著各種動作,表演精彩的雜技。

而他作為唯一的觀眾,則獎給它一點點麵包屑。

老鼠先是離他較遠,見他沒有傷害它的意思,便一點點靠近。

最後,老鼠竟然大膽地爬上他工作的畫板,並在上面有節奏地跳起舞來。

而他呢,絕不會趕走它,而是默默地享受與它親近的情意。

一段日子後,他們互相信任,彼此間建立了友誼。 

不久,年輕的畫家被人介紹到好萊塢去製作一部以動物為主的卡通片。

這是他好不容易得到的一次機會,他似乎看到理想的大門向他開了一道縫。但不幸的是,他再次失敗了。

多少個不眠之夜他在黑暗裡苦苦思索,他懷疑自己的天賦,懷疑自己真的一文不值,他在思索著自己的出路。

就在他潦倒不堪的某天夜裡,他突然想起了堪薩斯車庫裡那只爬到他畫板上跳舞的老鼠,靈感就在那個黑夜裡閃了一道耀眼的光芒。

他迅速爬起來,打開燈,支起畫架,三筆兩筆就畫出了一隻老鼠的輪廓。

於是,歷史上最偉大的動物卡通形象──米老鼠就這樣不經意地誕生了。

靈感只青睞那些肯思考的頭腦,這位年輕的畫家就是後來美國最負盛名的人物之一 才華橫溢的沃爾特﹒迪斯尼先生,他創造了風靡全球的米老…

學習態度有問題

有一天老師問小明:「你知道在二次世界大戰時有一顆原子彈飛往日本,你知道這件事是誰做的嗎?」
    (網路圖片 示意圖)
小明委屈地說道:「不是我做的!」

老師覺得小明的學習態度有問題,便在放學後打電話到小明家裏去......

接電話的是小明的爸爸,老師便告訴他早上在學校發生的事情!

小明的爸爸說道:「我的兒子雖然不很聰明,不過他很誠實,所以如果他說不是,就應該不是的了。」

老師聽了以後,覺得小明他爸爸的思想也很奇怪,所以就叫小明的媽媽聽電話......

老師又將早上在學校發生的事情告訴她,小明媽媽聽完後便請老師等一等,隨後卻傳來一陣陣慘叫聲。

隨後電話中傳來小明的媽媽聲音,說道:「我剛才打了他一頓,他終於承認是他做的了。」

老師:「@☆★◎△▲」

給人適時的尊重

路過市場時,一陣米粉湯的香味飄過鼻端,我可以嗅得出其中夾雜芹菜、油蔥頭、胡椒、豬油的氣味,饑餓的胃腸忍不住唱起歌來。
(網路圖片 示意圖)
我走進小吃店,向鍋鼎前揮舞鏟勺的小姐說:「米粉湯一碗,油豆腐、肝連各一份。」

