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6, 2016的文章

一切自有安排

北歐一座教堂裡,有一尊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苦像,大小和一般人差不多。因為有求必應,因此專程前來這裡祈禱,膜拜的人特別多,幾乎可以用門庭若市來形容。
教堂裡有位看門的人,看見十字架上的耶穌每天要應付這麼多人的要求,覺得於心不忍,他希望能分擔耶穌的辛苦。有一天他祈禱時向耶穌表明這心願。
意外地,他聽到一個聲音說:「好啊!我下來為你看門,你上來釘在十字架上。但是,不論你看到什麼、聽到什麼,都不可以說一句話。」看門先生覺得這個要求很簡單。
於是耶穌下來,看門的先生上去,像耶穌被釘在十字架般地伸張雙臂。本來苦像就雕刻得和真人差不多,所以來膜拜的群眾不疑有他,這位先生也依照先前的約定,靜默不語地聆聽信友的心聲。來往的人潮絡繹不絕,他們的祈求,有合理的,有不合理的,千奇百怪不一而足。但無論如何,他都強忍下來而沒有說話,因為他必須信守先前的承諾。
有一天來了一位富商,當富商祈禱完後,竟然忘記手邊的袋子便離去。他看在眼裡真想叫這位富商回來,但是他憋著不能說。接著來了一位三餐不繼的窮人,他祈禱耶穌能幫助它渡過生活的難關。當他要離去時,發現先前那位富商留下的袋子,打開裡面全是錢。窮人高興得不得了,耶穌真好,有求必應,萬分感謝地離去。
十字架上偽裝的耶穌看在眼裡,想告訴他這不是你的。但是,約定在先,他仍然憋著不能說。接下來有一位要出海遠行的年輕人來到,他是來祈求耶穌降福他平安。正當要離去時,富商衝進來抓住年輕人的衣襟要年輕人還錢,年輕人不明究理,兩人吵了起來。這個時候,十字架上偽裝的耶穌終於忍不住,遂開口說話了。
既然事情清楚了,富商便去找冒牌耶穌所形容的窮人,而年輕人則匆匆離去,恐怕搭不上船。這時偽裝成看門的耶穌出現,指著十字架上說:「你下來吧!你沒有資格在那個位置了。」
看門人說:「我把真相說出來,主持公道,難道不對嗎?」
耶穌說:「你懂得什麼?那位富商並不缺錢,他那袋錢不過用來嫖妓,可是對那窮人卻是可以挽回一家大小生計;最可憐的是那位年輕人,如果富商一直纏下去延誤了他出海的時間,他還能保住一條命,而現在他所搭乘的船正沉入海中。」


‧這是一個聽起來像笑話的寓言故事,卻透露出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常自認為怎麼樣才是最好的,但事與願違,使我們意不能平。
我們必須相信:目前我們所擁有的,不論順境、逆境,都是對我們最好的安排。若能如此,我們才能在順境中感恩,在逆境中依舊心存喜樂。人生的事,沒有…

啟思故事:千里馬的迷思

有一匹年輕的千里馬,在等待著伯樂來發現牠。

商人來了,說:「你願意跟我走嗎?」
馬搖搖頭說:「我是千里馬,怎麼可能為一個商人馱運貨物呢?」
士兵來了,說:「你願意跟我走嗎?」
馬搖搖頭說:「我是千里馬,怎麼可能為一個普通士兵效力呢?」

獵人來了,說:「你願意跟我走嗎?」
馬搖搖頭說:「我是千里馬,怎麼可能去當獵人的苦力呢?」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這匹馬仍然沒有找到理想的主人。

