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17, 2016的文章

可怕的走廊盡頭,打開門後.......

有一個人,每到晚上都會作一個夢,他夢見自己走在很長的走廊,走到盡頭時,出現了一道門,看見門他全身發抖,直冒冷汗不敢打開門;

就這樣,二十年來他每晚都做同樣的夢,也找心理醫師治療了二十年。
後來他換了心理醫師,也把夢的情形跟醫師說明。


醫師覺得很奇怪,跟他說:「你為什麼不把門打開看看呢?!最多只是一死而已嘛!」

這人想想很有道理,於是當晚在夢中他便鼓起勇氣把門推開了………。

隔天,他去找心理醫師,醫師問他:「門打開了嗎?」

他點點頭回答:「打開了!」

醫師問:「結果門後有什麼呢?」

他說:「打開門後,呈現眼前的是一片綠油油的柔軟草地,有燦爛的陽光、耀眼的舞蝶……。」

《我們總是不敢打開生活的心靈之門,因為怕,所以縮在幸福之門外不敢面對》

讓貴人出現的方法

如果希望你的「人脈」拉自己一把,要讓人脈變成「貴人」,那先決條件就是得讓他「接受你、喜歡你」。
在一次喜宴中,跟我同桌的有位知名的企業家。

不多時,有個三十歲初頭的王先生,一屁股搶坐在企業家的旁邊,然後,對這位企業家展開了兩小時的自我行銷,包括他如何在三十歲前賺到一億等等。

這位企業家修養極佳,所以,只有在王先生去洗手間的時候,臉上才明顯露出不耐煩的表情。


王先生一定覺得,他花了兩小時對企業家自我行銷,已經成功的建立「有力的人脈」,但是旁觀者清,實情絕對不是如此!

如果希望「人脈」拉自己一把,要讓人脈變成「貴人」,那先決條件就是得讓他「接受你、喜歡你」。

避免給他人帶來麻煩,是必要的起步

要如何讓「人脈」接受你、喜歡你,未來成為你的貴人?應該是門大學問!

不諱言,外貌可能是個優勢,特別是在服務業、大眾傳播等需要「面對面」的行業。

不過,外貌可不是萬靈丹,不僅有見人見智的問題,也有先天的限制。

所以,如果你努力成為「與眾不同」,可以給人帶來「靈感及趣味」的人,且不會給他人帶來「風險」,你認知的「人脈」就比較可能喜歡你,然後變成你的貴人。
所以,傾全力避免給他人帶來麻煩,是必要的起步。

而有能力給人帶來「靈感及趣味」,有賴自身的努力!

除了自己本身幽默或學識的素質提高外,如果能提供的資訊是對方感興趣的情報,就有可能為對方帶來「靈感及趣味」。

如果你想要得到的貴人是個「成功者」,你要先知道,因為時間寶貴、精力有限,「成功者」往往用一個嚴格的標準,來選擇交往的人!

許多成功者堅持不跟運氣差、個性陰沉的人來往。

所以,希望找到生命中的「貴人」,讓自己的個性變得開朗是必要的。

如果你是一個正面思考的人,是一個比較吸引人的角色。

思考的內容是正面還是負面?你的疲倦程度是完全不一樣的!

你所傳遞出來「會不會給人帶來風險?」的氣質就不同。

人脈變貴人前,你必須是塊「磁鐵」

人脈變貴人前,你必須是塊「磁鐵」,讓你的人脈對你感興趣,然後,拉你一把。這時候,你的「自我價值」和「溝通能力」,會關鍵性的影響對方對你的感受!

關於「自我價值」,你要自問,你是個有「交往價值的人嗎?」雖然你只要努力,就可以提供自我價值,但是面對地位比你高的人時,你能做的真的不多!

這時,如果能給他人帶來「不知為何,跟你在一起就是很舒服」的感受,也可以算是一種價值!

如果你缺乏特殊才能,就要運用「GIVE&GIVE」的策略,就是「付出卻不計較回報」的策略…

分手前的那一碗餛飩

這天,白雲酒樓裡來了兩位客人,一男一女,穿著不俗,男的還拎著一個旅行包,看樣子是一對出來旅遊的夫妻。
服務員笑吟吟地送上菜單。

男的接過菜單直接遞女的,說︰「你點吧!想吃什麼點什麼?」


女的連看也不看一眼,抬頭對服務員說︰「給我們來碗餛飩就行了。」

服務員一怔,哪有到白雲酒樓吃餛飩的?

再說,酒樓裡也沒有餛飩賣啊!

她以為自己沒聽清楚,不安的望著那個女顧客。

女人又把自己的話重複了一遍,旁邊的男人這時候發話了︰「吃什麼餛飩?又不是沒錢。」

女人搖搖頭說︰「我就是要吃餛飩!」

男人愣了愣,看到服務員驚訝的目光,很難為情地說︰「好吧!請給我們來兩碗餛飩。」

「不!」女人趕緊補充道,「只要一碗!」

男人又一怔,一碗怎麼吃?

