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15, 2016的文章

幸福的可貴,因為它不會讓我們呼之即來,揮之即去

很早以前就聽過人家說:不幸福婚姻有很多種,幸福的婚姻只有一種。
(網路圖片)
哪一種?是積極的「互敬互愛」或消極的「互相容忍」,這些老生常談嗎?

這些形容顯然都不是那麼強而有力,每種形容也不能放諸四海皆準的來描述那幸福婚姻的理由。 

最近,我的一位女友提供了一個比較具有說服力的說法。

她是一位未滿三十歲的美麗女子,在事業上相當有成就,已是某家公關公司的高級主管。

最令人驚訝的是,她結婚已近七年,個性仍然像陽光一般,她從不刻意做公關,所以只要有她在,大家都很自在。 

一群女人問她,妳認為幸福婚姻的理由何在?

她自有見地:「我跟妳們不一樣,我對婚姻要求不高,我找的男人,對我也要求不高,所以到現在,我還能說,結婚真好!」

她的一番話,使我恍然大悟:幸福婚姻的理由,難道不是「要求不高」嗎? 

從前的夫妻,容易天長地久,其中歡歡喜喜到白頭的當然與社會風氣淳樸有關,但與「要求不高」更有關。

女人嫁出去像抽獎,抽中了一個還實用的便得感激,虔誠做牽手,「遇上了就是了」--我祖母常常這麼這麼形容她的婚姻。

她那一代的女人,對男人要求確實不高,不嫖不賭、拿錢養家,就是大好男人;那一代的男人,對牽手的要求,何嘗不也是媒人說品貌端莊就是了,能煮菜養兒育女就好(雖然,整體說來,過去的男人對女人的要求,還是比女人對男人的要求高)。 

現在的女人,知識水準及經濟能力日漸提昇,怎能要求不高?

沒有一個女人會再認為,不嫖不賭、拿錢養家就是好丈夫。

女人對身高、面貌、職業、品味、個性、藝術素養、家庭狀況、財產、金錢觀,乃至男人所開的車的品牌,以及他會不會洗碗,要求都很高。

雖然幸福是因為「要求不高」,但我們並不能要現代女子開倒車,隨隨便便把自己送出門。

女人已與時代一起進步,即使我們可以開玩笑說,隨便啦,沒關係,是男的就可以,但事實上,各種條件早已預先輸進自己的腦海裡。

一個「值得」愛的人,不可能和我們的要求相距太遠,但愛上他之後,是不是可以不要要求太多,讓愛喘口氣? 

從這個觀點來說,「幸福婚姻是因為要求不高」才有意義。而「要求不高」應該是男女雙方相對的。

我的女友形容她的幸福婚姻:「他從不要求我做任何家事,不要求我生孩子,除非我願意;但我也從不要求他要變成一個有趣的男人,要多體貼,他是老老實實好男人,但這樣的人多半無趣,這是必須忍受的事實。」 

正如一匹馬兒能跑,但你不能要求牠同時得游泳或飛翔。

是的,你也不能要求一隻狗像貓一樣安安靜靜,…

嫁給你是她一生的賭注,你怎麼捨得讓她輸!

兩個人每天面對面上班。她有時候會看著他走神兒。他有張好看而略微頹廢的臉,看得多了,他會注意到她,便總是衝著她笑。她低下頭,臉突然就紅了。 很快,周圍的同事也窺測出她的心事來,頻繁開起他倆的玩笑。一來二去,他和她竟真成了戀人。

