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30, 2016的文章


兩道選擇題

上課了。老教授面帶微笑,走進教室,對同學們說:「我受一家機構委託,來做一項問卷調查,請同學們幫個忙。」
一聽這話,教室裡輕微的一陣議論:問卷?比上課有趣多了。
問卷表發下來,同學們一看,只有兩道題。

1、他很愛她。她細細的瓜子臉,彎彎的娥眉,面色白皙,美麗動人。

可是有一天,她不幸遇上了車禍,痊癒後,臉上留下幾道大大的醜陋疤痕。你覺得,他會一如既往地愛她嗎?

A、他一定會

B、他一定不會

C、他可能會

2、她很愛他。他是商界的精英,儒雅沉穩,敢打敢拚。忽然有一天,他破產了。你覺得,她還會像以前一樣愛他嗎?

A、她一定會

B、她一定不會

C、她可能會

一會兒,同學們就做好了。

問卷收上來,教授一統計,發現:第一題有10%的同學選A,10%的同學選B,80%的同學選C。

第二題呢,30%的同學選了A,30%的同學選B,40%的同學選C。

「看來,美女毀容比男人破產,更讓人不能容忍啊。」

教授笑了,「做這兩題時,潛意識裡,你們是不是把他和她當成了戀人關係?」

「是啊。」同學們答得很整齊。

「可是,題目本身並沒有說他和她是戀人關係啊?」

教授似有深意地看著大家,「現在,我們來假設一下,如果,第一題中的『他』是『她』的父親,第二題中的『她』是『他』的母親。

讓你把這兩道題重新做一遍,你還會堅持原來的選擇嗎?」

問卷再次發到同學們的手中,教室裡忽然變得非常寧靜,一張張年青的面龐變得凝重而深沉。

幾分鐘後,問卷收了上來,教授再一統計,兩道題,同學們都100%地選了A。

教授的語調深沉而動情:「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愛,亙古綿長,無私無求;不因季節更替。不因名利浮沉,這就是父母的愛啊!」

神像和木魚

有位雕刻大師在森林中漫步,找到了一塊上等的木材。
大師將木材拿回家之後,決定將木材雕刻成一尊神像。

他花了許多時間,用盡心血終於雕出自己心目中滿意的一尊神像。

大師完工之後,看一看一旁剩下的木材,撿起其中一塊較大的,順手將它做成了一個木魚。

被安置在廟裡的神像,日日受到信徒的頂禮膜拜,享受著香火和供奉,身份地位尊榮備至。

而那個木魚則被放到神桌前,隨著和尚早課晚課的頌經聲,不斷地被敲打著....

一天夜裡,木魚問神像道:「我們來自同一塊木頭,你可以享受供奉,而我卻每天要被人敲打難過死了,為什麼我們的命運相差這麼大呢?」

神像說:「當初你不受刀斧加身,而我所受到雕琢之苦,實非言語可以形容的。

因此,今天你我所受的待遇,當然會有天壤之別了。」

「玉不琢,不成器」,今天所有加在我們身上的磨練,都是為了提升將來的成就而特別計畫的。

願意塑造神像或木魚,決定權完全在於自己。

慾望就像一條鎖鍊

有一位禁欲苦行的修道者,準備離開他所住的村莊,到無人居住的山中去隱居修行,他只帶了一塊布當作衣服,就一個人到山中居住了。
後來他想到當他要洗衣服的時候,他需要另外一塊布來替換,於是他就下山到村莊中,向村民們乞討一塊布當作衣服。

村民們都知道他是虔誠的修道者,於是毫不考慮地就給了他一塊布,當作換洗用的衣服。

當這位修道者回到山中之後,他發覺在他居住的茅屋裡面有一隻老鼠,常常會在他專心打坐的時候來咬他那件準備換洗的衣服,他早就發誓一生遵守不殺生的戒律,因此他不願意去傷害那隻老鼠。

但是他又沒有辦法趕走那隻老鼠,所以他回到村莊中,向村民要一隻貓來飼養。

得到了貓之後,他又想到了:「要吃什麼呢?我並不想讓貓去吃老鼠,但總不能跟我一樣只吃一些水果與野菜吧!」

於是他又向村民要了一隻乳牛,這樣子那隻貓就可以靠牛奶維生。

但是,在山中居住了一段時間以後,他發覺每天都要花很多的時間來照顧那隻母牛,於是他又回到村莊中,他找了一個可憐流浪漢,於是就帶這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到山中居住,幫他照顧乳牛。

