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1, 2016的文章

上等人談智慧;中等人談事情;下等人談是非

付出、交換、索取...

上等人 付出;
中等人 交換;
下等人 索取。

(圖片翻攝自網路)




能力... 脾氣...

上等人 有能力沒脾氣;
中等人 有脾氣有能力;
下等人 沒能力有脾氣。

(圖片翻攝自網路)



上等人 人讚美人;
中等人 人不理人;
下等人 人踩人。


(圖片翻攝自網路)



上等人 信念堅定;
中等人 相信自己;
下等人 恐懼懷疑。

(圖片翻攝自網路)



上等人 付出行動;
中等人 用腦算計;
下等人 用情緒處理。

(圖片翻攝自網路)



知識是學出來的,
能力是練出來的,
境界是修出來的。

(圖片翻攝自網路)



萬丈紅塵千杯酒,千秋大業一壺茶。

(圖片翻攝自網路)



天雨大,不潤無根之草;

道法寬,只渡有緣之人。

(圖片翻攝自網路)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圖片翻攝自網路)


人的價值,人的一生,
就是體道、悟道、得道的過程。



我命由我不由天

用出世的智慧,做入世的事情。

(文章來源)


如果屬於上等人,那麼恭喜你~
要記得,
別讓自己成為中等人和下等人唷!

原來福報會這麼點點滴滴折掉!不是菩薩不保佑你,而是你把菩薩給的又丟掉了!

也許有的人不斷地修福,經常去印經或做其它的善事,可是,境遇仍不是那麼順利,有病者病不見輕,貧窮者依然貧窮,所求者皆不遂願;於是便會埋怨上蒼不平,為何自己這麼利益他人,卻還不如那些沒行善事的人,便會對佛菩薩不滿,認為沒有照顧自己。

我們一邊在積極修福的同時,是否也在不停地折損自己的福分呢?

自己積的福已在自己的起心動念、言語造作中被折損了,自己還不知道的實在是大有人在。


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們是否注意過自己的心,我們所說的話,我們所做的事?真正去觀察到!

當看到別人陞官發財的時候,特別是才能不如自己的人,靠排斥自己而升了官的人,我們的心裡是酸溜溜的,還是很反感;是在感受別人的喜悅,在為他們祝福?還是忿忿不平,或嗤之以鼻而看不起他呢?

我們吃飯的時候,吃到不合胃口的食物時,是會生氣的倒掉,或埋怨飯做的不好呢?還是會時時去感恩種田人的辛苦,賣菜人的辛勞,或是做飯人的用心呢?


在路邊看到行乞的人,你是不是認為他在假裝殘疾,在行騙;或給他錢的時候,自己有一種看不起他,可憐他,或者想自己是在做好事,在救人,在做善事的呢?

在看到某些人行為不端,後來生了一場大病,自已是不是在想:看吧,這就是報應,行惡的人終究是會有惡報的。此時,會不會清楚地知道,自己已在興災樂禍之中了呢?



此心,到底是刻薄還是仁厚,我們知不知道呢?


可是,應該清楚,在一瞬間看到別人受災而心中大快的時候,那種興災樂禍的念頭,已經在折損自己的福報了。不管是什麼事,起心動念都會起作用,都會折損自己的福報,不是做了才算的。這樣細細算來,自己的福報都不知道被自己折掉多少,實在是可惜啊。就像一個破了的桶,你不停地向裡面倒水,水卻一直在流掉。

其實,惜福比造福更可貴。在惜福的時候,你懂得去感恩付出的人,懂得珍惜,懂得勤儉。可是,在造福的時候,一味地希望能多—點,再多一點,這顆貪求的心,也許已經使白己更加地墮落。

若能一面造福,一面惜福,再注意不要折福,相信福分的積累,一定是大幅度地上升。而且,這個福來的時候,你會享受得很快樂,因為你的心是善的。當只是用錢財來布施,回來的也是錢財,也許你的生活依然會不太舒服,因為你看別人不順眼。可是,若能反觀自己的心,布施自己的善良、慈悲、喜悅給別人,你所得到的,就不僅僅是財富而已。

所以,要讓自己幸福一些,還要注意,不要在點點滴滴處,折損自己的福分。

所以,一定要看到自己的心…

這些人給服務生高額小費當作做善事,但收到小費的女服務生卻...

美國速食業員工,工時長、薪資低,卻沒有像其他餐廳服務生一樣有小費的待遇,通常都是社會最底層的人做的工作,工資連付房租都有困難。

一群人知道這個狀 況,於是付給每位員工高額小費...


但影片最後的服務生,在收到小費後,竟然無私的再把一部分送給了街友,這舉動讓觀看者都流淚了。

黃石公為什麼能讓張良替他穿鞋?

輔佐劉邦建立大漢王朝的張良,有一則婦孺皆知的故事:他替圯橋上的一位老人家(黃石公)穿鞋,黃石公稱讚他「孺子可教」,而送給他一本兵法書,張良後來就靠這本兵法書幫助劉邦奪得天下。故事似乎是在宣導敬老尊賢,它不僅是在做好事,而且還善有善報。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張良之所以會替黃石公穿鞋,除了他宅心仁厚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前行因素,...

