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9, 2016的文章

婚姻不是你用來改變對方的工具

許多人總認為結婚之後,他就會為我改掉壞習慣、更包容我,或是安定下來、不再三心二意。

孰不知「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即使他會為你改變一下子,過不了多久又會回到本來面目。
所以別說「為什麼他不再是當初為我改變的樣子,是不是他不再愛我了」,而要自問:「我是否還維持讓他改變的動力」?
婚姻是二人結緣的開始,也表示二人在許諾的那一刻是願意將心門之鑰交給對方的。


但如果二人就此以為不必做任何努力,就可讓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那實在是在做夢。有這樣想法的人,恐怕下一個男(女)人也不會更好。


婚姻須要經營,任何事業可以失敗重來,婚姻卻沒有這種特質!所以當你說「他不適合我」的時候,請先問「我做了什麼努力讓他適合我?

當你說「他不再愛我」的時候,請先問「我做了什麼努力讓他繼續愛我」當你說「他讓我無法忍受」的時候,請先問「當他做出讓我無法忍受的事時,我是否曾讓他知道我的感受?」結婚就像是到銀行開帳戶一樣,一開始會先存一筆款進去,表示對彼此的承諾。

日後若遇到爭吵或抱怨,就像是從帳戶從提出款項;
而如果有些感動或喜悅,就像是存款進去。

一個好的婚姻,它的帳戶應該有提有存、而且餘額是越來越多,反之如果帳戶只提不存,一旦餘額低於開戶基數,就隨時有被結清的可能。


大部份會走到離婚之路的人,都是因為缺乏危機意識,沒有時常去Check餘額與定期存款。

要維繫一個好的婚姻並不是不可能的,但關鍵不在於你是否夠幸運能遇到一個不會有問題的伴侶,而是你是否能在相處中學習溝通與成長,化危機為轉機。

所謂的「溝通」,不是要你說服對方要順從你的想法,而是要瞭解對方的想法,並找出異同之處,求同存異。

而「成長」,也不是要一味指出對方的缺點要求他改變,而是要接納對方所指出自己的缺點,從改變自己做起。

聰明的御史

明朝宣德年間,御史李浚奉皇命來到浙江錢塘縣督理糧儲事宜,然而,當時的錢塘縣官對李浚卻並不買賬,表面上恭恭敬敬,內心裡卻一直想要設計害他。

一次,縣令尋找到了一個機會,將自己的一個心腹送到李浚的身邊做侍僕。因為李浚毫無“防人之心”,所以這個心腹很快獲得他的信任,並找到機會偷走了李浚的御史官印。
當李浚辦公要用印的時候,這才發現印盒裡已經空了。李浚想了又想之後,從一些細碎的蛛絲馬跡中判斷出來這是縣令干的。


李浚的部下知道後,便想帶兵去縣官家搜察,李浚當即阻止了,因為光是心裡知道沒用,根本沒有證據。若是興師動眾地去搜察,很可能會使對方在慌亂中扔掉“贓物”,那樣李浚不僅無法取回官印,反而還會將自己逼向死胡同,因為丟大印可是一件罪很重的失職事件。為了不讓別人看出來自己丟失了官印,李浚只能裝作生病停止處理公事。

就這樣過了幾天後,李浚終於想出了一個辦法,能讓縣官主動把官印送回來,但前提是必須給他搭了一個台階!主意拿定後的當天晚上,李浚當作大病初癒,精神煥發地邀請把縣令請到家裡來喝酒慶賀。

兩人正喝着酒,不知道為什麼李浚家的廚房突然着起了火,李浚連忙從臥室裡取出一個印盒交到縣官的手上說:“代我保管一晚,明早將其送回,此刻我先撲火要緊!”說完不容縣官有什麼推辭的機會,直接跑開救火去了。


廚房的火其實是李浚自己提早就安排好家僕放的,火勢當然也不會燒得很大,三下五除二就被撲滅了。然而,縣令可就不一樣了,他捧着空盒子回到家,如果原樣送回,那就意味着他把御史大印給弄丟了,那可是關連全家禍福的大罪!左思右想之下,縣令只能把自己命人從李浚身邊偷來的官印重新放回到盒子裡。

第二天早早地把印盒送回到李浚家。李浚接過盒子後當場打開“檢驗”,裡面的大印赫然在目!此時,兩人都心知肚明而又心照不宣地笑了,只不過一個是笑得坦然大度,另一個卻笑得羞愧難擋!


‧在遭到他人傷害時,我們如果一味地自恃有理、舉拳相對,結果往往於事無補,不僅糟蹋我們自己的形象,而且還會繼續惡化與對方的關係,把雙方都推入兩難的境地;

而不動聲色地給對方一個“空盒子”,在無形中為對方搭一架台階,則實在是一種玄妙的生活智慧!

