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17, 2016的文章

你以為你是誰

我們個人的價值,一定建構於我們背後的光環,即使是大明星,也不見得光環是在自己身上,而在於產生價值的組織與利益分配體系上!
基本上我討厭聽別人發牢騷,不過看著眼前一個老朋友神情憔悴的樣子,也只能耐住性子聽著。

他說:「我現在終於了解這些爛人有多現實了,以前對我鞠躬哈腰的,現在有哪一個願意對我伸出援手,虧我以前對他們多好多好……」


我的朋友以前擔任大公司的高階主管,有權有勢,很多人巴結討好他,他也以自己人脈廣闊而自豪。

後來自己出來開公司,漸漸地卻沒有人理他,直到現在公司關門了,坐在我面前罵這個人罵那個人,喋喋不休。

我看了一下時間,心想這樣耗著不是辦法,對他也沒有幫助,於是我把心一橫,打斷他的話,問了一句:「你以為你是誰?」

他當然是愣在那邊,拿著咖啡杯的手看起來氣得發抖。

「你有沒有想過,以前因為你是大公司的高層,人家來找你不是因為你個人,而是因為你們公司!」

絕大多數的人都沒有這種自覺與體認,總是認為我在這裡很行,到哪裡都很行;卻沒有想過,很行的原因是因為我們被授權,吹捧我們的人,就是為了分到好處。

竹科的長輩說,這是「組織價值」,把一個人與他所在的公司分離開來,這個人其實也不算什麼,因為別人要的是他所屬組織的利益,所以巴結的對象馬上會轉移到繼任者身上,這是人之常情。

之所以會形成這種錯覺,就在於我們忘了自己是誰,也不願意承認其實光環是組織、團隊給予的。

一個長輩在離開知名企業之後,有一次跟繼任者一齊吃飯,席間遇到了以前很熟的供應商。

當他介紹繼任者給供應商認識之後,馬上發現自己變成旁觀者,被冷落了,供應商立刻把繼任者當成主角,變化之快,他都嚇了一跳。

自己已經有很高的利益,分一些來推廣產品卻又吝嗇,沒有想過通路與人脈的價值遠超過這個小小的產品。

出來做事業不就是要成功嗎?

開疆拓土的皇帝不也都是先講好分疆裂土、百里封侯,別人才肯拼命的嗎?

誰真的是為了你個人啊?還不就是看在利益的份上嘛!

這就是格局問題了,我們的產品固然有優勢,我們個人可能也有兩把刷子,如此構成了典型大頭症,也是未來失敗的遠因。

產品有生命周期,時間到了就該放,在生命期內就要用力去推,總不能為了計較別人拿多少就放棄機會吧?怕別人賺得比自己多,就會失去全部。

別天真地以為大家都永遠相信產品,永遠相信你個人;會的,但只有第一次,時間最長也只有一年,之後沒人會再相信這一套的。

那些抱怨別人無情重利者,是否有聽到人家在你背後說:「別傻了!」

一切福田不離方寸

一位非常有名的堪輿師(俗稱風水先生),他曾受富商重金請託,尋找一塊旺地以安葬富商父親的遺骨,於是多方找尋、勘察。
一日,走過一段奇陡無比的山路,等到爬到山頂,早已上氣不接下氣、口乾舌燥。

適巧此處有人設一大茶缸,缸上寫著「奉茶」二字,似乎料到行人至此,最需要的就是「茶」。


但打開缸蓋舀茶時,發現茶面上浮了一層稻殼,不管再怎麼小心舀,茶杯內還是舀進數十粒稻殼。

所以,喝茶時,必須吹開稻殼,慢慢地、小口小口地喝。

他一面喝,一面心中抱怨:「既然奉茶,為什麼還要這樣整人?我也來作弄他一番。」問過路人,知道這缸茶是住山坳處一家破落戶的老人所為。

這位風水先生從高處往下望,山坳處在堪輿學上是個不好不壞的地方,但屋旁的平地,卻是凶地。

風水先生因為剛才喝茶時的懊惱,來到這戶人家,故意告訴老人家,隔壁的空地是塊吉地,為了表達自己的謝意,願意免費定樁看方位。

這位奉茶的老人自是喜出望外,連聲稱謝,並且依著他定的方位,簡簡單單蓋了間新草屋就搬進去了。

十幾年後,風水先生想起這件事,想知道結果究竟如何,特地從老遠的地方來看個究竟。奇怪?草屋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棟豪華的別墅。

