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8, 2017的文章

每個孩子都是一顆種子,只是花期不同!

(圖片來源:popsugar)
一位學校的班主任給家長發了一封信, 上面這樣寫著: 無論成績好壞,請想想: 每個孩子都是種子,只不過每個人的花期不同。 有的花,一開始就燦爛綻放; 有的花,需要漫長的等待。

不要看著別人花開放了, 自己的這棵還沒有動靜就著急, 相信是花都有自己的花期, 細心地呵護自己的花慢慢的看著長大,陪 著他沐浴陽光風雨,這何嘗不是一種幸福。 相信孩子,靜等花開。 也許你的種子永遠不會開花, 因為他是一棵參天大樹。
老師總結的 24 條教育提醒... 1. 影響孩子成績的主要因素不是學校,而是家庭。
2. 如果家庭教育出了問題, 孩子在學校就可能會過的比較辛苦, 孩子很可能會成為學校的「問題兒童」。
3. 成績好的孩子, 媽媽通常是有計劃的人; 父親越認真,越有條理,越有禮貌,孩子成績就越好
4. 貧窮是重要的教育資源, 但並非越貧窮越有利於孩子的成長。 做父母的,需要為孩子提供基本的文化資源, 不讓孩子陷入人窮志短的自卑深淵。
5.富裕是另一種更高級的教育資源, 西方人的經驗是: 「培育一個貴族要三代人的努力, 階層是會遺傳的。」 但是,更高級的教育資源需要有更高級的教育技藝,

在「懂你」的人群中散步 。(人生 因緣而聚;因情而暖!)

(圖片來源:aboutfighter)
這個世界上總有那麼 20%的人, 見到你就是莫名其妙的喜歡你, 總有那麼 20%的人, 見到你就是莫名其妙的討厭你, 剩餘的 60%的人處於中立狀態。

把重心放在 喜歡你的人身上, 生活,將過得更有意義! 如果我們把焦點放在 那個莫名其妙討厭你的人身上, 那我們每天接受到的信息就會煩惱不斷。 但是,如果你把焦點放在 20%喜歡你的人身上, 每天就是如沐春風。
我的老師,曾經很在意 那些不喜歡他課程的學生 他剛剛做老師的時候, 總是關注那些在課堂上不喜歡他課程的人, 越關注那些不喜歡他課程的人, 他就越想去迎合這部分人, 讓這些人也喜歡他的課程, 後來,他發現,他錯了。 無論他怎麼做,總有一部分人就是不喜歡他的課程。
(圖片來源:jianshu)
後來,他把焦點放在那些 喜歡他課程的人身上 情況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個時候,在他的眼裡, 都是喜歡他課程的人, 那些學生的反饋給他賦予很大的能量, 從而激發他講的越來越好。
因為老師 接收到正能量, 越來越多學生 欣賞他的才華 逐漸地,那些中立的人群中的一部分人 以及那些20

善良是一種選擇,而不是弱點!

(圖片翻攝自:clickinmoms)
不管生活貧窮或富有, 一個人的真誠是最貴的; 不管容貌普通或出眾, 一顆心的善良是最美的。 做人,我選擇真誠;處事,我選擇善良 無論遇到任何人, 真實的感覺才能走進心靈 無論碰到任何事, 包容的態度才能得到尊重。 做人,我選擇真誠; 處事,我選擇善良
靠自己的本事努力賺錢,最心安。 哪怕受苦受累,也不耍心眼; 哪怕再忙再難,也不算計人。
總是玩人的人,終歸會失去人心。 誰比誰傻多少,遲早都會知道 誰比誰笨多少,早晚都會明了。


紙裡裹不住火, 真的假的總有顯現的一刻 沒有不透風的牆, 好的壞的總有戳穿的一天。 做人,我選擇真誠;處事,我選擇善良 一直誠懇的人,最後會收穫感恩。 付出的真心,總有一天會回報; 拿出的情深,總有一天會得到。

幫過你的人不能忘,忘了讓人寒心; 疼過你的人不能斷,斷了讓人傷心; 暖過你的人不能遠,遠了讓人痛心。 做人不必圓滑, 有善良做籌碼走到哪都不怕; 說話不必虛假, 用真誠走天涯到

我反對高職教育:一技之長,不代表工作在手,後面正有「2頭狼」追著...

(圖片來源:.51新聞)
作者:謝宇程
「太好了,大家又再重視高職了。 許多人都來讀餐飲、設計了。 高職還是比較早學到一技之長, 以後不會有那麼多失業了。 宇程,你書中的意見果然和潮流一致。」
我苦笑。因為我想說的話, 對這個長輩而言不太中聽: 一技之長, 不見得是遠離失業的護身符了, 也不見得該是技職教育的核心精神。

台灣需要的技職教育 恐怕不是大家心中理解的那種 確實,我支持技職教育, 我支持教育體系中, 除了紙筆考試與論文發表以外,還有另外一條路。 在我自己的著作《做自己的教育部長》之中, 技職教育的價值也是核心信息之一。 但我愈來愈發現,台灣需要的技職教育, 恐怕並不是許多人心中理解的那個版本。
當高職教育為了「直接上工」 我日趨懷疑,甚至反對 許多技職教育者都反對高職體系被考試吞併, 這件事我毫不保留地支持。 但是,當有些人希望技職教育回到嚴格訓練「專業技能」, 讓學生受高職教育之後為的是「直接上工」, 然後預期這個學生日後的一生, 可以靠「一技之長」在工廠受僱,殷勤踏實,安穩渡日 --  後者,我現在日趨懷疑,甚至反對。 將教學和業界需求對接, 以求學生都會了「基礎操作」直接上工, 看起來很有效率,其實可能是短視而危險的。 因為這些學生的背後, 有兩批豺狼追了上來。
第一批狼,是在全球化時代中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