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4, 2017的文章

我很害羞

一個大學社團的新生歡迎會上,幹部依例請新生們「自我介紹」。 (網路圖片 示意圖) 當一女生被點名站起來時,她羞怯地說:「我叫李×萍,很高興來參加這個社團……我比較害羞,但我是很好相處的人,希望大家多來找我玩!」
接著,輪到另一女生,她說:「大家好,我叫吳×卿……我的個性比較內向,不過我也是很好相處的人……希望大家常來找我聊天!」

接下來,輪到一男生,他說:「大家好,我叫陳×誠,我有很多優點,相信大家跟我相處久了,就會知道,希望以後大家多來發掘我的優點……」
在旁的一男學長聽到這裡,實在按捺不住,站起來說:「喂,拜託你們不要一直說『我很好相處,希望多來找我玩』、『我有很多優點,請大家多來發掘』好不好?我們都是大學生了,我們要學習主動關心別人、照顧別人,而不是坐在那邊,只會等別人來關心你、照顧你啊!」
學長這麼一說,許多女生都紅著臉、低著頭。
學長接著又說:「你們要搞清楚,沒有人天生有義務要對我們好,而是我們要主動去關心、照顧別人,才會交到好朋友!所以,你們要記得,『朋友』和『爸媽』不同,是不會自己從天上掉下來的!」
此時,一男新生舉手說:「報告學長,我覺得『爸媽』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而是--『我們』是天上掉下來的!」

日本有一家保險公司曾對東京、大阪的二十歲至四十九歲的日本人進行「人生課題的意識調查」,結果發現,不同年齡層的人都認為,「結交朋友」是人生最重要的課題!
可是,有趣的是,人都有「惰性、怯性」,也都習慣於待在一個「舒適區」(comfort zone)裡,而疏於主動結交朋友、也少主動與朋友們連繫;每個人都渴望認識好朋友,卻吝於「先給予、先付出、先主動」伸出友誼之手。
過去談得來的朋友,咱們多久沒連絡了?我們是不是可以主動打個電話問候、寫個卡片關心他們?
我就曾打個電話給久未連絡的朋友,他很高興地說,他剛好要組一個「未婚男女遊沙巴」的旅遊團,有廠商贊助,邀我一起免費同行。就這樣,我與一群未婚男女到馬來西亞一遊!
所以,朋友是生生不息的「長青植物」,也是「蔓藤植物」,它可以長得茂盛翠綠,來擴大我們的生活圈。
記得我有個女性朋友,已超過適婚年齡,但一直小姑獨處;其實,她滿喜歡某一位男士,而男士對她也有好感,但他們兩人一直保持若即若離的平淡關係。
我曾告訴她:「妳可以主動一點,約他吃飯、看電影、逛街啊,妳總要為自己製造點機會啊!」
可是,這女孩回答我說:「這不是我的…

女老師與調皮小學生

小明在學校打架,老師叫他明天請家長來學校。
(網路圖片 示意圖)
放學後,小明立刻跑到公園,花了500元雇用一位正在下棋的老頭。

第二天,老師看見小明和老頭便問:「小明,請問這位是…?」

小明說:「這位是我父親。」

老師連忙叫小明先站到辦公室外,然後輕聲的問那老頭:「老爸!你在外面有一個這麼大的孩子,老媽知道嗎?」


--------------------------------
人,常為了掩蓋自己的過錯而犯下更多的過錯,總覺得自己是幸運的,不會那麼倒楣被人發現,但偏偏總是人算不如天算,再縝密的算計總有難以預料的事。


就如小明自以為聰明,可以找人冒充父親來糊弄老師,讓自己做的壞事不至於被家人知道,誰知找來的人偏偏是老師的父親…

謊言終究還是謊言,即使今天僥幸的騙過他人,但總有一天仍有可能被人所發現真相,所以,做人還是誠實的好。

人生,偶爾重來過一次!

在近一小時的談話中,她提到的一件小事,也讓我回味、咀嚼良久。
小事是發生在她與先生相處上的,有一天,對他們而言是個特別日子,她早早的把孩子送到媽媽那兒,托媽媽照顧,她呢?就在家精心的準備了晚餐、收拾了環境,期盼兩個人可以度過一個只有兩個人的美麗夜晚。

等到他回家,一開始兩人還興緻很好,但不知怎的,談到一個話題,兩人就意見不合,接著就鬧口角,然後氣氛就凝住了,像是打了個死結,誰也無法一下子打開,原來是美好的一個晚上,在特別的日子裡,兩人都曾對這個兩個人可以安靜、親密的聊聊天、談談話有所憧憬,怎料落到這種境界?誰也不願意,也都深覺遺憾,但已經弄僵了怎麼辦?

她的另一半,竟在那急劇下降的冰凍氣氛中,突然一轉口說了句:「我們,像你們拍戲一樣,NG重來,好不好?」

說著,他就真的再把鞋穿好,拿著公事包、外衣,退出家門,再一次的按門鈴,再一次由她開門把他迎回家,再一次兩人開始交談─當然,因為是NG重來,所以也就避免了上一次的錯誤,兩個人就快快樂樂的度過一晚,而且,這件事也帶給她極深刻的印象,在節目中講起來時,她還眉飛色舞,形容著他們「好像小孩子玩家家酒一樣」,一切重來的經過。

多少時候,我們與親密的人相處,一不小心或是不知怎麼回事,就把原來的一樁好事弄砸了,而礙於面子,誰都不肯低頭認錯或化解死結,那麼何不NG重來一次?