他們都到了結婚的年齡。那天一起吃飯的時候,她猶豫著,提到了婚事。當時他愣了一下,沒有作答,半天才囁嚅著說「只怕……只怕以後,妳跟著我會吃苦」


「不怕的。」她小聲說。

他不再說話,輕輕歎了口氣,在她看來,他算是答應了。

回到家,她把兩人的事告訴父母,遭到強烈反對。父親和他們是一個單位的,對他的印象不好,一直就反對他們交往。

理由是,他是不上進的男人,懶散,沒事業心,還跟外面社會上一些不務正業的年輕人來往,女人跟了他以後,以後絕對沒有好日子過。

尤其現在,工廠效益每況愈下,有能力的人都自己出去闖,而他還在混著,一個月只有幾百塊錢。這樣的男人,沒前途的。

不僅父母,當初開他們玩笑的同事中,和她關係走的近的,也反對她嫁他,理由和父母一樣,說這樣的男人喜歡可以,絕對不能當丈夫。

她卻鐵了心一般,不管誰勸,就是一句話:我就要跟他。

父母失望至極,母親衝她嚷:「你這是拿自己的幸福做賭注!」

她抬起頭,斬釘截鐵:「就算是所有人都不看好,就算會輸,我也認了。」

所有人的阻止都無濟於事,24歲,她嫁他為妻。租了間小套房,從家裡搬了出去。這也似乎更證明了大家的猜測,他是她本命年的劫。

可事實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結婚後的他像換了個人似的,分外刻苦努力起來。他先是離開半死不活的廠子,斷了外面那幫亂七八糟的朋友,去一家私企跑起業務。

開始時沒底薪,他又是外行,不知道走了多少彎路,費了多少心思,總算艱難的在那家公司站住了腳。

那一年,她看著他變得又黑又瘦,大夏天頂著太陽走在快被曬化的柏油馬路上,汗都顧不上擦。晚上幾乎沒有在10點之前回來過,一回家,倒在床上,衣服不脫就睡著了。

一年後,他的工作走上正軌,業務提成漸漸多了起來,而她卻下崗了。他不讓她再出去工作了,安心在家裡,打理家務等著做母親。

孩子出生的時候,他做了業務經理,手裡有大把的客戶,還在業餘時間重新學了英語和日語。公司給他配了車,他們也買了新房,每個人都看見了他的大好前途。

這時的她,因為生孩子胖了許多,又總不出門,穿衣服隨意起來,和他站在一起,竟有種不相配的感覺。

此時,當初替他擔憂過的人又開始有了新的擔憂,擔心長著一對桃花眼的男人,會在這個時候離…

生命中的三種人

我曾向一位從事哲學研究的老教授提了個很俗氣的問題:「何為幸福之道?」
老教授沒回答我,卻遞給我這句話:「每個人的生命過程中,都將遇到三種人。一種是無怨無悔不求回報地關心你,愛護你,幫助你的人;一種是傷害你,欺騙你,利用你的人;一種是既不曾傷害你,欺騙你,但也不曾給予你關懷和無私幫助的人。」

老教授問我:「你閉上眼睛回憶,誰是你心目中的第一種人,第二,第三種人?」

父母兄弟妻兒當即躥入我的腦海,接下來是要好的師友……他們顯然是第一種人;而多年前一個打著愛情幌子卻騙錢數萬的女孩,以及一個在生意場上反復敲詐過我的官員,當之無愧,成了我記憶裡的第二種人的排頭兵;第三種人,有同學,有同事,有鄰居,有偶爾相遇而結識的路人,數不勝數。

老教授又問我:「在你心目中,哪種人數量最多,哪種人數量最少?」

我老實交代:「第三種人數量最多,無法統計;第一種人有40人左右;第二種人大約15名。」

老教授搖搖頭,輕語:「第一種人是給你博大的愛也讓你無時無刻不感受到愛的人;第二種是促使你成長,卻經常讓你感受到痛苦和怨恨的人;第三種是你的人生旅途中不可或缺的陌生又熟識的人,他們可能在你的生命中轉化成第一種人,也有可能成為第二種人,這取決於你自身的努力……孩子,你要記住,只有第一種人的數量在你的生命中呈幾何倍數增長,達到一個輝煌的數值,而第二種人數目卻漸漸接近於零時,你才會離幸福生活越來越近!反過來,當你出現在他人心目中的第一種人行列裡的次數越來越多,成為他人心目中的第二種人的次數越少,你離成功的人生也越來越近!」

最後,老教授問我:「孩子,你明白了嗎?」

我點點頭,說:「我懂了,任何人的生命中都有三種人出現。這不僅與“幸福之道”息息相關,也與“成功之道”緊密相連。」

八個雞蛋打敗愛情

結婚前大部分男人喜歡在女人面前獻媚,帶著女孩出去吃飯,女孩喜歡吃什麼?
就點什麼?

還要拼命的往女孩碗裏夾肉夾菜,笑咪咪地不停囑咐多吃點,女孩幸福地吃下笑咪咪地問:你為什麼不吃?