瘦削的小姐以僵硬的姿勢轉過身來,小小的眼睛看著我,緊抿的嘴唇蠕動了幾下,沒有發出聲音。

我立刻明白了,她是一位輕度智障者,剛剛沒聽懂我點了哪些食物。所以,我放慢了速度再說了一遍。

她點點頭,慢慢轉過身,開始撈米粉,擺芹菜珠……

二十來歲吧,也許三十歲。智障者的臉龐不容易看出年齡,也許時間觀念對他們來說是個奢侈品。

一名婦人從店裏走出來,親切地對我說:「馬上就好了。」她走到女兒身旁看了一下,拍拍女兒的背,有種鼓勵的味道,又走了進去。

我吃完米粉湯、油豆腐、肝連後,覺得味道還不錯,配料、醬油都按照應有的分量放。

我掏出錢來,遞給她,心裡替她高興。她能工作,能幫家人分擔勞務,「我是有用的人」這種感受應使她覺得生命更有意義。

她接過那張紅色的百元鈔票,慢慢放進口袋裡,臉上沒有表情,頭以奇怪的姿勢晃了一兩下,眼珠子跟著閃動,彷彿腦中的計算機正在高速運轉。我算過她應該找我二十五元。

她的手探入口袋,然後掏出一張紅色的百元鈔票,又掏出一張紅色的鈔票,再掏出一張五十元,然後鄭重的把三張鈔票共二百五十元放在我的手上。

我驚呼一聲,她真的是我見過最慷慨的人。

笑一笑,我把錢放回她手上,說:「找我二十五元就夠了。」她愣了一下,一時沒有完全反應過來。

這時候婦人快步走過來,親切的說:「不好意思。」然後柔聲對女兒說:「給這位先生二十五元。」

她嗯的一聲,沒有任何羞赧的神情,掏出三個硬幣給我,這次是正確的組合,然後轉身走進屋裡。

婦人又親切的說:「不好意思,我女兒數學不好。」

我說:「哪裡,她能做這麼多的事已經很棒了。」

女兒又現身了,她走到我旁邊,把一個碩大的蘋果塞在我的手上,並且奉送臉上一朵有點古怪但絕對真誠的笑容。

真是太慷慨了,這粒日本進口的蘋果,果皮是鮮艷誘人的胭脂紅,顯然價值不菲。

我對她說:「謝謝。」又對婦人說:「這蘋果還你,我不能收。」

婦人說:「不可以的,你還給我的話,我女兒會痛苦一整天,所以你一定要收。」

女兒猛力點頭,彷彿媽媽正在敘述宇宙最高真理。

我搖頭,說:「這蘋果比我的消費價值還高兩倍,我不能收。」

婦人說:「就算幫忙吧,你收了,我女兒會很快樂。」女兒又猛點頭。

我走出小吃店,手捧進口蘋果,另外一隻…

智慧母親的教導方式

七堵國小三年八班的同學們背地裡都喊考試永遠最後一名的王小立「阿呆」
(網路圖片 示意圖) 因為他在任何活動裡總是畏畏縮縮,不但不知如何表現,又常常連一整句話都講不完,更不用說上台背書了,總是背完前面幾個字,就傻在台上,老師只好不耐煩的用棍子輕敲一下他的大頭,罵一聲:「笨!下去。」


一些表現優異,功課又好的的學生,也嫌小立嘴巴開開、眼神遲緩,一副智力不足的樣子,都不願答理他,只有那些調皮搗蛋的學生,無聊時就繞著他尋開心。

九月天,天氣熱得受不了,下午最後一節是自修,小立上過前面兩堂體育課,腦袋曬得昏沉沉,竟然又流起了鼻血。

小立因為容易流鼻血,平時母親就教他不要驚慌、亂動,靜靜坐著,按住鼻樑,拿出隨時擺在衣袋裡的衛生紙輕拭,鼻血就會慢慢止住,小立照著母親的話做過幾次,心裡也就不怕了。

可是那天的鼻血,不知怎的,竟像壞掉的水龍頭,止也止不住,王小立身上的紙都用完了,他清楚的感覺到熱熱的鼻血不但倒流到喉嚨裡,又從他遮著鼻子的指縫間滲了出來。

他害怕得流出了眼淚,班上幾個小女生躲得遠遠的,直叫著:「怎麼流那麼多血,衣服都變成紅色的,好可怕喲!」

男生們只會怪叫:「噯呀!好紅喔!」後來,老師進來了,便叫人打電話給王小立的母親。

小立就那樣仰著頭,坐著等母親來,同學們離得更遠了。

『血』,使得小立看起來比平時還髒、還噁心,而且更呆。

帶小呆看完醫生回到家裡,母親幫小立擦洗乾淨,換好衣服後,小立再也忍不住的放聲大哭起來。

媽!我…我…我流…流鼻血的時候,都…沒有人理…理…理我,嗚…嗚嗚………嗚…母親的心絞痛著,這是多麼敏感的一刻,無論她怎樣回答滿腹委屈的孩子,都無法撫平!

他內心的傷痕,母親的心何嘗不對冷漠的同學有所遺憾?