女人看男人皺起了眉頭,就說︰「你不是答應的,一路上都聽我的嗎?」

男人不吭聲了,抱著手靠在椅子上。

旁邊的服務員露著了一絲鄙夷的笑意,心想︰「這女人摳門摳到家了,上酒
她沖女人撇了撇嘴︰「對不起,我們這裡沒有餛飩賣,兩位想吃還是到外面大排擋去吧!」

女人一聽,感到很意外,想了想才說︰「怎麼會沒有餛飩賣呢?你是嫌生意小不願做吧?」

這會兒,酒樓老板張先鋒恰好經過,他聽到女人的話,便沖服務員招招手,服務員走過去埋怨道︰「老板,你看這兩個人,上這只點餛飩吃,這不是存心搗亂嗎?」

店老板微微一笑,沖她擺擺手。

他也覺得很奇怪︰看這對夫妻的打扮,應該不是吃不起飯的人,估計另有什麼想法。

不管怎樣,生意上門,沒有往外推的道理。

他小聲吩咐服務員︰「你到外面買一碗餛飩回來,多少錢買的,等會結帳時多收一倍的錢!」

說完他拉張椅子坐下,開始觀察起這對奇怪的夫妻。

過了一會,服務員捧回一碗熱氣騰騰的餛飩,往女人面前一放,說︰「請兩位慢用。」

看到餛飩,女人的眼睛都亮了,她把臉湊到碗面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用湯匙輕輕攪拌著碗裡的餛飩,好像捨不得吃,半天也不見送到嘴裡。

男人瞪大眼睛看著女人,又扭頭看看四周,感覺大家都在用奇怪的眼光盯著他們,頓感無地自容,恨恨地說︰「真搞不懂妳在搞什麼,千里迢迢跑來,就為了吃這碗餛飩?」

女人抬頭說道︰「我喜歡!」

男人一把拿起桌上的菜單︰「你愛吃就吃吧!我餓了一天了,要補補。」

他便招手叫服務員過來,一氣點了七八個名貴的菜。女人不急不慢,等男人點完了菜。

這才淡淡地對服務員說︰「你最好先問問他有沒有錢,當心他吃霸王餐。」

沒等服…

外遇對象到底是誰?

莎莉拿起打火機開始點燃香菸,我眼光的焦點卻是落在她手指上的指甲彩繪。
那可不是一般人自己可以做得出來的。

「莎莉,妳的指甲做得好漂亮呀…」我故作不經意的問。

「對呀,不過,這也要手指漂亮才有用,來,二萬…」莎莉充滿美感的手指之中,夾著一張麻將牌,優雅的往牌堆裡擺。

坐在莎莉下家的瑪姬,笑得嘴巴都合不攏。「這是今天妳打過最美的一張牌了啦,莎莉姐,中洞耶…」

瑪姬的假睫毛,長得可以在上面放四五根牙籤了,我真的不懂,來我家打個麻將,有需要個個都打扮成這樣嗎?

如果不是對我家的馬克有興趣的話,普通打牌不需要這樣濃妝艷抹的吧。

「妳要吃呀,等一下唷,不好意思了,我胡了唷。」接著瑪姬的話開口的人則是香水濃得方圓五百里內都可以聞得到的小玲。

「怎麼這樣呀,不會過個水喔…」瑪姬氣得將牌往裡面一蓋,嬌聲嬌氣的說著。

「馬克,你看你這前同事,今天一晚已經贏多少了,也不懂得過水一下…」瑪姬總喜歡向馬克撒嬌,自然,她也是我認為最有嫌疑的一個人。

而一旁的馬克看著電視,只是隨便的應付了一聲,看來他平日工作,的確很忙,對於我們四個女人在家裡打麻將,他也無心招呼。

但是,真的是這麼一回事嗎……

我叫做婉娟,三十一歲,和男朋友馬克在新竹的園區認識之後,開始交往,今年算下來,已經是第五年了,只不過,這段時間內,我們聚少離多,開始交往之後,我就因為工作的關係,搬到了台北,一個禮拜最多也只能回到新竹這個馬克租的房子裡一次。

這樣的感情,要維持起來總是不容易的。我常常向馬克抱怨,可否換個在台北上班的工作,但是總是被他拒絕了,現在看起來,也許馬克是另有居心……

事情發生在上個月…

那一天我回到新竹的時候,我在馬克家巷口的便利商店,買了杯咖啡,工讀生店員看著我的時候,眼神裡透露出奇特的光芒。

「小石,幹麻那樣看我,有什麼事情嗎…」我一手拿著咖啡,一手拿著零錢問著。

「婉娟姐,妳真的很漂亮,我真的不懂……」小石是個大學男生,這一兩年我常出入馬克家,因此也都算熟了。

「不懂什麼…」那瞬間我差點以為小石要對我表白勒……

「……婉娟姐…我就和妳直說好了…上個禮拜,我有看到一個女生從馬克家走出來唷…」小石探頭探腦的,像是怕被別人聽到似的。

「……真的假的…」我一時之間有點嚇到,雖然我有所心理準備,遠距離戀愛總是有風險,但是斷沒料到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告知。

「真的……那天很早很早…我推測應該是在馬克家過夜,然後就從我們店門口經過……」小石繼續小小聲的說著。

「如…

老奶奶與大富翁

我奶奶很會玩大富翁。每次我們兩個一起玩,到最後我都被弄得破產,什麼鐵路啊、公園啊……任何你想得出來的地方,都歸她擁有....
後來我一直努力想贏奶奶。有天我跟奶奶說「妳要玩大富翁嗎?」我永遠不會忘記奶奶聽到這話時,眼睛為之一亮的樣子。所以我就把板子擺好,我們就玩了起來。


但是這一次,我可是有備而來呀!所以換我把她三振出局了,換我擁有一切!那真是我一生中最棒的一天!

這一次,在遊戲的最後,我奶奶笑著對我說「約翰啊,現在你會玩這個遊戲了,那麼讓我教你一個人生的真理——所有的一切都要回到盒子裡頭。」

「什麼?」我問。

「你所買的每一樣東西、你所聚積的每一樣東西,等遊戲結束後,都要再收回盒子裡頭嘛。」

生命就是這樣。不管你多麼努力地攫取金錢、聲望、權力、名譽和各式各樣的財產,等生命結束,一切都要回到盒子裡。

你唯一能夠留住的就是自己的靈魂。那裡面保存著你所愛的人、還有愛你的人……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