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12, 2017的文章

一個非常有趣的小實驗

隨機地在一個大學選取20個學生,請他們到飯店吃飯,分成二桌,這不能單吃飯,還得喝酒,喝啤酒,隨他們喝,最後A桌一共喝了20瓶,B桌一共也喝了有20瓶,酒喝完後,讓這20人進入酒店的20房間,不是讓他們睡覺,而是要讓他們做事,做什麼呢?
A桌的10人要做的是:每人在紙上填寫他今天晚上喝了多少酒。

B桌的10人要做的是:在紙上填寫除了自己以外,其他9人今天晚上喝了多少酒。

將他們填寫的紙收回計算,A桌10人每人填的數字相加,得到A桌喝酒總數X,B桌10人,將每人填寫的其他9人喝酒的數量相加再除以9,得其他人喝酒的平均數,然後再將10人的平均數相加得到B桌的喝酒總數Y。

讓人想不到的是,這第一次得到的X居然有38瓶之多,而Y且只有區區的8瓶不到。

實驗繼續,讓這20人在房間看電視,我們將他們喝酒的全部過程分別都拍下來了,讓他們自己去欣賞,2小時看完後,我們再讓他們填寫,A桌仍然填自己喝酒量,B桌仍然填寫其他9人的喝酒量,然後我們再計算。

發現X,Y都變了,X小了一些,變成32瓶,Y大了一些,變成10瓶,還不對。

我們再讓大家看電視,然後再填,每一次X,Y的值都在接近事實,但是即使到了第十次,我們發現X,Y仍然不等於20,這X,Y之間始終存在著差,這個差是什麼呢?他們代表著什麼呢?

這個差,我們在管理學上將它稱之為高估差。這個差,代表著我們人類的心理上存在著高估的現象。

這說明,人總是高估自己、低估別人。在組織管理中表現出人們總認為自己拿得少,幹得多,而別人總是拿得多,幹得少。

寓言故事 :九方皋相馬

伯樂是春秋戰國時期秦國有名的相馬高手,他的相馬技能是天下有名的。在伯樂暮年之時,秦穆公召見他時說:“在您的後輩人中有誰能夠繼承您尋找千里馬呢?”

伯樂回答道:“一般的良馬,它的特徵很明顯,可以從其外表上、筋骨上觀察出來。而天下難得的千里馬,表面上與一般的好馬差不多。 不過,一匹千里馬奔跑起來,刹那間從你眼前一閃而過,不一會兒遠馳得無影無蹤,讓人看不到飛揚的塵土,尋不著它奔跑的足跡。
我的兒子們都是才能低下的人,對於好馬的特徵,我可以告訴他們,對於千里馬的特徵,那只能意會,不可言傳,僅憑自己相馬的經驗來判斷,他們是無法掌握的。
不過,在過去同我一起挑過菜、擔過柴的人當中,有一個名叫九方皋的人,他的相馬技術很高,的確不比我低,請大王召見他吧。
秦穆公便召見了九方皋,並叫他到各地去尋找千里馬。



九方皋到各處尋找了三個月後,回來報告說: “我為大王您尋找到了一匹千里馬。
秦穆公急著問:“那匹馬是什麼樣的馬呢?” 九方皋回答:“那是一匹黃色的母馬。
秦穆公於是派人去取,卻是一匹黑色的公馬。這時候秦穆公很不高興,便把伯樂叫來,對他說:“你推薦的人連馬的毛色與公母都分辨不出來,又怎麼能認識出千里馬呢?太不中用啊!

伯樂這時長歎一聲說道:“想不到他識別馬的技術竟然高到這種地步了啊!這就是要高出我千倍萬倍乃至無法計算的長處了。九方皋看到的,是馬具有的精神和機能。
他看馬時,眼裏只看到了馬的特徵而不着馬的皮毛,注重它的本質,去掉它的現象;他只看那應該看到的東西,不去注意那不該注意的東西;他審察研究時,只注意那應該審察研究的方面,拋棄了那不必審察的方面。
九方皋相馬的價值,遠遠高於千里馬的價值,這正是他超過我的地方啊!

等到把那匹馬從沙丘那地方牽到秦穆公和伯樂面前時,大家一看,果然是名不虛傳的、天下少有的千里馬。


------------
故事寓意: 思考問題時要捨棄固有的觀念才能有所專注,同時在理性認識的基點下,才能得以將獲得的感性材料去偽存真,去粗取精;才能把握住事物的根本,不為假象所迷。
文章來源:大紀元時報

一支沒肉的骨頭

一天吃午飯,我端著碗坐在樹陰下,發現地上一塊骨頭爬滿了螞蟻。這些螞蟻忙得熱火朝天不亦樂乎,而骨頭卻紋絲不動,況且,骨頭上也沒肉,拖回去幹什麼? 我覺得好笑,也為螞蟻們的勤奮而感動,於是撿了塊肥肉,為便於拖運,還嚼碎了吐在地上,給它們。
但是,這些螞蟻全神貫注於骨頭,根本不知道附近有美味的肥肉。它們上下左右地爬啊、咬啊、拽啊,黑壓壓一片,眼看著勞動力過剩,就是沒有誰往肥肉這邊跑一步。