懷著重重疑問,風水先生按了門鈴,開門的正是那位老人。老人看到他非常高興,迎他進屋親切招待。

不待風水先生詢問,老人自己就滔滔不絕地說:「自從先生幫我看了這個吉地後,家中一切大小事都平安順利。三個兒子出外經商,個個賺大錢,因有許多客人來訪,孩子說舊房子太簡陋,才改建成這棟別墅,可是我們仍不敢更改先生所定的方位,這一切都歸功于先生的恩賜!」

臨走前,風水先生把積存在心中十多年的疑惑說出來:「為什麼要在茶水內放進稻殼呢?」

老人笑呵呵地說:「一般人爬陡坡到達山頂時,都已氣喘如牛,這時,若猛喝水一定會嗆到,咳嗽不停。所以,我故意加入洗乾淨的稻殼,這樣,喝水前,一定得吹個兩三下,把稻殼吹開,如此緩衝一下再喝水,就不會被水嗆到了!」

風水先生至此才恍然大悟,口中自言自語地說:「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從破落的草屋到豪華別墅,凶地卻成為吉地,絕不是因為風水,而是「福人居福地」。

由於善的心念,而得到良善的回饋,這就是福報。

福報是由修善而來,修善則積福。

所謂「禍福無門,唯人自召」,是禍、是福,端看種的是善或惡的因,絕沒有天上掉下來的福報。

小女孩對將軍的請求

古代有位大將軍,武功顯赫,極負盛名,當他過八十大壽時,有人問他,這一生當中最值得回味的是什麼事?
他答道:「有一天午后,我身著便服,行經橋頭時,身旁走來一位小女孩,輕聲跟我說話。」

大家聽到這裡,紛紛好奇地問將軍,那小女孩有沒有向將軍行禮致敬?說了什麼話?

將軍笑著說:「小女孩向我提出了請求。」「什麼請求?」眾人問。

將軍道:「小女孩滿心期盼的對我說『請你帶我過橋,好嗎?』」

大家聽了都覺得這小女孩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啊!

將軍繼續說:「平常我穿著大將軍的官服,大家對我百般禮遇;那天我終於做了一個平凡人,可是卻仍然得到那位小女孩的信任。這是我終生引以為傲,且不能忘懷的一件事!」

備受他人禮遇的,往往是一個人外表的光環。

當褪去這圈光環之後,還能為人肯定,這才是一個人的真正價值所在。

---------------------
外在的光環是別人付予的,而內在的光環則是由己身行為所散發的。

外在的光環 ( 頭銜、財富、身份…物質…等 ) 終有褪去的一天,而內在的光環 ( 熱情、愛心、良知、智慧…等 ) 反而會隨著時間愈長愈愈顯光亮。

教授,有什麼訣竅嗎?

有一個年輕人,在路上與他在大學時期的教授巧遇,老教授關心地殷殷詢問年輕人的近況。
年輕人經昔日的恩師這麼一問,彷如久旱逢甘霖一般,將自己從離開學校,進入目前工作的公司之後,所有遭遇的不順利情形,一五一十地對老教授盡情傾訴。


老教授耐心地聽著年輕人的抱怨,好不容易等到年輕人告一段落,老教授才點點頭,說:「看來,你的狀況似乎不是十分理想;不過,重要的是,你有沒有想過要改變這種現況,讓自己過得好一點呢?」

年輕人急忙回答:「我當然想要過得更好呀!教授,有什麼訣竅嗎?」

老教授神秘地笑了笑:「的確有訣竅,你明天晚上若是有空,到這個地址來找我!」

說著,老教授遞了張名片給年輕人。

第二天晚上,年輕人來到老教授的住處,那是在市郊的一處簡陋平房。

老教授看到年輕人,高興地在屋外擺了兩張涼椅,要年輕人坐下來陪他聊天、看星星。

老教授言不及義地和年輕人聊了半晌,年輕人毛燥了起來,急著要老教授告訴他,如何方能使自己過得更好。

老教授微笑指著天上的星星:「你可以數得清,天上有多少星星嗎?」

年輕人抓了抓頭:「當然數不清了,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老教授望著年輕人,語重心長地道:「孩子,在白天,我們所能看到最遠的東西,是太陽;但在夜裡,我們卻可以見到超過太陽億萬倍距離以外的星體,而且不只一個,數量是多到數不清的。」

年輕人若有所悟地,時而抬頭看看星星、時而低頭沉思,想著教授所說的話。

老教授繼續道:「我知道你的處境不順利!