但是,她多麼不願意這樣的遺憾一再的重演。

考慮了許久,她終於開口:「同學們不理你,是因為他們還小,忽然間看到那麼多血,很害怕,大家都還不太懂事,不知道怎樣幫助你。今天,你的鼻血流個不停,方才了解多麼需要別人的協助,對不對?以後同學有困難,不要怕,勇敢的去幫他們,做不到時,要趕快去請老師,或其他的大人來處理,千萬不要計較從前,做你該做的事,好嗎?」

小立聽完母親的話,重重的點了兩下頭,母親的心又一陣抽緊,連忙扶住他的大頭。「不要亂動,要不然鼻血又流了。」折騰了一晚,小立終於安靜的睡去。

浴室裡有母親沉重的嘆息聲,小立制服胸前那一大片殷紅,染紅了母親的雙眼,更刺痛著母親看似堅強,其實非常脆弱的心…

女兒失戀了,好媽媽會這樣做

有時我們會問自己「為何我會受苦?」如果上帝存在的話,為何祂會讓這些事發生在我身上?或許這是其中一個答案。

一位女兒告訴她母親,她最近的狀況是如何的糟糕:這次的期末考她幾乎被當,認識了三年的男友離她而去,卻選擇了她的好友,而她摯愛的恩師也罹病過世。

在這最傷心難過的時刻,媽媽沒多說甚麼,只想做一件讓女兒開心的事。

媽媽說:「我們來做一個蛋糕吧。」

媽媽帶著女兒,一起走入廚房,正當媽媽準備做蛋糕的器具和原料的時候,女孩不發一語的呆坐一旁;媽媽溫柔的說:「你喜不喜歡吃媽媽做的蛋糕啊?」

「媽,你知道我最愛吃你做的蛋糕了!」

「那好吧!」媽媽笑笑的說:「你先嚐嚐這些橄欖油如何?」

女孩有點難以置信的回答:「為甚麼?我才不要喝!」

「那先吃兩顆蛋吧?」

女孩說:「媽,你是不是在開玩笑啊?」

「那吃點麵粉吧?」

「吃了會生病吧?媽!」

這時候媽媽說:「所有未煮的材料,味道都很難吃,可是當你把它們的加在一起的時候,便會變成美味好吃的蛋糕!」

上帝也像這位廚師一樣,當我們問自己,為何上帝讓我們經歷痛苦的時候,其實,我們無法理解,這一些痛苦到底會帶我們到何處,會帶來甚麼結果?

然而重點是,上帝祂知道,而且他不會讓我們跌倒,或許我們無法面對生命那些『未煮過的食材』,但是我們可以選擇相信祂、等候祂,看看祂所要為我們成就的新事!

「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

任何時刻,只要你想傾吐心裡的話,祂都在聽!神愛你,在你生命中有一奇妙的計劃,你可以認識祂、相信祂,並接受祂成為你個人的主,以及生命的救主。

上帝祂十分愛我們,在每一個春天裡,祂賜給我們許多盛開的花朵;每一個早上,祂讓太陽升起。

其實,祂可以住在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不過,祂選擇住在我們心裡!

竹子不會因為被風吹過,就永遠直不起腰來

有一位在戶政事務所擔任櫃台受理工作的小姐,終日愁眉苦臉,幾乎可以說是得了「上班恐懼症」。
她有一個習慣,每當與洽公民眾發生爭執,挨了罵,受了氣,便在筆記簿上,寫一個小「忍」字,如果受的是大氣,就寫一個大「忍」字。

