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10, 2016的文章

天堂與地獄的區別

一位一生行善無數的大善人,他臨終前有一位天使特地下凡來接引他上天堂。
天使說:「大善人,由於你一生行善,成就很大的功德,因此在你臨終前我可以答應你完成一個你最想完成的願望。」

大善人說:「神聖的天使,謝謝你這麼仁慈。我一生當中最大的遺憾就是我信奉主一生,卻從來沒見過天堂與地獄究竟長得像什麼樣子?在我死之前,您可不可以帶我到這兩個地方參觀參觀?」

天使說:「沒問題,因為你即將上天堂,因此我先帶你到地獄去吧。」大善人跟隨天使來到了地獄,在他們面前出現一張很大的餐桌,桌上擺滿了豐盛佳餚。

「地獄的生活看起來還不錯嘛!沒有想像中的悲慘嘛!」大善人很疑惑地問天使。「不用急,你再繼續看下去。」

過了一會,用餐的時間到了,只見一群瘦骨如柴的餓鬼魚貫地入座。每個人手上拿著一雙長十幾尺的筷子,每個人用盡了各種方法,嘗試用他們手中的筷子去夾菜吃。可是由於筷子實在是太長了,最後每個人都吃不到東西。

「實在是太悲慘了,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對待這些人呢?給他們食物的誘惑,卻又不給他們吃。」

「你真覺得很悲慘嗎?我再帶你到天堂看看。」 到了天堂,同樣的情景,同樣的滿桌佳餚,每個人同樣用一雙長十幾尺的長筷子。 不同的是,圍著餐桌吃飯的是一群洋溢歡笑,長得白白胖胖的可愛的人們。 他們同樣用筷子夾菜,不同的是,他們餵對面的人吃菜,而對方也餵他吃,因此每個人都吃得很愉快。

天堂與地獄的區別在於人與人相處的態度。

一個約定

已經離開他六十四天了,而在今夜讓我想起一個故事,這個故事至今給了我一個默名的感動,有一種默名的心痛,故事是這樣的。
兩個身患絕症的男孩和女孩,相互用書信交換彼此的關心與祝福,但他們雙雙離開人間後,卻仍然收到對方寄來的信。

命運是如此的殘酷,它讓兩朵朝氣蓬勃的花蕾還未來得及綻放,他們的青春與活力就要過早地凋謝了,而命運又是仁慈的,它讓兩顆已經瀕臨絕望的心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花。

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男孩和女孩在醫院的走廊上相遇了,在四目相觸的那一剎那,兩顆年輕的心靈都被深深地震撼了,他們都從彼此的眼睛中讀出了那份悲涼。

也許是同病相憐的緣故吧,到了傍晚,他倆已成了彷彿相識多年的老朋友了。

從此以後,男孩和女孩相伴度過了一個又一個日出日落,兩人都不再感覺孤獨無助了。

終於有一天,男孩和女孩被告知他們的病情已經到了無法醫治的地步,於是他們都被接回了各自的家。

他們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起來,但男孩和女孩誰也沒有忘記他們之間曾經有過的一個約定,他們唯有通過寫信這樣的方式來交換彼此的關心和祝福。

那每一個字每一句話對他們來說都是莫大的鼓舞。

就這樣日子過得飛快,轉眼已經三個月過去了。

一個下午,女孩手中握著男孩的來信,安詳地合上了雙眼,嘴角邊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

她的母親在她的身邊靜靜地哭了,她默默地拿過男孩的信,一行行有力的字躍入眼簾:「……當命運捉弄你的時候,不要害怕,不要彷徨,因為還有我,還有很多關心你、愛你的人在你身邊,我們都會幫助你,保護你,你絕不是孤單一人……」

女孩的母親拿信的手顫抖了,信紙在她的手中一點點浸濕了。

女孩就這麼走了,她走後的第二天,母親在女孩的抽屜裡發現了一疊寫好封好但尚未寄出的信,最上面的一個信封上寫著「媽媽收」。

母親疑惑地拆開了信,是女兒熟悉的字跡,上面寫道:「媽媽,當您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也許我已經離開您了,但我還有一個心願沒有完成,我和一個男孩曾經有個約定,我答應他要和他共同度過人生的最後旅程,可我知道也許我無法履行諾言了。所以,在我走了之後,請媽媽您替我將這些信陸續地寄給他,讓他以為我還堅強地活著,相信這些信能多給他一些活下去的信心……女兒。」

望著女兒努力寫完的遺言,母親的眼睛再一次濕潤了,她無法再克制自己的情感,她覺得有一種力量在促使她要去見一見這個男孩,是的,她要去見他,她要告訴他有這麼一個女孩要他好好活下去。

女孩的母親拿著女兒的信按信封上的地址找到了男孩的家…

丟了翅膀,他仍是天使

當在外地出差的我坐飛機趕回來時,十個月的兒子新新已經被推出搶救室。
醫生說持續的高燒也許損傷了腦神經,我要有心理準備接受可能的後遺症。

老公兩天後才從國外回來。出院後,我們常常測試新新的聽力和視覺,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我們終於放下忐忑的心。可漸漸地,我發現他開始瞪著無神的眼睛發呆,或者呈現一種令我不安的笑容。

