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4, 2016的文章


你的選擇呢?

一群小朋友在外面玩,而那個地方有兩條鐵軌,一條還在使用,一條停用。
只有一個小朋友選擇在停用的鐵軌上玩,其他的小朋友全都在仍在使用的鐵軌上玩。

很不巧的,火車來了(而且理所當然的往上面有很多小孩的,仍在使用的那個鐵軌上行駛。)

而你正站在鐵軌的切換器旁,因此你能讓火車轉往停用的鐵軌,這樣的話你就可以救了大多數的小朋友,但是那名在停用鐵軌上的小朋友將被犧牲,你會怎麼辦?


我猜你會選擇救多一些的人,換句話說,犧牲那名在停用鐵軌上玩的小孩 ...

但是這又引出另一個問題,那一名選擇停用鐵軌的小孩顯然是做出正確決定,脫離了他的朋友而選擇了安全的地方。
而他的朋友們則是無知的選擇在不該玩耍的地方玩。
為什麼做出正確抉擇的人要為了大多數人的無知而犧牲呢?


也許我們常被教育要顧全大局,但公平嗎 ?
似乎當大家都做的理所當然的時候,我們就必須隨波逐流,否則就會被放逐而不容於世。

如漁父中那位老翁勸屈原所說的 :
世人皆濁,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眾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醨何故深思高舉,自令放為?


也許換個角度思考,我並不會選擇切換軌道...
因為我認為那群小朋友一定知道那是活的軌道。

所以,當他們聽到火車的聲音時,就會知道要跑。
但若,將軌道切換後那個乖小孩必定慘死, 因為他從來沒想過火車還會開到廢軌道上。

另外,你們再想想, 一條鐵道會被停止使用,是否代表著這個鐵道有著潛藏的危機呢?
如果切過去之後,被犧牲的就不只是一個或一群小孩了,而是整車的乘客呢?


‧我們已經入了社會,學習的就是圓滑的做人...
當你是主管,就像文章中那位切換軌道的人,內心的正義與現實衝突時,你會如何抉擇呢?

【寓言啟思故事】不要把別人的好當作理所當然

甲不喜歡吃雞蛋,每次發了雞蛋都給乙吃,剛開始乙很感謝,久而久之便習慣了。

習慣了,便理所當然了。於是,直到有一天,甲將雞蛋給了丙,乙就不爽了。

她忘記了這個雞蛋本來就是甲的,甲想給誰都可以。為此,她們大吵一架,從此絕交。
‧很多時候,我們總是希望得到別人的好。一開始,感激不盡。可是久了,便是習慣了。習慣了一個人對你的好,便認為是理所應當的。

有一天不對你好了,你便覺得怨懟。其實,不是別人不好了,而是我們的要求變多了。習慣了得到,便忘記了感恩!

老天爺有沒有眼?

一九八一年,大約五、六月間,天氣很悶熱。孩子們想出去走走,而我也想順道去日文書局找些最新出版的編織手工藝教材。
我們經過衡陽路交通銀行走廊,忽然跑出來一位老先生,非要給我算命,我搖搖頭,也擺擺手,一再的拒絕他,沒有想到這人竟然變的好頹喪,似乎有難言之隱。


大女兒不忍心,便拉扯著我的手:"媽,給他算算命好嗎?捧個場,讓他賺點錢好嗎?這老伯伯好可憐唷!"

我本來很討厭算命,對這些擺地攤的江湖術士,也從來沒有甚麼好感,但孩子們的慈悲善良,使我不敢見死不救,只好讓孩子們拉扯到算命老先生的攤位上。

算命老先生端詳了我很久,看過我的雙手,也一一看了我每個孩子的雙手。他說:"不用再看下去了,不必收錢,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

我的孩子們很過意不去,堅持要我給這算命的老伯伯一些錢。
我從皮包裡拿出三千元來,雙手恭恭敬敬的奉上薄儀,但這老先生比我更堅持,他一定不收我的錢,這樣一來一往,幾乎把孩子們給急哭了。

最後孩子們一齊苦苦哀求這位老伯伯,告訴他這不是算命錢,這只是孩子們孝敬他老人家的一點點小小心意罷了。

這算命老伯伯終於收了下來,突然兩個眼眶紅紅的摸摸孩子們的頭,他哭了,他喃喃自語的唸唸有詞: "唉!老天沒眼,老天真是沒眼!"