就是黃石公先要他將掉到橋下的鞋子撿起來,在張良照做後,黃石公才又提出穿鞋這個更苛的要求,張良的答應第二個要求,其實是在反映一種常見的人性,叫做「登門檻效應」。


「登門檻效應」原意是指推銷員只要能讓對方答應開門,把腳踏進他的門檻,那就有很大的機會能推銷成功;現在則用來泛指先讓對方答應一個較小的要求,然後再提出一個較大的要求,那麼較大要求被接受的可能性即大增的現象。它也叫「得寸進尺法」,意思是說,如果你想要對方給你「一尺」,那你就讓對方先給你「一寸」。

心理學家弗利曼在加州小鎮做過如下實驗:由一人喬裝是社區交通安全協會的成員,詢問社區住戶是否願意在住家窗戶上貼一張「做個安全駕駛」的三吋見方貼紙,很多人都答應了,而且也照做了。兩個禮拜後,另一個喬裝的協會成員又來到同一社區,問住戶是否願意在住家的草坪上插一塊看起來不太美觀的「小心駕駛」標語牌。結果,已經在窗戶貼了交通安全貼紙的住戶有76%答應這個令人有點為難的要求,而第一次聽到這個請求的住戶只有17%答應。

這種得寸進尺法可以被運用在很多方面,譬如加拿大癌症學會以傳統方式直接向多倫多市民募款,成功率為46%;但採用心理學家普利納的方法後,募款成功率竟高達90%!訣竅就是將募款分為兩個步驟:第一天先請在場的市民戴一枚為癌症慈善捐款做宣傳的紀念章,每個參加者都同意了。第二天,再請這些佩戴紀念章的人們捐款,結果成功率就多出一倍。


黃石公如果直接要求張良:「你把橋下的鞋子撿起來,然後替我穿上!」這樣的要求就顯得太過份,張良會不會答應很難說。但黃石公顯然不會這樣說,他知道必須將它拆成兩個要求才較能被接受,因為他是一個「智慧老人」。

一艘遊輪遭遇海難,丈夫不顧妻子跳上了救生艇。妻子站在漸沉的大船上,喊出了一句話…

一艘游輪遭遇海難,船上有一對夫妻好不容易來到救生艇前,艇上只剩一個位子,這時,男人把女人推向身後,自己跳上了救生艇,女人站在漸沉的大船上,向男人喊出了一句話……

講到這裡,老師問學生:「你們猜,女人會喊出什麼話?」 學生們群情激憤,都說「我恨你」、「我瞎了眼」……












這時老師注意到有個學生一直沒發言,就向他提問,這個學生說:「老師,我覺得女人會喊——照顧好我們的孩子!」

老師一驚,問:「你聽過這個故事?」

學生搖頭:「沒有,但我母親生病去世前,就是對我父親這樣說的!」

老師感慨道:「回答正確,下面,大家聽我把這個故事講完。」 輪船沉沒了,男人回到家鄉,獨自帶大女兒,多年後,男人病故,女兒整理遺物時,發現了父親的日記,原來,父親和母親乘坐游輪時,母親已患了絕症,關鍵時刻,父親衝向了那唯一的生機,他在日記中寫道:「我多想和你一起沉入海底,可我不能,為了女兒,我只能讓你一個人長眠在深深的海底……」

故事講完,教室裡沉默了,老師知道,學生們已經聽懂了這個故事:世間的善與惡,有時錯綜複雜,難以分辨,所以不要,不可輕易論斷他人!

最後的遺言...

他是一個劫匪,坐過牢,之後又殺了人,窮途末路之際他又去搶銀行。

  是一個很小的儲蓄所。搶劫遇到了從來沒有過的不順利,兩個女子拼命反抗,他把其中一個殺了,另一個被劫持上了車。因為有人報了警,警車越來越近了,他劫持著這個女子狂逃,把車都開飛了,撞了很多人,軋了很多小攤。

  這個剛剛21歲的女孩子才參加工作,為了這份工作,她拼命讀書,畢業後又托了很多人,沒錢送禮,是她哥賣了血供她上學為她送禮,她父母雙亡,只有這一個哥哥。
她想她真是命苦,剛上班沒幾天就遇到了這樣恐怖的事情,怕是沒有生還的可能了。

  終於他被警察包圍了,所有的警察讓他放下槍,不要傷害人質,他瘋狂地喊著:“我身上好幾條人命了,怎麼著也是個死,無所謂了。”說著,他用刀子在她頸上劃了一刀。

  她的頸上滲出血滴。她流了眼淚,她知道自己碰上了亡命徒,知道自己生還的可能性不大了。

  “害怕了?”劫匪問她。

  她搖頭:“我只是覺得對不起我哥。”

  “你哥?”“是的,”她說,“我父母雙亡,是我哥把我養大,他為我賣過血,供我上學,為了我的工作送禮,他都二十八了,可還沒結婚呢,我看你和我哥年齡差不多呢。”

  劫匪的刀子在她脖子上落了下來,他狠著心說:“那你可真是夠不幸的。”

  圍著他的警察繼續喊話,他無動於衷,接著和她說著她哥。他身上不僅有槍,還有雷管,可以把這輛車引爆,但他忽然想和人聊聊天,因為他的身世也同樣不幸,他的父母早離了婚,他也有個妹妹,他妹妹也是他供著上了大學,但他卻不想讓他妹妹知道他是殺人犯!
善良的故事

  她和他講著小時候的事,說她哥居然會織手套,在她13歲來例假之後曾經去找一個20多歲的女孩子幫她,她一邊說一邊流眼淚。他看著前方,看著那些喊話的警察,再看著身邊講述的女孩,他忽然感覺塵世是那麼美好,但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他拿出手機,遞給她:“來,給你哥打個電話吧。”

  她平靜地接過來,知道這是和哥哥最後一次通話了,所以,她幾乎是笑著說:“哥,在家呢?你先吃吧,我在單位加班,不回去了……”

  這樣的生離死別竟然被她說得如此家常,他的妹妹也和他說過這樣的話,看著這個自己劫持的人,聽著她和自己哥哥的對話,他伏在方向盤上哭了。

  “你走吧。”他說。

  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快走,不要讓我後悔,也許我一分鐘之後就後悔了!”

  她下了車,走了幾步,居然又回頭看了他一眼。她…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