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30, 2016的文章


端大碗的小和尚

從前在山中的廟裡,有一個小和尚被要求去買食用油。
在離開前,廟裡的廚師交給他一個大碗,並嚴厲地警告:「你一定要小心,我們最近財務狀況不是很理想,你絕對不可以把油灑出來。」

小和尚答應後就下山到城裡,到廚師指定的店裡買油。

在上山回廟的路上,他想到廚師兇惡的表情及嚴重的告誡,愈想愈覺得緊張。

小和尚小心翼翼地端著裝滿油的大碗,一步步地走在山路上,絲毫不敢左顧右盼。

很不幸的是,他在快到廟門口時,由於沒有向前看路,結果踩到了一個洞。雖然沒有摔跤,可是卻灑掉三分之一的油。

小和尚非常懊惱,而且緊張到手都開始發抖,無法把碗端穩。

終於回到廟裡時,碗中的油就只剩一半了。

廚師拿到裝油的碗時,當然非常生氣,他指著小和尚大罵:「你這個笨蛋!我不是說要小心嗎?為什麼還是浪費這麼多油,真是氣死我了!」

小和尚聽了很難過,開始掉眼淚。

另外一位老和尚聽到了,就跑來問是怎麼一回事。

了解以後,他就去安撫廚師的情緒,並私下對小和尚說:「我再派你去買一次油。

這次,我要你在回來的途中,多觀察你看到的人事物,並且需要跟我做一個報告。」

小和尚想要推卸這個任務,強調自己油都端不好,根本不可能既要端油,還要看風景、作報告。

不過在老和尚的堅持下,他只有勉強上路了。

在回來的途中,小和尚發現其實山路上的風景真是美。

遠方看的到雄偉的山峰,又有農夫在梯田上耕種。

走不久,又看到一群小孩子在路邊的空地上玩得很開心,而且還有兩位老先生在下棋。

這樣欣賞風景的情形下,不知不覺就回到廟裡了。

當小和尚把油交給廚師時,發現碗裡的油,裝的滿滿的,一點都沒有損失。

其實,我們想比較快樂的過日子,也可以採納老和尚的建議。

與其天天在乎自己的成績和物質利益,不如每天努力在上學、工作,或生活中,享受每一次經驗的過程,並從中學習成長。

最美麗的愛

下午,羅蘭在公交車站等車。十米外,一男一女兩個用手語交流的年輕人吸引了她的視線。
讀大學時,羅蘭當過三年的志願者,定期去聾啞學校服務,她能熟練地用手語交流。

她看出,女青年是在問路,而男青年,用手語說他不知道。

一向樂於助人的羅蘭連忙跑過去,用手語告訴二人。女青年卻用手語和羅蘭聊起天來。出於對殘疾朋友的友好,上車前,羅蘭留下了自己的信箱和Line。

第二天,羅蘭意外地收到了男青年的電子郵件。他叫吳天宇,在一家物業公司工作。父母都在外地,他一個人住在一個花園小區。

羅蘭很認真地回復了郵件,介紹了自己的基本情況,她還鼓勵吳天宇好好工作。



後來,兩個人就開始在Line上聊天了。除了網上聊天,吳天宇還偶爾約羅蘭出來走走,地點是羅蘭家附近的公園,雖然總是用手語交談,羅蘭卻絲毫不覺得溝通有障礙。

可漸漸的,羅蘭發現自己喜歡上了吳天宇,而吳天宇,顯然也很喜歡她,可他不是一個健全的人,他永遠只能用手語比劃「我愛你」。

羅蘭在網咖碰見網友就問:「你會喜歡一個啞巴嗎?」沒有一個人給出肯定的答案,羅蘭更加難過了。

吳天宇似乎也察覺的了她的異常,但對羅蘭仍然很關心體貼。

轉眼到了第二年的12月,晚上,吳天宇約羅蘭出來,這天,他居然捧著一束玫瑰。憋紅了臉,認真地用手比劃:「你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嗎?」

