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14, 2016的文章

老鼠如何戰勝大象

老鼠是山神的寵物,牠向山神要求下凡當一回普通的動物。
山神說:「在動物世界中,大象是最強大的,你下凡後,必須戰勝大象,才有資格重回到我身邊,否則,你就永遠留在動物世界吧。」

老鼠答應了山神的條件。

但老鼠一來到動物界,便感到牠向山神的承諾是輕率的。因為,牠到動物界後,發現自己是一種又小又弱的小動物,要戰勝大象簡直是天方夜譚,牠後悔了。

但老鼠還是決定試一試。牠想,自己要是從大象的長鼻子中鑽進去,用身體堵住大象的氣管,不讓牠喘氣,大概會迫使牠認輸。

這天,牠乘大象吃樹葉之機,悄悄地鑽進大象的鼻子中,準備實施牠的計劃。

不料,剛進去一小段路程,大象覺得奇癢,便猛地打了一個噴嚏,老鼠只聽到一聲巨大的轟響,頓時覺得天旋地轉,就像炮彈一樣被射向高空,落地後渾身上下像碎了一樣痛。

牠這一下可知道大象的厲害了。

大象心想,這老鼠長得小,胃口可不小,真可惡。於是,一見到老鼠,大象就用牠那大腳踩老鼠。

從此以後,老鼠總是遠遠地躲開大象。牠不想自討苦吃。

可天有不測風雲。一天,大象落入了獵人設下的巨網中。牠掙扎了很久也沒逃出去。

老鼠想,這真是天賜良機,大象現在已毫無抵抗能力,只要我在牠的要害部位挖幾個洞,牠就會沒命了,我不就戰勝大象了嗎?

然而,老鼠看到大象可憐的樣子,又不忍下手。牠的良心告訴牠,應該救大象。

於是,牠開始用牠鋒利的牙齒咬網和繩子,不知過了多久,那張巨網出現了一個大缺口,大象猛地一用力,從巨網中鑽了出來。

大象從這件事情中,看到了老鼠可貴的一面,牠決定同老鼠結下友誼,當然,老鼠也願意交大象這個仁厚的朋友。

於是,老鼠和大象化干戈為玉帛。

不久,山神找到了老鼠,老鼠說:「我還沒有戰勝大象呢,這大概是不可能了。」

山神說:「你將你的對手變成了朋友。難道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完美的勝利嗎?」

--------------------------------------
是的,將對手變成朋友就是完美的勝利。

學會轉換你的生活態度

人生如夢,歲月無情,人活著其實是一種心情;窮也好,富也好,得也好,失也好,都是過眼煙雲。記得在一本書裏,我看到這樣的一個故事,看後很受啟發。
一位教師給學生上課 時拿出一隻十分精美的咖啡杯,當學生們正在讚美這支咖啡杯的獨特造型時,教師故意裝出失手的樣子,咖啡杯掉在水泥地上摔成碎片,這時學生中不斷發出惋惜聲。

教師指著咖啡杯的碎片說:「你們一定對這只杯子感到惋惜,可是無論你怎樣惋惜也無法使咖啡杯再恢復原形。今後在你們生活中發生了無可挽回的事情時,請記住這隻破碎的咖啡杯。」

這是一堂成功的素質教育課,學生們通過摔碎的咖啡杯懂得了,人在無法改變失敗和不幸的厄運時,要學會接受它、適應它,學會轉換自己低落的情緒。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人活在世上誰都難免要遇上幾次不幸或者難以改變的事情。

這個世界上,有些事情是可以抗拒的,也有很多事卻無法抗拒的。

如親人的亡故和各種自然災害,即已成事實,你該如何?只能接受它、適應它。否則,憂鬱、悲傷、焦慮、失眠會接踵而來,最後的結局是,你不能改變這些無法抗拒的事實,而是讓無法抗拒的事實改變了你。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總感覺到你是快樂的?

其實,誰沒有煩惱?誰又可以抗拒各種情緒的困擾?

