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你也不能因為解決問題不容易,就不去嘗試......

先交代下背景,這個男生跟女朋友是經朋友介紹認識的。他對她是一見鍾情。於是就對她展開了瘋狂的追求。

(網路圖片 示意圖)
其實她對他也有好感。

在一次聚會上,他當著眾人的面,借著鮮花美酒,向她表白。

她也就順勢答應了他。很快兩個人就如膠似漆了。中間也都帶回過家裡。雙方家長也都沒反對。

但是幾個月過去了,當最初的激情過去。

矛盾漸漸多了起來。男生開始覺得忍受不了女朋友了,覺得雖然依然相愛,但他們不合適:

“怎麼個不合適?”我問他。
“性格不合”

“能再具體一點嗎?”我追問。
“我這人喜歡熱鬧,但她討厭一切社交、應酬”

“繼續”
“她喜歡養狗養貓,但是我討厭一切帶毛的生物”

“嗯”

“她隔三差五就跟我說她工作上遇到了什麼不順心的事,滿滿負能量,我就跟她說你工作上的事我又幫不了你,以後這種事你自己消化,或者跟同事聊聊就得了,非得我陪你上火啊?我一說這話,她就說我不愛她”

“還有嗎?”
“挺多的…”

“如果都是這種事,那你先停,回答我幾個問題”
“好”

“你喜歡熱鬧,那麼你一定要她陪你一起應酬一起玩嗎?她有要求你,你不許和朋友玩嗎?”

“都沒有,但是她會不爽,看她那個臉色,我玩的興緻都沒有了…”

“你不喜歡寵物,但她明知道你不喜歡也還是一定要買一隻回來養么?”

“那倒沒有,她不知道。追她的時候她問過我,我騙她說喜歡來的…”

“她如果有不開心的事,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一個男性朋友,你會吃醋嗎?”

“會…”

“在花錢的事情上,你們有過消費觀的分歧嗎?”

“沒有,我不摳,她不敗家,我們倆經濟基礎也都還不錯…”

“你愛她嗎?你覺得她也愛你嗎?”

“愛”

“那你試著減少過社交,或是想辦法讓她和你一起喜歡上社交嗎?”

“沒有”

“你有跟她坦白過你不喜歡寵物嗎?”

“沒有”



“沒有”

“那再確認一遍,你愛她嗎?”

“愛”

“拿什麼證明,你為她做過什麼嗎?為了這段感情,好好溝通過你們之間的事嗎?”

“…”

“你想過,她和別人在一起,做著現在每天和你做的事情嗎?你會是什麼感受?”

“…”

除了客觀地,不可抗力的現實因素以外,只要不牽扯到三觀,那所有主觀的不合適都是扯淡。

記得之前朋友安利了一部劇,叫《完美陌生人》。

在這部充滿了赤裸裸的愛情婚姻中的矛盾的“恐怖片”中,我卻還是找到了一點點感動。

丈夫是一個整形醫生,妻子是一個心理醫生。

丈夫去看心理醫生,主治大夫卻不是妻子。妻子去隆胸了,操刀的也不是丈夫。

後來妻子問丈夫,你不是以前總說我的工作就是浪費時間嗎,為什麼你還要去?

丈夫說:



你不能因為葯不好吃,生病了就不去治療。同樣,你也不能因為解決問題不容易,就不去嘗試。

愛,是個動詞。

你什麼努力什麼嘗試都沒做過,就說不合適,那隻能說明你根本就不愛她,不願意花心思去溝通,所以不願委屈自己做任何改變,這樣的話,你還是去找個炮友吧,那個省心省力,費腎不費神。

愛情沒有那麼多借口,如果不能圓滿,只能說明愛得不夠。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幸運的車禍!