五年多下來,筆記簿裡填滿了大大小小的「忍」字,除了每天要揹負受氣的痛苦,還要揹負日漸增多的「忍」字重量,她終於揹出了病來。

一位前輩發現了她的病因,想出對症下藥的方法,「妳把之前的那本筆記簿丟掉,換一本新的,然後將每一頁分成左右二邊,左邊寫「刁民」,右邊寫「良民」。

工作時,若是遇上「刁民」,妳就在左邊寫個忍字,若是遇上「良民」,妳就把忍字給摃掉,沒有忍字可供摃掉時,便在右邊劃一個笑臉。

一個星期統計一次,看看是忍字比較多,還是笑臉比較多呢?」

她照著作,左邊忍字雖然不少,但全數被右邊的笑臉抵消,並多出了許多的笑臉。

她心境一轉:「原來,這個世界,令我歡喜的人比給我氣受的人還多呀!」

她一掃陰鬱,立即精神起來,她向自己挑戰,儘可能不寫忍字。

來的是好溝通的民眾,她就劃下一個小笑臉:不好溝通的民眾,即使使出渾身解數,非讓對方滿意不可,然後再劃下一個大笑臉。

久而久之,筆記簿裡全是笑臉,笑臉反應在她的臉上,也輝映在她的心底,病好了,人開心了,上班不再是沉重的負擔,工作變成是一件讓人既能獲至溫飽又可兼得快樂的喜事。

回復笑臉的她,聽說嫁給了一位富商,介紹人正是曾讓她氣得半死,最後卻被她服務到心花怒放的婆婆。

她婆婆到戶政事務所,逢人便得意的說:「現在,像這種有好臉色的媳婦,要到哪裡找呢?」

風來了,竹子的枝幹被風吹彎。

風走了,竹子又站得直直的,好像風沒來過一樣。

雲來了,在潭底留下一道影子。

雲走了,潭底乾乾淨淨的,好像雲沒來過一樣。

竹子不會因為被風吹過,就永遠直不起腰來。

清澈的潭水,也不會因為雲飄過,就永遠留住雲的影子。

同樣的,心胸寬大的人,不會因為別人兩句不禮貌的話,就颳起永遠的狂風巨浪,也不會因為別人不禮貌的行為,就在心底刻下無法磨滅的傷痕。

像清澈的潭水一樣,雲過了,不留痕跡,像堅韌的竹子一樣,風過了,不留痕跡。

辨別真假老媽

妻對我的管制極其嚴格,不容許我接近任何女性,她常說的話是:「你用哪個眼睛看別的女人,我就把你的哪個眼睛弄瞎,用身體的哪個部位接觸別的女人,哪個部位就要受到皮肉之苦。」
星期天,我們一邊吃飯,一邊陪兒子看《西遊記》,正在演真假孫悟空那一集。

妻逗兒子:「兒子呀,要是有一天你回家看到兩個一模一樣的老媽,你怎麼辦呀?」


兒子一笑:「那有什麼難的?叫老爸過來,接著宣佈讓兩個老媽貼著老爸的耳朵說你們的悄悄話,不就知道誰是真的了嗎。」

我和妻相視一笑,對兒子的聰明很是欣慰。

誰知兒子下面的話卻讓我噴飯,「因為只要我這麼一宣佈,真的老媽一定會跳起來說『你敢,你用哪個耳朵聽那個女人說話,我就把你的哪個耳朵給擰下來!』畢竟老媽那咬牙切齒的狠勁兒,一般女人沒有多年的修煉是不會具備的。」

当美女成为“剩女”

小麗研究所畢業,皮膚白皙,氣質高雅,但29歲了還未婚,身邊已婚的朋友們開始戲稱她為“剩女”了。
以前,小麗和大多數女孩一樣,覺得愛情是“命中註定”的,總會有一個意中人,手拿紅玫瑰,站在命運的轉折處等待著。

於是,她的眼光不自覺地變得挑剔:甲抽煙太厲害,沒有風度;乙走路有些外八字,有礙觀瞻;丙相貌事業皆優,只是木訥不解風情,丁很有才華,但卻小氣又花心……些微缺點,也會成為對方出局的理由。小麗不遺憾,因為她堅信,就在不遠的將來,必會碰上她的Mr.Right。

可是,現實很殘酷,小麗後來遇到一個自己各方面都較滿意的男子,然而人家早已心有所屬。

迫於形勢,小麗後來也陸續去過幾次相親派對,可見到的那些男人,一個不如一個。

現在小麗最怕被人問起她的婚姻大事,甚至整夜整夜睡不著覺,以前小麗還會對對象非常挑剔,現在她的相親對象條件已經越來越低了,甚至很多時候,她都想自己能嫁掉就不錯了。

【問題】
“命中註定的緣分”存在嗎

像小麗這樣的大齡單身男女其實不在少數。他們條件並不差,可是由於某些原因以至於一次又一次戀愛失敗,失敗的戀愛將自己累得疲憊不堪,不敢再去戀愛,可又擔心別人的眼光。

多數大齡單身人士都跟小麗一樣,曾擁有過不盡完美的戀愛經歷。這些戀愛經歷會留下一種情感挫折的感受,潛伏在人內心,一旦遭受刺激就會爆發出抑鬱感。

隨著年齡的增大,單身男女們的戀愛機會將越來越少。調查數據顯示,女性從30歲起,男性從34歲起,結婚機會就直線下降。來自家人和社會輿論的壓力,也會加劇大齡單身人士的“不快樂”情緒。