流浪漢在山中居住了一段時間之後,他跟修道者抱怨:「我跟你不一樣,我需要一個太太,我要正常的家庭生活。」

修道者想一想也是有道理,他不能強迫別人一定要跟他一樣,過著禁欲苦行的生活。

這個故事就這樣演變下去,你可能也猜到了,到了後來,也許是半年以後,整個村莊都搬到山上去了。

這其實正是發生在我們每個人身邊的故事,慾望就像是一條鎖鍊,一個牽著一個,永遠都不能滿足。

而真正可悲的是:人是絕對不愁為自己的慾望找不到藉口的。

你剛剛有看到嗎?

分享一下我家爺爺的經典事蹟。
話說我奶奶在我五歲的時候就過世了,爺爺寂寞的過了後來的十幾年的孤單日子。

他老人家八十好幾的時候,對於世間紅塵感到厭倦,每天都跟我們念他不想再活了。


我們也拿他沒輒阿!想說老人家發發牢騷就算了。

沒想到某天他竟然跑去照相館照了遺照,連框都表好了就掛在奶奶的靈堂的照片旁邊。(還自己釘釘子橋位置)

大人們說也好說不定騙過閻王爺會活得更久哩!

有一天哥哥帶他的國中同學來家裡玩,他不經意的問問哥哥牆上那兩張照片是誰,哥回說爺爺奶奶阿!

沒想到……爺爺竟然這個時候從樓上默默的走下來了,又默默的走出門。(推測是要去逛菜市場)

一陣沉默之後……



哥的同學臉色發白的說:「你剛剛有看到嗎?」

----------------------
看完對「老頑童」這個名詞有了更深刻的省悟,有些老年人生活的太孤單,便會做出一些讓人看了、聽了覺得很幼稚,又好氣又好笑的事來,好似思想回到小孩哭鬧的年紀一般。

其實他們只是生活的太過孤獨,希望藉由這樣的舉動來吸引親友的注意,若家裡有年長的長輩也常常做些很無釐頭的行為,這只是在反應出他們很孤單,希望有人能多陪陪他們、關心他們。

文章來源

你家養牛了嗎?

從前,在緬甸農村的一個村莊裡,住著一戶人家,女主人名叫沙麗,她和丈夫還有三個孩子住在一間小茅房裡。
有一天,公公婆婆忽然搬過來,因為他們的房子被火燒光了。

這樣,祖孫三代人就擠在一起過日子,房子本來就小,生活變得十分不便,日子一長,小媳婦不幹了,她有苦難言,只好向一位禪師傾訴內心之苦。

沙麗說:「我的小茅房本來就很擁擠,現在可好,公公婆婆也來湊熱鬧,三代七口全擠在一塊,這日子以後怎麼過?請你幫我想個主意啊!」
禪師靜靜地聽完,徐徐吐出一句話:「你家養牛了嗎?」

沙麗,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有,可是和房子問題有啥關係?」

禪師笑道:「這樣吧,你牽頭牛放到屋裡飼養,七天後再來找我。」

一週後,沙麗來找禪師,她一進門就抱怨:「你出的什麼主意!本來就擁擠,這牛一進屋就更擠,牛一動我們全家也跟著動,怎麼生活呀!」

禪師笑了笑,又問:「你家養雞了嗎?」

沙麗說:「養了,可是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禪師說:「你回去後,把雞也趕到屋裡餵養,過七天再來找我。」

