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16, 2016的文章


去新公司面試,你怎麼判斷眼前的是一位好主管還是壞主管?

去新公司面試,你怎麼判斷眼前的是一位好主管還是壞主管?
大部份的人,都是看這個主管多兇、多嚴厲,但我有個朋友,好不容易進入一間知名外商顧問公司,卻因為主管而離職,好笑的是,這位主管表面看起來非常的nice,面試進去時他還非常的期待這間公司和這位主管可讓他好好發揮,沒想到三個月後,他就帶著忿恨離職了,後來聽他的轉述,才知道他的主管多麼可怕、可惡。

到底有多可怕,多可惡?

舉個例子,這位員工奉主管之命,完成一份對外的研究簡報,也租好會議室,和他們公司的總經理和副總一幫「大老闆」報告──

會議室裡,這位主管帶著員工(我朋友)進行中的簡報,突然被大老闆中斷。

大老闆說:「那個圖表,怎麼忘了放?」

大老闆說話,小員工有點手足無措,望向他的那位主管求救。


主管看著員工,問:「我昨天明明有寄給你,你沒收到嗎?」

「唔……?」員工心想,這幾個月來,簡報都是他自己悶著頭在做,主管根本不想幫忙,怎麼可能還寄東西給他?

主管吆喝:「趕快找!」

就在大老闆的面前,員工趕緊在他的筆電的資料夾一個一個打開來找,那畫面還繼續在投影機上面,大家都看得到他很慌張。

主管還加油添醋:「你這樣還會找不到?」

員工繼續努力找。

主管:「你有用心在找嗎?這樣找得到嗎?」

員工還在繼續找。

「SHIT,那我來找我自己的信箱。」主管語帶殺氣:「若被我找到了,你就要死了!」

員工直點頭,狀甚委屈與害怕,以一種害怕的樣子看著他的主管。

結果呢?

這位主管,也找不到。

員工心想,你當然找不到!平常都是他在做事,主管根本就沒在做事,這位主管的部屬都知道,他只會「用嘴巴做事」,從來就只看他在罵人,從沒看過他自己下海自己做。

但,接下來的事情更扯了!

主管找不到檔案,員工本來想看他致歉,至少也會在大老闆前面「出糗」是吧?

沒想到──

「平常都是我在整理,這一次給你們整理檔案,你們就整理到不見了?」主管大罵。

SHIT!作賊的先喊捉賊!員工心裡罵,什麼時候是主管你在整理的,都是我在整理的,都是我們在為你整理的,但這句話員工不敢當場講出來,他們也認為應該幫主管在大老闆前面保留一點點面子,忍一下就沒事了。

「本來都是我在整理的。」主管繼續大言不慚在大老闆前面說話:「後來發現我都幫員工做習慣,什麼都做了,所以這次我故意要讓他自己整理,沒想到,自己一整理,東西都弄丟了!」

「好啦,別找了。」大老闆指示,示意員工再繼續完成剛剛未完…

窮小子只透露一句話,代書便馬上判斷2年後他一定......

某日,看到一位年輕人在超商和一位代書,在簽約,顯然年輕人剛買了新房子。
「我以後一個月要繳多少房貸?」年輕人怯怯的問。
「嗯,別擔心,目前只需要繳利息。」代書宣佈好消息:「幾千元而已。」

代書在一個數字上畫了一條線。

沒想到,年輕人似乎不滿意這個答案。

「我知道現在還很少,」年輕人說:「但兩年後,就要開始付本金,本金要付多少?」

代書聽了,又在另一個數字上面畫了線。

年輕人眉頭一皺。

可見,那個數字相當大(大概一兩萬吧)。

年輕人看來臉色有點慘白,雖然還是兩年後的事,他看起來非常慌張。

這時候,代書又說話了。

「放心,少年仔,」代書竟然很有信心的說:「你以後一定付得起的。」

年輕人搖搖頭,不可置信的說:「唔……為何你會知道我付得起?」

「我看你的反應就知道了。」代書說。

聽到這邊,我不禁停下正在吃超商牛肉麵的筷子,瞄了那位年輕人和代書一眼。

我心裡想的是,這可是一個月一兩萬元耶!這位代書未免扯太大,這位年輕人的每月存薪拿去繳房貸說不定還透支,代書是憑哪一個反應,知道年輕人以後一定付得起?

