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1, 2016的文章


心靈最微妙的地方~劉墉

我的心底總藏著三個小故事,每次想起,都一驚。
因為我原以為自己很聰明、很客觀,
直到經歷這些故事之後,才發覺許多事,只有親身參與的人,方能了解。

那是人性最微妙的一種感覺,很難用世俗的標準來判斷。⋯⋯

當我在聖若望大學教書的時候,
有一位同事,家裡已經有個蒙古症的弟弟,
但是當他太太懷孕之後,居然沒作羊水穿刺,又生下個「蒙古兒」。

消息傳出,大家都說他笨,明知蒙古症有遺傳的可能,還那麼大意。

我也曾在文章裡寫到這件事,諷刺他的愚蠢。

直到有一天,他對我說:

「 其實我太太去作了穿刺,也化驗出了蒙古症,我們決定墮胎。
但是就在約好墮胎的那天上午,我母親帶我弟弟一起來。
我那蒙古症的弟弟,以為我太太得了什麼重病,
先拉著我太太的手,一直說保重!保重!
又過來,撲在我身上,把我緊緊抱住,說『哥哥,上帝會保佑你們。』

他們走後,我跟太太默默地坐了好久。

不錯!我是曾經怨父母為什麼生個蒙古兒,多花好多時間在他身上。
但是,我也發覺,他畢竟是我的弟弟,他那麼愛我,而且毫不掩飾地表現出來。

我和我太太想,如果肚子裡的是個像我弟弟那麼真實的孩子,
我們能因為他比較笨,就把他殺掉嗎?
他也是個生命、他也是上帝的賜予啊!
所以,我們打電話給醫生,說我們不去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十多年前,我作電視記者的時候,有一次要去韓國採訪亞洲影展。

當時出國的手續很難辦,不但要各種證件,而且得請公司的人事和安全單位出函。

我好不容易備妥了各項文件,送去給電影協會代辦的一位先生。
可是才回公司,就接到電話,說我少了一份東西。

「我剛剛才放在一個信封裡交給您啊!」我說。

「沒有!我沒看到!」對方斬釘截鐵地回答。

我立刻衝去了西門町的影協辦公室,
當面告訴他,我確實自己細細點過,再裝在牛皮紙信封裡交給了他。

他舉起我的信封,抖了抖,說:「沒有!」
「我人格擔保,我裝了!」我大聲說。

「我也人格擔保,我沒收到!」他也大聲吼回來。
「你找找看,一定掉在了什麼地方!」我吼得更大聲。

「我早找了,我沒那麼糊塗,你一定沒給我。」他也吼得更響。

眼看採訪在即,我氣呼呼地趕回公司,
又去一關、一關,「求爺爺、告奶奶」地辦那份文件。

就在辦的時候,突然接到中影「那個人」的電話。

「對不起!劉先生,是我不對,不小心夾在別人的文件裡了,
我真不是人、真不是人、…

某人去算命,算命師說他運氣好,沒想到......

■三、某人去算命。
「您正當運,擋都擋不住!」算命先生道喜:「唯一要注意的,是別跟也正當運的人鬥,兩虎相鬥,必受傷!就好比鑽石戒指不要跟鑽石戒指磨擦一樣的道理。」
    (網路圖片)
「那麼表示我可以跟不當運的人去鬥囉?」

「那也不行!」算命先生沉吟了一下:「當運的人去欺侮不當運的,是不厚道。不厚道的人,運走不長!」

「照您這麼說,我是誰也不能鬥了!」

「可不是嗎!人在運上,愈要謙沖自牧,不但不能鬥人,即使有點小虧,也不妨吃著。」

算命先生笑道:「有福氣,不獨享,讓大家分享,福澤才綿長!」--------
■四、某人去算命。
「你這一年,運氣特佳,無往不利!」算命先生說。

一年沒過,某人怒沖沖地跑來:「你說我運氣好,可是你知道嗎?我上個禮拜差點沒命!」

「你到哪兒去了?」我去了中美洲的戰區。」

「這就是了!」算命先生請某人坐下:「你想想看,從古到今,有多少算命的,他們為什麼沒算出唐山大地震、也沒料到南京大屠殺?

按說他們早會發現許多唐山和南京的人,在同一個時間死,而能知道有大災難來臨,他們為什麼沒能預警呢?」

算命先生嘆口氣:「如果一個好命的人,偏愛跟亡命之徒在一起。或一個好運的人,碰巧和一群壞命的人搭飛機,那一個好命是敵不過許多壞命的。天災、人禍也是這樣。個人的命再好,碰到天災人禍,也是擋不住的!」

某人怒氣平息了,算命先生送他到門口,叮囑地說:「人命易算,天命難測!自求多福、趨吉遠禍!」

■五、某人去算命。
算命先生看到生辰八字,才屈指,就搖了頭:「恕我直言,你恐怕過不了五十五歲那關!」

事隔多年,某人已過六十,事業宏發、身體健朗,笑吟吟地又在命相館出現:「您還記得我嗎?您曾經算我過不了五十五歲。」

算命先生一驚,再問一遍生辰八字,算了許久:「沒錯啊!你應該過不了五十五歲啊!除非你是大善人。」

「難道我這些年行的善事,可以改命?」

「當然!許多人的壞運,都因為你的善行而改好了,你自己的運能不改嗎?這世界就像水,總是平的。你今天送出一些水、明天又送出一些水,雖然是注進別人的水面,那水還是要回流的。回流之時,常是你缺水的難關。」

算命先生長身一揖:「命由己作,福由心生。積善之家,必有餘慶!大善人的命,難從天定,更由不得我算了!」

兩姊妹去算命,沒想到算命師說......

