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13, 2016的文章

這世界已經沒有對或錯,只有...

某天,我們公司那位美女秘書,又被我們公司那位嚴厲的男性副總「罵到哭」。
副總罵完,離開會議室,其他的同事連忙簇擁上去,到秘書的旁邊,想要安慰她。

只見她一邊流淚,一邊收自己的電腦,嚅嚅的說:「我已經做了好久了,為何他…他…他…從頭到尾,只會說我做得『很爛』?」

秘書滿臉都哭花了,大家連忙遞來衛生紙。

「而且,還在這麼多人面前……真不給面子,」秘書抽抽噎噎:「嗚……嗚……。」


看到秘書反常的哭成這樣,同事們個個一聲不敢吭,會議室裡安靜得都「耳鳴」起來了。

這時候,突然,一個聲音從角落傳出。

「其實妳也不必這麼自責。」

大家轉頭看,原來,是資深的女總監。

心中有點好奇,總監打算說什麼安慰的話?

「在傳統的公司裡,尤其是面對40~50歲以上的主管,只要他『不熟悉』,通通都叫做『爛』,這妳懂嗎?」女總監說。

哈,真是中肯。

大家哄堂狂笑!

「既然認為『爛』,他就更不想去多瞭解。」女總監說:「所以,在他們面前報告新的東西,簡直就是『自取其辱』!」

女總監此時收起笑容,嚴肅起來。

「所以,你需要的並不是『報告』而已,你必須去『賣』你的想法給副總。」女總監說:「這就是『說服力』。」

嗯,大家點點頭。有道理。

「妳運氣已經很好,只需要說服副總『一個人』。」女總監說:「很多時候,你是要說服一群人。說服力強的人,可以升主管,可以做超級業務,可以贏選舉──一切都是『說服力』。」

我聽了,恍然大悟。

所謂說服力,不是說得「對」。

說服力,是說得「成功」。

你可以說,這世界已經沒有對或錯,只有說服。

說服力強的人,說的東西都變成了「對」。

不只是主管,所有人都一樣,只要「不熟悉」,通通都是「不對」的東西。

你可以不爽、抗爭、憤怒,但你也可以「說服」。

擁有「說服力」的人,把不對變成對,你將擁有職場最厲害的核子武器。

老闆,你了解多少?

我的朋友安德魯,之前曾在一個工作崗位,上演「一天離職」的戲碼。
什麼叫一天離職?

就是早上第一天報到上班,傍晚遞辭呈。

我們笑這位朋友「草莓族」啊!但他可不是初入社會,已經10年工作經驗了,他幽幽的跟我們述說,那天到底發生什麼事──

第一天上班,一早,安德魯就受命緊急安裝一台伺服機,他很興奮,發揮功力的時候來了。


三小時後,他裝得頗有成果,看老闆走近他的座位,安德魯就站起來問老闆──

「老闆!我快要做完了!但是有一個問題!」安德魯興奮的說:「我要改裝一套加速軟體,聽說很好用。」

老闆聽了,一張臉忽然間垮下來。

「你去備份資料了沒?」老闆冷淡的說,「你去確認那些帳號了沒?」

老闆冷冷的走了。

嚇!

這是安德魯當天的第一個驚嚇,你有聽懂嗎?安德魯提出一個「建議」,他的老闆不但不回答,竟然還反而怒斥他另一件事,斥得他莫名其妙,不知道哪裡惹著老闆了?

安德魯回去繼續完成安裝,他想,老闆沒反對,他就照他原意,安裝了那一套加速軟體。

到了中午,老闆又來了。

安德魯也向老闆稟報:「我正在檢查舊的硬碟,看看有沒有不需要的檔案,也可以為主機加速很多喔。」

老闆聽到這個好消息,卻好像沒聽到似的,只是冷冷的再問一次早上的話:「你去備份資料了沒?你去確認那些帳號了沒?」

安德魯這次真的怯到了,嚅嚅的說:「我…我…我……我知道,等一下再做!」

「等一下?」老闆的聲音渾厚宏亮,然後,正眼不瞧,頭也不抬,轉過頭去,走了。

安德魯在中午當場冷汗冒出來,背脊發涼,他的有限的職場經驗裡,好像從來沒有遇過這麼可怕的老闆。

三小時後,安德魯完成了安裝,做了測試,當然也備份資料也確認帳號,跟老闆報告。

「報告老闆,根據測試結果,這台新伺服機的速度,比以前狀況還好!好得不得了!」

測試結果是不會騙人的!效果超好!