不過,代書卻給了我一個很有力的答案。

讓我真的相信,這位年輕人付得起。

代書清了清喉嚨,開始說了──

「我和好多人說過這個『兩年後開始繳本金』的事,也看過好多個故事。」代書說。

「我的經驗是,只要你會關心到兩年後的事,」代書說:「就表示你有『危機感』。」

年輕人困惑的問:「危機感?」

「是的,」代書說:「大部份的人,聽到兩年後,都覺得『還早』、『反正那時候再想辦法』、『大不了把房子賣了』、『現在先享受只付利息再說』。」

「當你有危機感,就表示你會努力想辦法。」代書說:「當你會一直努力想辦法,兩年,是非常非常『長』的,你一定會想到辦法的。」

我頓時有所領悟。

很多人哀哀叫:付不起!其實只叫、不做;只呼喊、怪別人、要別人幫他解決。

於是,一年、兩年,甚至十年、二十年過去,他們還是付不起。

事實上,他們從來沒有「想」要付得起!

他們只想「抱怨」付不起。

但,有些人知道自己付不起,感受到危機,他會日日夜夜想辦法解決,大家也有可能會看到他的努力,而協助他解決。對這樣的人來說,兩年,足夠了。

人生抉擇,選項是越多越好還是越少越好呢?

之前曾一篇有趣的消費者研究,研究發現,當消費者要在最近幾個選項中挑一個?會希望「選擇愈多愈好」,但,若要為一件較久以後才會發生的事情選擇呢?
消費者竟然會希望,「愈少選擇愈好」!

舉例,比方說你今天下午要趁日頭正熱帶朋友去吃冰淇淋,一家冰淇淋店有33種口味,另一家只有2種口味,兩家的味道差不多,這時候,你一定會希望找那間有33個口味冰淇淋可以選的,而不是找那只有2種口味的;或者,你打算為後天旅行作準備,你會想辦法研究附近一大堆餐廳來選擇,選一家最好吃的,如果只有兩家可以選,你會覺得很失望。


這時候,想像如果你現在要做的決定是「六個月以後」。譬如現在是初夏,六個月以後差不多是耶誕假期、新年假期,如果你現在開始計畫那時候的旅遊行程,你會發現,你對於「多選項」的渴望,已不像短期的明天的規畫這麼多、這麼強烈了。

如果,你去找一間只有二、三家可選的,也沒關係了。

反而,如果你硬要丟給我33家,叫我現在就要選六個月後要吃哪一家?我竟然會有一種「不想選」的感覺,甚至「焦躁不安」!

很奇怪吧!

最奇怪的是,因為時間還很久,消費者反而應該更多時間「慢慢選」,應該可以接受更多的選項才對!但事實卻相反,消費者對於半年一年後才要發生的事情,並不希望有太多選擇給他選,只要簡單一兩個,選了就好。

我認為,這是某種不安全感作祟,畢竟那是這麼久以後才會發生之事,一般我們都會覺得「變數仍多」,或許是覺得這麼快敲定也沒必要,或許是覺得現在還太早還沒有那種心情去做出最好的決定,總之,最後的結果就是,消費者對於很遠的事情,反而不喜歡細細的挑剔的在一大堆中選一,反而希望大剌剌的選!

甚至於,被指示、指派一個選項算了!

對於行銷人員來說,這是一個有趣的「心理漏洞」,如果你的產品剛好有些對客戶來說是半年、一年後才要成行的,比方說多日多夜的旅行團(有可能夏天就在訂年底的行程),或是婚宴會所(有可能年初在訂年底的專案),那麼,請記得,給出的選項不要太多,簡單即可,消費者反而會比較容易選、比較無壓力的選。

而也讓我們悟出一個人生道理!這份研究讓我們終於知道,為何有些人不太敢作「大決定」,比方說,終身大事,遲遲不敢決定?