但若是年輕時便一帆風順,終其一生,你也只不過看到一個太陽;重點是,當你的人生進入黑夜時,你是否看到更遠、更多的星星?」





---------
人類進步的基礎是建立在成功與失敗的經驗上,成功的經驗使人抱持希望往前走,失敗的經驗則使人拿之為借鏡不在犯錯。

初出社會的年輕人,應不僅僅只是追求成功的哲學,有時失敗反而能從中學習到更多的經驗,這些經驗都將累積用以面對往後更大的波折。

成功與失敗尤如黑夜與白天,它能使我們看到這世界不同的面貌,也能感受到人情的冷暖。

[文章來源]

幸福比面子重要

聽到一位朋友結婚的消息,一連使我難過了好幾天。可別誤會是那種「新郎結婚,新娘不是我」的悲劇發生在我身上。事實上,我只是為一樁情緣的錯過而深深遺憾。
結婚的朋友是個聰慧、美麗而纖細的女孩,因此她戀愛時我們自然十分好奇,是何方君子能贏得她的芳心。

某日在一個燠熱難當的午后,辦公室裡,幾乎每個人都被盛夏的天氣,熱得暈頭轉向,惟獨這位朋友卻埋首專心地在做剪紙。


「這麼熱的天氣,妳怎麼靜得下心來做這麼細的工作啊?」終於有人拋出了心中的疑問。

「這張剪紙是要送人的。」女孩的回答很短,說完,她又埋頭專心工作,臉上依然充滿著愉悅而恬適的笑容。她的神情,讓我相信,她的確很在乎大洋彼岸的那個男孩。

兩年以後,女孩結婚了,我們正要向她道賀,卻發現她結婚的對象並不是當時的那位男友。

對現代人來說,婚前換過幾個男、女朋友似乎並不值得大驚小怪,女孩的婚事之所以令我們覺得意外,主要是因為她處理感情的是一向慎重。
她常說她對愛情有「潔癖」,除非是志趣投合、相知相契,否則難以令她動心。

對於那名隔海千里的男子,我們都相信她是用整個生命去愛的。

但是,為什麼沒有美滿的結局呢?

我們相約在一個人不多、氣氛極佳的咖啡店,見面時彼此只是默然。

我仔細端詳者她,總覺得她似乎沒有一般新娘子的喜氣。

「其實我現在過得蠻好的,只是有時候想起來,會覺得有點遺憾。」

接著,她告訴我,有一回,國外的那個男孩回來,他們因為某事而爭執,雙方都在氣頭上說了重話,男孩憤然返美,兩人從此未再聯絡。

「啊?就這樣斷啦!?」我覺得不可思議。

「我一直很在乎他,吵架以後仍然深深期盼跟他再聯繫,但誰也不願意先低頭,所以就僵了半年多。」

聽到這裡,我已經覺得很著急了,按捺不住想知道結局為何如此,我很直接地問:「他知道妳結婚了嗎?」

她點點頭,眼眶些許溼潤,繼續說道:「我們就這樣失去聯絡,在我最落寞的時候,一位同事對我十分照顧,也給予我很大的支持,後來同事向我求婚,我很為難。

最後,我要他給我一個月的時間考慮。」

「我,終於丟開了所謂的面子和矜持,寄了封長信把我對他的牽掛和目前的情況都告訴他,希望他趕快和我聯絡.......」

「難道他沒有回音嗎?還是他已經變了?」

朋友搖搖頭,很無奈地!

「我的信寄到美國的時候,正好在耶誕節前學校停課,他去度假了,所以沒接到我的信。

我一直等,等不到音訊。一個月以後,就和同事結婚了。

他回到學校看到信的那…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