我閒著沒事,想看看這些碎肉最終歸誰。因為附近的樹根、牆角有好幾處螞蟻窩,總會有“人”發現的。

這時,骨頭邊出現一隻神態慌張的螞蟻,好像是剛剛趕來的。兄弟們忙於拽骨頭,沒有誰注意它。它圍著骨頭跑來跑去,想幫一把,但擠不上去。它似乎很生氣,甚至向骨頭髮起衝鋒,但仍然被兄弟們擠了下來。

這只螞蟻終於喪氣了,在外圍轉了幾圈,像是在思考什麼。接著,它離開兄弟們,向別處走去。一路走走停停,顯然是想開闢新的戰場。走到牆角處,它一轉身,向肥肉這邊爬來。

我很興奮地盯著它,期待它撞上好運!果然,它的觸角準確地碰上了肥肉!只見它一愣,然後迅速咬住一顆肉粒,拼命拖!當大部隊還在攻打那塊沒有指望的骨頭時,這只單槍匹馬的小螞蟻在別處獲得了好運。

有時,大眾趨之若鶩的事情未必有多大價值,適當的時候,我們不妨離開人群,像那隻小螞蟻一樣,去尋找沒人搶奪的肥肉。

能持心

阿伯拉罕·林肯曾兩次經商賠本、八次競選落敗,可他一直沒有放棄。而所有磨難一旦不能將你擊垮,就一定使你更強。林肯屢撲屢起、愈挫愈堅,於1860年終於贏得美國總統大選,書寫了一個奮鬥者的偉大傳奇。應該說,林肯並非歷屆美國總統中最有天份的,但絶對是最善堅持的。
而堅持不一定為爭第一、爭卓絶,有時為的只是心安。1968年墨西哥城奧運會,最後跑完馬拉松比賽的,是來自坦桑尼亞的約翰·亞卡威。他在途中不慎摔傷了腿,當一拐一拐跑進運動場時,已是當晚七時半。

但看台仍然留下1000多名觀眾,全體起立為他鼓掌歡呼。賽後有人問他為何不棄賽,約翰回答:「國家派我從非洲繞行3000多公里來參加比賽,不是就為了起跑,而是要完成整個賽程。」

當然,堅持也不可盲目。人有時過於執着,反是對自己的嚴重傷害。高明的能持,貴在分清哪些應堅持,哪些須放下。如果說堅持是一種硬氣,放下就是一種大氣。

理性的堅持,應當隨時間的推移,讓人心更充實、更開闊,而不是始終背着沉重的包袱。虛妄的執着,則往往死抓着某樣東西不放,患得患失,甚至在固執、偏執中將路越走越窄。

懷能持心,關鍵是堅持該堅持的,放下該放下的,那麼怎樣才能分辨妥貼?

我們且聽一則故事:一位父親因兒子缺乏男子漢氣概,特請拳師訓練。半年後,拳師專門安排了一場拳擊比賽,但與男孩對打的是一位教練。很顯然,男孩頻頻倒地,但都站起來繼續搏擊。

父親賽後頗為沮喪,可拳師的話意味深長:「我很遺憾,你只看到了表面的勝負,卻沒看到你兒子倒下去又立刻站起來的勇氣。這才是真正的男子漢氣概!」同一個場景,父親看到的是輸贏,拳師看到的是精神。

人生究竟何求?假如非得擊敗教練,男孩並不具備這樣的實力,甚至苦練一輩子,都不一定有機會。若以此為念,那就過於執着,極易為挫敗損傷。而理性的堅持,是與自己而非別人較勁。

男孩的每一次站起,都是拒絶放棄,都是對自己的超越。他堅持到比賽最後,就是戰勝自己的贏家。有了這樣的韌勁,男孩便已無敗。只要不懈地磨練,或許某一天他也能就擊倒那曾無比強悍的對手。

可見,堅持與執着實不相同,執着拘泥於結果,堅持着眼於過程。就像約翰參加的那場馬拉松比賽,若執着於獎牌與名次,他早已一敗塗地。

但約翰並不為領獎而奔跑,正因如此,他在孤獨且痛苦的堅持中,仍能感受着前進的充實和快樂。這其實不單限於竟技場,包括做其他事。

我們通常說「堅持就是勝利」,不等於堅持都能心想事成…

能持是一句承諾,需要堅持的態度與堅守的精神!

