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15, 2016的文章

感人故事:黑板上的新留言

小小時候有好多喜歡。
喜歡問山是怎麼綠的,喜歡問海是怎麼藍的,喜歡問星星住在什麼地方。

媽媽說:「傻娃娃。山是因為壯碩而翠綠,海是因為寬廣而深藍,夜空是星星最美麗的家。」

長大後我才明瞭,媽媽只有一個喜歡,喜歡兒女成長,有茁壯而踏實的人生;這樣的喜歡是豐富的愛,遠勝過青山、深藍過海。

小威的父母都是聾啞殘障人士,父親在花市擺些字畫、古玩,母親則是在商業大樓打掃的清潔工。

但幸運的是,小威卻是個完全健康的孩子,沒有遺傳到任何障礙病症。

雖然如此,小威並不快樂,因為他有很大的自卑感無法克服,曾經有社工人員,希望帶著小威學習手語,以方便與父母溝通,但總是遭到小威憎恨的拒絕。

而小威與父母的溝通方式,就是透過客廳裡一片很大的黑板,在上面寫字留言,做為說話的語言。

小威在學校,從不願意提起父母的事情,也很少說話,而且總是孤僻的獨自活動,幾乎沒有任何朋友。

每次回到家中,母親關心地在黑板上,留了一大堆的問候的字句,例如:上課習慣嗎?有沒有缺什麼?想吃什麼?星期天去逛百貨公司好嗎?

但小威總是使用一慣的四個字:「不用理我!」

這黑板似乎是小威與母親唯一的溝通橋樑,也成了小威與母親隔閡的高牆。

一天半夜小威忽然覺得,腸胃絞痛的非常厲害,翻來覆去的他,臉色蒼白的嚇人,母親一看不對勁,立刻叫醒父親,準備把小威送進醫院。

父親踩著破爛的腳踏車一路衝往醫院,母親則追跑的緊跟在後頭,一面扶著小威,一面默默祈禱,希望小威平安無事。

一路上母親的雙腳從沒停過、雙手也沒有鬆懈過、雙眼更不敢閉閤過。

來到醫院,著急的媽媽一直從口中,大聲地發出嗯嗯啊啊!嗯嗯啊啊!哭喊的求救聲音,也不斷地拉著醫生的衣角鞠躬作揖、哈腰伏俯,更拿起紙筆寫了一大堆拜託、救命、幫忙的字眼,她請求醫生無論如何一定要救救小威。

半夢半醒的小威看到這一幕,激動的一直落淚、一直啜泣,心中最想說的大概就是:「媽媽我真的好愛妳」!

小威得的是急性腸胃炎,康復出院後,小威主動聯絡社工人員,希望幫他安排手語課程,好讓他與母親能有無障礙的溝通語言。

小威認真的學習,第一次打出的手語是:「媽媽,我終於能聽到妳的聲音了!」

媽媽也回覆給小威:「只要你願意,我會『用心』說給你聽」。

那面放在客廳的大黑板,不再留有隻字片語,而是小威每天都在上面畫一朵康乃馨,獻給最親愛的母親。

任何一種「愛」都是用「心」說的,不管是什麼樣的語言,只要用心,愛一定能傳達…

農莊裡一隻神奇的豬

在一個農莊裡有一隻豬,擁有多項技能,牠會一大早學公雞叫主人起床;牠會學貓去抓偷吃起士的老鼠;牠會學牧羊犬去管理羊群;牠甚至還會像人類煮飯下麵......
其他動物問牠幹嘛這麼雞婆,牠說:「你們這群笨蛋!在現在這個社會,沒有多項技能怎麼可以生存!況且我這些技能還有認證的哦!」

可是......有一天,主人還是把豬抓起來,準備宰了牠。

豬不可置信的問:「我會這麼多技能,又幫你做那麼多事,為什麼你還是要殺了我?!」

主人淡淡地回答:「沒什麼!我養你就是想吃豬肋排!」

績效在於老板認為你該做什麼,而不是你會做什麼!



--------------------------
其實不只是在於工作上,這個道理用在愛情上也是一樣,愛不是我們想要給對方什麼,而是在於對方需要什麼。

很多人的感情破裂並非不愛對方,而是愛的方法錯誤,他的愛對另一伴造成壓力和困擾,甚至自以為將自己認為最好、最喜歡的事物送給對方,對方就會幸福快樂,卻忽略了對方的感受,說不定他根本是討厭這個東西。

用同樣的道理去看待世間其它的事,有時能使我們對人情世故看的更加透徹,希望今天的笑話除了能帶給您開懷一笑,亦能帶給您智慧的省思。
[文章來源]

簡單與複雜,這就是人類的故事

桌上有一籃水果,人們並不在意這堆水果有多少,而是在意分到自己手裡的有多少,公司有一堆子事,人們並不在意這堆子事有多少,而是在意自己多做了多少。
人類有大智慧,卻因為對得失斤斤計較,最後都變成了小聰明。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其實很簡單,由於利益分配很複雜,才有了爾虞我詐,勾心鬥角。