一天,欽差大臣奉命來民間尋找千里馬。

千里馬找到欽差大臣,說:「我就是你要找的千里馬啊!」
欽差大臣問:「那你熟悉我們國家的路線嗎?」馬搖了搖頭。

欽差大臣又問:「那你上過戰場、有作戰經驗嗎?」
馬搖了搖頭。欽差大臣說:「那我要你有什麼用呢?」


馬說:「我能日行千里,夜行八百。」

欽差大臣讓牠跑一段路看看。馬用力地向前跑去,但只跑了幾步,牠就氣喘吁吁、汗流浹背了。「你老了,不行!」欽差大臣說完,轉身離去。


版主思:
這匹千里馬就猶如一些好高騖遠的人,對工作東挑西選、嫌東嫌西,最後落得高不成,低不就,終被社會所淘汰而荒廢一生。

故事訓誡您我,即使學識淵博,初出社會時未必就一定要進入大公司或一定要擁有高規格的待遇,有時先在小公司好好磨練,從實務中印證自己所學,並加以修正,待經過一段時間磨練讓自己更為成熟時,再來考慮自己的出路反而更穩妥。

畢竟,有能者多,但識人者少,即使是千里馬,終其一生也未必能碰上一位伯樂,與其一直等待伯樂的出現,不如加強自己所能,若日後仍無法碰上伯樂,至少經過數年的磨練後眼前能走的路已變的更加寬廣。

九尾貓的傳說

傳說貓每修煉二十年,貓就會多長出一條尾巴,等到有九條尾巴的時候,就算功德圓滿了。
可是,這第九條尾巴卻是極難修到的,當貓修煉到第八條尾巴時,會得到一個提示,幫助它的主人實現一個願望,心願完成後,會長出一條新的尾巴,但是從前的尾巴也會脫落一條,仍是八尾。這看起來是個奇怪的死循環,無論怎樣都不可能修煉到九條尾巴。


有一隻很虔誠的貓,已經修煉了不知道幾百年,也不知道幫多少人實現了願望,但仍然是八條尾巴,它向佛祖抱怨,這樣下去如何才能修煉得道?佛祖只是笑而不答,它只得繼續修煉。
有一天當它在暴風雨中回到它藏身的村莊,遇到一個少年被狼群圍攻,以它的造化,當然不費吹灰之力地趕走了狼群,救下了這個少年,之後發現這個少年是它第一位主人的後代。按照規矩,它需要幫少年實現一個願望,然後脫落一條尾巴再長出一條新的尾巴,繼續它的死循環。


少年當然是欣喜若狂,九尾貓的傳說在當地不知流傳了多少年,而自己何其有幸,竟然成為了八尾貓的主人,還有一個不論多奢侈都能夠實現的願望!八尾貓問少年的心願是什麼,他一時之間竟回答不出來,於是八尾貓變化成一隻普通的貓咪,暫且跟少年回到了他家。

在之後的幾天裡,少年小心翼翼地與八尾相處,發現它的眼神裡除了看透世事的淡然以外,竟然還有些許悲哀。當他得知了死循環的秘密之後,竟然對這只神通廣大的貓產生了憐憫。



終於有一天,八尾貓待得不耐煩了,便問少年到底有什麼願望。
少年想了想,問,“什麼願望都可以實現嗎?”
八尾不屑地瞥了他一眼。

少年接著一字一頓地說,“那麼,我的願望就是,你能有九條尾巴。”

八尾貓愣住了,眼睛裡充滿了疑惑,隨後是一種難以言表的感恩眼神。
它俯下身,舔了下少年的手,很溫暖。


於是,八尾貓長出了華麗的第九條尾巴,變成了真正的九尾貓。
而少年的一生,也過得十分幸福美滿。



故事到這裡結束。原來得道的天機是如此,只有遇到一個肯讓它圓滿的人,八尾貓才能有九條尾巴。以前的人都自私地為自己考慮,覺得八尾貓為他們實現任何願望都是應該的,從不會考慮八尾貓的感受,可是每一條尾巴都要付出八尾貓幾十年的修煉。


當我讀到少年的願望時,著實吃了一驚,一直以來,不管是阿拉丁神燈還是雅各斯的猴爪,人們在得到命運的眷顧時,所許的願望都是為了自己。對於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人們總是享用得如此理所當然。