■一、兩姊妹去算命。 「妳三年前被人倒了一筆錢。」算命先生對妹妹說。
「是啊!您真是太準了。」妹妹擊掌稱好,旁邊的姊姊卻有了意見:「我當年跟妹妹一起被倒會,您為什麼沒看出我呢?」

算命先生一笑:「請問,當時是妳比較傷心,還是妳妹妹比較傷心?」
「當然是她!她差點氣得跳樓。」 姊姊說:「至於我,錢嘛!身外之物,我看得開!」
「這就對了!那筆倒掉的錢,傷了她的命,沒傷妳的命,所以只在她的命上留下疤痕。」
■二、兩兄弟去算命。 
「明年三月,你們都要發一筆財!」算命先生說。二人興匆匆地走了。
第二年的四月,兩兄弟又登門。哥哥一見面就道謝:「您真是金口,我果然上個月接了筆大生意,賺了不少。」
弟弟卻直嘆氣:「我上個月在辦公室摸彩,中了一千塊錢的小獎,難道也算發財嗎?」
「當然算!」
算命先生說:「同樣的財運,也要看你怎麼去把握。運氣就好像火種,可以點亮一跟蠟燭,也可以點燃一個火把,點爆一個火藥庫。當運氣到了的時候,正巧你哥哥在努力做生意,所以點亮他的生意。正巧你在摸彩,於是讓你中了獎。」

【超讚】孩子犯錯,不用批評,只需講這八句話,其餘都是廢話!

孩子長大的過程中,免不了會遇到各種問題。
作為家長這時不要急著插手,可以先問孩子八個問題,聽聽他們有什麼想法。

而往往問不到幾個問題,事情就已經很清楚並得到解決了。家長不妨可以一試。

第一個問題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這個問題看起來不起眼,但是非常重要。

許多成人碰到突發狀況時,會習慣性的太快下判斷:「一定是你先打他,他才會打你。」「一定是你做錯事,老師才會處罰你。」如果我們不讓孩子從他的角度說說事情的經過,很可能冤枉孩子。

況且,讓孩子有機會說話,即使真的是他的錯,他也會因為有機會為自己辯解而比較甘心認錯。

第二個問題是:「你的感覺如何?」

事情經過是客觀事實,當事人心裡受到的衝擊純然是主觀的感受,無所謂是非對錯。

很多時候,我們只是需要把自己的感受說出來而已。

一旦說出來,哭一哭,罵一罵,心情就會好多了。

腦科學研究表明,當一個人情緒強烈的時候,外在刺激不容易被腦部吸收。

也就是說,當一個人還有情緒的時候,別人說什麼他都會聽不進去。

總要等到他心情平靜下來,才可能冷靜思考。

所以如果我們希望孩子能夠聽得進去我們的意見,我們就需要先同理他的感情,讓他的情緒有個出口。

孩子夠冷靜之後,可以問他第三個問題:「你想要怎樣?」

這時不管孩子說出什麼驚人之語,先不要急著教訓他,而是冷靜的接著問他

第四個問題:「那你覺得有些什麼辦法?」

在這個階段,不妨跟孩子一起做腦力激盪,想各種點子,合理的、不合理的、荒唐的、可笑的、噁心的、幼稚的……腦力激蕩的重點就是允許任何看似無稽的想法。

這時候不論聽到什麼,都暫時不要做批評或判斷。

等到再也想不出任何點子的時候,就可以問他

第五個問題:「這些方法的後果會怎樣?」

讓孩子自己一一檢視,每個方法的後果會是什麼?你可能會很訝異的發現,大部分的孩子都明白事情的後果。

如果他的認知有差距,這時候就可以跟他好好討論,讓他明白現實真相。

這是一個很好的親子溝通機會,但是要避免說教,只要陳述事實就可以了。

然後問他:「你決定怎麼做?」

孩子一定會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狀況,如果他了解後果,通常會做出最合理、最明智的選擇。

即使他的抉擇不是成人期望的結果,也要尊重孩子的決定。

成人一定要言而有信,不能先問他怎麼決定,然後又告訴他不可以這麼決定。

這樣子,他以後再也不敢信任你了。

何況,就算他選擇錯誤,他從這個錯誤中也可以學習到更珍貴難忘的教訓。

接著問第七個問題:「你希望我做什麼?」 並且表示支持。

等到事情過…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