這個時候,我會把自己陷入短暫閉塞的空間,戴上耳機與天籟之音相吻;會打開音箱,與歌手一起癡醉;會衝一個熱水澡,卸去心靈的疲憊;也會準備一頓豐盛的晚餐,約上幾個朋友大吃一頓;也會來到空曠的田野發自肺腑的吶喊,把積壓的委屈趁機發泄出來,或者是寫點東西,把一些憤懣體現在字裏行間。這樣做了,心裏會輕鬆很多,再睡個好覺,等天亮時一切都會變的嶄新。

在當今這個壓力越來越大的社會,人很難保持一個良好的心態,適當轉換情緒,改變態度是必不可少的。懂得處理好自己的情緒,你才會擁有健康的心態,才有可能創造更美好的生活。

正如伊斯蘭教的《可蘭經》所說:“如果你叫山走過來,山不過來,那你就走過去……

有一句說得好,「一個人的身體健康是1,而財富、感情、事業,家庭……,都是1後面的0,只有依附於這個1,零的存在才會有意義,如果沒了這個1,那麼一切都將不存在。」

因此人生最重要的就是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健康的身體靠什麼來獲得?那就必須有一個快樂的心情,所以,我們要學會釋放壓力,緩解疲勞,改變你的生活態度。

不肯讓位的女孩

剛開學,系裡有一位新進老師宣布喜訊,雖然包禮金是看交情,是個人的自由,但是依照慣例很少有不包紅包的。
(網路圖片 示意圖)
可是這次因為有一資深的老師,並沒有和大家一起送禮,雖然表面上同事大多隱忍不說,卻常私底下議論紛紛,有老師認為他早結過婚,小孩也生過了,賠本的生意自然不肯做;也有老師認為他平常就節省,省下紅包也很正常;但我卻有另外的想法。

記得有一次帶著學生搭捷運從台北到淡水,因為假日人多,很多人只好用站的。


門邊的位子坐著一位長髮女孩微低著頭,清秀的臉龐,一襲淡色長洋裝,把夏日擁擠的捷運點綴的十分清涼。

到了劍潭站有個阿婆背了兩大包東西上車,滿頭大汗東張西望找位子,就站在女孩面前,女孩抬頭看了阿婆一眼,旋即低頭玩弄手上的皮包帶子,似乎沒有讓位的意思。

於是我便故意轉身問學生:「在車上遇見老弱婦孺要怎樣?」

學生馬上回答:「要讓座!」

我一向認為機會教育是很有用的,於是便用眼角餘光瞄向她,發現她將手上的帶子順時鐘纏啊纏,又逆時鐘的回復原狀,頭卻低的更低,但是還是沒讓位的跡象,像是作錯事的小孩挨罵,只是低著頭,卻不肯道歉。

到了紅樹林站,女孩起身準備下車,這一幕讓我終身難忘。

車門打開後,她跨出了右腳,左腳卻在離地後向外畫一個弧,才勉強跟上右腳。

女孩沒有回頭,只是低著頭,努力讓左腳跟上右腳,但是對他的誤會,我卻只能用眼光道歉。

很多時候,我們沒有辦法對每一個人說明理由、解釋情況,尤其是對不認識的人;所以可能被誤解,會遭譏笑。

沒有讓位的女孩,怎麼跟陌生人解釋她的情況?

將心比心,我相信沒有包紅包的同事有他的理由,卻不一定要向我們解釋。

很喜歡這則故事,是因為它提醒了我--不該用自己的眼光和框架來看待世界。

很多事情並不是自己想的這樣或是那樣,或許自己本身是委屈的;可是多替別人想一想,自己的人生會好過一點。

我們沒有辦法對所有人解釋,所以我們做事只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

但,只問良心真的就可以了嗎?

每每看到一些朋友彼此產生了誤會,看到一些朋友間的爭執,我都在想這個問題。

或許,好朋友間的信任是非常重要的,但我相信,好朋友間的體諒也是非常重要的!

