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16, 2016的文章


勵志感人故事:潔白的木槿花

一到夏天,院子裡的木槿就開花。
母親一見潔白的木槿花,就會眼含淚水,哆嗦著說:「我那時好糊塗,好糊塗啊。」

我5歲那年,右腿忽然青腫了一塊,痛得我成天哭喊,母親見我熬不過,就背著我去廖醫生家。

廖醫生是個老醫師,退休後在家裡開了個小診所,他醫術好,心也善良。

廖醫生看了我的腿,責怪我母親:「再晚來兩天,右腿就廢了。這是骨髓炎,嚴重了就得截肢!」母親不敢出聲,眼眶卻紅了。

其實不能怪母親,父親去世後,母親終日為3餐發愁.哪有閒錢給我治腿?

母親擔心地問能否治好,得到廖醫生的肯定回答後,臉色晴朗了許多,可片刻後,又一臉的陰雲。

廖醫生給我敷了草藥,又交給母親兩帖中藥,說兩天後再來換藥。

母親顫聲問要付多少錢,廖醫生說5塊錢,母親的臉紅了,母親借不到錢,但我的腿不能不治。

母親只好揣著八個雞蛋去廖醫生家。

那時雞蛋很便宜,幾分錢一個。廖醫生不肯收,母親鼻子一酸,眼淚就掉下來了。

廖醫生的眼睛也濕了,安慰母親:「好,我收下。錢的事,不要說起。」

看了幾次腿,母親已欠廖醫生28塊錢了,這在當時不是一個小數目。

再去廖醫生家,母親帶上了家裡惟一的母雞。

廖醫生死活不肯收,母親哽咽著再三哀求。

廖醫生拗不過,說:「好,就算我買你的,10塊錢,好嗎?」說著,硬塞給母親十塊錢。

那時一隻雞最多賣4、5塊錢。母親說啥也不肯接錢。

回到家裡,母親發現中藥紙包裡有10塊錢,當晚就去了廖醫生家,把錢從門縫裡塞進去了。

兩天後,又該去換藥,可母親不敢去,只默默地流淚。

不料廖醫生找上門來了,談話間,廖醫生驚喜地發現了院子裡的木槿花,說:「木槿花是上好的中藥,一兩值2塊錢呢!摘了賣給我,好嗎?」

母親驚喜萬分,連忙摘木槿花。廖醫生拿秤一稱,竟有1斤。

他說:「這下好了,你再也不用欠我錢了。」

此後,去廖醫生家治腿,母親就帶點木槿花去。母親不用欠廖醫生錢,廖醫生反而每次給母親一點錢。

不久,我的腿治好了。第2年,廖醫生竟去世了。母親十分傷心,去廖醫生家弔唁。母親從他家屬口裡知道了一個天大的秘密:木槿花是不能做中藥的。

母親哇的一聲嚎哭起來:「我的恩人呀……」

朋友們,要把握機會幫助人;但,要記得:也要讓受助者有尊嚴。

兩個老婦人的故事

我當義工的時候,分別探訪過兩個老婦人。
她們的人生際遇有驚人的雷同:都自小喪母,成為別人的養女;都嫁了一個酗酒的老公;兒子都很不孝順;兩人身體都不好,晚年都在洗腎。然而,她們兩人的心境卻大不相同。

第一個老婦人談及往事,她處之泰然。她說種種的不順遂,是她人生的功課,現在她年紀大了,該吃的苦都吃過了,所以她覺得自己真好運,人生像倒吃甘蔗,愈來愈順利。

這名老婦人,現在是某公益團體的義工。

第二個老婦人談及往事,仍然咬牙切齒。她指天怪地,罵兒子詛咒媳婦,她說老天爺對她真不公平!

這名老婦人,也跟那個公益團體有關,但她不是義工,而是受到義工關懷的憂鬱症患者。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她們兩個臉上的表情、散發的氣息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當下讓我感覺:中國人說的「相由心生」,真的非常有道理。

當義工的老太太,因為已經放下了煩惱,所以給人的感覺是祥和又親切,讓人很想親近,表情有如菩薩;得憂鬱症的老婦人,還把多年來的不順遂、痛苦扛在肩上,她的氣息尖銳又暴烈,讓人避之唯恐不及,表情如同厲鬼。

然而,對於後者,其實我是深刻地同情的。她的一輩子都在吃苦,但她不但不願意放下那些苦,還要抱著那些其實已經遠離的苦難不放,讓它們繼續折磨自己。

也許,人生真的有太多無法逆轉的苦難、無法挽回的遺憾。

也許在夜闌人靜的時候,我們會因此哭泣,覺得蒼天真是無情,竟然讓我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