安德魯面帶笑容。

安德魯滿懷希望。

安德魯等著老闆的稱讚………。

但,你猜猜發生什麼事?

那個老闆,勃然大怒,咒罵了他一小時!

當天,安德魯就離開了公司,而且這老闆從頭到尾,沒有給他一個好眼色。

安德魯到現在還不知道他犯了什麼錯?

安德魯形容給我們聽,朋友都覺得,應該是他太邀功了,應該是他太驕傲了,應該是他才第一天不懂得了解老闆個性了。

但,我有另一種詮釋。

很多老闆是沒時間去看細節,他們只看「結果」,抓大方向,充份授權,我們稱之叫做「結果型老闆」。但安德魯碰到的剛剛好是另一個極端──

那種老闆…

八年級生一進來就罵公司?或許是因為......

某家公司的電訪部門,都是3年以上年資,不過,近日新聘一位、畢業不到一年的新人叫做小雯,90後,也就是八年級生。 小雯剛好是我的朋友,這是她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分享給我們這些朋友聽。
上班幾個月後,某日,小雯被主管叫住。 「小雯你進來一下!我有話跟你說。」主管邊拿著文件敲拍小雯的背。 小雯跟著主管走進辦公室,其他同事紛紛投以看好戲的目光。 主管的聲音,外面都聽得到。
「你是怎麼回事?」主管一坐下來馬上大聲起來。

小雯心中已經大概知道主管要罵什麼了。 「已經來第三個月了,你的電話通數天天都是倒數第一名!」主管說。 「每一天,都是,倒數,第一名!」主管用更大的聲音強調:「你…你你你你…你在『混』啊?」 「我……真的一直很認真打,可是,可是,可是…就是一直被掛電話。」 「奇怪了!別人都沒被掛,就只有你被掛電話,是怎樣,就你運氣特別不好嘛!?」 小雯後來告訴我們,她國中以後就從來沒有被這樣罵過,實在太震撼,她的眼淚就快要飆出來了。 「我知道你是新人,或許經驗不足,但你自己要積極一點阿,多問問前輩,看別人是怎麼做的,不然你永遠跟不上,知道嗎?」 下班回家的路上,小雯像僵屍一樣嘴裡不斷唸著:「多看別人是怎麼做的。多看別人是怎麼做的。多看別人是怎麼做的」 隔天,小雯開始詢問同事。 為了面子,她私下的問。 她發現,因為她是新人,沒有利益關係,沒有派系糾葛,一請教之後,同事都蠻「坦承」的。同事與她說明,這個電話行銷部門有幾百位員工,電訪員要記錄每天打多少通電話,雖然沒有業績壓力,但是會以電話通數做為工作績效,必須成功的把話術傳達給對方,在沒被掛電話的情況下才算數。 不過,有一個秘密-- 那就是,電話打幾通,是有記錄,但電話裡面說什麼、有沒有傳遞話術給對方,沒人知道。所以,這間公司的同事間都心知肚明,所記錄的電話通數不會是最真實的,因為如果「誠實」,你只有被罵的份!被主管叫去辦公室罵!被主管叫去說要學學別人!然後甚至丟掉工作! 「多問問前輩,看別人是怎麼做的。」隔天,小雯馬上就學會了他們是怎麼做的。原來他們的漂亮數字並不是真的,只要主管不在,大夥就聚在一起聊天,真的認真打電話的時間,絕不會比小雯多。 「多問問前輩,看別人是怎麼做的。」小雯問了之後,才瞭解為何過去三個月來她都必須一個人吃飯,沒有任何人願意和她一起,還在背後冷嘲熱諷,故意走到小雯的後方說,哎唷~幹嘛這麼認真。 「多問問前輩…

最恐怖的『習慣』

某日和一群朋友聚餐,小芳幽幽的說,她最近一直和她的男友吵架,已經很想分手了。

大家很驚訝!
小芳和男友總是很甜蜜的樣子,還沒結婚就已經有「夫妻臉」,不是過得好好的嗎?

