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15, 2016的文章


好壞出自一念

德國青年蔔勞恩,又一次失業了。

滿大街轉了一圈,也沒有找到工作。情緒極度低落的蔔勞恩去酒吧坐了半天,直到將身上最後一塊錢換了酒喝下肚後,才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

可是,家裡也不是天堂,他寄予厚望的兒子”克利斯蒂安”並沒有給他爭氣,他的成績居然比上學期還退步了。
他狠狠地瞪了”克利斯蒂安”一眼,再也不想跟他說話,便回到自己的房間呼呼大睡了。


當蔔勞恩醒來的時候,已是第二天早上。

他習慣性地拿起筆補寫昨天的日記:
5月6日,星期一,真是個倒楣的日子,工作沒找到,錢花光了,更可氣的是兒子又考砸了,這樣的日子還有什麼盼頭?


蔔勞恩來到兒子的房間,打算叫兒子起床,但”克利斯蒂安”早已經自己上學去了。就在此時,蔔勞恩突然發現兒子的日記本忘記鎖進抽屜了。

於是他便忍不住好奇,看了起來:
5月6日,星期一,這次考試不太理想,但我晚上將著個消息告訴爸爸的時候,他卻沒有責備我,而是深情地盯著我看了一會兒,使我深受鼓舞,我決定努力學習,爭取下次考好,不辜負爸爸的期望。


怎麼會是這樣呢,自己明明是惡狠狠地瞪了兒子一眼,怎麼變成深情地盯著他看了一會呢?


蔔勞恩好奇地翻看起兒子以前的日記:
5月5日星期天,山姆大叔的小提琴拉得越來越好了,我想,有機會我一定要去請教他,讓他教我拉小提琴。

蔔勞恩又是一驚,趕緊拿起自己的日記本來看:
5月5日,星期天,這個該死的山姆,又在拉他的破提琴,本想多睡一會兒,又被他吵得不安生。如果再這樣下去,我非報警沒收了他的破提琴不可。


蔔勞恩跌坐在椅子上,半天無語,他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他已變得如此悲觀厭世,煩躁不安,難道自己對生活的承受力還不如一個小孩子嗎?從此,蔔勞恩變得積極和開朗起來。


他日記裡的內容也完全變了:
5月7日,星期二,今天又找了一天工作,雖然還是沒哪家單位聘請我,但我從應聘的過程中學到不少東西,我想,只要總結經驗,明天我一定能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

5月8日,星期三,今天我終於找到工作了,雖然是一份鉗工的工作。但我想,我一定能成為世界上最出色的鉗工。


他,就是德國著名漫畫巨匠埃‧奧‧蔔勞恩。
蔔勞恩於1903年3月18日生於德國”福格蘭特”山區,曾經在工廠當過鉗工,給報刊畫過漫畫,為書籍畫過插圖。而最廣為人知的是他的連環畫《父與子》。


後來有人問蔔勞恩:「聽說您是因為一本日記改變了觀念,並成了大師的嗎?」

蔔勞恩說:「是的,確實是因為一本日記,但需要…

為什麼是他?

作者:施以諾/發行日期:2009/02/08

日前在輔仁大學醫學院參加了一個醫學教育研習會,講員分享了一個真實的故事,講述到在某醫學院的入學口試中,有一名考生興奮地表示希望自己未來能成為一位外科醫師。
評審委員問其原因,他回答:「記得以前在生物課時,我最有興趣的就是解剖青蛙的那堂課。
」評審委員接著問:「可否請你說一說那堂課給你的收穫?」


那位考生興奮地說:「我對這個主題很有興趣,所以我很快就把青蛙給解剖完了,剩餘的時間,我看到其他組的組員有許多人怕血,不敢動手,我就過去幫助他們,而這也讓我自己多學了很多東西。」

評審委員翻了翻他的生物成績明細,接著質疑他:「你說的是實話嗎?我們看過你的生物成績,你那堂解剖青蛙的課幾乎是全班最低分的!你怎麼解釋?」

那位考生豁達地說:「因為我幫助別組越幫到後來經驗就越來越多,也就越做越好,但解剖我那組的青蛙時還是第一次動手,比較沒有經驗,所以反而被我幫助到的那些組分數都很高!我們自己那組的分數反而變成最低的。」


