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9, 2016的文章

跟其他女人約會

結婚多年後,我發現了一種別出心裁的方法,可以讓愛的火花永保新鮮。
不久以前,我和另一位女士約會,其實那還是我妻子的主意,有一天她說:「我知道你很愛她。」

我很驚訝,立刻爭辯說:「但我愛的是妳呀!」「我知道,但你也愛她呀!」


我妻子要我去看的女士是我的母親。

她已經寡居了十九年,然而我忙碌的工作和身為二個孩子父親的責任,令我分身乏術,以致很少有時間和她相聚。

那晚,我打電話給她,邀約她第二天和我一起吃晚餐和看電影。

「怎麼了,你還好嗎?」她問道。母親是那種會認為晚上那麼晚打電話,又突然邀約她,一定不會有什麼好事的人。

「我想如果有機會和妳單獨約會,一定很有意思。」我回答。

她想了一會兒,然後說:「我非常樂意。」

那個星期五下班以後,我開車去接她時,心裡有一點緊張,因為從未嚐試過這樣的約會。

當我到達她家時,我看她對這樣的約會,似乎也有一點緊張。

她在門內等著,身上穿著大衣,裡面那件禮服還是最後一次慶祝結婚紀念日所穿的呢!她的頭髮還特意捲了一下,臉上的微笑像天使一般。

上了車後,她得意洋洋地說:「我告訴我的朋友,我要和我的兒子外出約會,他們都好羨慕,迫不及待要聽聽我們約會的情形。」

我們去一家雖不豪華,但十分雅致,溫暖舒適的餐廳。

我母親挽住我的臂彎,好像第一夫人一般。入座以後,我必須幫她看菜單點菜,因為她的眼睛現在只有大的字才看得見。

用餐一半時,我抬起頭來,看到母親正在凝視我,嘴角帶著懷舊的笑容說:「記得當你小時候,總是我為你看菜單的。」

「那現在妳正好可以休息,輪到我來為妳服務了。」我回答。

一面享用晚餐,我們一面聊天,聊得很愉快,談了許多最近幾年來,各自生命中的一些事。

我們聊得太久了,所以趕不上電影。當我送她回到家門口,她說「我要再和你一起外出,但下次讓我作東好嗎?」我答應了。

回家後,妻子問我:「你的晚餐約會如何?」

「非常有意思,比我想像的好多了!」~我回答。

幾天以後,母親因心臟病猝發而去世。這事發生得太突然了,讓我完全措手不及。

不久以後,我收到一封信,裡面是上次我和母親約會的那家餐館的一張收據,上面有一張字條寫著:「我已先付了賬,因為我確定自己不可能再有機會去了,但我還是付了兩人份的賬──你和你的妻子。

你絕對想不到那一晚的約會對我有多大的意義,我愛你。」

從那一刻起,我深深體會,一定要及時說:「我愛你」,並且要常常撥出時間給我們所愛的人。

世上沒有任何事比自然如來因緣和你的家庭更重要,多花時間和…

諸葛亮鬥周瑜

周瑜嫉妒諸葛亮的才智,總想找藉口殺他,在一次宴會上,周瑜故意對諸葛亮說:「孔明先生我吟一首詩你來對,對的出有賞,對不出以殺頭問罪如何?」
諸葛亮從容笑到:「軍中無戲言,請都督說。」

周瑜大喜,開口便道:「有水便是溪,無水也是奚,去掉溪邊水,加鳥便是雞。得志貓兒勝過虎,落坡鳳凰不如雞。」

諸葛亮聽罷,隨口便道:「有木便是棋,無木也是其,去掉棋邊木,加欠便是欺。龍遊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

周瑜聽了大怒,但礙於有言在先,不便發作,便又出一句:「有手便是扭,無手便是醜,去掉扭邊手,加女便是妞。隆中有女長得醜,百里難挑一個醜。」

諸葛亮聽了知道這話是在嘲笑自己的夫人黃阿醜長得醜,便立即應道:「有木也是橋,無木也是喬,去掉橋邊木,加女便是嬌。江中吳女大小喬,曹操銅雀鎖二嬌。」

周瑜知道這話是在奚落自己的夫人,怒髮沖冠,幾次都想發作。

劍拔弩張之時,魯肅在一邊和了句:「有木也是槽,無木也是曹,去掉槽邊木,加米便是糟,當今之計在破曹,龍虎相鬥豈不糟!」

詩罷眾人一齊喝彩。周瑜見有人從中和解,無奈只好收場。

千年彈指已過,故人化為黃土,而魯肅化干戈為玉帛的做法卻一直流傳在中國的歷史。

宮本武藏與柳生又壽郎

在日本的歷史上產生過兩位偉大的劍手,一位是宮本武藏,另一位是柳生又壽郎,而柳生又壽郎是宮本武藏的徒弟。
柳生又壽郎由於年少荒嬉,不肯接受父親的教導專心習劍,被父親逐出了家門。