而耗費自己難得的運氣去成全別人的圓滿,這或許是世間最大的慷慨、最真心的回饋了吧。

生死關頭,態度與風度依然要漂亮

生死關頭,態度與風度依然要漂亮

有位朋友在搭國內班機時,碰到了生死存亡的緊急狀況。
快降落時,飛機遇到了亂流,不斷上下震盪,桌上的刀叉都飛到天花板上,像亂箭一樣的掉下來。

整個飛機上的乘客都尖叫嘶嚷,尖叫了十分鐘後,飛機的狀況還是很糟,剛剛尖叫的人,已經叫到聲嘶力竭,飛機上有個和尚,開始念起經來。
這時,有宗教信仰的人也開始仿效他,機艙裡充滿各式各樣禱告和念經的聲音,然而,飛機的震盪幅度卻有增無減。


經念完了,全部的人都陷入沉默的寂靜中,有位老先生以沉穩的聲音打破寂靜,說:「現在,還是請大家把身分證放進內衣裡吧!」
全機愕然。


他解釋:「這樣,萬一發生了什麼事,人家才認得出你是誰,家人才找得到你。」所有的乘客都默默的照做了。


所幸飛機並沒有失事,在降落前恢復了平穩,呆若木雞的乘客,在驚嚇中聽到了起落架觸地的聲音。
飛機雖然平安降落,大家還失魂落魄,一直到回到家中,推門的那一剎那,她才感覺到胸罩裡有個硬硬的東西:身分證!

返家途中,她還在發呆,忘了把身分證拿出來。

不能改變就接受

死裡逃生,使她重新思考人生,也獲得了一種「就算碰到再大的困難,也能夠鎮定自若的能力」。


她說,每次在遇到難以解決的困難時,她總會想到「把身分證放在內衣裡」的那一刻──人生中並沒有任何危機,比生死關頭更難處理,只要能夠在危急保持冷靜,想到「怎麼樣善後是最好的方式」,就可以做出最理性的瞬間判斷。


難怪,不管她碰到什麼事情,臉上總能掛著從容的微笑,不管再怎麼忙,態度與風度依然漂亮。

她的故事也給我相當大的啟示:把身分證放在內衣裡的智慧,就是認清「什麼是我可以改變的」和「什麼是我不能改變的」的區別。

可以改變時,請盡力改變;不能改變時,請心平氣和接受。



富翁吃西瓜

一個青年向一個富翁請教成功之道,富翁拿出了三塊大小不等的西瓜放在青年面前:“如果每塊西瓜代表一定程度的利益,你選擇哪塊?”“當然是最大的那塊!”青年毫不猶豫地回答。


富翁一笑:”那好,請吧!”富翁把最大的那塊西瓜遞給青年,自己卻吃起了最小的那塊。很快富翁就吃完了,隨後拿起了桌上的最後一塊西瓜得意地在青年面前晃了晃,大口吃起來。青年馬上就明白了富翁的意思:富翁吃的瓜雖無青年的瓜大,卻比青年吃得多。

如果每塊代表一定程度的利益,那麼富翁佔的利益自然比青年多。

吃完西瓜,富翁對青年說:”要想成功,就要學會放棄,只有放棄眼前利益,才能獲得長遠的大利,這就是我的成功之道。”


版主思:凡人之所以不能獲得大利,就是因為凡人只看重眼前的利益,被眼前的利益所囚困,迷惑了雙眼。

【胡雪巖故事】一生最大的寶藏

初春的一天上午,胡雪巖正在客廳里和幾個分號的大掌柜商談投資的事情。談到最近的幾筆投資時,胡雪巖面色凝重。店裡的掌柜們最近做了一些投資,大家多少都贏利了,只是,有的大掌柜賺取的利潤很少。胡雪巖繃著臉,教訓起其中幾個在投資中獲利甚微的大掌柜,告訴他們下次投資時必須分析市場,不要貿然投入資金。


胡雪巖話音剛落,外面便有人稟告,說有個商人有急事求見。前來拜見的商人滿臉焦急之色。原來,這個商人在最近的一次生意中栽了跟頭,急需一大筆資金來周轉。為了救急,他拿出自己全部的產業,想以非常低的價格轉讓給胡雪巖。