羅蘭既驚喜又驚訝,可隨之而來的是矛盾的心情。她請求吳天宇給她一點時間,她要說服父母,去爭取朋友們的理解。

不出羅蘭所料,父母得知此事後大發脾氣,看他態度堅決後又動員了家中其他長輩輪番當說客。

羅蘭告訴他們:「他很優秀,他非常樂觀,生活和工作的態度都很積極,凡事總為別人著想,比很多正常人強百倍。聾啞人也是人,也應該擁有美好的愛情。他給我的愛,我要用一顆知足感恩的心去回報!」

一段時間過去,家人不再激烈反對,要求先見見這個小伙子。

見面時間是這一年年的聖誕節。

羅蘭想,如果父母冷待吳天宇,他們就去教堂請求上帝的原諒和祝福。

傍晚,忐忑的羅蘭帶著吳天宇回家,公交車上,吳天宇特別開心,他用手比劃著:「放心吧,你爸爸媽媽一定會喜歡我,我會告訴他們,我要好好照顧妳一輩子!」羅蘭感動得要流下眼淚。

一進家門,羅蘭告訴父母:「這就是吳天宇。。。。。。」沒想到,語音剛落,他做夢也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吳天宇扔下手中的禮品,緊緊抱住羅蘭說:「你會說話?」而這句話,也正是羅蘭想問吳天宇的。

在場的四個人全都驚呆了,足足愣了幾分鐘,羅蘭突然喜極而泣。原來,吳…

前男友的婚禮

三十分鐘前,我都還在懷疑我的決定。
來參加前男友的婚禮,是需要相當大的勇氣的,尤其是經過這幾年胖了超過十五公斤的我。

不過,在仔細的思考過我當初與他的交往情形(沒見過他爸媽,沒認識幾個他朋友)後,我還是願意假裝大方的將自己打扮的美美走進這個會場。

約十年前剛出社會時和他交往了一年,其實沒什麼爭吵,除了他最後不清不楚的分手原因之外,他實在算是個很棒的男朋友。


婚禮本身沒什麼特別,按照最近幾年台灣的慣例,婚禮前先播放男女雙方的成長照片(有小部分照片我看過),然後開始播放婚紗照,這一切,都讓我覺得索然無味,一直到司儀宣佈了今晚的特別遊戲規則。

「我們今天為了讓新郎新娘能夠得到每一位特別的朋友的特別祝福,我們待會會請每一位被抽到的朋友上台說說,他與新郎或新娘的關係,並且說出一件與她們來往中最特別的事情──」

關係!?這下可好了,現場都是新郎認識的人,我斷不可能說自己是同事,或是小學或任何時期的同學,因為怎麼說都會被別人抓包,那,我要說我是他的前女友嗎?!

這時現場也起了騷動,不過不同於我的驚慌,大家似乎非常樂於這個遊戲。於是在晚宴的進行中,隨著不同的菜餚上桌的同時,也陸續的有許多不同關係的人走上台對新郎與新娘說出祝福的話。

我則是持續冷汗直流。我祈禱,希望晚宴結束之前,我沒被叫到名字,或是被叫到的話,我乾脆落跑算了。

上去說話的人,有人哭著祝福,有人搞笑的說著新郎的糗事,不過大抵都是些無關痛癢的話。

這時有個外型出色的女人上台了,臉上畫著合宜的妝,讓她的好肌膚看來更加出色,身上穿著優雅的禮服,襯托出她一身的好曲線。

她一開口,全場立刻安靜了下來。

「我是新郎的前妻。」女人平靜的吐出了這幾個字。

「新郎很好,是個好人,對我,對我家人,對身邊的朋友,都很好。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是,他最常對我說過的話,就是,他最喜歡的,是我的美麗。但我最覺得納悶的是,不到一年的婚姻生活,他便提出了離婚的要求,而我當初還是那麼的愛著他 …」

我心裡漸漸的浮出回憶,才想起十年前與我交往時,他的確提到了他剛離婚的這件事情,但我作夢都沒想到,前妻竟然是這麼美麗的女人。

雖然這位美女最後還是不免俗的恭喜了新郎,但全場的氣氛,卻充滿了竊竊私語的詭譎。

司儀為了沖淡這股尷尬味,趕緊抽出了另外一個來賓的名字,於是從台下走出了一位相當斯文的女性,俐落的短髮,感覺上就像是在外商公司服務的高級主管。

「我是Subrina,如果算得沒錯的話,我應該是…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