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故事不一定要有結局

1.去年我到東京參加書展,拜訪了不少日本出版社,希望可以買到一些好書的版權,把書引介進台灣。

(網路圖片 示意圖 下同)
日本出版社在介紹他們的書給我之前,先很客氣的提醒我:「台灣的童書出版公司都會要求故事一定要有一個結局,可是日本的童書有很多故事是沒有結局的......」

我笑笑說:「不要擔心,我的公司沒有這種堅持,沒有結局的故事若是很棒,也請介紹給我吧。」

2.結局就是答案

我們唸書時,上課習慣要老師教一個標準答案;考試時,當然也要給一個標準答案。

看電視、電影,一定要劇情交代得很清楚哪個是壞人、哪個是好人,最後男女主角到底有沒有在一起、壞人死了沒。

沒有結局的,就是沒有答案,我們就不懂了!

這也是我們整個文化表現對一個作品能不能理解的標準。

所以,很遺憾的,我們的編劇就覺得只要給觀眾「台灣霹靂火」這種東西就可以了。

好人一路好到底、壞人完全沒心肝,非黑即白,沒有灰色地帶,壞人不會有好下場,好人一定有好報,答案清清楚楚,完全不必用到大腦。

3.其實,我們都知道---人生很多事情沒有答案。

一個在公司討人厭的傢伙,可能回到家是個好得不得了的爸爸,因為他要給兒子最好的,不得不在公司壓過別人、好多掙一點錢給兒子買好東西。

你說,他是好人還是壞人?

一個每天安分守己過日子的老好人,竟然得了癌症.....你說,這是好人還是壞人的下場?

這些有關人生、人性的複雜多樣,我們一直要經歷過很多很多事之後,有幸的人才可以有一點點體會理解。

這要怎麼教給孩子呢?

很難!真正的人生是要自己親身走過才算數的,別人怎麼教都有限。

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在孩子還小的時候,就給他設限、給他太多所謂的標準答案。

好的故事是會讓人留在心裡想很久很久的。有沒有答案都一樣。

我曾經看過一些法國童書在最後給了三個不同的結局。

明明是同一個故事發展出來的,卻可以有三個不同的結局。

我問過法國出版社的人,他們的小朋友怎麼看待這種多樣結局的故事呢?

他們說:「很平常呀!就跟看一般書一樣。」

顯然這對法國小朋友來說,根本不值得大驚小怪的當一個問題看!

我很心懷嚮往那樣的閱讀胸襟,所以很大膽的引進一本看似沒有結局的法國童書--《海上小精靈》(Un gnome a la mer。

4.故事裡的小男孩有一本很心愛的書,可是那本書因為太破舊了、缺了幾頁,糟糕的是,缺的那幾頁正好是最精采的結局!

一本沒有結局的書呢!真是吊人胃口!

小男孩於是自己開始往下編故事了,他的結局是.....

當然書裡面有小男孩編的結局,聽故事的小朋友是不是也可以試試看編一個屬於自己的故事呢?

這就是人生!有一些是我們無可選擇的,也有一些是我們自己可以掌控的。

故事跟人生一樣,都需要一點時間練習。

沒有從小一直接受別人給答案的小孩,會相信世界有無限可能,不會只拿一條路來堵死自己;也會相信人是有千百樣的,不會因為別人跟自己一點點不一樣就恨別人或怪自己,對世界的包容性會較強。


5.我的蝴蝶才一歲四個月,我喜歡看她自己吃東西的樣子.....

一般人會給一根小湯匙,教這樣的小小孩用湯匙舀起食物吃。我也是。

不過當她舀不起來時,我沒有說:「唉喲!搞得一身髒,讓媽媽餵!」我讓她自己一直不斷的試。

起先她也想用湯匙,每次快到嘴邊了,東西就掉出來,吃不到。

她只好換個方式--用手抓!哈哈!這招有用!吃到東西了!蝴蝶笑得好開心.....衣服髒不髒,對我是其次。

蝴蝶習慣自己摸索著學習一些事,用她的方法,這才是我在意的。

她的答案是她自己找出來的,不是我給的。

就算她找到的答案不是最優的,我也相信有一天她自己會慢慢調整,那是她自己的東西了。

我唸書時,也是從小唸一個標準答案長大的。

很慶幸的是,我在家沒有被一個標準答案壓著,我的父母容許我胡作非為、胡思亂想。

我受過學校很僵化教育的苦,也在家領略過沒有被硬性規定施壓的樂趣。

所以,今天我這樣對待我的女兒;所以,我今天做童書、寫文章,想告訴所有父母--我們每個人對這個世界的了解,都只是一部分而已。

不要急著給孩子答案、不要隨便剝奪孩子自己嘗試的機會,讓孩子自己去看、 去感受這個世界。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幸運的車禍!