天啊!沙麗聽了幾乎要跳起來,什麼破主意呀,可是她一轉念,覺得人家是禪師,可能也有他的用意,於是就按下怒火回家照辦。

一星期過後,她按耐不住地趕到禪師跟前,一張口就數落起禪師:「你這不是作弄我嗎?現在我家裡整天雞飛牛叫的,到處都是雞屎、牛糞臭氣哄哄,你這叫我怎麼活呀!」

禪師平靜地聽她發洩,等到沙麗說夠了,禪師才和顏悅色地說道:「回去吧,你把牛牽出屋,七天後來找我。」

沙麗氣呼呼地回家去。七天後,沙麗又出現在禪師面前。

禪師關切地問她:「這些日子,你過得怎樣?」

沙麗說實話:「好多了,自從把牛請出門後,家裡寬暢多了。」

禪師又說:「你回去吧,把雞也請出去,這樣你的問題就解決了。」

沙麗照著禪師的話去辦,說也奇怪,後來,沙麗就快快樂樂地跟公婆和睦相處,一家人過著其樂融融的日子。

**********************************************************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心理上的減壓是越減越輕鬆,能夠樂觀豁達,小快樂便可以轉換成大歡喜,所以我們的功課是,學會讓自己樂觀一點,開心一些。

生活中的煩惱苦難,對我們的影響,往往取決於自己能不能光明思維,俗語說:「即使地獄,也有一條通往天堂的路。」

關鍵是用心去尋找這條路。例如沙麗,除卻心中陰影的方式,僅僅是思想換了一條軌道。

不是每一句對不起都能換來一句沒關係

男孩和女孩從小就認識,男孩經常約女孩一起去村外的池塘邊捉小蝦,每次男孩總是滿載而歸,女孩卻是兩手空空,女孩總是失落的含著眼淚,獨自一個人回到家,然後悶悶不樂。
晚飯前,男孩敲響女孩家的門,女孩一見是男孩,扭頭就走,男孩追上前,對女孩說:「對不起,我把你的蝦都捉走了,給,我把它們養在小魚缸裏,送給你。」

女孩眉頭一放,慧心的笑了,就這樣反復著他們純純的童年,轉眼,他們各自成長著。

——純純的「對不起」。

男孩總是喜歡戲弄女孩,經常會把女孩逗到哭,然後又去哄女孩到她笑為止,直到長大後,也是如此。

男孩經常偷偷的把女孩的自行車輪胎的氣放到沒有,然後躲在遠處,看女孩著急的走投無路,等著女孩撥通他的手機,然後破口大駡他的小賊行為。

可男孩,依舊那麼喜歡這樣的女孩。他竊竊的從遠處走來,灰溜溜的為女孩推著那輛沒了氣的自行車,任由女孩在一旁發牢騷,男孩卻暗自竊喜,然後委屈的對女孩說:「對不起,我知道錯了。」

隨即,女孩便會柔弱下來,告訴男孩下次不允許那樣,男孩點頭,於是,那時的他們每天都充滿著笑容。

——「對不起」的快樂。

大學畢業後,男孩和女孩各自有了工作,男孩的工作總是很忙,有時一個月都休息不到一次,而女孩總是抱怨男孩冷落了她,終於,他們有了第一次的吵架。

女孩委屈的哭起來,可男孩卻很理直氣壯的告訴女孩:「這是為了我的工作。」

這場冷戰持續了很久。終於,女孩還是忍不住,主動和男孩和好了。

後來很多次男孩和女孩都因為這樣的小事而吵得不可開交,可每次,都是女孩先妥協。

那年,女孩生日,男孩答應女孩要給他過一個浪漫的生日,女孩欣喜不已,她在家精心打扮,等著男孩回來陪她渡過這個美妙的生日。

這一等就是淩晨,女孩在睡夢中醒來,臉上掛著淚痕,男孩見到女孩,心疼的為女孩擦去臉龐的淚痕:「對不起,嫁給我好嗎?」

於是男孩拿出一枚戒指。

——「對不起」也是一種承諾。

婚後,男孩的事業大有成就,經常有許多應酬,而女孩已經成為一個專職太太了,每天在家為男孩準備熱菜熱飯,把家裏收拾的乾乾淨淨,她經常會去菜場買回一些小河蝦放在魚缸裏養著,男孩總問他為什麼,女孩卻總是慧心的一笑。

慢慢的,男孩每次回家,身上總是充滿了不同的香水味道,而每次沒等女孩問,男孩總是忙著解釋說應酬太多。

女孩黯然,那時起,女孩不太愛說話了,也不像以前那麼開朗了,她總是喜歡成天的呆在家裏,抱著枕頭看韓劇,然後隨著劇情哭泣,夜深時,…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