這樣的體諒讓彼此間的相信不是盲目的相信,「我相信你不會是這樣的人,我相信你一定有好的理由!」

這是肥皂劇裡常見的對白,卻也反映出一些人生的道理。

於是,我在生活中遇到一些我感覺可能會讓朋友誤會的生活片段,我也會在事後主動解釋。

因為瞭解,所以更能彼此包容。當我知道…

耶穌對一個小孩的啟發

一個十歲的小學生發現五年級的數學實在是他這一生中最難的功課。
舉凡家教、同學、CD教學片、教科書,但都沒用。

最後父母決定把孩子轉進私立小學,不是普通的私立小學,而是一所天主教學校。

開學的第一天來臨了,小傢伙開始向著偉大的陌生世界冒險。

那天放學回來後,他走過父母親面前,逕自回房把門關起來。

辛苦工作了兩個小時,出來吃個飯就又直接回到樓上,認真的做功課直到就寢。

這樣的模式一天繼續一天,直到第一次發成績單。

那天,這孩子走進家門,把信封丟在餐桌上,就逕自回房做功課。

他父母親打開成績單,讓他們驚奇的是數學成績居然是A。

他們欣喜萬分地衝上兒子的房間,為他的進步激動不已。

「是那些修女嗎?」爸爸問。

「不是。」兒子回答。

「是課前的禱告嗎?」媽媽問。

「不是。」

「是教科書、老師、還是課程安排?」爸爸問。

「不,不是。」

「喔!那麼,是什麼原因呢?」媽媽問。

「是這樣的,進學校的第一天,我看見一個人被釘在加號上面,我知道...他們是玩真的。」

什麼叫做倒楣到家

一天晚上,王先生將他的狗放到屋外小便,然後看電視忘了將狗放進來,當他想到開門時嚇了一跳,因為他的狗叼著鄰居的貓,而且貓已經死了…
「死狗…臭狗!你竟然幹下這種事!」王先生在罵了一陣之後,冷靜地思考該怎麼辦!

他不敢告訴他的鄰居,因此他決定將貓清理乾淨放到鄰居的走廊假裝沒事..

他將貓提到浴室,將貓身上的血跡和泥污洗掉,他不斷重複的沖洗,洗了四次才算乾淨;接著他將貓吹乾並梳毛美容,整整花了三個小時才搞定,弄得全身跟浴室都髒臭不堪..

然後他趁著夜黑風高,神不知鬼不覺的將貓放到鄰居的門廊上..

第二天,他出門上班時,他的鄰居臉色凝重地叫住他:「嗨!王先生,昨晚真是見鬼了。」

王先生緊張的冷汗直流,道:「喔!是嗎,什麼事?」

「昨天早上我的貓死了,我埋了它,今天早上它竟然跟平常一樣躺在我家門口..」

一個司機心裡的故事

某導演在街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坐上車、報了公司地址後,就安靜思索著接下來要處理的事情。
導演曾經有段時間很迷大提琴的音色,覺得那像是男人之間 man's talk的聲音,所以他注意到了司機正聽的是《巴哈無伴奏》,而且一曲聽完竟接著下一曲,可見得並不是「愛樂電台」剛好播放的曲目,而是從車上的CD唱盤播出來的,這引起了導演的好奇。

其實司機早就認出了導演,幾句寒暄之後,司機說:「導演,我跟你說一個我的故事好嗎?」

導演已習慣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把他當多年好友般說故事,而且生來就是一副綠色黨派臉的他心想:「聽故事總比聽政治好吧」,便毫不勉強地答應。

這位司機,大學時曾有一位女友,功課好、氣質出眾,兩人是班上最受矚目的班對。

畢業後,男生去當兵了,女友則進入一家知名外商公司上班,由於表現優異,所以頗受來往廠商的信賴。

男生退伍後,女友為了協助他順利進入社會,便提議自組貿易公司,以她在外商公司迅速建立起的人脈,起頭應該不難。

果然,公司很快闖出一番成績,短短時間內公司便迅速擴張至擁有四、五名員工的規模。 

事業有成的他們開始論及婚嫁,這個女友是外省家庭的小孩,每回去她們家作客時,女友的母親總是熱情地親自下廚弄幾樣好吃的家鄉菜招待他,那是本省小孩的他從未嚐過的好滋味。

但是,宛若廉價八點檔似地,男生小有成就之後,就管不了自己。

某一天,公司的大客戶帶著與男生年齡相仿的美麗女兒談生意,見面幾次後,這個女兒便與他發生了關係。客戶知悉後大為震怒,逼這個男生出面給個交代。

被背叛的女友傷心欲絕卻不為難他,兩人決定分手,公司也拆夥。

男生收拾完自己的東西準備離開公司那天,一向疼他的女友母親進來辦公室、走到他面前,痛心又氣憤地狠狠甩了他一巴掌:「我對你那麼好,煮那麼多好吃的菜給你吃,你...你對不起我!」

不久,男生與大客戶的女兒結婚,並另外成立了一家貿易公司,但是辛苦經營多年,業績卻始終提不上來,勉強撐了幾年後,公司與婚姻一起黯然收場。

失業的他決定開計程車維生,起碼,還是個老闆!