當和新新一般大的孩子開始邁著步子,清脆地喊著爸爸媽媽的時候,新新依舊呆呆坐在那傻傻地笑著。

抱著他四處求醫,結論同出一轍:新新的智力將會停留在幼兒期,除非發生奇蹟。

那是段痛不欲生的日子,抱著孩子尋找各種可能的奇蹟,秘方、偏方,甚至針灸。

那長長的針如同刺在我的心尖,汗和淚伴著孩子淒厲的哭聲一起落下。我多麼希望這只是一場夢,夢醒後充滿靈氣的新新在對我甜甜地笑。

我開始幻聽,總感覺新新在喊媽媽。

我深深自責為了事業沒有照顧好兒子,卻不敢留在家。每天下班後沉默地摟著他,日復一日,淚流盡了,心也似乎麻木了。

老公也因為家裡沉悶,漸漸變得很少回家吃飯。

婆婆來看我們,說把新新帶走,讓我們再要一個孩子。

我不假思索斷然拒絕,我不能那樣做!他沒有選擇地來到這個世界,又因為我的疏忽變成這樣,已經夠不幸了!把新新緊緊摟在懷裡,我不要別人分享對他的愛!

新新兩週歲生日那天,我才驚覺老公已經不再陪我們一起吃飯了,怕失去他的恐慌開始噬咬著我,使我覺得難以呼吸。

直至深夜,一身酒氣踉踉蹌蹌的老公才踏進家門,我已經荒蕪的淚水終於又奔湧出來。

老婆,我們再要一個孩子好嗎?我狠狠點著頭,與他緊緊相擁,抵死纏綿……

我又懷孕了!撫著逐漸隆起的小腹,有些苦澀的甜蜜。

我彷彿比誰都期待這個孩子,卻又在內心擔心這個孩子。

看到新新向我伸來的手臂,我的心又湧起巨大的痛楚:新新,這個世界,除了媽媽誰還能愛你!

我終於下定決心打掉這個孩子,可檢查結果使我震驚:我竟然懷了雙胞胎!

2002年的夏天,一對漂亮的小女孩陽陽和月月降臨了。

滿月以後,那對粉雕玉琢的小人,總是甜甜地笑,很少哭鬧。

只要我一說話,頭就隨著我的聲音轉,讓我充分享受到做媽媽的喜悅。

我已經顧不上新新,無論我多麼約束自己,潛意識裡已經開始忽略新新,只把他交給保姆,甚至開始討厭他那傻傻的樣子。

轉眼,陽陽和月月會走了。新新一般不注意什麼,只是對這兩個妹妹格外敏感,常常注視她們的一舉一動,似乎帶著極大的興趣,而且不同於平時的眼神。

我是不允許他接近她們的,他只能那樣在一邊望著,可我控制不住…

女孩跟律師發生車禍了......

有一個美女和一個律師汽車相撞,律師高傲的拿了一張名片給美女。
美女沒什麼反應,默默的從他副駕駛座拿出了一瓶威士忌,說道:『你好像受驚不小,喝一口吧!酒可以定定神…』

律師就喝了一小口。

「你的臉色還是很蒼白」,美女說道:「再喝幾口吧!」

在美女勸說下,律師又喝了5、6口,然後律師提議說:「你也喝幾口吧!」

「我不要」美女說:「我在等交通警察」
律師:「@#%$#…」

職業與學歷並不能代表全部,當人碰到問題與驚嚇時,能處變不驚的人才能發揮原有的智慧,並做出對自己最有利的做法。

該堅持的,永遠不能放棄。

一對大學讀書曾經相戀的戀人,後來因為一件小事鬧翻了。
畢業後,他們天各一方,各自走過了一條坎坷的人生旅途。

他們的婚姻都不太美滿,所以時時懷念年輕時的那段戀情。

如今白髮爬上了他們的額頭,一個偶然的機會,他們又相聚了。

閒談中他們談起了那一件事。

男人問女人:「那天晚上,我來敲你的門,你為何不開門?」

女人說:「我在門後等你。」

「等我?等我幹什麼?」

「等你敲到第十下才開門──可是你只敲了九下!」

男人和女人都為這件事感到後悔了。

女人後悔自己過於執拗,她完全可以在男人敲第九下的後把門打開,或者在他離去的時候把他叫回來,這樣,她已經很有面子了,為什麼非要堅持那第十下不可呢?

男人呢?幾十年後如夢初醒,原來那扇門並沒有關死呀!可我為什麼不繼續敲下去呢?只要在多敲一下,一切就會完全不同了呀!

生命當中,有許多錯失,有時錯在固執地堅持了不該堅持的,或者錯在輕易放棄了不該放棄的。

但該堅持的,永遠不能放棄。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