於是受了刺激的柳生,發誓要成為一名偉大的劍手,而獨自跑到一荒山,去見當時最負盛名的宮本武藏,要求拜師學藝。

拜見了宮本武藏,柳生熱切的問道:「假如我努力的學習,需要多少年才能成為一流的劍手?」

武藏說:「你的全部餘年!」

「我不能等那麼久,」柳生更急切的說:「只要你肯教我,我願意下任何苦功去達成目的,甚至當你的僕人跟隨你。那需要多久的時間?」

「那,也許需要十年。」宮本武藏說。

柳生更著急了:「哎呀!家父年事已高,我要在他生前就看見我成為一流的劍手,十年太久了,如果我加倍努力學習需時多久?」

「嗯,那也許要三十年。」武藏緩緩的說到。

柳生急得快哭出來了,說:「如果我不惜任何苦功,日以繼夜的練劍,需要多少時間?」

「哦,那可能要七十年。」武藏說:「或者這輩子再也沒希望成為劍手了。? 」

此時,柳生心裡糾結著一個大疑團:「這怎麼說呀?為甚麼我愈努力,成為第一流的劍手的時間就愈長呢?」

「你的眼睛全都盯者第一流的劍手,哪裡還有眼睛看你自己呢?」武藏平和的說:「第一流劍手的先決條件,就是永遠保留一隻眼睛看自己。」

柳生眼中的「第一流劍手」,對你而言代表甚麼呢?是權位?是金錢?還是哪些目標或理想?還是服務社會,實踐終極關懷?

或是…?

你清楚自己在追求什麼嗎?

或許是該用一支眼睛看自己的時候了!

面試缺席的女子

之前在一本雜誌上看到幾句話:"沒人,無法做事;沒有人才,無法做大事;而沒有人品,做什麼都是錯事。"
    (網路圖片)
品格,確實是很重要的做人處世的根本。最近,教育部也再次提倡品格教育。

不過,在上位者都不知道什麼叫做品格與操守的情況下,再多的口號也不過是作秀罷了。

現今台灣的教育,有幾人真正強調品格的教化,升學才是各個學校的首要之務吧!想想,真是悲哀呀!

「孵不出綠豆芽的女子」一個美好的故事,與工作道德操守有關,也曾深深感動我。

那是一個電信公司招考部時所發生的一段小插曲。


據說,招考部的筆試結束後,這家公司發給所有甄選通過的人一袋綠豆種子,並且要求她們在指定時間,帶著發芽的綠豆回來,誰的綠豆種得最好,誰就能獲得那份競爭激烈、待遇優渥的工作。

果然,當指定時間來臨,每個人都帶著一大盆生意盎然、欣欣向榮的綠豆芽回來,只有一個人缺席。

總經理親自打電話問這人為何不現身?這女人以混合著抱歉、懊惱與不解的語氣說她感到抱歉:因為她的種子還沒發芽,雖然在過去那段時間,她已費盡心血全力照顧,可種子依然全無動靜!

「我想,我大概失去這個工作機會了。」據說,這是那唯一的缺席者,在準備放下電話前所說的一句話。

但經理卻告訴這孵不出綠豆芽的女子說:「你,才是唯一被我們錄用的新人!」

原來,那些種子都是被處理過的,不可能發芽。

種不出綠豆芽,正證明了女子是一個不做假的人,公司高層認為,這樣的人必也是一個有道德操守的人。

「而這」,總經理說:「就是我們用人的唯一準則!」……

有一句西方諺語說:「如果表現卓越是魚的話,那麼操守就是保鮮劑!」

這話的意思是,工作追求卓越固然重要,但不講道德操守,一切都可能落空。

就像一條魚,再怎麼美味,沒有保鮮劑,最後還是會腐爛。

同樣,那些志在必得的應徵者,所捧出的綠豆芽雖無比美麗茂盛,但不曾以誠實做為人格的保鮮劑,最後,她們終還是失去了那努力爭取、夢寐以求的工作。

一頭死驢

一個城裡男孩Kenny移居到了鄉下,從一個農民那裡花100美元買了一頭驢,這個農民同意第二天把驢帶來給他。
第二天農民來找Kenny:「對不起!小伙子,我有一個壞消息要告訴你:那頭驢死了。」