好像看錄影帶倒帶一樣,把自己的情況也倒回去到某一點重來,可能會化解一些不愉快呢?

當然,我們也不得不承認,基本上人生是單行道,能「倒帶」的機會畢竟不多,不能時時NG處處倒帶,能小心翼翼的走每一步是最上策,但在某些情況下,偶爾來次NG,倒也是椿調劑生活、增加趣味的事,也是可帶給大家反省機會的好法子,你以為呢?很棒的NG生活在日常的點滴中我們是否也應抱著一顆歸零的心呢?

面對敵人,因為願意歸零而讓彼此有重新認識的機會,消弭敵意。

面對挫敗,因為願意歸零而讓自已有勇氣重新再來,一步一腳印的踏實。

面對憤怒,因為願意歸零可以讓自己心平氣和,累積逐漸的圓融。

因為願意歸零讓我們的心境可以如如不動。

降伏心魔,不會心由境轉生活的環境中有太多的混亂想快樂嗎?想變年輕嗎?你是否願意歸零呢?

尋佛的年輕人

有這樣一個古老的東方故事︰
從前,有個年輕人與母親相依為命,生活相當貧困。後來年輕人由於苦惱而迷上了求仙拜佛。

母親見兒子整日念念叨叨、不事農活的癡迷樣子,苦勸過幾次,但年輕人對母親的話不理不睬,甚至把母親視為他成仙的障礙,有時還對母親惡語相向。

有一天,這個年輕人聽別人說起遠方的山上有位得道的高僧,心裡不免仰慕,便想去向高僧討教成佛之道,但他又怕母親阻攔,便瞞著母親偷偷從家裡出走了。

他一路上爬山涉水、歷盡艱辛,終於在山上找到了那位高僧。高僧熱情地接待了他。

聽完他的一番自述,高僧沉默良久。


當他向高僧問佛法時,高僧開口道︰「你想得道成佛,我可以給你指條道路。吃過飯後,你即刻下山,一路到家,但凡遇有赤腳為你開門的人,這人就是你所謂的佛。你只要悉心侍奉、拜他為師,成佛是非常簡單的事情!」

年輕人聽了非常高興,謝過高僧,就欣然下山了。

第一天,他投宿在一戶農家,男主人為他開門時,他仔細看了看,男主人沒有赤腳。

第二天,他投宿在一座城市的富有人家,更沒有人赤腳為他開門。他不免有些灰心。

第三天、第四天……他一路走來,投宿無數,卻一直沒有遇到高僧所說的赤腳開門的人。

他開始對高僧的話產生了懷疑。快到自己家時,他徹底失望了。日落時,他沒有再投宿,而是連夜趕回家。到家門時已是午夜時分。疲憊至極的他費力地扣動了門環。屋內傳來母親蒼老驚悸的聲音︰「誰呀?」

「是我,媽媽。」他沮喪地答道。

門很快打開了,一臉憔悴的母親大聲叫著他的名字把他拉進屋裡。在燈光下,母親流著淚端詳他。

這時,他一低頭,驀地發現母親竟赤著腳站在冰涼的地上!

剎那間,靈光一閃,他想起高僧的話。他突然什麼都明白了。年輕人淚流滿面,跪倒在母親面前。

---------------------------
凡事先想到我們,才想到自己的人就是父母。

男子一路回家,人人聽到有人敲門要投宿,都是先處理好自己的事,如:整理好自己的服飾儀容後方才出來開門。

唯有父母一聽到自己孩子回來了,啥都不管就直接先衝到門口為我們開門。

此處有好酒出售

從前,有個商人在鎮上新開了一個店鋪賣酒;為了標榜酒美,招徠顧客,特奉厚禮請來幾個秀才,準備寫一個招牌,掛在酒店前。
(網路圖片 示意圖)
甲秀才揮筆寫出:“此處有好酒出售”七個大字。
店家見了,點頭讚許。

乙秀才指出:“這七個字過於囉嗦,應該把‘此處’兩字刪去。”
店家細想,也覺得有理。

丙秀才又說:“‘有好酒出售’中的‘有’字多餘,刪去更為簡約。”
店家也覺乾脆。

可是丁秀才又振振有詞道:“酒好與壞,顧客嘗後自有評價,‘好’字宜刪。”
店家沒有反對。

這時,甲秀才生氣地說:“刪來刪去,乾脆留一‘酒’字,更為奪目。”
店家欣然接受。

乙秀才又有意見:“賣酒嗎,不必寫招牌,路人見酒甕自然知道。”
店家點頭稱是。


於是,秀才們告退,商人白白送了厚禮。

--------------------
這樣的商家也太沒有主見了,大概也不用做生意了吧.......

農夫的心願

一個著名的畫家到鄉下一個風景美麗的地方度假。 他住在一個農夫的家裡。

他每天吃過早飯就帶著顏料和畫本出去繪畫。

一直到傍晚,天黑時,他才回到農夫家,美美地吃上一頓以後,才去睡覺。

當畫家的假期結束以後,他要付一些錢給農夫。

可是農夫說:
“不,我不需要錢。如果行的話,您就給我一張您作的畫吧!”

畫家看到農夫這麼喜愛他的畫,就表示衷心的感謝。


農夫接著說:
“我並不是為了別的什麼。我有個沒出息的兒子,他到巴黎去了,想成為一名畫家,他下次回家時,我就把您的畫給他看看,我想這樣一來,他就不會再想當畫家了。”

--------------------- 所以畫家的畫很漂亮,農夫兒子看到會慚愧而不當畫家;還是很難看,農夫兒子看到會覺得畫家沒前途而不當畫家呢??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