答曰:秀色可餐。

結婚後的情形大多是乾坤倒轉的,女人挖空心思地琢磨男人喜歡吃什麼,費時費力地做出來,而男人呢?嘗了一口,鹹了淡了,推到一旁。

但凡家裏吃點魚呀肉呀蝦呀蟹的,女人總是先給孩子,後是老公,剩下點就嘗嘗,沒了自己也就不吃了。

中國女人的傳統美德。

老爸和老媽是模範夫妻,吃東西總是互相謙讓。

家裏吃點蝦蟹子,爸爸總是一口不吃,他說不喜歡吃,怎樣勸都不行,我覺得沒人不願意吃這些,他只是不捨得吃。

吃個鹹鴨蛋流油的黃總是從這個碗裏夾到那個碗裏,又從那個碗裏夾回來。

一直很敬佩爸爸那樣的人。

子曰是我男友,我們倆在一起基本上屬於天造地設的一對,感情上也比較合拍,曾經我以為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的男人。

他唯一的缺點就是自私,這種自私的表現也僅僅是在吃上面。

對於他喜歡吃的東西,他誰也顧不上,即使是他愛的我也不例外。

或許是家庭影響?!他們家爺們一個德行,女人慣的。

我十二分地看不慣他的行為,你想老大一個男人見了好吃的沒命的吃,頭也不抬眼也不睜,張著嘴猛塞,真是讓人無法理解。

譬如我們一起吃罐頭(大多時候我買的),他總是獨自握著瓶子大口地塞,偶爾塞一塊到我嘴,那眼神就象我從他嘴裏奪出來的,割了他肉般的難受,他的一串動作塞、咀嚼、吞咽絕對的流暢和麻利,他會連湯帶水一點不留下,順溜地把它吃完,咂吧咂吧嘴走了,徒留我尷尬的大口。

我和他煮一隻雞,所有的精華部分全被他揀了去,他絕對不會跟你客氣,拿雙筷子在自己眼前翻夠翻到我眼前,我很想告訴他,即使是他不揀我也不捨得把好肉自己吃了。

他很喜歡吃雞珍,其實我也很喜歡吃,有一次我夾了一塊放到自己的碗裏,他的眼尖一下就看到了,抬頭質問我:你為什麼吃我的雞珍?

我啞口無言,甚至覺得自己太饞了,有種偷了別人東西的感覺。

冬天的西瓜很貴,他喜歡吃。

我們都是工薪階層,賺錢也不多,所以買回來,我從來都說不喜歡。

他吃西瓜是一剖兩瓣,拿勺子挖著吃,他吃的聲音淅瀝嘩啦,我饞的口水偷偷地咽也不會向他討要。

那天他吃呀吃實在是吃不動了,剩下的就放在桌子上出去了,我收拾屋子,看到他吃剩的西瓜裏面還有一點點紅,覺得扔了可惜,就把它挖乾淨了。

他回來後找西瓜,我說剩了一點點,以為你不吃了,我吃完扔了。

結果他差點跟我翻臉了:你吃就…

心中的冰點

一家鐵路公司有一位調車人員尼克他工作相當認真,做事也很負責盡職。
不過他有一個缺點就是「他對人生很悲觀,常以否定的眼光去看這世界」

有天鐵路公司的職員都趕著去給老闆過生日,大家都提早急急忙忙的走了,不巧的是,尼克不小心被關在一個待修的冰櫃車裡。

尼克在冰櫃拚命敲打著喊著,但全公司的人都走了,根本沒有人聽得到,尼克的手掌敲得紅腫,喉嚨叫得沙啞,也沒人理睬。

最後只得頹然的坐在地上喘息,他愈想愈害怕,心想:「冰櫃的溫度只有華氏零度,如果再不出去,一定會被凍死。」

他只好用發抖的手,找了筆紙來,寫下遺書。

第二天早上,公司的職員陸續來上班,他們打開冰櫃,赫然發現尼克倒地上,他們將尼克送去急救,已沒有生命跡象,但是大家都很驚訝,因為冰櫃的冷凍開關並沒有啟動,這巨大的冰櫃也有足夠的氧氣。

更令人納悶的是,櫃本的溫度一直是華氏六十一度,但尼克竟然給「凍」死了!......

尼克並非死於冰櫃的溫度,他是死於心中的冰點,他已給自己判了死刑,又怎麼能夠活得下去呢?

信心是一種心境,有信心的人不在轉瞬間消沈沮喪,試問我們在日常生活中處事時,是否也常否定了自己的能力,以致於錯失了許多嘗試突破自己的機會呢?

影響你的意志的,不是外在環境,而是你的心被自己給打敗,再多的後援都徒勞無功。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