Kenny回答:「好吧,你把錢還給我就行了!」

農民說:「不行,我不能把錢還給你,因為我已經把錢給花掉了。」

Kenny說:「Ok,那麼就把那頭死驢給我吧!」

農民很納悶:「你要那頭死驢幹嘛?」

Kenny說:「我可以用那頭死驢作為幸運抽獎的獎品。」

農民叫了起來:「你不可能把一頭死驢作為抽獎獎品,沒有人會要它的!」

Kenny回答:「別擔心,看我的!我不告訴任何人這頭驢是死的就行了。」

幾個月以後,農民遇到了Kenny。

農民問他:「那頭死驢後來怎麼樣了?」

kenny說:「我舉辦了一次幸運抽獎,並把那頭驢作為獎品,我賣出了500張票,

每張2塊錢,就這樣,我得了998塊錢,扣除了向你買驢子的100塊錢,我還賺898塊錢!」

農民好奇地問:「難道沒有人對此表示不滿?」

Kenny回答:「只有那個中獎的人表示不滿,所以我把他買票的錢還給了他!」

許多年後,長大了的Kenny成為了安隆(Enron)公司的總裁。

------------------
同一篇故事所帶給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感想與見解,或許有人會認為,Kenny 做生意不老實,竟用這種方法欺騙消費者,而事實上用「某一個角度來看」他確也是欺瞞消費者。
看完文章除了自省自己在行銷面應該對消費者保持誠信少用花招外,也讓自己對「沒有賣不出去的商品,只有不會賣的人」這句話有了更深的省思,有間很有名的房屋仲介業者也說過,沒有賣不出去的房子,只因為您找錯賣的人」,奇摩拍賣上不也常常出現一些廣告花招…什麼都有,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行銷的手法不斷翻新,就連月球的土地也可以賣錢。

內心英雄

少林師父對一個習武已有四年的徒弟說:「你的功夫已經學得差不多,可以出師下山。」
但是徒弟擔心自己的功夫還沒學好,不敢下山,央求師父再讓他在寺裡多習武兩年。

隔天徒弟發現,寺內已空無一人,也不見師父人影,只有案頭留下一封師父寫給他的信說:「過去四年,你學了我教你的東西,但不曾問我為何要學這些功夫,因此我要你下山,讓江湖來告訴你,你在過去四年所學的功夫是否已夠應付江湖,兩年後你會回來找我。」


時間很快地過了兩年,這位徒弟果真如師父所料回到寺裡,但卻遍尋不著師父,只見供桌上留有一封給他的信說:「我料到你會回來,你在江湖的兩年中,應該學到了兩件事,首先,你會發現四年所學的功夫是不夠的,因為江湖變化的速度遠快過你所學的。

其二是在確認自己的不足後,應該對自己會更有危機感,這也就是為何你急著回到山上再向師父習武的原因。

只是現在我要你再下山,因為在過去的兩年中,應該還有很多的高手是你不曾與他們交手過的,表示你還有很多的弱點未自覺,否則你會因為再學到幾招功夫就以為自己天下無敵。

回到江湖後,主動去挑戰高手,兩年後回來告訴我有那些高手你無法征服,我再教你如何征服他們。」

兩年後,徒弟再回少林寺,手上握著一份上面都是擊敗他的高手資料,深切期望師父能傳授他新功夫,可是師父依然沒出現,依然只留了一封信給他。

信上寫著說:「若你已經找到自己很多不如人之處,你有兩種方法來改善。

第一是靠師父再教你,但師父要提醒你,師父教你越多,你越無法超越師父,你會越失去自己的特質。

第二是依照師父過去所教你的基本招式,依照你實際所碰到的弱點,自行摸索師父不曾教過你的方法,這樣你才有可能摸索出自己獨創的招式。

因此在你企圖要變成我之前,我要你再花兩年時間,回到江湖試著釋放出自己藏在內心的英雄。

如果你兩年後真的找不到方法,我再把我所懂的都教給你,師父相信你心中還藏有一位天生的英雄。」

過了兩年,徒弟第三度上山,老師父在途中安排了幾位少林師兄扮演搶匪,這些師兄身懷的功夫都是少林寺的獨門功夫,在交手的過程中,這位徒弟已會用這幾位師兄所不曾見過的少林招式來與這些武林高手交手,並且能順利脫險。

當徒弟走到少林寺時,看到一位年紀與他初入少林寺時相仿的和尚正在門口掃地,徒弟順勢詢問這位二十來歲的和尚:「請問師父在嗎?」

「師父已仙逝。」和尚回答。

隨後,徒弟為師父上完香之後,佇足良久才不忍地離去。

老師父則躲在角落,欣慰地拭去淚水。

年輕的掃地和尚好奇…

牽著美女的手.....