老朋友出車禍,整個車頭都撞壞了,一進家門就向老母報告這個意外。
「真走運,」八十多歲的老母說,「幸虧你開的是那輛舊車,要是開你新買的賓士出去,損失就大了。」

「錯了啊,」我這老朋友大叫,「我今天偏偏就開了那輛新車出去。」

「真走運,」他老母又一笑,「要是你開舊車出去,只怕早沒命了。」

「咦?你怎麼左也對、右也對呢?」我這老朋友沒好氣地問。

「當然左也對、右也對。只要我兒子保住一條命,就什麼都對。」

有個老同學,前些時才捐了一大筆錢給慈善團體,最近就諸事不順,甚至跑三點半。

有人問他:「你會不會後悔捐了那麼多?」

「悔什麼呢?」他居然一瞪眼,「你知道我女兒出生的時候是臍帶纏頸嗎?連醫師都嚇了一跳,幸虧生得順,在產道裡沒耽擱,要不然就出毛病了。

所以每次我看見腦性麻痺的孩子,都好同情,又私下對女兒的健康好慶幸。」

他說:「所以我們不能因為行善就等著善報,而要想我們已經得到太多上天的關懷,更應該把老天的愛分給別人。」

影片《深藍世界》,描寫一批捷克飛行員在德國入侵之後,投效英軍,加入戰場的真人實事。

二次大戰結束了,身經百戰,歷劫歸來的男主角回到故鄉,去他未婚妻的家,先看到他寄養的愛犬,與那愛犬相擁。

接著看到正在晾衣服的未婚妻。未婚妻已成為少婦,見到他先嚇一跳,接著掩面哭了,說早聽說他死在戰場。

男主角立刻懂了,背著沈重的背包轉身離開,走出門,有個小女孩坐在籬笆旁。

當男主角的愛犬跟著走的時候,小女孩喊:「那是我的狗。」

男主角楞住了,先問那小女孩的名字,再對自己的愛犬說:「不要跟我,留下來。」

電影結束了。坐在一旁的女兒問:「他為什麼不帶狗走?他已經沒了未婚妻,狗是他的,他為什麼不帶呢?」

「他自己失去了,他不要那小女孩也失去。」

我拍拍女兒:「而且,他能活著回到故鄉,已經是上天保佑,謝天的時候就不應該再怨人。」

女兒一臉懵懂的樣子。我笑笑:「總有一天你會了解,天地原來可以如此寬廣,愛原來可以如此豁達。」

父子與馬車

一天上午,有一位父親邀他的兒子一同到林間漫步,他的兒子高興的答應了。



父子倆在一個彎道處停了下來。




在短暫的沉默之後,父親問兒子:「除了小鳥的歌唱之外,你還聽到了什麼聲音?」




兒子仔細的聽了幾秒鐘之後回答父親:「我聽到了馬車的聲音。」




父親說:「對,那是一輛空馬車。」




兒子驚奇的問他的父親:「我們又沒看見,您怎麼知道那是一輛空馬車?」








父親答道:「從聲音就能輕易的分辨出是不是空馬車。馬車越空,噪音就越大。」




後來兒子長大成人,每當他看到口若懸河、粗暴的打斷別人的談話、自以為是、目空一切、貶低別人的人,他都感覺好像是父親在自己的耳邊說:「馬車越空,噪音就越大。」




那些有渡河經驗的人,

在涉水之前,

總會習慣地抓起一塊石頭投入水中以估計水深。

水花濺得越高,河水也就越淺。

相反,

那濺不起多大水花、聽不見多大水聲的地方

必定深不可測……

終於抓到老公出軌了!

有個妻子想要考驗一下自己老公,她在床頭櫃上留了一封信,信裡面說:老公我已經煩透了,我根本不想和你一起生活。我決定離開你了!




信寫完,她就躲到床下,準備觀察老公的反應。。。


老公回家,他顯然看到信,看完信,他在信紙上寫了一行字。









然後開始又唱又跳,換衣服準備出門,一邊換衣服,他一邊打電話說:


親愛的,我馬上來見妳。我太太她終於走了,我當年和她結婚真是瞎眼了...我早點認識妳該多好。honey我馬上來見妳。說完,就走了。

⋯⋯





妻子在床下哭的悲傷欲絕。






最後決定從床底爬出來,看看老公在信後面寫些什麼。


.


.


.


.


.


.


只見老公寫的是 : 妳白痴啊﹏我都看到腳了,我去買晚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