孩子們跟他說再見,他揮揮手,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神情顯的非常哀傷。

後來,我們路過新公園,看到大門口圍觀了一大群人。孩子們愛湊熱鬧,一個箭步便趕上前去,鑽進去大人牆的夾縫。沒多久,孩子又跑回來,硬拉我去看。

我總覺的人多的地方不要去比較好,但孩子們一直吵個沒完,我只好跟著前往查看究竟。原來,有位太太跪在地上,向大家求救,她的孩子出了車禍,在台大醫院急救,需要一筆巨款。

我這些寶貝兒女又走不開了,他們一定要我伸出援手,還告訴那位太太:"不用跪了,我媽來了,她一定會幫您忙的。"
他們合力把 那位太太扶了起來。

我那天不但身上所帶的錢全給掏光了,還向鄰近開眼鏡行的客戶週轉了一筆巨款,陪那太太到台大醫院繳清所欠龐大醫藥費。

這些事都辦妥當了,孩子們才肯放過我:"媽,謝謝您!我們不再找您麻煩了,我們回家吧!"

一個月後,我們家突然四面八方全是大小螞蟻,成行軍隊伍,向我們家一路攀爬過來,佈滿我們家每一片牆壁,我怕踩到他們的行列,趕緊去買了二十多張小板凳,排出一條條康…

為自己儲蓄幸福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們終於搬進了新居,所以送走了最後一批前來祝賀的朋友後,我與妻子便重重地躺在沙發上,眼望著天花板出神,遙想今後的日子,自有一番甜蜜湧上心頭。忽然,門鈴響了。這麼晚了還有客人?
忙起身開門,門外站著兩位不認識的儒雅的中年男女,看上去是一對夫妻。


在疑惑中,那男子介紹他們是一樓的住戶,姓李,特地上來向我們賀喬遷之喜,原來是鄰居啊!趕緊往屋裡讓。

李先生連忙搖手:「不麻煩了,不麻煩了,還有一件事情要請你們幫忙。」

我說:「千萬別客氣,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們效勞?」

李先生道:「以後出入關防盜門的時候,能不能輕點,我老父親心臟不太好,受不了重響。」

說完,靜靜地看著我們,眼裡流露出一股濃濃的歉意。

我沉吟了片刻:「當然沒問題,只是怕有時候急了便會顧不上,既然你父親受不了驚嚇,為什麼還要住在一樓?」

李太太解釋:「其實我們也不喜歡住一樓,既潮濕又髒,但是老爺子腿腳不方便,而且,心臟病人還要有適度的活動。」

聽完後,我心裡頓時一陣感動,便答應以後盡量小心,兩口子千恩萬謝,弄得我們挺不好意思的。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發現我們這一棟與別的棟的確不太一樣,大伙兒開關鐵防盜門時,都是輕手輕腳的,絕沒有其他單位時不時「光鐺」一聲巨響,一問,果然都是受李先生所托。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一年過去了,那天晚上,李先生夫妻又按響了我們家的門鈴,一見到我們,二話沒說,先給我與妻子深深地鞠了個躬,半晌,頭也沒抬起來。

我急忙扶起詢問,李先生眼睛紅腫,原來昨天晚上,李老爺子在醫院病故了。

前些時候,他對兒子交代過:「非常感謝大家這些年對自己的照顧,麻煩各位了,要兒子見到年紀大的鄰居,要下一跪,年紀輕的,要鞠一躬,以表示自己對大家的感激。」

送走了李先生夫妻,只覺得有股熱流直沖淚管,我發自內心地感慨:「輕點關門只是舉手之勞,居然換來了別人如此大的感激,真是想不到,也擔不起啊!」

‧生活就是這樣,當你在為別人行善時,也在為自己儲蓄幸福!

把心放在家裡,愛和幸福才會長駐

一天,男人喝的飄飄的回家,
進門,開燈,喊女人的名字,
沒人應他,一低頭,
就看到了女人放在鞋櫃上的離婚協議書。
男人發了愣,沒想到她會來真的。
以前他們也會鬧,但至多是她嘔氣不肯裡理他,
或者跑回娘家住幾天,過後就自動和好了。

可這次,女人顯然是動了真格的。

就為了沒給女兒開家長會,他說太忙,沒時間。

女人就惱了,說:
你一天到晚就是忙忙忙,什麼時候把我和孩子,
把這個家放在心上過?這日子沒法過了,離婚。

男人認為這些沒什麼,
還認為把工作看得比家庭重要,
就是為了這個家,認為自己沒什麼錯,
可此時此刻男人站在這個清寂空落的家裡,
第一次覺得,這個家沒有了女人的家,實在稱不上家。

他的成就,因為沒了女人的分享,也變的毫無意義。

第二天回家去看父母,父母看到他都很驚訝的問:
你那麼忙怎麼有空回來呢 ?
沒出 什麼事情吧?
和孩子她媽吵架啦?
一連串的問題讓他的臉發紅;
是因為回家太少的緣故吧?