一日在酒桌上,酒至半酣之時,面紅耳赤之間,一男人說開了酒話:「握著小姐的手,好像回到了十八、九;握著小姨的手,後悔當年拉錯手;握著情人的手,一股暖流上心頭;握著女同學的手,後悔當初沒下手;握著老婆的手,猶如左手握右手。」
席間一美女沉默半晌,說道:「左手握右手說的好呀」眾人都止住笑聲看著她。



女人繼續說:「拉著別人的手,消魂也好,盪魄也罷過後都可以丟掉,只有左手或右手丟掉就殘疾了。」

兩手完好的人,對待婚姻和人生若持這種態度,骨子裏實則埋藏著一份驕傲。

人,一旦失去了任何一隻手,就會真正知道左手握右手的珍貴。

一個人不經意將自己的左右手相握的時候,會自然而然產生一種歸屬感,這份歸屬感是實在而飽滿的。

左手握右手的婚姻有著秋水般寧靜綿長的境界。

隨著歲月的推移,年齡的增長,婚姻中人都會在許多的無奈與困惑中,被磨平的稜角,被消散的激情。

但那些深藏在思想皺折裏,沾染在生命白髮上的情感依然動人心魄,引人入勝。

誰的手都會在歲月風霜的打磨中,漸漸失去曾經有過的那份魅力。

可以說,男女由自由戀愛到結婚,本質上是個由絢爛美麗歸於平淡的過程,剩下的就是「左手握右手」般的平淡的日子。

這樣也許不夠刺激,不夠浪漫,然而較之「拉著別人的手」來的真切可靠。

世俗生活中,一個男人對待自己的妻子,只有預備了左手握右手的情感,才會感到沉穩,感到親切。

其實,男人們都知道:「握小姐的手太貴,握情人的手太累。」

只有相濡以沫的妻子的手,無論是失意還是得意,都會毫無保留地給你一生一世的似水柔情。

等到有一天,一切都煙消雲散,男人女人若還能相攜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那就不再是一種平淡,而是一種亙古不變、地久天長的人生美麗了。

人性的地獄與天堂

⊙第一個故事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由於陳進興和高天民兩人四處強暴殺人,全國都人心惶惶。

突然,民眾報案,在北投看見高天民,大批警察趕過去,但是被高天民發現,從馬路旁邊縱身躍入下面的小溪和竹林,等警察想辦法追下去,已經失去他的蹤影。

電視馬上播出一大批警察搜山的畫面,我正在朋友家作客。

「狗屁警察,人家高天民一下就跳下去了,警察不敢跳,不要臉!」朋友的太太咬著牙罵。

「可不是嗎?」我笑問,問她:「可是如果今天那警察是你丈夫,你怎麼說?」

她怔了一下,笑起來:「要是我丈夫呀!我就打電話叫他別逞強!快回家!」

⊙第二個故事

有一天,在台北市的某廣場舉行慈善團體的募款活動,我去了,並在募款會結束後,到附近逛逛。

「您是劉先生,對不對?」有個藝品店的小姐認出我,又歪著著頭、指指我:「我知道了!你是來參加募款大會。」

「妳也知道廣場上有募款大會呀?」我驚訝的說。

「當然!我也去了一下,還捐了錢呢!」她掏出一張捐款的收據給我看,又帶我參觀她的藝品:「劉先生買一個吧!算您特價。」

我買了,沒還價就買了,相信一定不會貴。

但是,才走幾步,看見另一個藝品店,櫥窗裡放著一個一模一樣的東西,只要四分之三的價錢。

⊙第三個故事

去水果攤買水果。老闆不在,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孩看店。

「小弟弟,你看這兩種梨,哪個比較好?」我問那小孩。

「右邊這個!」他想都沒想,就指了指。

剛說完,老闆進來了,跟我打個招呼,我又問一次:「老闆啊!你看我該買哪一種梨?」

「當然左邊這個!」他也想都沒想,就指了指。我笑了:「可是剛才小弟弟告訴我右邊的比較好耶!」

「幹!」他突然打了小孩一巴掌:「這是劉伯伯,好朋友,要說實話!」


---------------------------------
⊙好!故事說完了,你說這裡面,誰是好人?誰是壞人?誰對?誰錯?

人性就是這樣,常沒有絕對的對與錯。

如同名作曲家王洛賓說的﹍﹍別人為你拍照,他的鏡頭偏右,拍出來,你就是「左派」;一下子他的鏡頭偏左,拍出照片,你又成了「右派」。

焚化爐一定要建!核電廠一定要蓋!你很客觀,講得一點也沒錯。

但是跟著發現你家旁邊在整地。打聽之下,大驚失色。當天,你的說法就有了改變;隔週,抗議的隊伍裡就有了你。

你跟第一個故事裡的太太有什麼不同呢?

⊙看到電視裡災民的影片,你會落淚;捐款專線的字幕出現,你趕快抄下,然後撥通、捐錢。你去打禪七、去佈道會、去清…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