小時候看電影《少林寺》,老和尚在寶殿上問李連杰扮演的覺遠:「盡形壽,不殺生,汝今能持否?盡形壽,不偷盜,汝今能持否?」當問到第三戒:「盡形壽,不淫慾,汝今能持否?」鏡頭轉向寺前柱子後邊的牧羊女,眼中一片深情哀怨。覺遠略有所思,但還是點頭受戒,「能持。」
能持是一句承諾,需要堅持的態度與堅守的精神。佛門講求「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所以持戒分兩種:一是止持,即規定哪些不能做;二是作持,即規定哪些必須做。受戒容易守戒難,難在持之以恆。其實何止是佛家弟子,置身滾滾紅塵中的每個人,若想有所追求、有所成就,怎可不心有所持、心中能持?

相傳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曾教學生甩手,要求大家每天三百下。一個月後,五分之四的學生堅持下來;二個月後,只剩下五分之三;一年後再問,僅一人舉手。這位學生,就是後來與蘇格拉底齊名的柏拉圖。

對此故事的真實性,雖然我有幾分懷疑,但它蘊含的道理千真萬確。每個人的成功各有機緣,而不可或缺的因素是堅持。因為一個人即便能力、機遇兼備,要實現一項目標,通常也難一蹴而就,必須一步一個腳印。

荀子曰:「騏驥一躍,不能十步;駑馬十駕,功在不捨。」不僅古今中外成大事者如此,我們平日要養成一個習慣、履行一項約定,也不可不堅持。事實上,許多人未能成功,並非沒有實力與機會,只因半途而廢,以致在離終點僅幾步之遙的地方垮了。

懷一顆能持心,是在既定目標下一以貫之,那是一股不達目的不放棄的韌勁。縱然遇到形形色色的障礙,他仍不斷前行。可以想見,即使邁進的步子再小,只要不停頓,總能積小步為大步,一寸一尺接近山之巔、路盡頭。

但也應看到,做任何事,三天打魚容易,可天天打魚畢竟乏味,由於自身惰性、外部誘惑等諸多干擾,兩天曬網也是人的本能反應。因此,心中能持,緣於心中有夢。

王陽明有言:「志不立,天下無可成之事」。只有選好足以激勵自我的奮進方向,人們才能「面壁十年圖破壁」,在枯躁、寂寞中更有定力,在困難、屈辱中更能忍耐,也更有一股信念和血氣走到最後。

角度比距離更重要!

一位哲人說:“角度比距離更重要!”
人們察人觀物,並非距離越近,看得越仔細,而是只有從不同的角度,反復觀察才能認識得更全面、更透徹、更清晰。


宋代詩人蘇東坡《題西林壁》雲:“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可謂是對角度的充分肯定。人在廬山中,反而不識廬山真面目;倘若跳出廬山看廬山,則遠近高低,各顯異彩。

觀察中,角度為何比距離更重要呢?因為角度是觀察人、觀察事物的出發點。人們從什麼角度看問題,就會得出什麼結論。從不同角度得出的結論不僅難以一致,而且有時卻可能迥異。

有人習慣站在自己的角度看自我,總覺得自己懷才不遇,總覺得自己不幸運、不快樂、不幸福。殊不知,周圍還有更多的人在“另眼”觀察你、評價你。這個“另眼”就是另一個“角度”。站在他人的角度看你:“懷才不遇”既可能是“不善表現”的結果,也可能是“自欺欺人”的藉口,甚至很可能你本來就是“平庸無能”之輩。你可以自己認為自己不幸福,但在很多人眼裡你卻是“被快樂縈繞著的幸運者”。我們見過遭遇失戀的男女常常痛不欲生、渾渾噩噩,總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傷心的、最可憐的、最倒楣的人。可在別人的眼中,“失戀”卻是一個難得的機遇、一個非凡的磨煉、一筆寶貴的人生“財富”!而這,也正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的道理所在。

戰國時期,趙國大將趙奢的兒子趙括自小熟讀兵書,口若懸河,自認為是一個帶兵的將才。可知子莫如父,其父趙奢卻認為兒子只會誇誇其談,難當帶兵打仗大任。在趙國與秦國的“長平之戰”中,趙括替代老將廉頗擔當主帥。他果然一味照搬兵書,結果趙軍慘敗,趙括自己也被秦軍亂箭射死,最終落了個“空談誤國”的千古駡名。

人們眼中為何總是出現失真的“我”呢?

為什麼你自己認為了不起的東西,在別人看來卻並非特別,並沒有那麼不平凡;而你自己認為痛苦、煩惱的事情,在別人眼中根本就不值得一提?這是因為對“自我”正確的觀察、客觀的評價,並非來自自己,而常常來自他人。檢驗真理的標準是實踐,這個實踐當然包括自我感覺,但更多則包括他人的評價與認可,包括世間一切客觀要件當做你的“參照物”,當做你的觀察座標。

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而瞭解對方易,瞭解自己難。其實,要真正瞭解自我,不妨來一個換位思考,不妨試著從別人的立場、別人的角度去觀察。這樣,你才能擯棄自我“感覺良好”的弊端,才能真正走出“完美主義”的誤區。如果你總是站在自…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