父母都很興奮,父親慌忙去買菜,
母親留在家陪他聊天。

母親拿來花生和核桃讓他吃,
剛坐下,電話就響了,
隔得老遠,他就聽見父親的聲音:
忘了跟你說,給妳泡的蜂蜜菊花茶在窗臺上放著,
現在喝剛剛好,妳趕緊喝啊小心放涼了。

母親掛了電話,端起茶剛喝了一口,
電話又響了,還是父親:咱家的水費是不是該交了?
我忘了拿單子,妳把編號告訴我。
我順路去交一下。

放下電話,母親笑著埋怨:
你爸這人啊,就是事多,
出去一躺能往家裡打十幾個電話。

那點工資都給通信事業做貢獻了。
正說著呢,父親的電話又來了,
父親的聲音很興奮:老太婆,妳不是喜歡吃黃花魚嗎?
今天菜市場有,
我買了3條回去我親自做你最喜歡吃的清蒸黃花魚。

二十多分鐘裡,父親的電話接二連三地響,
母親也不厭其煩的接。
與其說母親在陪他聊天,倒不如說是陪父親聊天。

他終於忍不住抱怨說:我爸怎麼越來越瑣碎了?
其實有些電話根本沒必要打,
回來再說能差多少?

母親笑著糾正他:傻孩子,你爸的心思你哪裡能懂?
他不是瑣碎,而是把心留在家裡,
有牽掛有寄託,所以才會一個接一個的打電話。

你爸雖然人在外面,卻把心放在了家裡,
家裡事無钜細,他都掛念著呢!
不要以為只要往家裡拿錢就行了,
家不是放錢的地方,而是放心的地方,

只有把心放在家裡,愛和幸福才會在家長駐,
你明白嗎?

他看著母親意味深長的目光 ,剎那間醒悟過來。

他想起自己忙起來時從…

空姐眼中的農民

我是東方航空公司的一名普通的空姐,由於參加工作沒幾年,所以沒有遇到一件叫人難忘的大事,天天都是在端茶倒水的小事中度過。沒有工作的激情,很平淡。 

可是今天遇到的一件事情卻叫我改變了對工作對人生的看法。 
今天我們執行上海北京航機時,旅客很多,滿滿的一飛機。 
上飛機的人群中就有一位很不起眼的農村老伯伯,背著一個大麻袋,身上還有一股農村特有的土炕味。當時站在機門迎客的我第一個反映就是現下的社會還真發達了,連農村老伯伯都有錢坐飛機,真奢侈。 


當飛機平飛時,我們開始加水,加到20多排時,看到了這位老伯伯,他很拘謹的坐在座位上,直挺挺的,一動不動,麻袋也不放在行李架上,老伯伯抱著大麻袋,乍一看像是個支著地球的地球儀,直挺挺象個雕塑。 

問他喝什麼,他很驚慌的連連擺手說不要。要幫他把麻袋放在架子上,他也拒絕。
只好由著他抱著了。 

過一會,開始發餐了,我們發現他還是一動不動的坐在座位上,感覺好像很緊張的樣子,給他飯他還是連連擺手說「不要」。 于是乘務長過去親切的問他是不是病了,他很小聲的說他要上廁所,但是不知道飛機上能不能亂跑,怕碰壞了飛機上的東西。 


我們告訴他沒關係的,並叫一個男空保帶他去了廁所。等我們第二次加水的時候,發現他看著別的客人喝水,在舔嘴,于是沒有問他就幫他倒了一杯熱茶水給他放在桌子上。誰知,這樣一個動作卻驚嚇住了他,他蹦一下跳起來連連說不用不用,我們對他說:您渴了,就喝點吧。

這時他做了一個更驚人的動作,從懷裡掏出一把錢,都是一塊一毛 的,要塞給我們。

我們告訴他說這是不要錢的,他不相信,說他在街上走的時候進去要水喝別人都從來沒給過他,都是很厭惡的趕他走。
我們這才知道,他為了節約錢, 一路上能不座車就走,硬是從郊區走到機場附近才坐車到了機場,他身上沒多少錢,只能問路上的餐廳要水,可惜大多數時候都是被趕出來,別人以為他是要飯的。 

我們勸了好一陣子,他才相信了我們,坐下,慢慢的喝著茶。

我們問他餓不餓,要不 要吃飯,他還是連連說不要,他說他有兩個兒子,都很爭氣,考了大學,小兒子在上大三,大兒子已經工作了。這次他來北京看他上大學的小兒子,由於大兒子已經工作了, 想把他們兩口子接到城裡來跟自己住,可是老兩口不習慣,住了一陣又回鄉下了。


這次是大兒子不想讓老爹舟車勞頓,特意買的飛機票,本來想陪老爹一起去,因為老爹沒坐過飛機怕他不認識路,可是老爹嫌飛機票太浪費,…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