很多人不決定,他以為是目前選項還不夠好,卻不知道問題不是在此。這麼多選項反而難以決定而且心中愈來愈煩躁,這時候,並不是因為「還沒找到最好的」,而是「選項太多了」。有些人異性緣特好,而人生大事又是「…

當有人對你的「命令」唯唯諾諾的時候,就是你危險的時候!

感情的兩人,往往是不對等的。

總是有一人處於強勢,另一人處於弱勢。

一方習於「命令」,一方習於「聽話」!
例如,我有一個女性的朋友就是這樣。某日,帶她的「小男友」(她都這樣稱呼因為該男比她小五歲)和大夥兒在義大利餐館聚餐。

這位女性朋友點了一份蕃茄燉飯。飯來了,只見她噘起嘴,嘟噥著:

「看起來很不好吃!」她轉向小男友:「哎,親愛的,不然,你的給我吃,我和你換!」

不等男士點個頭,她就自行將男士的海鮮麵換到她面前,她的那盤燉飯則推到男友面前。

這個動作,讓一群朋友相當驚訝!

更驚訝的是,男士看起來痞痞的,竟然一聲吭都沒有,乖巧得像隻小狗。


「嘩,妳的男友……真好!」姐妹們紛說。

雖然有點開玩笑,但朋友一臉得意的樣子,說:「當然啊,他最『乖』了,『家教』超好!」

這番話語,逗得全場開心了起來。

「不信妳們看,來老公,幫我剝蝦殼!」她說。

只見這男生就開始剝蝦殼,一邊還有點尷尬的笑笑,這個動作,更逗樂了在場的所有女性,紛紛都請其他朋友「參考一下」。

「你的『御夫術』真的很棒耶!」讚歎聲此起彼落。

這時候,這位小男友,暫時離開座位,到洗手間。姐妹們紛紛圍上來,像記者一樣詢問這位朋友的「御夫術」。

不過,這時候,有一位一直坐在角落的學姐,卻嚴肅起來──

「不過,我不認為這樣。」學姐說。

「不是有家教,而是『識大體』,懂得為你讓步!」學姐說:「習慣聽話的人,其實比習慣命令的人更『成熟』!」

一句話點破。

那位女性朋友的表情當然是垮下來了,不太高興的樣子。不過學姐臉上卻露出和煦的溫暖光芒。

「趁這時候你男友還沒回來,我快提醒你。」學姐溫暖的說:「你趕快領悟,因為我怕,最後受到傷的,是妳!」

說得……還真是有道理!

我們發現,在職場,也有的人,習於「聽話」,而有一些人則善於「命令」,於是,有些人動嘴,有些人動手;有些人只會放馬後砲,有些人卻永遠在第一線努力的當砲灰。

表面看起來,命令的人,佔了上風。

但事實是,聽話的人,往往是較成熟的那一個人,他對全盤的關係是有更正確的了解,而命令的人,往往什麼都不知道。

也因此,當命令者突然發現聽話的人「不再聽話」,一切都來不及,就突然陷入災難!

所以,別因為你現在身為聽話的那一位(小男友)而覺得很「嘔」,也別因為你現在可以命令人(那位女性朋友)就趾高氣揚。

因為,誰命令,誰聽話,其實都只是一個短短暫暫的狀態而已!

誰比較幸福?

雖然父母常教導我們要虛懷若谷,但當一個人金榜題名時,總是特別得意忘形,尤其在隱密極高的網路上...