而且那個男的,看起來斯文又討人喜歡,是有第三者?還是他有什麼隱疾嗎?

小芳嘆了一聲。

「其實,他沒有什麼重大問題。」小芳說:「都是一些『小地方』。」

小地方?

大家紛紛勸小芳,小地方就算了,男人都是這樣,大剌剌的,別在意那些啦,只要不是「偷吃」或是「暴力」就好了。

「不,那些小地方,都是同一件事。」小芳說:「我一開始也不知道那是什麼事,但後來我發現,他有一個很特別的『習慣』。」

習慣?


大家好奇,哪一個特別的「小小的習慣」,不是暴力,也不是花心,會讓小芳如此抓狂。

「他,什麼事,都先怪在我頭上。」小芳說。

小芳講出這句話後,眾人露出不解的神情,整場靜了10秒鐘,大家都在思考,這是什麼意思。

10秒過去了,顯然大家都還搞不清楚,「什麼都怪在她頭上」會是怎樣嚴重的毛病?

會很嚴重嗎?

這時候,一位學姐說話了。

「我懂。」她說:「因為我之前的主管也是這樣子,公司所有的問題,業績不好、簡報不漂亮、他都跟我說是因為我的關係。連他桌上有蟑螂都是因為我昨天帶早餐進來吃。」

小芳頓了一下。

「沒錯,不過,」小芳說:「你可以想像,我的男友怪我的事情,更小、更頻繁,而且平常一開口就是先怪人。」

大家聽著。

「然後你們知道最可怕的是什麼嗎?」小芳說:「那就是,男友怪我的那些事,我根本就沒做!」

我突然想起,這種人我遇過。

他怪你的事,很頻繁,可能是很小的事。

每天都怪你。

什麼都怪你。

不過,最可怕的不只是每天、所有事,而是如小芳說的:「那些事,並沒有發生過!」

換句話說,栽贓,誣賴,只是小規模、非常頻繁,讓你每天都覺得很無辜,後來變成無力,最後變成無奈。

「你的無奈,都是你自己的錯!」他會這樣告訴你。

這就是最恐怖的夥伴,什麼事都先怪在你頭上再說。當你碰到此類人物,就像小芳一樣,趁還沒發生大事,趕快離開他/她!