考試的結果公佈,他被錄取了!幾年以後,他果然成為了一位優秀的外科醫師,也證明瞭當年評審委員們的抉擇沒有錯。


事後,入學評審委員回顧這個案例,他們覺得這個人在學的分數也許不高,但卻有一顆樂於助人的心,更重要的是,當他看到那些受過自己幫助的人最後分數比自己高時,他並沒有心懷不平,反而是祝福以對,這樣的胸襟相當難得,是以他在入學時擊敗了許多「好學生」。


當一個人成功或看似平步青雲時,許多人會問:
「為什麼是他?」
「為什麼是他得到上級的賞識?」
「為什麼他這麼幸運?」
……

時常忿忿於那些看似比自己差的人,最後卻比自己成功,進而不平地問:「我明明條件就比較好,但為什麼成功的是他?」……這是許多人的自我盲點。


就像那位最後被錄取的考生,他解剖青蛙的成績幾乎是全班最低的,但他卻被錄取了,他的同學裡一定也有許多人看著表淺的分數在不平地問道:「為什麼竟會是他?」「我的分數明明比他高,為什麼不是我?」然而,那位考生確有許多分數以外的價值與人格特質,其實是成為一個大器的成功者所具備的條件。

許多時候,一個人的成功或是平步青雲,往往都不是因為一些肉眼可見的膚淺因素。他們的生命之所以充滿祝福,其內在往往都有某些配蒙賜福的人格特質。

女人想要的是什麼?

年輕的雅瑟王在一次與鄰國的戰爭中戰敗被俘。

王妃看他英俊瀟灑,不忍殺害他,所以提出了一個條件,要求他在一年內找到一個讓她滿意的答案,就可以暫時把他釋放。
如果一年後沒有得到讓她滿意的答案,雅瑟王要自願回來領死。
如果不答應這個條件,就要被終身囚禁。

她的問題是:「女人最想要什麼?」

這個問題恐怕連最有知識的人也很難以回答,何況年輕而涉世未深的雅瑟王。信譽是男人的第二生命,既然已經答應了人家的條件,說什麼也要找出答案。



他回到自己的國家,做了幾次調查,一而再的請教智者、法師、僧侶、母親、姊妹甚至妓女,但是他還是找不到一個令自己滿意的答案。

其中有一個相士告訴他,可以去請教一個神秘的女巫,她一定有答案,但是她喜怒無常而且要價昂貴。

一直到最後一天,雅瑟王無奈只好硬者頭皮跟著隨從找到女巫,女巫似乎預知他會來,很快地就開出了價錢:「我保證給你一個可以過關的答案,但條件是我要葛溫娶我為妻!」


葛溫是圓桌武士中最英俊瀟灑的一個騎士,也是雅瑟王的最好朋友。雅瑟王打量者眼前的女巫:面目猙獰、駝背如鐘、牙齒稀落、口氣惡臭,還不時發出淫蕩的笑聲。


他心裡想者絕不能賣友求生,所以當下就拒絕女巫準備明天動身去領死。


可是隨從把當天的狀況告訴了葛溫,葛溫有感於雅瑟王對朋友的義氣,決定犧牲自己,葛溫就偷偷去見女巫答應並且答應娶她。

女巫也言而有信,把答案告訴了雅瑟王:「女人最想要的是能夠主宰自己的一生。」


雅瑟王帶著這個答案去見王妃,王妃欣然接受,釋回了雅瑟王。

回國後葛溫和女巫正式舉行盛大的婚禮,雅瑟王看到朋友為自己做了這麼大的犧牲,簡直痛不欲生。

其他參加婚禮的圓桌武士和賓客,看到女巫作嘔的儀態和和舉止,也憤慨不已!


葛溫卻保持著騎士的風範,把自己的新娘介紹給大家。

到了洞房花燭夜,葛溫還是依照習俗溫柔的把女巫新娘抱進新房,女巫羞怯的的把臉轉過去,等到葛溫把她放到床上,他赫然發現剛才的女巫,突然變成了一個容光煥發、美麗溫柔的少女。

葛溫忙問怎麼一回事?