猶記得考上研究所那天,我喜孜孜地上網與人分享喜悅,豁然漂見一位名喚"幸福人"的網友,不知怎麼回事,我好勝心及優越感油然而生,竟產生和她一較長短的念頭。

我大言不慚地表示:「我剛考上國立研究所,有個疼我的男朋友,和經濟寬裕的父母,你有比我更幸福嗎?」


我思心忖著,倘若她要比我更幸福,除非她的學歷比我還要高,家世比我還要好。


過了良久,她終於從電腦的另一端回了話,她說:「我出了車禍,斷了右腿,但很幸運我還有左腿,也因為出車禍,我失去了男友,這才發現世界上還有父母深愛著我,這就是我的幸福,也許我的幸福在妳眼中顯的微不足道,但我真的感覺到很幸福。」

她的話頓時讓我感到無地自容,在這充滿競爭、嗜血的社會中,我居然幼稚到連「幸福」都會拿來比?

我向她道歉,並且和她再聊一會兒。至今快一年了,我還記得她對我說的話:「幸福是無法比較的,妳有妳的幸福,我有我的,我們的幸福互不抵觸」


‧是的,幸福是無法比較,也不該拿來比較,願每個人都能瞭解箇中道理,尋找或創作出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幸福。

單身的老婆

小芳很早就結婚了,但就在跨年的這一天,她竟然和一群單身的朋友出現在聚會中。
「啊妳老公咧?」大家都問。

「大家看到我第一句話都不是和我打招呼,而和我老公打招呼。」小芳苦笑。

「當然啦,因為妳每次都老公長、老公短的,料想今晚一定在家裡享受甜蜜世界啦。」朋友都說:「今天妳老公跑哪裡去了?」

沒想到,這問題,小芳竟沒回答。

等不到回答,原只是隨口問問的朋友,反而覺得詭異,停了下來,看著小芳。

「我……不知道他去哪裡。」小芳說,那語氣彷彿帶著無盡的憂傷,任何人都感受出中間一定哪裡有問題?

「吵架啦?」朋友都這樣猜。

小芳搖搖頭。


「他走出去,不希望我追問他去哪裡。」小芳說。

什麼?在跨年夜,不希望追問他去哪裡?

太詭異了!

有朋友說,萬一他跑去夜店?

去和前女友吃飯?

還是他根本就有小三?

小芳,妳怎麼都乖乖的不追問?

「因為每次我問,他就說,你好煩喔!」小芳說:「你敢再打一通電話給我,我就讓你『永遠』找不到我!」小芳說。

朋友聽了,覺得這男人就是喜歡自己的空間,不太被打擾的空間,或許小芳應該適時不要打電話……但,「永遠找不到」也太強烈了,好像強烈得怪怪的。

「他是說真的。」小芳說:「上次,我就是不小心問太多,結果,他消失了整整一天一夜!」

「隔天早上才回家,仍然不透露,他去哪裡。」她說:「他說,我真的太煩他、太煩了,要給彼此空間。」

大家聽了,看到了小芳和她的老公似乎已經無可救藥,一個需要對方,另一個卻需要「空間」,看來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了,正當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不知道該怎麼給小芳安慰或建議或解決方案的時候,有一位朋友突然說話了──

「我有一句話,妳可以去和妳的老公『點』一下。」朋友說。

什麼話?

「跟這位老公說,最煩的人,往往是最在乎你的人。」朋友建議:「今晚他躲給妳找、讓妳找不到而煎熬的每一分鐘,都是在損耗他自己的未來,等到妳真的煎熬夠了,就會輪到妳,真的會突然『永遠再也找不到』了。」

世上運作模式永遠是這樣──不想要的是最大,沒需求的是最貴。現在不需要對方,覺得對方很「煩」,但急著去掉那個「煩」,可能也順便去掉了一份最真誠的溫暖。

當你有這樣的念頭,也這樣去做了,你就慘了!

以前在某家企業的客服部門工作,最常見到的就是女同事的「哭」。
某日,又一位哭了。

「今天又被客戶罵,那女人實在太離譜,罵我罵了一小時,涉及人身攻擊!」她哭著說。

剛好大家當時比較有空,聊起這件事,只見另一位資深女同事歎了一口氣──

「妳別說了,我在這裡已經待了10年,」資深女同事幽幽的說:「到今天我仍然『不習慣』被那些客戶罵。」

「對啊,這種事,誰會真正『習慣』呢。」又一位老牌的同事也嘆:「頂多不要每次都掉眼淚,就算夠堅強了!」

這時候,在旁邊聽的另一位女主管,竟然笑了起來!