只是沒想到,老天大概在懲罰他,三不五時就會載到過去業務往來的客戶。

每回被認出來時,他都感到十分窘迫,有時跳錶135元,客戶塞給他150元後還大方地補一句:「不用找了,留著吃飯吧!」

他心裡嘔極了:「15元連吃碗陽春麵都不夠,還搞得我好像欠他一個人情。」

這麼幾次後,他決定不在台北市跑了,改去桃園中正國際機場當排班司機。

因為他外文能力頗佳…

鞋匠和總統

在林肯當選總統時,整個參議院的議員都感到尷尬,因為林肯的父親是個鞋匠。 
當時美國的參議員大部分出身望族,自認為是上流、優越的人,從未料到要面對總統是一個卑微的鞋匠的兒子。 

於是,林肯一次在參議院演說之前,就有參議員計劃要羞辱他。

在林肯站在演講台的時候,有一位態度傲慢的參議員站起來說:「林肯先生,在你開始演講之前,我希望你記住,你是一個鞋匠的兒子。」

所有議員都大笑了起來,為自己雖然不能打敗林肯而能羞辱他開懷不已。

林肯等到大家的笑聲歇止,坦然地說:「我非常感激你使我想起我的父親,他已經過世了,我一定會永遠記住你的忠告,我永遠是鞋匠的兒子,我知道我做總統永遠無法像我父親做鞋匠做得那麼好。」

參議院陷入一片靜默,林肯轉頭對那個傲慢的參議員說:「就我所知,我父親以前也為你的家人做鞋子,如果你的鞋不合腳,我可以幫你改正它,雖然我不是偉大的鞋匠,但是我從小就跟隨父親學到了做鞋子的藝術。」

然後他對所有的參議員說:「對參議院裡的任何人都一樣,如果你們穿的那雙鞋是我父親做的,而它們需要修理或改善,我一定盡可能幫忙,但是有一件事是可以確定的,我無法像他那麼偉大,他的手藝是無人能比。」說到這裡,林肯流下了眼淚,所有的嘲笑聲全部化為讚歎的掌聲。

林肯沒有成為偉大的鞋匠,但成為偉大的總統,他最偉大的品質,正是他永遠不忘記自己是鞋匠的兒子,並引以為榮。

窮人的遺囑

我做律師已經快三十年了,當然常要處理遺產的事,通常需要律師處理遺產的人,多半是有錢的人,可是我曾經處理一個案件,寫遺 囑的人卻是一個沒有多少遺產的神父。
這是二十年前的事,一位在南投縣鄉下的年輕神父寫信給我,他說,他們那裡的老神父病重,需要一位律師去見證他的遺囑-我信天主教,他們請我去,當然希望我能免費服務。

身為天主教徒,我覺得這件事義不容辭,立刻就去了。老神父雖然病重,卻不願住院,住在教堂裡。我去的時候,他很清醒,但非常虛弱,已經不能說話,遺囑大概是他口述以後,別人寫的。

這一份遺囑的主要內容都是對那位新的年輕神父寫的,老神父在遺囑中叮囑新神父好多事情,比方說,有一位教友最近失業了,情緒很不穩定,老神父希望新神父一定要去幫助他找一份工作;某某人酗酒,老神父叮囑新神父幫助他戒酒;某某國中學生不想念書,成天混,老神父希望新神父好好地管教這個小孩子;某某年輕人在台中打工,有參加幫派的可能,老神父請新神父務必要使這位年輕人不至誤入歧途。

我記得大概有七個案例,老神父一再叮囑新神父一定要認真照顧他們。遺囑的最後一句話「我的財產全部遺給張神父」,張神父就是那位新來的年輕神父。

我將遺囑唸了一遍,問老神父是不是的確寫了這份遺囑,老神父點了點頭,他已經無法簽字了,我們拉著他的手指畫了押,如此就完成了手續。

幾天以後,張神父告訴我,老神父過世了,我告訴他遺囑已經開始生效。我當時好奇,問他究竟老神父有多少財產。

新神父告訴我說,他們發現他遺有現款二百元新台幣,還有一些舊衣物和書,即使在二十年前,二百元實在不算什麼,老神父顯然是個不折不扣的窮人,新神父從老神父那裡好像沒有得到任何遺產。

我每年都會收到張神父的一份報告書,說明他如何處理那七個案子,看來他處理得不錯,也都有好結果。四年以後,我告訴他,他已經照神父的遺囑做了,以後不需要再送報告過來了,這個案子就此結束。

二十年過去了,我的秘書在整理檔案時發現了這個案件,也勾起了我再度去南投鄉下的想法,我設法聯絡上那位當時年輕的張神父,他仍在那裡,我說我想去看他,他十分地表示歡迎。

二十年前,我就覺得鄉下這裡好舒服,空氣新鮮,風景好,又沒有交通擁擠,現在這種好感更加強烈了。

當時的年輕神父現在已經步入中年,他一方面招呼我坐下,一方面仍在應付許多事情,我感覺到這個小村落的每個人都是他要照顧的,他和我談話不到幾分鐘,就會有人來找他。

我們談了一陣子,我決定問張神父一…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