老朋友出車禍,整個車頭都撞壞了,一進家門就向老母報告這個意外。
「真走運,」八十多歲的老母說,「幸虧你開的是那輛舊車,要是開你新買的賓士出去,損失就大了。」

「錯了啊,」我這老朋友大叫,「我今天偏偏就開了那輛新車出去。」

「真走運,」他老母又一笑,「要是你開舊車出去,只怕早沒命了。」

「咦?你怎麼左也對、右也對呢?」我這老朋友沒好氣地問。

「當然左也對、右也對。只要我兒子保住一條命,就什麼都對。」

有個老同學,前些時才捐了一大筆錢給慈善團體,最近就諸事不順,甚至跑三點半。

有人問他:「你會不會後悔捐了那麼多?」

「悔什麼呢?」他居然一瞪眼,「你知道我女兒出生的時候是臍帶纏頸嗎?連醫師都嚇了一跳,幸虧生得順,在產道裡沒耽擱,要不然就出毛病了。

所以每次我看見腦性麻痺的孩子,都好同情,又私下對女兒的健康好慶幸。」

他說:「所以我們不能因為行善就等著善報,而要想我們已經得到太多上天的關懷,更應該把老天的愛分給別人。」

影片《深藍世界》,描寫一批捷克飛行員在德國入侵之後,投效英軍,加入戰場的真人實事。

二次大戰結束了,身經百戰,歷劫歸來的男主角回到故鄉,去他未婚妻的家,先看到他寄養的愛犬,與那愛犬相擁。

接著看到正在晾衣服的未婚妻。未婚妻已成為少婦,見到他先嚇一跳,接著掩面哭了,說早聽說他死在戰場。

男主角立刻懂了,背著沈重的背包轉身離開,走出門,有個小女孩坐在籬笆旁。

當男主角的愛犬跟著走的時候,小女孩喊:「那是我的狗。」

男主角楞住了,先問那小女孩的名字,再對自己的愛犬說:「不要跟我,留下來。」

電影結束了。坐在一旁的女兒問:「他為什麼不帶狗走?他已經沒了未婚妻,狗是他的,他為什麼不帶呢?」

「他自己失去了,他不要那小女孩也失去。」

我拍拍女兒:「而且,他能活著回到故鄉,已經是上天保佑,謝天的時候就不應該再怨人。」

女兒一臉懵懂的樣子。我笑笑:「總有一天你會了解,天地原來可以如此寬廣,愛原來可以如此豁達。」

父子與馬車

一天上午,有一位父親邀他的兒子一同到林間漫步,他的兒子高興的答應了。



父子倆在一個彎道處停了下來。




在短暫的沉默之後,父親問兒子:「除了小鳥的歌唱之外,你還聽到了什麼聲音?」




兒子仔細的聽了幾秒鐘之後回答父親:「我聽到了馬車的聲音。」




父親說:「對,那是一輛空馬車。」




兒子驚奇的問他的父親:「我們又沒看見,您怎麼知道那是一輛空馬車?」








父親答道:「從聲音就能輕易的分辨出是不是空馬車。馬車越空,噪音就越大。」




後來兒子長大成人,每當他看到口若懸河、粗暴的打斷別人的談話、自以為是、目空一切、貶低別人的人,他都感覺好像是父親在自己的耳邊說:「馬車越空,噪音就越大。」




那些有渡河經驗的人,

在涉水之前,

總會習慣地抓起一塊石頭投入水中以估計水深。

水花濺得越高,河水也就越淺。

相反,

那濺不起多大水花、聽不見多大水聲的地方

必定深不可測……

終於抓到老公出軌了!

有個妻子想要考驗一下自己老公,她在床頭櫃上留了一封信,信裡面說:老公我已經煩透了,我根本不想和你一起生活。我決定離開你了!




信寫完,她就躲到床下,準備觀察老公的反應。。。


老公回家,他顯然看到信,看完信,他在信紙上寫了一行字。









然後開始又唱又跳,換衣服準備出門,一邊換衣服,他一邊打電話說:


親愛的,我馬上來見妳。我太太她終於走了,我當年和她結婚真是瞎眼了...我早點認識妳該多好。honey我馬上來見妳。說完,就走了。

⋯⋯





妻子在床下哭的悲傷欲絕。






最後決定從床底爬出來,看看老公在信後面寫些什麼。


.


.


.


.


.


.


只見老公寫的是 : 妳白痴啊﹏我都看到腳了,我去買晚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