胡雪巖不敢怠慢,讓商人第二天來聽消息,自己連忙吩咐手下去打聽是不是真有其事。手下很快就趕回來,證實商人所言非虛。胡雪巖聽後,連忙讓錢莊準備銀子。因為對方需要的現銀太多,錢莊里的又不夠,於是,胡雪巖又從分號急調大量的現銀。第二天,胡雪岩將商人請來,不僅答應了他的請求,還按市場價來購買對方的產業,這個數字大大高於對方轉讓的價格。那個商人驚愕不已,不明白胡雪巖為什麼連到手的便宜都不佔,堅持按市場價來購買那些房產和店鋪。

胡雪巖拍著對方的肩膀讓他放心,告訴商人說,自己只是暫時幫他保管這些抵押的資產,等到商人挺過這一關,隨時來贖回這些房產,只需要在原價上再多付一些微薄的利息就可以。胡雪巖的舉動讓商人感激不已,商人二話不說,簽完協議之後,對著胡雪巖岩深深作揖,含淚離開了胡家。

商人一走,胡雪巖的手下可就想不明白了。大家問胡雪岩,有的大掌柜賺錢少了被訓斥半天,為什麼他自己這筆投資賺錢更少,而且到嘴的肥肉還不吃,不僅不趁著對方急需用錢壓低價格,還主動給對方多付銀子。

胡雪岩喝著熱茶,講了一段自己年輕時的經歷:「我年輕時,還是一個小夥計,東家常常讓我拿著賬單四處催帳。有一次,正在趕路的我遇上大雨,同路的一個陌生人被雨淋濕。那天我恰好帶了傘,便幫人家打傘。後來,下雨的時候,我就常常幫一些陌生人打打傘。時間一長,那條路上的很多人都認識我。有時候,我自己忘了帶傘也不用怕,因為會有很多我幫過的人為我打傘。」

說著,胡雪巖微微一笑:「你肯為別人打傘,別人才願意為你打傘。那個商人的產業可能是幾輩人積攢下來的,我要是以他開出的價格來買,當然很佔便宜,但人家可能就一輩子翻不了身。這不是單純的投資,而是救了一家人,既交了朋友,又對得起良心。誰都有雨天沒傘的時候,能幫人遮點雨就遮點吧。」

眾人聽了之後,久久無語…

請你準備好那份聘禮

有女兒的人,務必要看...  沒女兒的人,也要看看...
身為女兒的人,更要看...

一位母親的心聲:

請你準備好那份聘禮
我想,總有一天,你會帶著你的父母來提親,
因為我的女兒是如此美麗、可愛、有才氣、貼心,
簡直就像上帝派來凡間的天使。


你要跟我談聘金嗎?
我想你是付不起的。

我們就來談談從小我在女兒身上花費的錢吧!
你知道為什麼她的英文如此流利,各國通行無阻,英、日文難不倒她呢?
因為從小每一年花在上英文日文課的錢,一年超過十萬塊,她少說學了十年,光是語言方面,就花掉一百多萬。

還有你最愛她彈著鋼琴的優美模樣,但是,這也是錢堆砌起來的,十幾年來學鋼琴的費用,兩百萬是跑不掉的。

每一年的學費,私立高中、私立大學,幾年來也絕對不少於一百萬。
更別提每天的三餐,留學的費用,光是能夠拿到「收據」的費用,你可能付我五百萬都無法全部 cover 掉。