大家轉過頭看她。

這麼慘的事,她幹嘛在笑。

都有人在哭了,她怎麼笑場。

女主管大聲說:「哈哈,妳們再這樣下去,可能『20年』都不會『習慣』的。」

大家瞪了她一眼。

這是哪裡來的風涼話,像話嗎?

女主管看到了大家質疑的眼神,連忙收起笑容,開始說明──

「我突然想到我的『婚姻』。」那位女主管說:「工作就像婚姻啊。」

大家想起,謠傳這位女主管「御夫有道」,她老公照顧她照顧得不得了。

「我想到,在我婚姻裡,前幾年的時候,我經常另一半『罵』。」她說:「我總是對他的罵感到這麼驚愕,他對我的極度不尊重讓我覺得人生怎麼會走到如此地步,我試著『逆來順受』,一年一年過去,一直都仍然『不習慣』。」

大家靜靜的聽。

「後來我發現,我永遠都不會『習慣』的,因為……。」女主管說。

因為什麼?

大家靜靜的聽。

「因為,當我試圖『習慣』,就表示我『搞錯方向』了。」女主管說:「妳去習慣它,它就會愈來愈變本加厲,一年比一年更糟!」

嘩!

真有道理。大家聽了皆點頭。

「這,就是人性,『讓一步』給她,以後,她就會要妳『讓十步』。」女主管說:「後來我發現,不行一眛的想辦法習慣逆來順受,妳,一定要主動去『收服』這個妖孽!」

收服妖孽。

哈哈哈,大家聽了都笑了!

這件事我一直記在心裡──原來,每個人被傷害時,本能上,都會先試著去「習慣」它。

但,當你有這樣的「試著習慣」的念頭,也這樣去做了,你就慘了。

憤怒反擊,你不見得會慘,然而,試圖去「習慣」對方對你的不好,絕對會愈變愈糟,而且會10倍糟。

請記住了。

世間最可怕的,不是小人,也不是壞人......

最近有一個朋友,離職了。
大家覺得奇怪,她離職,是為什麼?

「那還用說,就是我那個主管啊!」

大家都蠻訝異。

喔?
因為,那個主管之前也在某台偶爾出現的人,大家對她的印象都是溫柔、有智慧,還會幫你寒冬送暖,給你關懷。

「她……不好嗎?」一位朋友問。


「你就不知道了,」小芳說:「她……其實很可怕!」

朋友們驚訝的看著小芳。

「但…但…她看起來這麼溫和,又很會主動關心人。」另一位友人說。

小芳冷笑。

「哼,我和她面試後一開始也是這樣想,很高興找到一位超nice又caring的好主管,但,就在一個星期後,『事情』突然發生了。」小芳說。

什麼事?大家問。

「就是她突然叫我進辦公室,扳著臉,念我幾句。」小芳說:「我從來沒看過這麼臭的臉。」

朋友們面面相覷,這還好啊。

「那次,我很難過的回到座位,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難過。」小芳說:「不過,到了下午,主管又變好了。」

朋友之中有人點點頭,知道小芳的意思了。

「然後,又過了一星期,我也沒有做什麼不對的事,某天,她突然又不理我。」小芳幽幽的說:「然後,同一時間,我聽同事說,主管背著我,對老闆說我怎樣怎樣。」

「然後下星期,主管又開始對你好了,對不對?」一位朋友理解的說。

「沒錯!」小芳繼續說:「這個主管可怕的不是脾氣壞,而是『不定期的發作』,而且是來『陰』的。」

「我遞出辭呈後,聽說,她立刻跑去和外面說我都在辦公室內亂接案,叫業界注意一個名字叫什麼的來面試。」小芳說:「說實在,我到現在,還不知道我哪裡得罪了她?」

朋友都以同情的眼光看著小芳。

「如果她一開始是這樣就好了,我也看得比較清楚,」小芳說:「那我面試之後,就不會選她,一切也不會開始。」

這故事讓我覺得感觸很深。

曾經一個朋友,他說,他童年受傷最深的,就是他的媽媽會突然發瘋似的罵他、打他,指摘一些他沒做的事,然後1小時以後又平靜了。平常好好的,但不定期的突然發作,最後又沒有交待,讓幼小的他,受傷很深。