但是,你我都不應該忘記,能將我們從痛苦的地獄拯救出來的絕對不是別人,只有我們自己。

人生有太多包袱,我們可以選擇將它一一扛在肩上,也能選擇瀟灑地放下它們,而能否放下,則會決定我們未來的人生將繼續痛苦,還是可以享有幸福。

想擺脫惡夢的糾纏,唯一的方式是「醒過來」;想忘卻人生的不順遂,唯一的方法就是「放下」。

人生有太多包袱,我們可以選擇將它一一扛在肩上,也能瀟灑地放下它們。

牧民的故事

西北某地一領導到基層視察,當地鄉長安排他在一牧民家晚餐。
領導客氣讓牧民先進門,牧民受寵說:「還是領導前面走,我們放羊的,在牲口後面走慣了。」

領導聽後不悅。


鄉長連忙請領導坐定,並吩咐牧民趕緊上菜,牧民急忙端上一盤醬骨頭放在領導面前,領導酷愛醬骨頭,一邊啃骨頭一邊客氣的說:「味道不錯。簡單點就行了,不要搞的那麼複雜嘛!」

牧民忙說:「哪里,哪里,不值幾個錢的東西,平時這都是給狗啃的。」

領導頓時臉色下沉。

鄉長見狀連忙讓牧民一起吃飯---少說話。

牧民卻說:「領導先用,俺不忙,每天這個時間我得先喂狗,然後才吃飯,都習慣了!」

鄉長氣急:「你會不會說話?」

牧民哭喪著臉:「俺平時和畜生說話說習慣了,不會和人說話...」

-------------------------
哈哈,不知那牧民是真不會說話,還是繞著彎在罵人,且還罵人不帶髒話,再故意裝無辜。

若是前者,那牧民就是很「條直」(台語,單純或笨拙的意思),若是後者,那這位牧民可謂是說話的藝術家。

其實,人非聖賢,難免說錯話、做錯事,但人最怕的不是做錯或說錯,而是做錯什麼事、說錯什麼話都還不自覺。

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得罪了人,阻礙了自己的人際關係或前程。

禍從口出,病從口入,說話真的是一門很大的學問呢。

文章來源

我們老得太快,卻聰明得太遲。

我們都老得太快,卻聰明得太遲.........
我的學姐去年喪夫,這突如其來的事故,實在叫人難以接受,但死亡的到來不總是如此?
學姐說他先生最希望她能送鮮花給他,但是她覺得太浪費,總推說等到下次再買,結果卻是在他死後,用鮮花佈置他的靈堂,這不是太愚蠢了嗎?

等到....... 等到......,似乎我們所有的生命都用在等待。

「等到我大學畢業以後,我就會如何如何。」我們對自己說。「等到我買了房子以後!」「等到最小的孩子結婚之後!」「等我把這筆生意談成之後!」「等到我死了以後!」

人人都願意犧牲當下,去換取未知的等待;犧牲今生今世的辛苦錢,去購買後世的安逸。

在台灣只要往有山的道路上走一走,就隨處都可看到「農舍」變「精舍」,山坡地變靈塔,無非也是為了等到死後,能圖個保障,不必再受苦。

許多人認為必須等到某時或某事完成之後再採取行動:明天我就開始運動;明天我會對他好一點;下星期我們就找時間出去走走;退休後,我們就要好好享受一下。

然而,生活總是一直變動,環境總是不可預知,在現實生活中,各種突發狀況總是層出不窮。

身為一個醫生,我所見過的死人,比一般人要來得多。

這些人早上醒來時,原來預期過的是另一個平凡無奇的日子,沒想到一個意料之外的事:交通意外、腦溢血、心臟病發作等等,剎那間生命的巨輪傾覆離軌,突然闖進一片黑暗之中。

那麼我們要如何面對生命呢?我們毋需等到生活完美無瑕,也毋需等到一切都平穩,想做什麼,現在就可以開始做起。

一個人永遠也無法預料未來,所以不要延緩想過的生命,不要吝於表達心中的話,因為生命只在一瞬間。

如果你妻子想要紅玫瑰,現在就買來送她,不要等到下次。真誠、坦率的告訴她:「我愛妳」、「妳太好了!」這樣的愛語永不嫌多。

如果說不出口,就寫張紙條壓在餐桌上:「妳真棒!」或是「我的生命因妳而豐富。」

不要吝於表達,好好把握。記住,給活人送一朵玫瑰,強過給死人送貴重的花圈。

每個人的生命都有盡頭,許多人經常在生命即將結束時,才發現自己還有很多事沒有做,有許多話來不及說,這實在是人生最大的遺憾。

別讓自己徒留「為時已晚」的空餘恨。逝者不可追,來者猶未卜,最珍貴、最需要即時掌握的「當下」,往往在蹉跎間轉眼錯失。

人生短暫飄忽,包得有一首小詩這樣寫:「高天與原地,悠悠人生路;行行向何方,轉眼即長暮。」

正是道盡了人生如寄,轉眼即逝的惶恐。有許多事,在你還不懂珍惜之前已成舊事;有許多人,在你還來不及用心之…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