此外,不少人在擇偶中,面臨的主要問題在於婚戀觀的模糊與浮躁,比如小麗,年輕的時候就認為總會有一個意中人,手拿紅玫瑰,站在命運的轉折處等待著自己。只要等下去,一定會有結果。

確實,很多女子,就是堅守了虛幻的“命中註定的緣分”,打死也不願求其次。其實換個眼光換個視角,假如小麗與曾追求過她的甲乙丙丁中的任一個結合,超過百分之七十的可能,她都過得其樂融融。其實婚姻到了後來,已無關乎愛情。兩個人在寒冷的冬日齊心協力裹一床被子,已是至大的幸福。“命中註定的緣分”,說到底,必須得找到了,才真正是屬於你的。

【愛情處方】
“剩女”也陽光

對小麗這樣的大齡“剩女”要解決的首要問題,就是樹立積極、陽光、自信的擇偶心態,增強對異性的親和力和吸引力是當務之急。

其次要客觀給自己評估,看自己的各方麵條件如何。“愛…

女真第一美女曲折離奇故事

東哥全名叫葉赫那拉·布喜婭瑪拉,是女真葉赫部的公主,葉赫貝勒布揚古的妹妹。東哥出生時,葉赫部的薩滿(巫師)曾危言聳聽:“此女可興天下,可亡天下。”
(網路圖片)
東哥生得一副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是海西女真第一美女,自幼芳名遠播,引得數位英雄競折腰。公元1615年6月,東哥被哥哥布揚古許諾嫁給努爾哈赤,後又反悔,待嫁閨中18年,最終遠嫁蒙古,引起了努爾哈赤極大憤慨。

圍繞著她,戰爭接二連三地爆發,一個個英雄為她裹屍戰場。她八次出嫁,哈達、輝發、烏拉、葉赫四個部族均因其而滅,這就是滿族歷史上有名的“葉赫老女事件”。因一美貌女人,而引發部族之間的存亡之戰,東哥似乎可以和希臘特洛伊戰場上的海倫相媲美。

東哥年僅9歲就成了寡婦

公元1591年,女真哈達部岱善貝勒得知東哥的芳名,於是便向東哥父親卜寨求婚,這年東哥才9歲。心懷叵測的卜寨立即應允了這樁婚事,並要求岱善親自前來迎親。

聰明一世的岱善一時高興,絲毫沒有想到殺身之禍竟撲面而來。早已懷吞並之心的卜寨在迎親的路上暗布伏兵,趁岱善仍沉浸在美夢之中,將其射殺。

岱善被殺,哈達部群雄激憤,向葉赫索要凶手。卜寨找個替罪羊殺掉將其頭送到哈達,而忙於爭王位的岱善親屬順勢大事化小。明廷也樂見女真各部相互仇殺,彼此削弱,因此雖知其中有詐,對真正的元凶卻不予深究,默認了事。

唯一可憐的是東哥,還不知婚姻是怎麼回事,年僅9歲就成了寡婦。而此時,這個女人的悲慘命運才剛剛開始。

未過門第二任丈夫成戰俘

經此劫難,哈達內訌紛起、勢力漸衰。而巧施美人計的葉赫在該地區的強勢地位則越發穩固,成為扈倫四部的盟主。

此時,烏拉部開始崛起,烏拉貝勒布占泰能徵慣戰,附近部落紛紛歸附,而努爾哈赤統治的建州女真也蒸蒸日上,日漸強大。如何令兩強火並,自身從中漁利,葉赫部又心生毒計。

為誘使烏拉部參與討伐建州女真的“九部之戰”,卜寨將東哥許配給烏拉部貝勒布占泰。布占泰以葉赫女婿的身份,統率烏拉兵參加九部聯軍攻打建州。但在古埒山一戰中,烏拉兵戰敗,布占泰成了努爾哈赤的俘虜,並被押在建州都城赫圖阿拉三年之久。

東哥的第二次婚姻就這樣又成了美麗的泡影。

好在努爾哈赤並未殺布占泰,為了籠絡他,還將侄女額實泰許給他為妻。被扣押期間,布占泰對東哥念念不忘,日夜思念。但他萬沒想到的是,還沒等他獲釋,東哥竟被哥哥布揚古轉手許給了自己的敵人努爾哈赤。

東哥誓死不嫁努爾赤

在九部聯軍…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