媽媽經常突然在晚上煮飯,或突然半夜在看電視,或……突然「開罵」──

所以,最可怕的不是「壞」,因為壞,你會有所顧忌、有所準備。

有所保持距離。

最可怕的,是「不定時的壞」。如果要讓人發瘋,這一招,最快。

若身邊有這樣的人,建議立刻剝離,愈快愈好──應付「不定時的壞」,卻也沒有為自己「定時」一個停損點,那你的未來,也將變成無法預測、無法判斷;你的好運或噩運,也都是「不定時」的了…

這種人,容易親近卻非常危險!

一次吃飯,一位學妹聊到,她上個月剛去一家公司,然後這個月就辭職了。
「怎麼回事?」大家問:「是碰到壞老闆了嗎?」

「比壞老闆更壞的壞。」學妹苦笑。

學妹說明,上班第一天,她很忐忑不安,不知道這家公司的文化如何,同事好不好相處。沒想到,部門裡有一位資深同事,主動的和她聊天了起來。

「妳好!新來的喔?以後我就是會和妳一起工作的那個人。」資深同事熱情的說。

學妹看到同事這麼熱情,頓時鬆了一口氣。

資深同事繼續熱情的帶學妹東看西看,和所有其他部門的同事握手、認識。

「來,到下一個部門之前,我先跟妳說。」資深同事將學妹拉到旁邊,說悄悄話:「那個Linda,就是妳剛剛握手的那位,超愛拍老闆馬屁的!」

學妹笑了笑,點點頭。

「然後,」資深同事繼續說:「妳握手的前一位,就是那個胖胖的遞名片給妳的那個男生,嘴巴很賤,要小心。」

學妹很訝異這位資深同事這麼「坦白」的批評其他人,讓她初到陌生環境的恐懼,幾乎立刻「一掃而空」了。

資深同事還拉著學妹耳朵繼續講──

「還有進門的第一位,那個穿紅衣的女人,不要看她好像很善良,我跟妳講,她很壞!她會打小報告,不要和她說太多秘密………。」

到了中午,第一天上班的這位學妹,當然很自然就和這位資深同事一起吃飯。兩人吃飯的時候,資深同事講了更多。

「我老公很差勁,標準大男人,不作家事,也不幫我買鑽錶。你有男朋友嘛?喔對,你男朋友也會這樣嗎?」她這樣問學妹:「等等,我回LINE一下……。」

學妹覺得這個資深同事真的很讚!第一天就當她自己人,什麼事都講。

而且資深同事顯然人緣很好,LINE響不完,資深同事忙著回,而中飯結束,資深同事就加學妹LINE了,整個下午,資深同事傳了更多其他同事的「壞話」給學妹。

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

學妹和這位資深同事一起拜訪客戶,學妹在樓下等,等了好久,都遲到了,資深同事才到。

「都要怪計程車,開太慢。」資深同事說。

學妹說沒關係。

「啊,公司筆電呢?沒帶?」資深同事又說:「妳怎麼沒有和我先說要帶筆電?」

學妹嚇一跳。這不是她該帶的,是資深同事自己忘了,不能怪學妹啊。

到了樓上,果然,主管臭罵她們倆一頓,遲到又沒帶資料來!沒想到,這位資深同事竟先說:「你要先罵『她』(指指學妹),她沒有和我說要來這裡!」

回到公司,一踏進辦公室,學妹就感覺到,其他的同事紛紛以奇怪的眼神看著學妹,有的還不理睬。學妹想起,剛剛在回程的車上,資深同事…

點我看更多文章

顯示更多