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30, 2016的文章


感人的黑人故事

十多年前,可以到國外留學的學生大多是拿公費,獎學金被學費及住宿費瓜分後總是所剩無幾,民生問題自然是隨便解決。
一位台灣留學生每天中午都靠便宜的自助餐打發。

直到有一天,餐廳來了一個黑人廚師,每次他總是多給台灣留學生一些菜。

起初,這位留學生以為廚師是不小心,但幾次之後,他發現廚師不只對他,只要是台灣來的留學生都受到他的照顧。

對隻身在外的他們而言,這無疑是一股暖流,也證明了人間處處有溫情。

不久,他終於完成學業,返國前夕,他忍不住跑去找那位廚師……

「這一段日子多虧您的照顧。」他眼框中泛著淚水。

「只是,我想問您,為什麼對台灣留學生特別好呢?」

「沒什麼啦!」黑人廚師淺淺的笑了起來。

「因為我們黑人都被瞧不起,直到我去台灣旅行過,才發現你們台灣很多廟裡的神都是黑人,只有台灣人尊敬黑人…」

兩個木匠的比賽

在一個遙遠的國家,有兩位非常出色的木匠,他們的手藝都很好,難以分出高下。
一天,國王突發奇想:「到底哪一個才是最好的木匠呢?不如我來辦一次比賽,然後封勝者為『全國第一木匠』。」

於是國王把兩位木匠找來,為他們舉辦了一次比賽,限時三天,看誰刻的老鼠最逼真,誰就是全國第一木匠;不但可以得到許多獎品,還可以得到冊封。


在那三天裡,兩個木匠都不眠不休地工作,到第三天,他們把雕刻好的老鼠獻給國王,國王把大臣全部找來,一起做本次的評審。

第一位木匠刻的老鼠栩栩如生、纖毫畢現,甚至連鼠鬚也會抽動。

第二位木匠的老鼠則只有老鼠的神態,卻沒有老鼠的形貌,遠看勉強是一隻老鼠,近看則只有三分像。

勝負即分,國王和大臣一致認為第一個木匠獲勝。

但第二個木匠當庭抗議,他說:「大王的評審不公平。」

木匠說:「要決定一隻老鼠是不是老鼠,應該由貓來決定,貓看老鼠的眼光比人還正確呀!」

國王想想,覺得道理,就叫人到後宮帶來幾隻貓,讓貓來決定哪一隻老鼠比較逼真。

沒想到,貓一放下,都不約而同地撲向那隻看起來並不像老鼠的『老鼠』,使勁的啃、咬、搶、奪,而那隻栩栩如生的老鼠卻完全被冷落了。

事實擺在眼前,國王只好把『全國第一』的冊封給了第二位木匠。

事後,國王把第二個木匠找來,問他:「你是用什麼方法讓貓也以為你刻的是老鼠呢?」

木匠說:「大王,其實很簡單,我只不過是用魚骨刻了隻老鼠罷了!貓在乎的根本不是像不像,而是那腥味呀!」

人生的競賽往往是這樣,獲勝者往往不是技巧最好的,而是最能接近對方的心。

旅人與獨居的少婦

傑克決定與他的好友鮑伯去滑雪。他們將行囊裝在傑克的小型巴士上朝北開去。
幾個小時以後,遇到了大風雪。因此他們開進了附近的農場裡,一位長得嫵媚動人的女士出來應門,他們萬分請求假如可能的話希望在此度過一夜,以免凍死在荒野。

她回答:「我瞭解現在天氣非常惡劣,但是我最近寡居,而只有我住在這個諾大的房子中。」

「如果我讓您們住在房子裡,我怕鄰居會講閒話的。」

「別擔心!」傑克說:「我們願意睡在那角落的穀倉中。如果天氣好轉,黎明我們馬上就會離去。」

那嫵媚動人的女士同意後,2人走向穀倉安頓過夜。

次日早晨,天氣轉好了,他們又踏上旅途。

他倆享受了一個很棒的滑雪週末。

大約9個月以後,傑克收到了一封意想不到的律師信函。

他納悶思考了好幾分鐘,百思不得其解,最後他確定律師信函是從那位嫵媚動人的寡婦委託的律師那兒寄來的。

隔了不久,某天週末傑克與鮑伯又在滑雪場見面了。

傑克會見他的朋友鮑伯並且問道:「鮑伯,您記得大約9個月前,我們去滑雪度假路過北邊某個農場那個嫵媚動人賞心悅目的寡婦嗎…?」

「是,我記得呀」鮑伯說。

「呃…那麼您是否還記得,那天夜裡,你起來說要小便,卻半夜起來去房子裡找過她,跟她溫存纏綿過夜?」

「嗯…是的!」鮑伯被發現秘密後有點窘態的說:「O.K.~~我承認我去過。」

「您是否把我的名字告訴她,而不是說您自己的名字呢?」

鮑伯漲紅了面孔說:「哎呀,哥兒們!都過去這麼久了,我很抱歉啦,我想當時我是這麼做了,可是您幹嘛還要問這些呢?」








「因為,她剛過世了,將所有的遺產都給了我。」

------------------
這就是所謂"誠實是最好的策略"吧。

白目的客人

這幾個年頭的蕭條,白目客人別無選擇的從魚翅牛排館轉到路邊小吃店。

各種小吃店提供各色台灣小吃,其實都物美價廉暢。

但是,並非所有小吃店都值得讚揚.......。
這是位於夜市,某日傍晚時分,白目客人飢腸轆轆來一家,不甚起眼的小吃店。

看著貼在牆上沒有標示價錢的菜色,白目客人坐了下來:「老闆!來份...哦...臭鹹肉」。


那傢伙臭著臉:「沒有」。

白目客人肚子真的很餓:「那...先來個....麵粉凍好了」。

那傢伙依然:「也沒有」。

白目客人想,那就先喝湯吧:「那來碗....腐肉湯吧!」。

他口氣越來越惡劣:「對不起,沒有!!」。

白目客人已經不太高興了:「捲雞雞...呢!」。

他居然對白目客人大吼:「沒有!!你點的都沒有!」。

白目客人忍不住從矮凳子上跳起來,指著牆上的菜色破口大罵:「你這是什麼店!?什麼都沒有,敢貼出來就要燒出來給客人!」
接著,白目客人頭也不回的轉頭就走了。

今年我問了很多老闆朋友們今年賺錢了沒?

今年我問了很多老闆朋友們今年賺錢了沒?
大多朋友都有賺,且賺得五花八門。

有賺個屁的, 有賺個蛋的, 有賺個毛的, 更有甚者賺個妹的,奢侈之極!

最恐怖的是賺個鬼的,有的還可以,賺個頭。
剛才我碰見一個老板,問今年賺了嗎?

他望著天空喃喃自語:



賺個鳥呀!

看吧,只要肯努力,什麼都能賺到。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