「為了回報你的善良和君子風度,我願意在這良辰美景恢復我的本來面目。但是我只能半天以美女姿態出現,另外半天還是要變回令人厭惡的女巫面貌,不過親愛的夫君,你可以選擇我到底白天和晚上以什麼面貌出現,我一定照你的指示去做。」


可以想像到,葛溫面臨的是一個兩難的抉擇。

如果太太晚上回復天仙美貌,當然他可以抱著美人享受人生最美妙的經驗,但是白天卻必須…

安養院牆上的一篇文章

孩子!當你還很小的時候,我花了很多時間,教你慢慢用湯匙、用筷子吃東西。
教你繫鞋帶、扣扣子、溜滑梯、教你穿衣服、梳頭髮、擰鼻涕。這些和你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是多麼的令我懷念不已。

所以,當我想不起來,接不上話時,請給我一點時間,等我一下,讓我再想一想.....極可能最後連要說什麼,我也一併忘記。孩子!你忘記我們練習了好幾百回,才學會的第一首娃娃歌嗎?......


孩子!如今,我的腳站也站不穩,走也走不動。所以,請你緊緊的握著我的手,陪著我,慢慢的。就像當年一樣,我帶著你一步一步地走。


‧若為人子女也不懂得如何體諒他們,那他們便只能於痛苦中渡過餘生,黑暗中逝去......

請把此文章轉發或分享給您的朋友,讓他們知道家人才是最重要的。愛情可以重新再找尋,但父母卻不能,要珍惜、珍重。

用心聆聽最美妙的噪音

那段日子,我被樓上樓下的住戶折騰得快瘋掉了。我家住在二樓。

住在我樓下的是一對失業夫妻。
為生活,這對夫妻買了一輛破舊的三輪摩托車,那輛摩托車破舊得像個嚴重的哮喘病人,噪聲巨大。

每晚,我躺在床上,剛有一點睡意的時候,那輛摩托車就拼命〝咳嗽〞著回來了,攪得我睡意全消。


我樓上的那家住戶,給女兒買了一支簫。

每天天剛麻麻亮,就逼著女兒練習。那聲音嗚嗚咽咽,聽在耳裡,像鬼哭狼嚎。


我每晚被樓下摩托車的〝咳嗽〞攪得沒有睡意。
早晨又被樓上的簫聲〝哭醒〞。

我想,是該好好與樓上樓下的住戶談一談了。


但臨到伯伯們的家門口,我又猶豫了,樓下的那個住戶,破摩托車就是他們的飯碗。

樓上的那個住戶,簫聲就是家長對孩子的希望,難道我要他們放棄飯碗、放棄希望?


我不忍心開口。


幾經考慮,我決定搬家,搬到一個清靜的地方,那樣有利於我的寫作,也有利於我的健康。我找到一位朋友,訴說了我的苦衷,叫他幫我物色一個好的住所。



朋友笑瞇瞇地聽著,然後問我:「你覺得我居住的環境怎樣?」

我說:「就是覺得你這裡清靜,所以叫你幫我找住的地方。」

朋友點點頭說:「好吧你先在我家裡坐一個小時,感受一下。」


我在朋友家裡呆了一個小時,這裡的環境確實安靜,但一個小時後,人們陸續下班回家,嘈雜開始顯現。

最要命的是,隔壁的陽台上,傳來一陣類似於說話的聲音,像原始部落的人用特殊的聲音在喊叫,聲音刺耳而模糊,聽了格外不舒服。我問朋友這是什麼聲音。


朋友說:「一個9歲的男孩,在學說話。你仔細聽聽,他說的是什麼?」

我側耳傾聽,那男孩無疑在重複一句話,但我怎麼聽都聽不明白他在說什麼,我猜測說:「他好像在說,羊剛撲倒在地?」

朋友哈哈大笑,說:「你錯了,他是說,陽光普照大地。」


說著話,他拉開了通往陽台的門,使那孩子傳過來的聲音更大一些。我聽到,有一位婦女在不斷地糾正那個男孩的發音。

婦女說的正是「陽光普照大地」。

但無論怎麼糾正,那男孩說的仍是「羊剛撲倒在地」。


朋友問我:「如果讓你住在這裡每天聽到這樣的聲音,你感覺如何?」

我直搖頭,實話實說:「受不了,不但聲音太吵,而且他怎麼學都學不會,聽著都替他急死。」

但是朋友說:「在我的耳朵裡,這孩子的聲音簡直就是一曲美妙的音樂,不但我有這樣的感覺,住在我們這棟樓裡的人,都有這樣的感覺。」


朋友見我一臉詫異,便解釋說:「這孩子是個棄兒,一出生就又聾又啞,所以他的生身父母拋棄了他,…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