人生之簡單,就像生命巨畫中簡單的幾筆線條,有著疏疏落落的淡泊;是生命意境中的一輪薄月,有著清清涼涼的寧靜。

人生之複雜,是潑洒在生命宣紙上的墨跡,渲染著城府與世故;是拉響在生命深處的咿咿呀呀的胡琴,揮不去嘈雜與迷惘。

天地超完美,於簡單處得;人生大疲憊,藏在複雜處。

人一簡單就快樂,但快樂的人寥寥無幾;一複雜就痛苦,可痛苦的人卻熙熙攘攘。

這反映出的現實總是︰更多的人,要活出簡單來不容易,要活出複雜來卻很簡單。

人,小時候簡單,長大了複雜;窮的時候簡單,變闊了複雜;落魄的時候簡單,得勢了複雜;君子簡單,小人複雜;看自己簡單,看別人複雜,這不由得讓我想起顧誠的那首詩"你一會兒看我,一會兒看雲"我覺得,你看我時很遠,你看雲時很近。

簡單與複雜之間,也有這麼一層迷矇的關係。

一眼能望穿的事物,似乎很簡單,一口古井,幽深澄澈,也可以一眼望到底,但這口古井,本身卻並不簡單。

人也一樣。有時候,一個人可以一眼看穿,並不是因為他太過簡單,不夠深度,而是因為他太過純淨。

一個人有純淨的靈魂,原本就是一種撼人心魄的深度。這樣的簡單,讓人敬仰。

有的人雲山霧罩,看起來很複雜,很有深度,其實,這種深度是城府的深度,而不是靈魂的深度。

這種複雜,是險惡人性的交錯,而不是曼妙智慧的疊加。

人生說穿,簡單的只有生死兩個字,但由於有了命運的浮沉,有了人世的冷暖,簡單的過程才變得跌跌撞撞,紛繁複雜。

簡單,是生命留給這個世界的美麗的形式;而複雜,是生命永遠無法打撈蒼涼的夢境。

烏鴉和喜鵲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三十二天的靈宵寶殿裡頭,玉帝養了兩隻聰明伶俐的小鳥;這兩隻小鳥住不食人間煙火的天外天,和玉帝相處日久自然也成就了一副慈悲心腸。
這兩隻小鳥一隻是烏鴉,一隻是喜鵲;牠們一致受到平等的對待,每天無憂無慮快樂地生活在一起,於是成好非常要好的朋友。

烏鴉有什麼好吃的就會想到喜鵲,喜鵲有什麼好玩的東西也會想到烏鴉;但是牠們一直有個心願,就是希望能早日修成正果,烏鴉想成為一名風流倜儻的才子,喜鵲想成為才貌兼備的俏佳人。


於是牠們決定向玉帝坦承這樣的心願,由於玉帝非常喜愛這兩隻小鳥,但又捨不得牠們去到凡間受苦難,於是開出了條件;那就是烏鴉和喜鵲要完成一些任務,將幸福帶給凡間的人類才能達成願望。

烏鴉和喜鵲滿心歡喜地答應了這個要求,於是就接受了這個任務下凡去了;經過了一番商量的結果,烏鴉選擇在人們要遇到災難時去提醒他們,而喜鵲就只好選擇當人們要遇到喜事的時候去告訴他們,於是烏鴉和喜鵲就分別去執行牠們的使命了。

烏鴉不厭其煩地,只要在某戶人家大難臨頭的時候,就飛上那戶人家的屋簷叫著:「阿!阿!阿!阿!」

喜鵲也一樣,只要某人家中就要有喜事,牠也會到那人家窗口啁啾地鳴叫。

但是後來人們發現烏鴉來了就會有災難,所以人們總是討厭烏鴉,便拿石頭丟牠;而人類又發現每當喜鵲來時就會有好運到,所以人們喜歡喜鵲的到來,更歡迎牠在屋簷築巢。

但牠們一直都沒有達成心願,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烏鴉一出現人類就恨不得殺死牠,所以烏鴉都躲到深山裡去了;然而喜鵲雖然受到人類的歡迎,但人類總是貪婪又愛爭鬥,凡是有鬥爭的地方怎麼會有喜事呢?

所以後來喜鵲也漸漸難尋蹤影了。

到底走私什麼?

有一個守衛負責在瑞士和奧地利交界處巡守。
有一天來了一個奧地利人騎著腳踏車要通過崗哨。

他的腳踏車前面裝了滿滿一籃沙子,要是換做別的守衛,大概揮揮手就放他過去;但是碰到這位守衛可沒那麼簡單。

他直覺奧地利人一定在走私,於是拿出一把耙子,仔細翻檢沙子裡究竟藏了什麼東西。

可是他翻了老半天,什麼也沒找到,只好揮揮手放他過去。


第二天,同樣的事情又發生一遍,第三天也是。

日復一日,相同情節一再上演,卻始終找不到任何東西,但他就這樣翻查了三十年。

最後,這位守衛終於忍不住問那位奧地利人:「這件事放在我心上好多年了,不過我今天就要退休了,要是我不知道答案,一定會很懊惱,希望你能告訴我答案。」

奧地利人這麼多年來和他接觸,也和他有些感情,於是誠懇的點頭說一定會誠實回答。

於是守衛開口問:「這些年來我一直懷疑你走私。你到底是不是走私客?」

奧地利人遲疑了一下,「好吧!我的確是走私客。」

「我就說吧!」守衛說:「可是我天天檢查你的籃子,卻什麼也沒發現,你到底走私什麼東西?」

「..........腳踏車。」

~~~~~~~~~~~~~~~~~~~~~~~~~~~~~~~~~~~~~~~~~~~~~~~~~~~~~
那些太過專注眼前收入的窮人,就是像那位翻查沙子的邊境守衛,專注的焦點錯誤,再努力也只是白搭。

你還在做「那位翻查沙子的邊境守衛」?

當你在抱怨自己是「千里馬」,一直遇不到「伯樂」時,打開你的眼睛、耳朵,換個想法換個腦袋。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