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11, 2016的文章


經濟學家與兩堆狗屎

兩個聰明的經濟學天才青年,經常為了一些高深的經濟學理論爭辯不休。
一天飯後一起去散步,為了某個數學驗證的證明兩位傑出青年又爭執了起來,正在難分高下的時候,突然發現前面的草地上有一堆狗屎。

甲就對乙說:「如果你能把它吃下去,我願意出五千萬。」五千萬的誘惑可真不小,吃還是不吃呢?

乙掏出紙筆,進行了精確的數學計算,很快得出了經濟學上的最佳報酬率解:『吃!』

於是甲損失了五千萬,當然,乙的這頓加餐吃的也並不輕鬆。

兩個人繼續散步,突然又發現另一堆狗屎,這時候乙開始劇烈的反胃,而甲也有點心疼剛才花掉的五千萬了。

於是乙對甲說:「你把它吃下去,我也給你五千萬。」

於是,不同的計算方法,相同的計算結果--『吃!』

甲心滿意足的收回了五千萬,而乙似乎也找到了一點心理平衡。

可是突然間,兩位天才同時嚎啕大哭:鬧了半天我們什麼也沒有得到,卻白白的吃了兩堆狗屎!

他們怎麼也想不通,只好去請教他們的教授,一位著名的經濟學泰斗為他們解釋原因。

教授聽了兩位高足的故事,沒想到這位經濟學泰斗竟嚎啕大哭起來。

好不容易等情緒穩定了一點,只見經濟學泰斗顫巍巍的舉起一根手指頭,無比激動地說:「一億啊!一億啊!我親愛的同學,我代表國家感謝你們,你們僅僅吃了兩堆狗屎,就為國家的GDP(國內生產毛額)貢獻了一億的產值!」

注意喔,政府公佈的GDP背後通常有這種陷阱,因為光是買空賣空,雖然增加數字,但並無法增進百姓的真正福祉。

一堆既天才又白癡的經濟精英的把戲(金融風暴就是他們的傑作)

頑皮鬼的惡作劇

有一個頑皮鬼無所事事的四處遊蕩,有天見到在山上潛心修行的老和尚,興起了嚇唬他的念頭。
於是頑皮鬼變化成無頭鬼走到老和尚的面前。

老和尚輕描淡寫的說:「真好,沒有頭就不會頭痛了。」


頑皮鬼很無趣的走開,之後又變成一個有頭有腳,但是沒有肚子的鬼,心想這一次一定可以把老和尚嚇到。

老和尚看了看說:「好棒,沒有肚子就不會肚子餓,再也不用費心找食物,真是幸福!」

頑皮鬼氣呼呼的走開,想了好久終於想到變成一個沒有五官的鬼,不信還嚇不倒老和尚。

老和尚還是淡淡的說:「沒有耳朵,就聽不見擾人的噪音;沒有眼睛,就看不見人間的醜陋;沒有鼻子,就不會流鼻水;沒有嘴巴,就不用辛苦的說話,真是值得高興。」

頑皮鬼再也沒輒了,只好認輸的離去。

啟示:

在我們的身邊,經常會有許多的考驗,就像頑皮鬼的惡作劇般,影響我們的生活與心情,常使得日子紛雜惱人。讓自己像老和尚擁有清明自在的心而不為所擾,生活就可以單純而可愛許多。

局長吃魚

這天是周末,按照慣例,單位的人又要聚在一塊喝酒,局長說這是深入基層、聯繫群眾的最佳途徑。
局長喜歡吃魚,在點菜的時候自然少不了點這道菜,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魚端上來了。

服務小姐認識局長,在往餐桌上放菜時很識相地把魚頭對準他。

不待大夥提議,局長就豪爽地連喝了三杯魚頭酒。


局長放下酒杯,就開始分配盤中的魚。

局長用筷子非常嫻熟地把魚眼挑出來,給他左右兩邊的兩位副局長一人一個,他說這叫高看一眼,希望二位今後一如既往地配合我的工作。

兩位副局長面帶微笑,感動地說謝謝局長,我們一定不辜負您的期望,全力支持您開展工作。 

局長把魚骨頭剔出來,夾給了財務科長,說這叫中流砥柱,你是我們局的骨幹,這個自然歸你。

財務科長受寵若驚,說了句「謝謝局長」。

局長把魚嘴給了他的“秘書”,說這叫唇齒相依。局長的“秘書”就拋給他一個源遠流長的媚眼,說謝謝局長。

局長把魚尾巴給了辦公室主任,說這叫委以重任。辦公室主任感激涕零,說謝謝老大。

局長把魚肚子給了策劃部主任,說這叫推心置腹。策劃部主任點頭哈腰,說謝謝局長。

局長把魚鰭給了行政部主任,說這叫展翅高飛,你是咱們局離局長最近的精英,絕對會步步高升的。行政部主任滿臉笑顏,說還望局長多多栽培。

局長把魚腚給了工會主席,說這叫定有後福。

分到最後,盤子裡只剩下了一堆魚肉。局長苦笑著搖搖頭,嘆了一口氣,說這個爛攤子還得由我收拾,誰讓我是局長呢?

蓮花的眼淚

我曾經聽過一個關於西藏喇嘛美麗的傳奇:
在一次圍戰中,一個士兵正要用槍打死一位老喇嘛時,
喇嘛對那個兵說:“你可以等一下嗎?”
"早晚也是死,為什麼要等?"那個兵說。

他的話還未說完,喇嘛已騰空而起,飛上數丈,
霎時又墜落下來,落地時竟是盤腿而坐,
原來他已經進入禪定,神識脫離而圓寂了。
他的眼角還掛著一滴晶瑩的淚。

喇嘛為什麼瞬間坐化呢?

原來在佛經記載,殺阿羅漢出佛身血者都要墮入無間地獄,
這位喇嘛悲憫要弑他的小兵,為免他造下惡業,寧可提前結束自己的今生。
那眼角的淚正是蓮花上最美的露珠。

記得第一次聽這則故事,心靈最深的一角被一些無法言說的東西觸動。

後來每一次,我遇到可恨的人、要動氣的事物時,那一角就立即浮起喇嘛縱身飛起的身影,那形影裡有無限的悲憫,比我所有的氣恨都更深刻動人。

"你可以等一下嗎?"這語句裡是飽含了慈悲,一點也沒有怨恨或氣惱,你輕輕重複一次,想到斯景斯情都要落淚的一種無比平靜的柔和的語。

這人間,還有什麼可以動氣的事?

這人間,還有什麼可恨的人嗎?

只要我們也做一朵清淨之蓮,時常掛著悲憫晶瑩的露水,那麼有什麼污泥可以染著我呢?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