小心每一根不起眼的刺

前天,停車在一棵老樹下,老樹上攀著枯死的九重葛藤蔓。

恰好有一段枝子斷裂掉落在引擎蓋上,一時心懶,不想下車拿開,便讓它隨著車行而自動抖落。
沒想到,今天先生告訴我,輪胎被一根小刺刺破了。
他還特別把那小截刺拿給我看。


真的,那麼小小的根不起眼的刺,恰恰就刺入了輪胎最薄的部分。車行說,這個部分沒法補,因為在胎壁最薄的地方,補了也承受不了胎內的高壓,反而會有爆胎的危險,所以只好整個輪胎換掉。

看著這根半公分不到的小刺,很難想像就這樣毀了一個厚重的輪胎。先生說,他原先不以為意,隨手一拔,沒想到隨之而來的便是極細但很明確的洩氣聲。

氣雖然洩得慢,一旦洩盡,就麻煩了,所以趁著還有氣的時候
,趕快開去車行。

我把這根小刺,放在心頭,提醒自己,再怎麼深的情誼,也有不堪一刺的部分。

言語中的小刺看似無關緊要,實則不可輕忽;與人來往,最好能除盡言語中輕忽一根刺與一個輪胎,不過是生活中的一件小插曲,然而卻在我心頭泛起陣陣漣漪。

人與人之間,有時自以為交情深厚,因此不免在言語間彼此笑謔。

一不留意,一點言語上的輕忽就恰恰刺中對方最在意的地方,
於是友情的氣漸漸消盡,終於成為不再交心的陌生人。


車輪可以再換一個,
朋友似乎也可以再交往,
但總有什麼是無法追回的。

車輪可以再換一個,
只是現有的車輪已非先前的車輪;
朋友也可以再交往,
只是新人已非故友。

永遠不要說我已經盡力了

我們可以安慰受挫折的朋友:『你已經盡力了!』
但當我們說出『我已經盡力了!』時,任何人都可以質疑你。

人們會問:『喔!真的嗎?如果你是這麼盡力,為什麼成果是如此不堪!』

如果你真的已經盡力了,那萬一下一次不能再加力,那成果豈不更糟?!通常,只有失敗者、逃避者,才會大言不慚地說:『我已經盡力了!』

社會上的人,很務實地,從來就不會諒解一個一味地說『我已經盡力了!』的人!你要不相信,換個說法,說『對不起!我應該可以做的更好的!如果能再有機會,我一定盡力做好!』你將發現,機會將源源而至。

再提醒一句,說『我已經夠認真了!』、『我真的很不錯!』,跟說『我已經盡力了!』,有異曲同工之「壞」結果。

下雨天,我等待彩虹!

欲望是思想的熱病,他能使我們衰弱,不能使我們堅強

有位計程車司機將一包垃圾放在後車座上,忘了拿去丟。
後來這部計程車載了一位女士,女士一上車,發現那包東西,她心想:「一定是前面那位乘客遺留下來的。」
她隨手摸了一下,滿滿鼓鼓的,她就乘司機專心開車之際,偷偷將那包東西塞進她隨身帶的包包中。
真不知當她發現那包東西竟是垃圾的時候,感覺會如何!


在生活裡,我們不也常常隨手取走一些自認為很珍貴的東西,其實,那也只不過是一些垃圾罷了。

中國北方用驢推磨,怕牠懶惰不肯用力,就先把驢眼蒙起來,讓牠看不見,再將花生醬抹在驢鼻子上,驢子聞到香味,以為前面一定有好吃的食物,就會拼命的往前衝。

其實我們也常常追逐這個,追逐那個,到頭來往往也是空忙一場,跟驢子又有什麼兩樣呢?


而人生中,如果沒有「等」的期待,就沒有希望與夢想。

以前我不喜歡「等」。
走在馬路上,我討厭等紅燈;
搭公車時,我討厭一站站的停;
買東西時,我討厭排隊結帳;
到館子吃飯,我更討厭站著等位子。


人的生活好像是一連串「等」的組合。

有一次我到關渡,看到有一群人,手裡拿著望遠鏡,對著藍天,對著那一片泥沼,對著那整片紅樹林望著。

我不禁好奇地趨前問他們:「你們在望什麼啊?」
只見他們理所當然地回答我:「我們在等啊!」
「等什麼?」
「等鳥飛過來!」

又有一次,我到海邊玩,看見許多人手裡握著釣竿,面向大海,把線拋得遠遠的,每個人的眼神充滿了篤定。我問其中一人:「你們面對大海,心裡在想什麼呢 ?」

他們說:「我們在等啊!」
「等什麼?」
「等魚兒!」

於是,我也開始在生活中學習「等」的感覺。等著紅燈變綠燈,等著太陽升起,等著夜晚變白天,等一種「沈澱」。我開始有了享受。「等」可以使心情變得美好起來!

在音樂裡,如果沒有休止符,那只是噪音。
在一幅畫裡,如果沒有空白,那就是雜亂。
而人生中,如果沒有「等」的期待,就沒有希望與夢想。


在下雨時,我等著太陽出來;
當陽光透出雲際的同時,我等到了彩虹。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