更何況,我不要把女兒「賣」給你,
所以,你是不可能用錢買到我女兒的,
因為我女兒的價值,還不僅僅於此。

在我心裡,她是無價之寶。
她的一個微笑,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禮物。

她貼心的按摩,是任何專業按摩師都無法取代的,
因為每一個手勢,有她的愛,有我的感動。

她的每一顆晶瑩淚珠,都是我與她不斷衝突下,溶解彼此的美好果實,我們在爭吵、和解、瞭解、更加緊密相愛中不斷成長。

女兒與我之間的愛,是拿數億金錢也無法切斷的。
所以,親愛的女婿,即使你有萬貫家財,你也買不起我的女兒。

所以,我的女兒不「賣」給你,也不「嫁」給你。
她只是要跟你結婚,跟你一起共組一個家庭。

所以,不要跟我談聘金了,你是付不起的,
我的女兒,她是無價之寶。

即使你們結婚了,即使你們住在一個獨立的小房子裡面,
她仍然是我的女兒,我仍然是她的母親,我們之間的愛,也永遠不會消失。

既然我不是要賣女兒,而你,也不可能買得起。

我跟我的女兒,仍然要像以前那樣互動,那樣相愛。
你們是立下婚約,婚約是宣示兩人要彼此相守,而不是簽訂某一方的奴隸條約。

所以,我也要你承諾,用對待一個人該有的態度對待她,不是把她當成佣人或奴僕。

你會難過的事情,她也會難過。
你會感到疲憊的事情,她也會感到疲憊。

請以體貼你自己的方式,來體貼她。
我仔細想了想,我還是想要一樣聘金。

那就是你的心,願意用良善、同理心、無限…

我只看我所有的,不看我所沒有的

她站在台上,不時不規律的揮舞著她的雙手; 仰著頭,脖子伸得好長好長,與她尖尖的下巴扯成一條直線; 她的嘴張著,眼睛瞇成一條線,詭譎的看著台下的學生; 偶然她口中也會依依唔唔的,不知在說些什麼。 基本上她是一個不會說話的人,但是,她的聽力很好,只要對方猜中或說出她的意見,她就會樂得大叫一聲,伸出右手,用兩個指頭指著你,或者拍著手,歪歪斜斜的向你走來,送給你一張用她的畫製作的明信片。
她就是黃美廉,一位自小就染患腦性麻痺的病人。 腦性麻痺奪去了她肢體的平衡感,也奪走了她發聲講話的能力。
從小她就活在諸多肢體不便及眾多異樣的眼光中,她的成長充滿了血淚。然而她沒有讓這些外在的痛苦擊敗她內在奮鬥的精神,她昂然面對,迎向一切的不可能。
終於獲得了加州大學藝術博士學位,她用她的手當畫筆,以色彩告訴人「寰宇之力與美」,並且燦爛的「活出生命的色彩」。

全場的學生都被她不能控制自如的肢體動作震攝住了。 這是一場傾倒生命、與生命相遇的演講會。
「請問黃博士」,一個學生小聲的問:「妳從小就長成這個樣子,請問你怎麼看你自己?妳都沒有怨恨嗎?」
我的心頭一緊,真是太不成熟了,怎麼可以當著面,在大庭廣眾之前問這個問題,太刺人了,很擔心黃美廉會受不了。

「我怎麼看自己?」美廉用粉筆在黑板上重重的寫下這幾個字。她寫字時用力極猛,有力透紙背的氣勢,寫完這個問題,她停下筆來,歪著頭,回頭看著發問的同學,然後嫣然一笑,回過頭來,在黑板上龍飛鳳舞的寫了起來:
一、我好可愛!
二、我的腿很長很美!
三、爸爸媽媽這麼愛我!
四、天主這麼愛我!
五、我會畫畫!我會寫稿!
六、我有隻可愛的貓!
七、還有…….
八、……
忽然,演講廳內一片鴉雀無聲,沒有人敢講話。她回過頭來定定的看著大家,再回過頭去,在黑板上寫下了她的結論:「我只看我所有的,不看我所沒有的。」
掌聲由學生群中響起,看看美廉傾斜著身子站在台上,滿足的笑容,從她的嘴角盪漾開來,眼睛瞇得更小了,有一種永遠也不被擊敗的傲然,寫在她臉上。我坐在位子上看著她,不覺兩眼濕潤起來。走出演講廳,美廉寫在黑板上的結論,一直在我眼前跳躍:
「我只看我所有的,不看我所沒有的。」
十幾天過去了,我想這句話將永遠鮮活的印在我心上。
(轉載自網絡,歡迎分享)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