來源:Mr.6

別再抱怨!和過去歷史任何時期相比,我們今天已如住在天堂

槍枝對準著這一排人的腦袋,他完全知道接下來將發生什麼事。
因為他隔壁的隔壁的隔壁,連續好幾個人。

都是一模一樣的被對待。

「砰」一聲,被奪了。

奪走後,身體趴軟自然往前頹傾。

他知道,再過21秒,不,現在只剩20秒,就會輪到他。


輪到那個轟然巨響的聲音,在他頭上。

此時此刻,他沒辦法再去思考,為何他應該得到這樣的結果。

他也無法再去發出聲音,訴說這是多麼的不公不義。

他甚至不再感受到這幾天來摯愛的家人往生的淒凌劇痛,反而……有點期待,即將加入他們的世界。

只剩10秒了。

此時此刻,他瞄了一眼天空。

今天的天空特別乾淨清澈,白雲特別的白,地面上卻是煉獄正在發生。

他對著天空,許下一願──

若有來世。

是的,若有來世,一定、一定、一定,不要再碰到戰爭。

寧可在森林裡當一隻快樂的動物,也不要在戰爭中做「人」。

只剩3秒。他瞄見隔壁的人已經噗通倒下,也感覺到後腦勺一陣細微的風,有人已經站到他身後……。

❉ ❉ ❉

三十年後,果真有來世。

而老天不知道忘了對他做什麼,讓他居然還記得那一年,那個沙土滾滾的鄉村所發生的悲淒慘劇。

不過,他即便記得,也「算了」。

是時間,讓他「算了」。

是時間,讓他不再感受到他曾在的那個痛苦,甚至讓他不再想念任何被剝散的家人;對他來講就只是一段沒有感覺的歷史了。

現在的他,住在大都市裡。

現在的他,不必天天跑防空洞,害怕天上掉下來的砲彈。但他卻很在意很在意今天下午氣象局發出的「豪大雨特報」。這是連續第三天了,他得帶傘還帶雨衣還要騎機車。

他已經罵了不知道多少次的髒話。

然後,現在的他,不必再去聞那些刺鼻的鐵屑氣味,鼻孔也不再被頹塌房屋揚起的粉塵給閹塞,但他卻很在意很在意今天新聞報導空氣污染可能會致癌,戴了兩層口罩。

也罵了不知道多少次的髒話。

現在的他,已經不必再怨忿任何驚世大仇的「敵軍」,他不必再對任何一面旗子唱歌,也不願歌頌任何一位領袖有偉大,卻忍不住為了一個評論家講了一句很扯的話而氣得差點中風。

今天,對著電視,他失聲的咒罵:

「若有來世,寧可在森林裡當一隻快樂的動物,也一定、一定、一定不要再住在這個鬼地方了!」

每個人有好多好多對現狀不滿的「理由」。

幾百個,幾千個,幾萬個。

無論如何,別忘記,就算現狀再不滿,假如去問問歷史上曾經活過又死去的600億人其中任何人,他們都會說:「老兄,你現在住的,是天堂!」

然而,當他們真的有幸住在這個「…

教孩子如同教你自己:30年後孩子會發生什麼事,只要看現在的你就知道了

某日,他那個還在上小學的兒子,竟然偷了同學的東西,驚動到校長,當然,家長也被請到學校去。
回到家,當他想好好的訓誡兒子,沒想到,小小的兒子率先嗆了老爸。

「你算什麼?別跟我說話!」

「我已經跟你說了!我不想理你!」

他非常、非常、非常的生氣,大吼:你給我站好!

他到房間裡,找東西要好好的懲罰兒子。

他找了樓梯,架好,爬上去,打開了天花板的儲藏,拿出一只木箱,棍子咧?棍子上次放到哪裡去了?突然間,他想起什麼,瞬間呆住了。


他呆住了,是因為,這個場景,好像在哪裡發生過。

他往旁邊一瞄,剛好看到,天花板裡的儲藏,有一疊的紙……。

他憶起30年前,他的爸爸,曾經拿棍子,對他揮擊,一次又一次,往他的腿打。

至今,他的腿每次到了冷天就會隱隱作痛。

但更痛的當然不是這個─—

因為,那一晚,他的爸爸。

在媽媽歇斯底里的哭喊之後,在他從哭得睜不開的眼睛望出去看到了爸爸那雙無助的眼睛之後,在爸爸「砰」一聲關上門之後……。

那眼神,他至今還記得。

那也是最後一次看到爸爸。

2小時後,家裡電話響起,是警察。

警察說,爸爸在酒吧被人打死了,正在調查,請他們到醫院認屍。

他記得那是更淒厲的一晚,他坐在醫院的輪椅上,看著爸爸。

他記得他看著一動也不動的爸爸,並沒有哭。

或許是他氣仍未消,他其實是瞪著爸爸。他忘記了那是什麼感覺,那一段記憶總之已經很模糊了。

後來,他們再也沒提那一個晚上。

長大後,他成為一個很好的人。

他仍然想念爸爸。

想念的爸爸也不是那個晚上的爸爸,他的爸爸在之前給了他很多很多美好的童年回憶……。

想到這邊,他擦了擦眼角的眼淚,氣消了大半了。

不找棍子了,他決定坐下來,寫一封「信」,給他的兒子。

「親愛的兒子,爸爸很愛你。因為太愛你,所以對你的事情很在意。我希望你變成更好的人,遠大過於我自己……。」

寫到一半,他突然又想起什麼。

他知道,他的眼睛,一定因過度驚喜而睜大。

他再沿著樓梯上了天花板,果然,剛剛瞄到的那一疊的紙真的還在那邊。

他慌忙拿出那一疊的紙。

才看到,那不是紙,是信封袋。

拿出信封袋,裡面是信。

信上面則是他的爸爸潦草的字跡。

天啊,這是什麼?

那字跡,他從不會忘記,就是小時候簽他的聯絡簿的那個字跡,還有無數次在聯絡簿裡寫給老師處理他這個問題孩子的字跡,但他從來沒看過爸爸的字跡寫了這麼多字。

它,怎麼在這裡?

「吾兒。」

他開始讀了。

「沒有比你的出生更令我驕…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